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10章

第10章

        

        

        

        第二天,记者们已经围堵了片场。

        闪光灯犹如天上星星一眨一眨,也亮得现场大家的眼睛一眨一眨。记者们举着话筒,围着剧组人员。

        而在车上的容君羨早已被告知从消防通道进入,避开记者,更重要的是——“不要作任何回应”。

        昨晚,《曾凡传》播出了曾凡毁容的剧情,与此同时,网络社区上立即传遍了一个小道消息:“容君羨不肯接受‘潜规则’,因此会被‘毁容情节’换掉角色。”

        消息传得有板有眼、有模有样,记者们也都打爆了剧组负责人的电话了。容君羨经纪人的电话也响个不停,但于知务也一律不作回应。

        容君羨看着后座上一直打着电脑的白惟明,说:“这个消息是你放出去的?”

        白惟明说:“是。无论出什么新闻,一定要先做占理的一方,这叫做‘抢占道德高地’,运作得当,无理也能变有理,施害也能变受害。更何况,我们本来就有理。”

        容君羨却说:“你这样先把事情闹大,不怕惹恼片方?”

        “没想到你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白惟明说,“你动手打人的时候怎么不这样问问自己?”

        容君羨冷不防被咽了一句,立即变得气鼓鼓的,不愿意和白惟明继续谈话了。

        这一路无话的,容君羨很快回到了片场,无视摄影棚外的记者围堵,自顾自的把戏拍了。陈礼秉看着这个情形,自然没有容君羨自在,亲自出面应对记者,说:“我们暂时没有换角的打算,一直以来和容君羨先生的合作也非常愉快。传言纯属子虚乌有。要知道,我们的合约是签了足足五季的,如果有什么变动,一定会先通知传媒朋友。”

        “合约签了五季”这个消息也算很有料了,记者们刷刷记下来了,满意而归,不再围堵片场了,都赶着回去发稿:“陈礼秉驳传言:和容君羨约定五季!”

        既然说好签了五季,现在第一季才拍到一半,自然不太可能弃用容君羨了。

        合约这种东西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陈礼秉这样出面回应,看起来也是代表了片方力保容君羨。

        然而事实上,合约虽然规定了会和容君羨合作,但如果容君羨先行“违约”,那就另当别论了。

        容君羨若陷入官非,那就等于是“违约”行为,片方不但可以随时和他解约,还能向他追讨赔偿。

        但若非不得已,陈礼秉也不想走到那一步。然而,陈礼秉也劝不住了齐总了。齐总只怒气冲冲说:“不是我老齐不给你老陈面子,是那个姓容的不给大家面子!连道歉都不肯,他以为他是谁?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再容忍的!”

        陈礼秉便劝:“不是叫你忍他,是叫你挣钱。您想想您给《曾凡传》投资了好几千万,如果因为这种官非而蒙受损失,那才是不值啊!你讨厌容君羨,不如等片子拍完了再告!”

        “我现在一想到自己被个三流影星打掉牙还得忍气,我就晚晚要吃丹参丸才睡得着!还要忍到片子拍完再高?那时候我都死于急火攻心爆血管了!”齐总拍着案,扯大嗓门,“绝对不行!我想好了,他被我告倒了,那是他违约。赔进去的几千万,都可以问他索赔的!我就实行告到他底裤都没得穿!赔死这个作精!”

        “不是啊……”

        “再说了,换了个演员也不一定会赔的吧!我看好你金牌编剧,决无问题!”齐总又拍着陈礼秉的肩膀,给他戴高帽。

        陈礼秉确实是劝不动齐总了,便只好先告诉编剧,让曾凡卧床休息几集,这两集先叫乏妃作威作福。编剧想着乏妃演员杨树熙和导演最近不和,便说:“乏妃不是刚刚失宠吗?忽然又作威作福很奇怪吧?之前不是资方要塞两个新人吗?不如先拍宫里进新人,让女皇帝宠幸两个小新人?”

        “单拍新人压不住场!观众看没有快感。”陈礼秉教训说,“总之,我们一定要有接吻和扇耳光的戏。你让新人进来耍威风扇安莲蓉耳光,然后和女皇帝接吻,下一集乏妃看到他们接吻很生气,就扇新人耳光吧。”

        “可是乏妃失宠了,还能去扇新人耳光?”

        “嗯……那之后就是女皇帝生气扇乏妃耳光!再然后,乏妃就和女皇帝接吻!”

        “啊???这样衔接得上吗?”

        “那是你们编剧的事情!”

        “好,总编说得对。一定要扇耳光和接吻!”

        陈礼秉作为金牌编剧的心德已对他们倾囊相授——八点档的真谛不就是接吻和扇耳光吗!

        一个编剧举手说:“我觉得啊,刚刚那样的套路已经用过了。我有新的想法——新人其实思慕乏妃,和乏妃接吻,乏妃被吻了很生气,就扇他丫的耳光!女皇帝刚好看见,怒而扇乏妃他丫的耳光,乏妃觉得很憋屈,怒而扇新人耳光,新人也很憋屈,女皇帝怜爱他,和他接吻。”

        陈礼秉闻言点头:“很好,你已经掌握了精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菜。”

        “好,小菜,你很有前途。”陈礼秉竖起拇指。

        他们剧情讨论得如火如荼,浑然已将容君羨排除在外。而容君羨也无暇顾及,因为,他要被起诉了,白惟明带着律师、容君羨与齐总、齐总律师会面了。

        齐总趾高气扬地看着容君羨,笑着说:“现在你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我财大气粗,随随便便和你打三几年官司,先告你人身伤害,让你没戏拍,再告你影响《曾凡传》拍摄,要你赔光身家,然后再逼你做鸭都还行啊!”

        容君羨方面的律师说:“你讲到‘做鸭’涉嫌……”

        齐总律师立即说:“我们说的是做北京填鸭打工挣钱偿还赔款。”

        “做鸭是北京填鸭?!”容君羨怒道,“那我祝你妈妈做、鸡!做吮指原味鸡!”

        容君羨方面的律师干咳两声,说:“我们还是不要讨论案情以外的事情。”

        “我现在就把话挑明!”齐总大手一挥,“我养着这个律师,就是用来告你妈的容君羨!让你没戏拍、没工开还欠一身债只能做……北京填鸭!如果你聪明的,现在就跪下来求我原谅,我还可以看着陈礼秉的面子上给你演完《曾凡传》。”

        “跪你?好啊,你死了我一定跪!”容君羨白眼一翻。

        齐总气得立即掏出一颗丹参丸磕掉。

        白惟明无奈一叹,说:“我建议两位不要有那么多情绪性发言。”

        “你又是谁啊?”齐总盯着白惟明,“什么时候轮到你讲话?”

        白惟明便说:“齐总,如果你专门请个律师控告容先生,那么我们也得礼尚往来,会专门请个律师来帮昆幸告你x骚扰。您是上市公司老总,一出这种丑闻,损失很大。”

        齐总哈哈一笑:“昆幸?我答应了昆幸让他演曾凡,他不知多高兴。会告我?你们做梦吧!”

        容君羨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煞白:“不可能!昆幸不会……”

        齐总给了助理一个眼色,助理便打开门,不一会儿,昆幸便走了进来了。容君羨看到昆幸走进来,一时呆住了。齐总见容君羨这个表情,开心得很,便翘着脚说:“昆幸,你说说看,庆功宴当天发生什么事了?”

        昆幸深吸一口气,像是有千万的艰难,但最终还是吐了出来:“当天,我有些不舒服,齐总扶我去休息。在lounge碰见了容君羨。容君羨……容君羨醉酒闹事,打了齐总。我看见了。如果警察问我,我也会这么说。”

        容君羨瞠目结舌,一张俏白的脸上写满震惊,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你……是齐总逼你的么?”

        昆幸听到这句话,眼睛忽而湿润了,啪嗒掉泪,只说:“容先生,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有你那么好的运气……能……能随便就演上主角、当上影帝……你……你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