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1章

第1章

        

        

        

        “总之,”经纪公司总裁对经纪人于知务说,“这次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我已经花重金请来了可以让容君羨做个体面人的pr了。”

        “让容君羨做个体面人?”于知务像是听到了类似“太阳已经飞走了”之类的怪谈,“这样的人存在吗?”

        总裁又说:“对了,现在明星不上综艺没有热度。我想要不要找pr给他安排综艺了……”

        “不行!”于知务听到“综艺”两个字,语气立即变得焦急,“容君羨不能上综艺!”

        并不是他看不起综艺,而是上一次容君羨上综艺的“惨剧”,依旧历历在目。

        容君羨上次上节目,资深女主持人半开玩笑半嘲讽地说容君羨:“听说你已经两年没拍戏了,现在来上节目,该不会想转型做综艺咖吧?”

        容君羨冷然答:“不是!”

        “可是……听说你以前都不愿意上综艺,怎么停了两年戏就愿意了呢?”

        这话说出来,旁边的经纪人于知务直冒冷汗,做手势让容君羨冷静。容君羨也想起自己是一个两年没工作的“过气艺人”了,便稍稍忍耐,故作开玩笑道:“可不是因为没有工作了吗?”

        女主持也是个资深大姐,尖锐提问本就是为了激怒容君羨、制造效果的,见容君羨收敛了怒意,便立即再次进击:“那你觉得自己还算是演员吗?”

        这一下踩中了容君羨的雷区,容君羨头发都要炸起来了:“当然。我当然是。”

        “可是,你天天不演戏,还能算演员吗?”主持人诘问。

        “大姐,您天天不说人话,不还是个人么?”容君羨皮笑肉不笑答。

        于知务听见这话,立即额头冒汗,打起了中止的手势,要停止访谈。见状,女主持人立即开玩笑缓和气氛,笑道:“哈哈!我也觉得自己挺不是人的!”

        容君羨看着女主持人说:“你哈哈大笑的时候眉头都抬不起来。是不是肉毒打太多了?”

        女主持人闻言立即翻脸,叫导播卡掉,又说:“刚刚那一句剪掉!老娘不接受别人说我整形!”

        “观众又不是瞎子。”容君羨冷然道,“我不说,大家都看得出来。”

        女主持咬着牙却又咧嘴笑,似开玩笑又似威胁地说:“容君羨,你再胡说——得罪了老娘,你以后要是能再上xx台的综艺节目,老娘就跟你姓!”

        “凭你也配跟我姓?”容君羨甩下一句,转头就走。

        制作人和经纪人在一边劝架都无用,闹了半天,这期节目也没录成。但是女主持不愧是大姐,立即联系媒体,以“容君羨上节目耍大牌批评女主持外形,女主持当场落泪罢录”为标题爆料,网友一听容君羨是和女人对骂,便立即群起而攻之,认为容君羨没教养、没素质。

        容君羨这性格糟糕,向来就是满天点炮的,本来公众形象就不佳,经此一役,更是黑穿地心。

        总之,容君羨的性格非常讨嫌。

        公众都不太喜欢他。

        他自己也挺能作的,出道的时候演了电影,拿了奖杯,本该是一帆风顺的,却是因为性格缘故,闹得两年没戏拍。这样的情况,经纪公司本该是要放弃他的,但又念及他是少年影帝,况且外形确实很好——当然在演艺圈里总不缺少外形好的人。

        美男不稀缺,稀缺的是气质独特的美男。

        容君羨就很独特,一般受欢迎的男性都给人可靠的、坚固的感觉,但容君羨则恰巧相反,浑身充满不确定性。也就是说,一般男明星气度当稳如泰山,而容君羨则是风光不定。若用颜色比喻,寻常男星容易让人想到纯粹的白、深沉的黑、或是忧郁的蓝。容君羨却是一个花园,喜悦时候让人想到殷红,沉静时候让人想到浅碧。

        又是如此,经纪公司大部分人很讨厌容君羨的性格,但又不得不捧着他。

        容君羨现在在家中的浴缸里泡着,捧着剧本在读。这剧本是年度古装大戏《女尊后宫·曾凡传》。讲述的是一个叫做曾凡的貌美少年被选入后宫,爱上了女皇帝,却痴心错付,最终给女皇帝戴绿帽,毒死女皇帝,当上皇太父的故事……

        “这种剧真的会有人看吗?”容君羨看得眉头大皱。

        他非常讨厌这个剧本,并且觉得剧的逻辑简直就是狗屁。容君羨一边看着剧本,一边吐槽道:“为了让看不顺眼的男妃子无法生育,宠妃天天给他灌可乐……因为,可乐杀精……这剧情是怎么想出来的?用脑子了吗?”

        可是,他是一个演员。

        演员嘛,就是要相信。

        为了融入剧本的世界,容君羨必须要相信“可乐会杀精”、“被灌了可乐会很痛苦”之类的设定。这样子,在演绎剧本的时候才有说服力。如果演员都不相信这个剧情的话,观众更不会相信。与此相对的,如果演员相信这个剧情并演绎好了这种信任感,那么观众也会接受这种看似不靠谱的设定并融入剧情之中。

        事实上,有多少人看了电视剧以为麝香会导致不孕,就有多少人看了电视剧认为可乐会杀精。

        不需要不相信。

        容君羨看了半天剧本,打了一个呵欠。

        浴缸旁边的手机响了。

        容君羨看了一眼,是经纪人于知务打来的。

        “喂?”容君羨打开免提,问,“什么事?”

        “是这样的,你明天就要试镜了!”经纪人问,“准备好了吗?”

        “你放心。”容君羨说,“为人处事我不行,演戏还不行么?”

        于知务沉默半晌,又小心翼翼地说:“嗯,明天除了你还有别人面试曾凡这个角色……”

        “谁啊?”

        “小明星,说了你也不认得。”

        “小明星?!我#¥¥%……%&……”容君羨真的气坏了,玫瑰色的嘴唇都吐出世界上最恶毒的话语了。

        要容君羨去拍周播电视剧还得试镜就已经很掉份儿了,现在居然还要和十八线艺人竞争上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于知务早就预料到容君羨会发火,也不太意外,只继续小心说道。

        没有办法。

        演艺圈是一个记忆力很差的圈子。一个没拍两年戏的获奖演员和一个刚出道的“小鲜肉”站在同等位置不奇怪。

        同样接受“曾凡”试镜的小明星比较早就来到了试镜室外头,和其他小演员聊起天。他是一个头发微卷、眼角带痣的年轻男子,名字是杨树熙,长得很有特色,嘴角老带一抹坏笑,长得挺有魅力的,但却被制作人认为长得太“邪”了,不适合挑大梁,只能演些渣男,天天在肥皂剧里被女主本人、女主朋友、女主亲戚以及正义路人反复掌掴。因此,“曾凡”这样的角色,对他意义重大。

        杨树熙十分快乐、甚至有些骄傲地跟大家说:“怎么?你们都是面试配角吗?难道只有我一个是试镜曾凡这个角色吗?”

        听了这句话,众人心里都不太自在,但还是礼节性地说:“哎哟~好羡慕你呀~”

        倒是有个坐角落、一直不说话的男生开口了:“那个角色不是定了容君羨吗?”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一直不说话的沉静男孩身上。这个男孩眼睛大大的,脸上还带点婴儿肥,看着年纪非常轻,怯生生的,也不爱讲话。

        但是,越是不爱讲话的人,讲出来的话就越容易被人相信。

        “容君羨?”旁人们更加讶异,“他不是16岁就拿了金梅奖的电影明星吗?怎么来演肥皂剧?”

        更有一个小演员笑着说:“对啊!容君羨怎么可能沦落到和杨树熙抢角色?”

        杨树熙听着这话就不舒服,冷笑说:“这可不好说。影帝年年都有人拿呢。他拿影帝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据我所知,他已经两年没戏拍了吧?他现在肯演肥皂剧,肥皂剧还不知道肯不肯让他演呢!”

        ——“既然影帝年年有人拿,怎么不见你去拿?”一把声音从背后响起来。

        大家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却见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站在背后,手里拎着一个挎包,大大的,里面似乎装着很沉的东西。

        尽管戴着口罩,光看那双眼睛,所有人都认出了这就是容君羨本尊了。

        “啊……”大家不觉露出极为惊异的神色。

        容君羨慢悠悠地摘下口罩,露出了那张脸——这还是大家第一次看到容君羨本尊,不觉都惊诧起来。容君羨本人看起来一种让人难以忽视的光芒,但是什么,也说不上来,毕竟人呢,是不可能真的发光的。

        容君羨瞥了一眼旁边,却见工作人员来了,请容君羨和杨树熙进去试镜。

        这次是决定性的最后一轮试镜,比较隆重,二人都要换上戏装。容君羨却从挎包里取出了一双海棠木屐,并解释说:“我知道古装剧的男妃要穿这个的,因此特意带了一双来。”

        导演有些讶异,说:“那您可真考究啊!”

        说着,容君羨又问杨树熙:“你带了吗?”

        杨树熙一怔:“我……我没有……”

        “没关系。”容君羨皮笑肉不笑,“我借你穿。”

        于是,杨树熙一穿上木屐,便走得跟企鹅一样,没两步就“吧唧”一下摔了,又因为他太顾着形体,台词也说不顺,倒是因为摔疼了,哭戏演得很真,眼泪鼻涕流一脸。

        反观容君羨,早已在家里练了两个月的步伐。他穿着长袍踩着木屐,如花向琉璃地上生。不须开口,就已是一个古风美人的样子了,流泪时也是内敛的,如悲泣哭残阳。

        最后,导演非常感动,并决定录用杨树熙。

        容君羨得知结果的时候都懵了:“什么?!”

        导演一脸抱歉地跟容君羨解释:“是这样的,你的演绎很细腻,他的演技很浮夸——但是这正正是肥皂剧需要的。我们肥皂剧就是要浮夸的、乱来的演技!”

        容君羨从影多年,也不是第一次被拒了,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被拒绝的理由。

        带着坏消息,容君羨落寞地回到了经纪公司。于知务很少见到这么沮丧的容君羨,便替他打气:“没关系!你不是不喜欢这部剧吗?”

        容君羨却恼道:“我不喜欢是一回事,他拒绝我就是另一回事了!”

        于知务安抚了容君羨几句,又说:“没关系,你先来认识认识新合作的pr经理吧。他可能有办法帮助你夺回这个角色。”

        “什么公关这么厉害?”容君羨将信将疑的。

        于知务打开门,请了那位公关经理进来。

        这位pr穿着挺括的西装,是个衣着考究的人,身材很是高挑的,大概超过185c模样看着很冷漠,像是什么都不关心一样。

        “这是公关经理白惟明。”于知务介绍道。

        白惟明朝容君羨微微颔首示意:“你好,容先生。”

        “你好,白先生。”容君羨一边与他握手,一边打量着他,“你真的有办法让我上戏吗?”

        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怀疑。

        容君羨讲话素来这样,语气不加掩饰。

        白惟明是与他完全相反的类型。他的语气总是一模一样的,沉静得像没有风的湖水,你根本不知道底下潜藏着什么。

        “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白惟明答,“主要取决于我能拿多少佣金。”

        容君羨一听便不喜欢:“这是钱的问题吗?”

        “嗯。是这样的,容先生。”白惟明的语气一点没有变化,听着温和,却又冷漠,好像很耐心,却又似嘲弄,“世界上99%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