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4章

第4章

        

        

        

        容君羨在片场拍了一整天的戏,到深夜才结束。在他离开剧组时,助理已经在显眼处停了一辆汽车在等他。

        容君羨看到了这辆车,便径自开门上车,却惊讶地发现后座上居然坐在白惟明。

        白惟明在后排坐得稳稳的,膝上放着手提电脑,认真地盯着屏幕看,直到容君羨上车,白惟明才将手提电脑合上,放在一边,主动地跟容君羨打招呼:“晚上好,容先生。”

        容君羨有些惊讶:“白先生……你怎么来了?”容君羨想了想,又有些害怕:“不是公关又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公关维护,一般是靠平时预防,而不是临时灭火的。”白惟明回答。

        比如,平时培养一个明星说话得体的习惯,比等到明星开口得罪时人再处理要简单得多。

        不过,要培养容君羨说话得体的习惯,恐怕也太难了。

        容君羨斟酌了白惟明的话半天,才问:“哦?所以你是问我今天有没有在摄影棚闯祸、得罪人?”

        白惟明没有正面回答:“你有吗?”

        容君羨想了想,说:“还好吧?”

        助理却手心冒汗,说:“实际上,容老板今天扇了杨树熙俩耳光,还问陈礼秉是不是拉双眼皮去了。”

        “噢?”白惟明有些好奇,问,“陈礼秉的双眼皮手术失败了吗?叫你一眼看出了?”

        容君羨说:“还挺自然的,只是刚做完手术不久,有些发红罢了。”

        白惟明点头,说:“哦。”

        助理却不满地说:“白先生,你就只关心礼总的双眼皮手术效果?”

        白惟明回答:“确实有点好奇。”

        容君羨却又说:“我看礼总心胸很广阔,不太在意这种事情。”

        白惟明道:“他确实不会计较这种事情,所以我们也不必计较。”

        助理又有些担忧地问:“这件事不计较?那就算了……可是,容老板在剧组扇后辈耳光,这种事情传出去……”

        容君羨却截口道:“是他先扇了我啊?”

        助理忙说:“可是他扇你是剧本里写的,你扇他是剧本之外的。”

        容君羨却理直气壮:“我那是指导他演戏。”

        助理也不想和容君羨争辩,便争取白惟明的支持:“白先生,你看?这事儿传出去是不是容老板不占理?”

        白惟明回答:“不是。”

        助理愣住了,只得闭了嘴。

        容君羨也有些意外,没想到白惟明居然站在自己这边,愣了愣,又问:“我还以为你会觉得我这么做太冲动了呢?”

        “你确实很冲动。”白惟明回答,“不过,我来这儿不是为了改变你的性格的。”

        助理却忍不住说:“可是,唐总说了,你来的是让容老板做个‘体面人’的呀?”

        白惟明道:“公关的责任从来不是让客户做一个‘体面人’,而是让客户看起来像一个‘体面人’。”

        容君羨听了就不高兴:“我本来就是个体面人啊。”

        白惟明和助理都选择不接话,让沉默做最好的回答。

        因为拍摄场地处在竖店影视城,是一个离容君羨家万里的地方。所以容君羨住了酒店公寓。助理开车把白惟明和容君羨送到了酒店公寓。容君羨从车上下来,又对白惟明,好奇说:“你也和我住一个酒店公寓?”

        “我负责全程陪护你。”白惟明回答。

        容君羨说:“这有必要吗?于知务也没陪我呢。”

        这话是这么说的,但容君羨心里却有些暗暗的小高兴,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

        白惟明却道:“因为于知务这么做没意义,也没帮助。”

        “于知务知道你这么说他吗?”容君羨瞥他一眼,站在电梯面前。

        白惟明没有回答。

        容君羨斜看了白惟明一眼,见白惟明身材修长,穿西装往富丽堂皇的大堂一站,端的是风度翩翩,让容君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白惟明感受到了容君羨的视线,转过头问:“有什么事吗,容先生?”

        容君羨咽了咽,也察觉自己的视线失礼,便赶紧没话找话显得自己不是光看别人的大长腿去了:“我啊……就是好奇,你怎么到哪儿都是住酒店公寓啊?”

        “因为我跟明星一样,要四处奔波,居无定所。”白惟明答。

        “哦……那你买房了吗?”容君羨停不下来地发问,“有对象没有啊?”

        白惟明听到这俩问题,不觉凝眉:“你下一句该不会是说想给我介绍吧?”

        容君羨也觉得自己刚刚问题稀奇古怪的,但他想,自己讲话从来都是乱七八糟的,就算问这些怪问题,对方反而见怪不怪、不以为怪了。

        容君羨便开玩笑似的道:“可以啊!你需要对象吗?”

        电梯门却在此时打开,白惟明、容君羨和助理便进了电梯里。容君羨却不死心地又问:“真的不需要介绍对象?”

        白惟明像是被问得烦了,不得不回答:“我要有对象,哪来时间服务您?”

        “哦……”容君羨说不上来的有些雀跃,脚轻轻跳了几步,犹如枝桠上的麻雀。

        助理住在低楼层较为廉价、狭窄的一居室,便先出了电梯。助理道别之后,电梯里就只剩下了白惟明和容君羨。容君羨发现白惟明是和自己住同一层的,便问:“你怎么住的规格和我一样?”

        “我不仅住的规格和你一样,出行也是。你坐什么舱,我就坐什么舱。”白惟明回答,“都是写在合同里的,你可以仔细阅读。”

        容君羨听着白惟明毫无感情的话语,又觉得有些沮丧。

        白惟明却继续说:“你在剧组应该不会再提礼总割双眼皮的事情吧?”

        “啊?”容君羨一怔。

        “虽然偶尔聊天提起,陈礼秉本人不会在意。”白惟明说,“可是,如果剧组里其他人闲聊的时候说起,你一定不要参与讨论。毕竟,当面顺口聊天是一回事,在背后议论却是另外一种性质。”

        “哦!”容君羨觉得白惟明讲得也有道理,便道,“我本人也不爱背后聊八卦。”

        白惟明点头:“我猜也是,但就怕别人故意引导你说。回头又说,这话是你传出去的。”

        容君羨一怔,倒还没想到有这种操作。

        半晌,白惟明又说:“再有,你明天做做样子,当着大家的面给杨树熙送个冰敷贴之类的东西,在众人面前让杨树熙说出‘没关系’‘多谢前辈’‘都是为了戏好’之类的话,最好是能够拍照或者录视频存证。免得以后扇耳光这事传出去你不占理。”

        容君羨一怔,说:“可刚刚你不是跟助理说我没有不占理吗?刚刚你还跟助理说了,礼总本来不在意这些事?怎么现在又巴巴儿的跟我说这个?”

        “在别人面前,我当然是站你这边的。”白惟明答,“更不可能帮着别人说你不是。”

        容君羨一时竟也说不出话来。

        电梯却到了楼层,白惟明按着开门键,请容君羨先走。容君羨离开了电梯,便站在旁边,犹如小狗一样睁着眼睛等白惟明出来。白惟明看容君羨一眼,便径自往前走。容君羨跟在他背后,发现白惟明就住在自己隔壁。

        “现在也晚了,你好好回去休息吧。”白惟明说,“晚安了,容先生。”

        说完,白惟明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准备进去。

        容君羨却忽然扒在门边,说:“白先生……”

        白惟明扭过头,看容君羨。此刻的容君羨刚刚下了戏,脸上还带着残妆,头发乱乱的,看起来很有些可怜可爱的样子。

        容君羨咽了咽,扶在门边,眨着眼看白惟明:“白先生,我……我想再喝一次你泡的乌龙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