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容君羨看白惟明讲得那么煞有介事的,便问:“什么事?”

        “合同上的价格是只负责普通的形象维护的,争取选角属于额外的服务,所以要加收额外的佣金。这方面我已经和您的经纪人于知务先生协调并签约了。”白惟明的语气很机械,“这次的佣金是你片酬的10%。”

        容君羨眼睛瞪大:“10%??经纪人抽佣就罢了!你也抽佣?”

        “是的。”白惟明大方地点头,“但我觉得这个价格很合理。”

        容君羨被白惟明理直气壮的姿态所震倒:“你……”

        “毕竟,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可以让杨树熙演曾凡。”

        容君羨一听这句就不乐意了,连忙说:“既然经纪公司都答应你了,我有什么办法?”说到底,容君羨还是一个两年没戏拍的演员。

        白惟明似乎早就料到容君羨会答应,便道:“那我就祝你这部戏能成功。”

        “谢谢。”容君羨点点头,又好奇地问,“可是,导演不是内定了杨树熙吗?怎么会改变主意?”

        白惟明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他:“你认为,整个《女尊后宫·曾凡传》剧组里最有话语权的人是谁?”

        “一般来说,剧组的话事人不就是导演吗?”

        “你确定吗?这次剧组的导演比较年轻,名气也一般,不太能在剧组里独掌大权。”

        容君羨想了想:“确实。是制作人?资方?”

        白惟明点头:“你讲得不错。《曾凡传》的制作人、总编剧和背后的制作公司老总是同一人。所以,这个人才是最有影响力的。”

        容君羨脑子里立即闪过一个名字:“总编剧是……金牌编剧陈礼秉?”

        “是的,虽然他是靠编剧成名的,但现在成立了制作公司,已经是资本家了。很少直接写剧,这次说是‘总编剧’,其实是挂上自己的大名罢了。虽然如此,既然是老板,在各方面,陈礼秉的话语权都很大。”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试镜时候没见到他?”容君羨问。

        白惟明已经将情况掌握得非常清楚:“因为他不仅仅是《曾凡传》的负责人,更是整个公司多个项目的负责人,最近又住院了,乏术,所以无法参与选角会。虽然如此,导演还是会将最终轮的试镜录像发给他,不经他点头是无法敲定角色的。”

        容君羨觉得不可思议:“这可太奇怪了。难道那个杨树熙频繁摔倒、台词都理不顺的录像也能入陈礼秉的法眼?”

        “这你还不明白吗?”白惟明继续解释,“导演肯定不会给陈礼秉那个录像的。”

        容君羨总算明白了过来:“所以,杨树熙私下录了好几条片段?导演把他表现最好的片段发给陈礼秉?”

        “不仅如此,导演还没有把你的录像发给陈礼秉。”

        容君羨闻言,勃然大怒:“这也太过分了!”

        “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白惟明用安抚的语气说,“这证明你太优秀。一次过的演绎都远胜杨树熙和导演合力的百次排演。”

        容君羨听了这句话,果然是有些高兴的,却又装作满不在乎:“远胜过他?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不是应该的吗?”

        白惟明点头微笑:“确实如此。”

        容君羨想到了什么,又皱起眉:“那你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那太简单了。”白惟明回答,“我只需要把你试镜的录像送到陈礼秉的面前就可以了。相信他会有自己的评判。”

        容君羨却很惊讶:“这听起来确实很简单……但你一开始是怎么知道陈礼秉住院了?又怎么知道导演的‘作弊’操作?最后又怎么能拿到视频并送给陈礼秉看呢?”

        “因为我很在意这个剧组,所以我花钱买了不少消息,并买通了三个助理人员和一个选角导演。他们既然拿了钱,自然能办事。”白惟明答,“如我所说的,99%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

        容君羨算是开了眼界,半晌道:“那你可真舍得花钱。”

        “不客气。”白惟明答,“这是从公关活动经费里扣除的,也就是说,这不是我的钱,当然是舍得的。”

        一开始,经纪人团队塞来这么一个倨傲的公关经理时,容君羨还不太信服。如今,容君羨总算是被说服了,白惟明做事非常可靠。

        没多久,剧组就通知容君羨将出演曾凡。接下来的流程也是非常顺当的,签约,定档,试装,定妆,进组……

        容君羨进组,于知务等人都是欢天喜地的,嘴里一直“阿弥陀佛”。于知务手里挂着七八个护身符,塞到容君羨的行李包里。

        容君羨哭笑不得:“我看你是把方圆百里地庙都拜了一遍了吧!菩萨不会怪你花心吗?”

        于知务道:“阿弥陀佛!礼多人不怪的嘛!”

        容君羨进组第一场戏,就是和杨树熙的对手戏。

        没错,杨树熙虽然痛失曾凡这个角色,但仗着导演的帮助,还是挣到了一个大配角。这个角色叫“乏妃”,是一个仗势欺人的宠妃。容君羨饰演的曾凡在刚进宫的时候便受他的欺压。

        他们第一场戏,就是乏妃扇曾凡巴掌。

        开拍之前,杨树熙在那儿咔咔的掰手指,跟黑社会准备开打一样,脸上带笑说:“哎呀,导演也要求真打呢!我可没办法!”

        容君羨心里虽然有气,但考虑到职业素养,只得回答:“没事儿,真打吧!为了戏好,没有所谓的。”

        导演便说:“你们先试一遍吧!——开始!”

        这一声令下,容君羨立即进入角色,可怜兮兮地看着杨树熙。杨树熙一看容君羨那张细皮嫩肉的脸,刚开始的时候也有些不忍,但瞧见容君羨身上的戏服,便想起容君羨抢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主角,便怒从心头起,“啪”的一下打歪了容君羨的脸。

        容君羨没想到杨树熙台词都没说就突然下手,还打那么大力,整个人都懵了。

        导演随即喊停。容君羨半边脑袋还是嗡嗡响的,都没听见导演喊卡,还愣在那儿作委屈小男主的样子。

        “哎呀,前辈怎么这么不小心?”杨树熙夸张地伸手扶容君羨,“没事吧?”

        容君羨才发现自己半边身子都被打偏了,捂着脸蛋儿,愤然道:“你刚刚没说台词就打了!”

        杨树熙怔了怔,又说:“哎呀,对不起,我忘了!再来一次吧!”

        容君羨没来得及回答,化妆师就上来给容君羨补妆了,只见容君羨的脸颊都有些发红了,不得不补粉。容君羨怒不可遏,说:“就算是真打,也不可能直接一巴掌扇过来!演员要讲配合的!要节奏的!”

        “真的吗?原来还有那么多学问啊?”杨树熙笑答,“我这不是新人吗?还不大懂。多来几次便好了。”

        容君羨听见“多来几次”便发火,倾身就给了杨树熙一个耳光。“啪”的盖在杨树熙脸上,把杨树熙也给打懵了。

        看着杨树熙半边脸泛红,容君羨便笑道:“你看,就这样打是不行的。要节奏对了,比如这样1、2、3、打!”

        ——容君羨一扬手,一落下,杨树熙听见这节奏,便有了准备,耳光下来时候,杨树熙脸庞下意识一偏,只感到容君羨的巴掌堪堪擦过脸颊,旁人看着,却如同真的被扇了重重一个耳光似的。

        杨树熙退后两步,才反应过来,却见容君羨已经重新坐下。容君羨一边叫化妆师替自己理妆,一边又对杨树熙抬了抬下巴:“懂了吗?”

        “我……”杨树熙挨了俩耳光,气势顿时低了一层,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你是到底懂没懂?”容君羨瞥他一眼,“不然我再教你几遍也可以。”

        杨树熙见容君羨这么嚣张,颇有些恼怒,正要发作,导演却上前,按着杨树熙的肩膀,笑着打圆场:“这是前辈跟你分享经验,你也要多学学。毕竟吧,这种八点档,扇耳光的戏份多着呢!”

        杨树熙这才勉强点头,说:“谢谢前辈的指点。”

        “也不用客气,我这个人最喜欢指点后辈。我可不怕后辈蠢,就怕不肯学。”容君羨昂着脸,让化妆师的粉扑擦他优美的下颔,犹如天鹅之姿。

        杨树熙原本强行压下的怒气又被容君羨这阴阳怪气的言谈点燃:“呵呵!前辈讲话这么大口气,应该演乏妃。”

        “其实也未尝不可。”容君羨笑道,“我也不是非主角不演的。有时候演主角也很受累的。所以我也会羡慕你戏份不多,可以闲着。”

        杨树熙简直是气得七窍生烟,撸起袖子,准备待会儿再打容君羨俩个耳光解气。导演却把杨树熙拉到一旁,教育他:“你看这容君羨不好相与!你待会儿要是没打好,他肯定也用‘提点’的名义讨回来的!还是罢了!”

        杨树熙却不肯罢休:“他要再敢打我,我就打回去!”

        “那是什么样子?这还是拍古装剧的片场吗?这不是成了打耳光比赛的现场?”导演也有些烦躁,“你就配合点,好好演!不然,等礼总过来巡视,瞧见你不好好演,你连乏妃都没得做!”

        杨树熙被这么一警告,才算老实了,和容君羨谈好了节奏的问题,对了两次戏,再正式拍了一条就过了。

        其实,导演提醒得有道理,陈礼秉果然来“巡视”了。但他也不惊动旁人,只站在导演旁边看着,却见杨树熙抬手扇容君羨耳光,容君羨适时地偏过了脸,身体却犹如被箭射中的鹤一样,优雅而痛苦地转过一边,却仍停留在画面恰当的位置上,像是预设好的布景一样。

        杨树熙心里腹诽:被打个耳光还转老半圈,不知道以为跳起华尔兹呢,贱人就是矫情!

        带着这样的情绪,杨树熙把欺辱新人的宠妃姿态演绎得淋漓尽致:“你个贱奴,胆敢冒犯本宫!来人,把他给拖下去!”

        听着杨树熙这情感饱满自然的台词,陈礼秉点点头,对导演说:“你定的这个乏妃,倒是不错。”

        导演笑了:“哪儿是他不错?是您的角色写得好!”

        陈礼秉眉毛轻轻一抬:“你跟我说话做什么?你该喊卡了。”

        导演忙点头,喊了一声:“卡!”

        等导演喊了卡,那瑟瑟发抖的容君羨立即变回了气定神闲的样子,顺势抬着头看向导演的方向,这才看到了导演身边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男子身穿白色的格子衫,腿上穿卡其色的裤子,头上歪着戴一顶深棕色的鸭舌帽,打扮非常普通。

        导演却站起来,给这个打扮普通的男人搬椅子。

        容君羨和杨树熙都好奇地走过去。导演才介绍:“你们看谁来了?这不是礼总吗!刚出院就来片场了,太不容易了!”

        杨树熙旋即一脸关心地说:“礼总身体好了些了吧?”

        陈礼秉便答:“我身体很好,没有生病。”

        容君羨仔细打量陈礼秉,见陈礼秉长得斯文白净,似个读书人的样子,眼皮却有些泛红。容君羨便说:“不是去拉双眼皮了吧?”

        这话说了,大家都沉默。

        三秒钟之后,陈礼秉说:“是的。”

        导演的脸都发青了,杨树熙却暗笑:这下得罪人!可真痛快!

        容君羨凑近,仔细瞧了瞧:“真的吗?我胡说的,你做得也太自然了吧。”

        陈礼秉笑道:“你可以再看仔细一些。这儿还有缝针的痕迹呢。”说着,陈礼秉故而把眨眼的动作放缓,让容君羨仔细观察。

        容君羨比他矮一些,便要稍微仰头看,忽觉头饰沉重,便一手扶着头饰,一边仰脸察看。陈礼秉笑:“你这样也太受累了。”说完,陈礼秉半合眼,又微微俯身,让容君羨不必抬头也能看清楚。容君羨打量半晌,只说:“老总为什么要缝双眼皮?”

        “因为我想做一个好看的老总。”陈礼秉柔然一笑,“不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