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9章

第9章

        

        

        

        容君羨愣了愣,说:“也不是真的要他去死……”

        “那你要的是什么?”白惟明问。

        容君羨却烦恼地说:“我总是得罪人,肯定还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白惟明听了,却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你居然还反思起来了?”

        “要不是反思不反思的,只是我觉得这一行和我想要的样子也太不一样了。”

        白惟明便问:“你想要的样子是如何?”

        容君羨答道:“其实我就是想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和一般上班族一样。我上班了,就好好工作,没有不尽职的,全身心投入都是当然的。但我下班了,在自己的私人时间里,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谁都管不着。”

        白惟明笑了:“事实上,很多艺人都是这样的,下了戏干什么没有人管。就是不红而已。”

        容君羨倒是无言以对了。

        “好了,不提这个。”白惟明又说,“齐总那边的事情,你不必管了,你不想道歉就不用道歉。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就是不想理会别的事情,只想拍戏,对吧?”

        “是的。”容君羨点头。

        白惟明便道:“那你就继续拍戏,旁的事情不用操一点的心。”

        “可怎么能不操心呢?”容君羨忍不住皱起眉,“他们都要把我换掉了!”

        “你现在是人气主角,他们怎么能贸然把你换掉?这对整部戏的影响很大,也会引起风波。陈礼秉第一个不会答应。除非你真的做了违约的事情。”

        “违约的事情?”

        “对,除非你真的被齐总告上法庭,惹上了官非。”白惟明回答,“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名正言顺地换角,否则,大众舆论会有很大的反弹。”

        戏播到了一半,容君羨成为了热门人气角色,贸然换了他,大众一定会把剧组骂上热门话题,而接手“曾凡”角色的演员恐怕也会成为众矢之的。但如果是容君羨蓄意伤人上了法庭,再添油加醋地造谣容君羨是个爱打人、爱耍大牌的明星,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所以现在的关键就是在赌齐总会不会真的起诉你。”白惟明说,“如果他真的起诉你,那你就真的会失去曾凡这个角色。相反的,如果他不起诉你,那么一切的‘威胁’都仅限于‘威胁’,口头上唬人的,不足为惧。”

        容君羨却凝眉,说:“可是你怎么能确认齐总不会真的起诉我?”

        “一则,陈礼秉为了《曾凡传》这个项目顺利,一直在做齐总的工作,不会让齐总起诉你。”白惟明又道,“但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

        容君羨正好奇地看着白惟明,准备听这个重点,没想到,手机就响了,是于知务打来的,语气里非常急切地说:“我们办公室收到了齐总的律师函了!他打算正式起诉你!”

        容君羨脸如土色,扭头看着白惟明,只说:“看,你算错了!齐总真的告我。”

        白惟明微微张了张嘴,此外神色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半晌说:“莫不是昆幸……”

        “你在说什么?”容君羨皱眉,疑惑不解,“这和昆幸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律师函发来了,又不是法院传票发来了,不一定就是正式起诉了。”白惟明还是四平八稳的,“你别担心,只管继续拍戏吧。”

        容君羨心里犯嘀咕,但还是回去剧组拍戏了。容君羨心里却老念着白惟明意有所指的“莫不是昆幸”,便问剧组的人:“你们见到昆幸了吗?”

        “你忘了呀?安莲蓉这几天不是重病、没有什么戏份么?昆幸昨天就拍完这几天的戏了,今天没有来剧组啊。”剧组的人如此回答。

        容君羨翻了翻剧本,发现不但是昆幸、曾凡戏份大减,就是乏妃也是快要一副被写死的势头。杨树熙也是无精打采的。视后化好妆和容君羨唠嗑,又说:“杨树熙的哭戏老哭不出来,这次不知要陪他ng多少回呢!”

        容君羨笑了,说:“我看这剧本的势头啊,杨树熙也没多少戏啦!”

        “那就更是了,杨树熙虽然演技一般般,但长得还成。等他杀青了,‘宫里’又得进新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水平!早听说《曾凡传》红了,好多资方来塞新人了。莫不是来个什么歪瓜裂枣,也要我演个垂涎三尺的样子,也是烦死人了。我也是有审美的呀!”视后絮絮的抱怨着。

        容君羨听着“许多资方塞新人来了”,居然也心有戚戚焉,只说:“唉,说不定我也要被新人挤下去了!”

        视后听见这话都笑了:“这可拉倒吧!这是《曾凡传》,还能换了你?”

        聊了这几句,导演便喊人来拍戏了。视后便穿着龙袍就位,心里担心杨树熙哭不出来,又得ng个几十条。却没想到,视后范儿还没起来呢,杨树熙就哭得一塌糊涂了,哇哇哇的,看着倒是很可怜。

        导演喊“卡”,批评道:“乏妃哭得太过了!要收一点的!你这只是被皇帝骂了两句,又不是死了爹,用得着哭成这样?”

        大家一听导演这么教训杨树熙,都觉得好笑,凑热闹地看着。要知道,之前杨树熙就是ng多少次,导演都是哄着的,如今却是这样。

        杨树熙抹着眼泪,只道:“死了爹也哭不出这样,死了导演我才这么哭呢!”

        导演气急:“那这场戏你也别演了!这个戏份你这么不珍惜,那就改剧本,换给安莲蓉吧!”说着,导演就打电话给编剧,大声嚷嚷:“改剧本、改剧本!乏妃被骂那场戏删了!换成女皇帝去探视病中的安莲蓉!”

        编剧一边回答:“好的,导演!”一边在“编剧私聊群”里大骂导演死了妈妈。

        杨树熙穿着戏服,掩面跑走了,又蹲到摄影棚外的饮料机面前,目光呆滞地看着天空,脸上还挂着刚刚拍哭戏时流下的泪。他蹲了半天,腿都麻了,要站起来的时候,便踉跄了两步,幸好被人扶住了。杨树熙扬头一看,却见是容君羨扶住了他。杨树熙立即露出了沾到屎了的表情,拂袖说:“怎么?来看我笑话?”

        “你是不是太入戏了?这句话只有宫斗剧才会讲吧?现代社会人人都那么忙,谁有空巴巴的跑去看谁的笑话?”容君羨反问。

        杨树熙听到容君羨这么说,还真是无法反驳,却道:“是了。我现在还不一定能入你的眼了。我可是随时要杀青了,你却是大男主,长青着呢!”

        “那可不一定。”容君羨看着杨树熙这样,也有些物伤其类了,“资方要塞新人,我也不一定能保全啊。你没看到,曾凡都毁容了吗?要说治好了的脸长的怎样,还两说呢。”

        杨树熙一听,惊讶不已:“还有这种操作?”

        容君羨深深一叹,从饮料机里买了两罐啤酒,一瓶塞给杨树熙,一瓶自己开了喝。俩人便穿着古装剧的服装,蹲在饮料机旁边喝啤酒,顺势唠了起来。杨树熙说自己本来是个十八线男艺人,因为外形问题,老演渣男,好不容易和导演好上了,接了这个戏,结果还是要演坏人。这坏人刚演红了,却没想到要杀青了。

        容君羨问:“你和导演真的分手了?”

        “分了。”杨树熙答得干脆,却苦闷。

        “本来他不还挺疼你的?”容君羨好奇,“怎么他忽然就甩了你?”

        “你说的什么屁话!”杨树熙一脸不高兴,“明明是我甩的他!”

        容君羨觉得好笑:“你好歹等戏拍完再甩他啊!”

        “这戏要拍一千集怎么办?”杨树熙瞪大眼,“老子可忍不了这么久!”

        容君羨和杨树熙喝完了酒,把剩下的戏拍完,又卸妆回酒店了。容君羨现在回酒店,都不是先到自己房间,而是直接跑去隔壁白惟明的公寓里喝茶。

        不过这天,白惟明的公寓却多了几个人。容君羨瞧着那几个人在那儿啪嗒啪嗒的打电脑,手指那速度跟在电子竞技一样。倒是白惟明云淡风清的,在开放厨房里沏茶,见容君羨来了,便说:“想着你也该回来了,坐下,喝茶吧。”

        容君羨在开放厨房边上坐下,接过了白惟明手里的茶盏,却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是我的秘书、助理之类的。”白惟明答,“待会儿等他们忙完了,再一个个介绍也不迟。”

        容君羨点了点头,却见一个女秘书从洗手间里出来,看见了容君羨,便自然地走过来带笑握手:“容先生您好,我叫cherry!”容君羨也和她握手了,打量之下,却见这个cherry年轻貌美的,打扮也时髦,梨花烫卷发,一步a字裙,容貌秀美,身材玲珑。

        容君羨便跟白惟明说:“你秘书长那么漂亮?”

        白惟明说:“是吗?我没留意。”

        “白先生,您是瞎的吗?”容君羨感到不可置信。

        cherry倒是忍不住笑了,又略带委屈地说:“没什么,这也正常。我是刚来不久的,老板不认得也是自然的。我也在想着,怎么样能让老板多看见我呢!”说着,cherry又对白惟明暗送秋波。

        这容君羨也不瞎啊,一瞅这cherry的样子就知道cherry在想啥了。容君羨心里不乐意了,便说:“让老板看见你的方法当然就是多干活啊!还不快去工作!”

        cherry怔了怔,便说:“嗯,那我去忙了。”

        说完,cherry走开几步,又转过头回来,伸出手来说:“我刚刚在洗手间用了老板的护手霜,觉得那个气味真好闻,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

        容君羨最听不得这些妖里妖气的语气,气冲冲说:“虽然你不是我的员工,但我身为甲方也不得不说你了,又烫头又化妆现在又搞护手霜的,还有没有心思工作了?”

        cherry愣住了。白惟明笑笑,说:“容先生,别生气……”

        “怎么能不生气!”容君羨拿出了大明星的架子,对白惟明教训说,“白先生您怎么管的人!这么风头火势的时刻居然问护手霜的牌子!我不得不质疑你团队的专业性!”

        cherry见甲方发火,便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容先生,我一定改进。”

        “好,这样吧,”容君羨说,“既然要改进,那你明天就素颜上班。”

        cherry的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