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5章

第5章

        

        

        

        “容先生想喝乌龙茶?”白惟明有些讶异,略一沉默,答,“可是我并没有带上乌龙茶叶。”

        容君羨愣住了。

        “况且,这么晚喝茶也不好。”白惟明语气不浓不淡,“还是早些休息吧,你明天一早还有戏要拍。”

        白惟明都这么说了,容君羨便把踏入白惟明房间的半只脚收了回来。

        第二天,容君羨早早起床,助理载他到片场拍戏。容君羨看着车子里的助理,又看着后座的位置,问:“怎么白先生不和我们一起呢?”

        助理回答:“白先生可能还没起床吧?”

        容君羨想了半天,拿起了手机,给白惟明发了一条信息:“白先生,助理说你还没有起床。”

        发完之后,容君羨又有些后悔,这么幼稚无聊的话是怎么可以发出去呢?像白惟明这种不冷不热的成熟男士应该完全不会理会、并且会觉得我有病吧?

        想到这些,容君羨就想撤回消息,却也来不及了——在他胡思乱想、自我批评的时候,白惟明就回复了:“他说得不对。”

        容君羨看到忽然传来的回复,一下高兴起来,啪嗒啪嗒的按回复:“那你去哪儿了?”

        “我去早市给容先生买乌龙茶叶了。”

        容君羨看着屏幕上那行冷冰冰的字,心里却是暖呼呼的,捧着手机傻笑。

        在车子里,容君羨哼着歌儿,特别愉快,一脸轻松的,只是下了车之后,又端起那高傲的样子,要笑不笑的。容君羨进厂的时候,其实有演员比他更早的到了。那是饰演女皇帝的周幼卿。因为女角色的妆发造型比较耗时间,所以她来得比容君羨早。这周幼卿正是当红,片酬和待遇比“过气影帝”容君羨高好一大截。她有自己专属的化妆间,因此和容君羨还没打照脸。

        容君羨也有自己的化妆间,便进了自己的化妆间里上妆。他一边上妆一边看剧本,没过一会儿,一个演员便溜了进来,给容君羨送土特产做见面礼了。容君羨瞥了一眼这个男演员,却见这个小演员娃娃脸、小酒窝的,有些眼熟。那男演员便自报家门,说:“我叫昆幸,之前在试镜会见过的。”

        容君羨想起来了,在试镜会上面,杨树熙大声说自己能夺得曾凡的角色,就是这个昆幸提出,曾凡这个角色是容君羨的。

        容君羨想到这一节,便对这个年轻演员多了些好感,招呼他坐下,便问:“当时你从哪儿听说的,这个角色定了是我?”

        “这不是大家都听说了吗?而且,理应是你呀。”昆幸说,“难道杨树熙还能比过您吗?”

        容君羨听这话通体舒坦的。

        昆幸又说:“况且前辈……我在演戏时候有一个疑问,不知能不能请教您?”

        “你说吧。”容君羨笑道。

        昆幸便说:“我看您在演古装的时候,形态拿捏得非常好。但我演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像是个现代人穿古装,拿东西的时候跟现代人拿手机似的,怎么都没有韵味。不知道该怎么改过来?”

        “这个情况很容易解决,就是有点花时间。”

        “我不怕花时间的。”昆幸很诚恳地说。

        容君羨不假思索便答:“你可以看看国画人物画的赏析、画画指南。”

        “什么?古画的指南?”

        “对,古代人物画的指南非常详尽地描述了古代人物的姿态,精确到手指怎么摆放、脸部的表情、颈脖倾斜的角度……比如你说的,不知道怎么样取物才显得像古代人,在这些画画指南里,有专门的章节介绍这些人物画取物的姿态。你参考一下便知道了。”容君羨知无不言,滔滔不绝,“其实,我们也没见过真正的‘古代人’,对于古代人物的印象多半来自于古画。当你能掌握古画人物姿态时,你就能表现所谓的‘古韵’了。”

        昆幸便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真是受教了!”

        容君羨点点头,便说:“其实这样的方法也是笨功夫,非常花时间,效果也不一定好。毕竟,真的动态的行为还是和画里不一样的。你要自己调节。”

        “我明白了,谢谢前辈。”昆幸一脸诚恳地对容君羨表示感谢,又跟容君羨加了联系方式。容君羨也从化妆间里取了《从古画中看握笔手势的演变》《古画人物观景的几种姿势》《经典古画技法实讲》等几本书,都是已经翻过了好几遍,并有笔记的。

        昆幸拿了书,道谢一番便走了。

        这天容君羨的戏份不算多,拍摄也比较顺利,到晚上10:00就能回酒店。可是,让容君羨有些失落的是白惟明今天并没有来接他。

        容君羨不悦地给白惟明发信息:“你不是说了要全程陪护我?”

        白惟明回复:“工作有点事。”

        容君羨又说:“那我还能去你那儿喝茶吗?”

        “恭候大驾。”白惟明回复。

        于是,容君羨便回了酒店公寓,兴冲冲地敲了白惟明的房门。白惟明也很快前来开门,他身穿家居服,看起来是轻松的状态。容君羨钻进了公寓里,见公寓厅子的中央放着桌子,桌面上已经摆着电脑,还有已经泡好的茶。

        容君羨看到茶已经泡好了,竟然有些失望,也谈不上为什么,盘腿坐下,便握着茶杯,说:“你工作很忙啊?你不是只有我一个主顾吗?”

        “只服务你一人吗?”白惟明在电脑面前坐下,“那你要多花很多钱才行。”

        容君羨被噎住了,一边喝茶一边不悦说:“那是不是你给泡茶也是要另外收费?”

        “这个可以免费赠送。”白惟明盯着电脑屏幕,没有多讲话。

        容君羨没好气地托着腮,正百无聊赖,却是手机忽然屏幕一闪,来了一条信息。容君羨握起手机一看,便对白惟明说:“导演说要请大家一起吃夜宵。”

        白惟明说:“你需要我陪你去吗?”

        “不需要。”容君羨没好气,“怕这要另外收费!”

        白惟明却又说:“那如果他们劝你喝酒怎么办?”

        容君羨也笑了:“你这不搞笑吗?我好歹入行这些年了,这点灌酒的小场面也应付不来吗?趁早洗洗睡得了。”

        “不,我是说,你喝了酒的话,谁送你回来?助理吗?我只怕你那个助理也扛不住要喝。”

        容君羨便说:“没事,助理喝,我不喝。”

        “你不喝?”白惟明有些讶异。

        “是啊,我从来不在外面饭局喝酒的。”容君羨说。

        白惟明点头:“怪不得你资源那么差。”

        容君羨一下被气死了,重重搁下茶杯就要走了。

        白惟明又道:“既然你不喝酒,和他们也不是特别和睦,何必去呢?”

        “我和你也不和睦啊,”容君羨说,“我还不是和你喝茶了?”

        说完,容君羨拉着助理一起到了导演说的宵夜店,那儿是撸串的,已经坐满了几个演员和工作人员了,杨树熙和昆幸也在。容君羨一坐下,杨树熙就举起酒杯,笑着说:“你来晚了,该罚一杯!”

        容君羨笑道:“众所周知,在《曾凡传》里最大的惩罚就是喝可乐。我还是喝可乐吧。”

        一旁的助理也解释:“对不起,咱们容老板酒精过敏。要不,我替他喝吧!”说着,助理就替容君羨干了一杯。

        杨树熙却特别不高兴:“哎哟,看来我是不够面子,请不动容老板喝酒呢!还是导演来吧!”

        导演没说什么,转眼却来了个面生的中年男子。导演指着这人,说:“这是齐总,是兴腾公司的老总呢!”

        “哎哟,原来是兴腾的老总啊!”几个小演员已经堆笑起来逢迎齐总了。

        齐总却说:“哎呀,影帝也在啊?影帝,来走一个!”说着,齐总便举起酒杯,朝着容君羨催酒。

        容君羨还是拿着可乐,笑说:“不好意思,我不能喝酒。”

        助理也笑道:“是啊……齐总,不好意思,我代他喝……”

        齐总一听,脸就冷了:“哦?看来我的面子不行,请不动影帝喝酒了!”

        容君羨入行多年,次次饭局都不喝酒,早惯了这套“你不喝就是不给面子”的说辞,就摆出一脸不给面子的样子。

        齐总参加饭局也多次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不配合的演员,自觉失了面子。助理也怕这位资方老总不高兴,忙着圆场呢:“怎么会是不给面子?只是他身体不好,不能喝……”

        “怎么身体不好了?我倒想知道!”齐总冷道,“既然身体那么差,还演什么戏啊?该回家休息才是。”

        “行,我喝!”容君羨说。

        众人都惊讶地看着容君羨,不懂得他为何突然转变态度。齐总听见容君羨这么说,便也认为是自己的威胁生效了。却不想,容君羨又说:“可我身体确实不好,须先吃药。”说完,他掏出一盒头孢,当着大家的吞了一颗,又晃了晃空杯子说:“我吃了头孢了,谁要我敬酒,就给我满上一杯吧!”

        在场的人脸都白了,这平常劝酒还使得,真见容君羨这阵仗,谁敢给他倒酒?这可是出人命的事情。就连刚刚霸道总裁似的齐总也脸色发青,不好说什么。

        导演忙站起来,打圆场说:“既然你身体不舒服,就早点回酒店休息吧!”

        “好,那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容君羨便站起来,转身就走了,那助理诚惶诚恐地跟着,又一脸惊慌地说:“天啊,你把人都给得罪了!这可怎么是好?”

        容君羨却说:“没事儿,也不是第一次得罪人了。”

        这容君羨说得轻巧,这小助理就已经吓坏了,一边就给白惟明打了电话报告状况了。白惟明听了之后,声音依旧很沉静:“行,我知道了。”

        不知为什么,听到白惟明语气平和,小助理也跟着安了心了。

        容君羨回了公寓,刚洗完澡,就听到敲门声。他没好气地说:“谁啊?”

        “是我。”白惟明的声音隔着门传来。

        容君羨正想去开门,却忽然想到了什么,竟然把身上的家居服给脱了,将浴巾给自己裹上,还对镜子确认了一下自己身材漂亮,绝对吸睛,才装作洗澡到一半的样子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