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11章

第11章

        

        

        

        刚刚看着昆幸站到了齐总的身边,容君羨仍不敢相信昆幸已经背叛了自己。直到昆幸泪流不止地道歉,容君羨才总算明白过来了。

        “我运气好?”容君羨气笑了,“我运气好怎么会认识到你?”

        昆幸见到容君羨如此恼恨,又伤心不已:“啊!你别记恨我啊!我也不想这么做的……以后我要是红了,有机会的话,一定会报答你的。”

        容君羨看着昆幸满脸泪痕的说这样软话,心里反而越想越气,却又骂不出话来,如鲠在喉,几乎要气得吐血。

        齐总看着容君羨一脸憋屈的,便也得意起来,心胸顿时舒服了,比吃了一盒的丹参丸还强。于是,齐总一边摇头晃脑,一边笑着说道:“看到了吧?道理是在我这边的!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身败名裂”四个字真像雷霆似的轰了容君羨的耳。容君羨脑内顿时是嗡嗡作响,片刻不得清静。

        这容君羨到了齐总跟前,向来跋扈嚣张,还是头回这样身体发抖、脸色发白的,那绝顶的姿容凡在这失态之中削掉几分过盛的锐利,郎貌似玉,多几点温润色。齐总见他这样的玉容,不免动起色心起来,贼笑道:“你要是现在后悔,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容君羨听着齐总说话,便冷瞪他一眼:“去妳妈的。”

        齐总好话说到一半、被脏话堵了回来,立时愤怒冷笑:“哼!那我就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能受得住几次官司的磨磋!”

        像容君羨这种刚有点起色的小艺人,大约半场官司的磨磋都受不住。

        可容君羨偏偏倔着一张脸:“我是不会服软的!”

        齐总也觉得叹息,怎么这个容君羨漂亮得像朵花、却倔得像头驴!

        容君羨只说:“我日你娘!”

        齐总吃惊:“神经病啊!我都没说话,你又骂我!”

        “自然要趁现在多骂几句!”容君羨说,“以后我身败名裂了就没机会当面骂你啦!”

        齐总听了这句倒觉得好笑,又得意:“你也知道你要身败名裂了?那你还不算全然的傻逼。”

        容君羨听着齐总言语,正在脑内噼里啪啦地编辑着最恶毒的言语来攻击对方,却不想,白惟明忽然开腔,只说:“我这边也刚好有个证人。”

        说完,白惟明朝身边的助理点点头。助理便走去开门了。

        在场的人都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

        齐总却说:“你可别唬人!当时在lounge,就只有我、昆幸和容君羨三个人,你哪儿来什么证人?”

        白惟明却道:“你说得不错。我讲的‘证人’,也和你在lounge发生的意外没有关系。”

        众人听了这话,就更觉惊讶和疑惑了。容君羨也是如此,他倾身凑近白惟明,低声说:“你说什么‘证人’?怎么从来没有跟我提过?”

        白惟明扭过头看容君羨,见容君羨那容光照人地脸庞近在咫尺,竟也怔了一怔。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悄声说话,自然也是他们第一次离对方那么近。近得白惟明可以看得见日光灯下容君羨脸上细密的绒毛,皮肤没有一点儿的瑕疵,柔嫩得像是撕掉白衣的荔枝,脖子纤柔,则似紫苞鸢尾的花梗。

        容君羨见白惟明不言语,只当白惟明又在卖关子、耍聪明了,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悦地移开脸了。

        待容君羨移开了脸,白惟明才开口说:“这是planb,如果昆幸可靠,则不需要这个证人了。你不是一直相信昆幸吗?那我也没有必要提前告知你planb。”

        容君羨听了这话,更加不高兴:“你是觉得我很蠢,是不是?”

        白惟明答道:“我没有这么说。”

        二人说话间,那“证人”已经在助理的带领下走进来了。容君羨抬眼一看,吃了一惊:“杨树熙?”

        却见杨树熙站在助理身边,一脸的愤懑的。

        齐总大惊,说:“怎么是你?”

        白惟明说:“我方律师已经接受了杨树熙的委托,随时会起诉你齐总猥亵。”

        容君羨大惊:“怎么?你连杨树熙也猥亵?”

        “什么意思啊?”杨树熙恼了,“我很不值得猥亵吗?”

        容君羨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你……你不是导演的男友吗?”

        齐总插着口袋,只说:“我可没有猥亵他!我只当他是自愿的!”

        “这是怎么回事啊?”容君羨也大惑不解了。

        杨树熙便道:“事到如今,我也就说了吧。那个傻逼导演,想拉皮条,送昆幸给齐总玩,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容君羨撞破,揍了齐总。齐总很气愤,打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导演居然也答应了,还骗我喝了酒,把灯一关,以为我醉醺醺的,就会认不清人。可我只是喝多了,又不是傻逼了。就亲了两口,我立即发现不对,开灯一看,发现居然是齐总,骂了他一顿就走了。”

        容君羨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所以你就和导演分手了?”

        “那可不吗?”杨树熙又气又恼,脸都红了,“不然还和他做夫妻档、他拉客我卖肉、实现共同富裕吗?”

        容君羨闻言只拍案,说:“导演真不是个东西啊!”

        “对啊!”杨树熙也跟着骂,“就是一个垃圾东西!”

        齐总的律师却说:“齐总可不知道杨树熙是被骗的,主观意义上,齐总一定是以为杨树熙是自愿的。而且,在杨树熙拒绝之后,齐总也没有进一步行动。这不构成猥亵罪。”

        齐总连忙说:“对啊,我以为杨树熙是自愿的。他说了不愿意,我也没有强迫他啊!”

        杨树熙却骂道:“你可拉倒吧!导演和我一起在酒店房间里喝酒,喝到一半才离开的,你是怎么进来的?你肯定是一直在哪个旮旯里跟蟑螂一样呆着,等灯一关就扑上来!这可不是和导演串通好来套路我的?”

        齐总便说:“你别乱说话。我可不承认!”

        齐总的律师忙道:“对啊,又没有别的证人证明你说的话。像你说的,客房里就仨人,你、导演和齐总,到时候证词肯定是二对一的,一定对你不利。”

        白惟明便开口说:“有利也好、不利也罢,先打几场官司,看你这个上市公司老总愿不愿意承受x丑闻带来的负面影响吧。”

        齐总一时语塞了。

        齐总的律师却低声说:“这场官司我们打赢的几率很大,但这对于你个人形象、还有公司也肯定会产生负面影响。”

        齐总一脸不悦,只说:“杨树熙,你想要什么?我听说你和容君羨关系不好啊,难道你愿意为了他来跟我打官司?要知道,你是公众人物,惹上x丑闻,也很难混下去。”

        杨树熙却冷笑,说:“我是个没有人脉的小艺人,现在得罪了导演,同时又得罪了你这个大老板,早就混不下去了。既然有人愿意出钱免费帮我打官司告你这个王八蛋,我有什么好不答应的!”

        齐总怔住了。齐总的助理立即跳起来,说:“杨先生,万事好商量。只要你愿意撤诉,我们可以让你继续演完《曾凡传》——和大男主一样,演到最终季!保证你的戏份!同时,我们还可以给你提供五百万的赔偿费!”

        杨树熙听了这话,脸色微变:“演《曾凡传》到最终季?保证戏份?还有五百万?”

        容君羨听着杨树熙语气都变了,便叹了口气,说:“你想答应也无妨。”

        杨树熙闻言便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答应和解了?我和你关系也没那么好啊,不可能为了帮你不要这么好的机会的。”

        齐总这才松了一口气,说:“没问题,钱的问题,都是小事。”

        杨树熙便道:“但我还要加一条,你要跟我道歉,而且五百万不够,我要七百万。”

        齐总“嚯”的站起来,说:“对不起,我跟你道歉!等你和我们签了保密条款,我立即把七百万打到你的账户!”

        杨树熙也没想到齐总居然不砍价、一口就答应下来了,非常惊讶:“这么爽快?”

        “做生意的人都是这样的!”齐总给了律师一个,去写保密条款,和杨先生去协商和解事项!”

        律师立即点头:“好,我马上去办。”

        杨树熙对容君羨说:“不好意思啦。还是钱和工作比较重要。”说完,杨树熙也走到了齐总那边去了,坐在了昆幸身边。

        看着这个状况,容君羨却竟然生气不起来了。尤其是对于杨树熙,容君羨竟然没有半点怨愤之心。也许,因为容君羨从来没当杨树熙的朋友,自然也没有对杨树熙寄予任何希望。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没有失望,就不会愤懑了。

        容君羨仍然怨愤昆幸,大约是因为他曾很信任昆幸。

        倒是齐总松了一口气,又自鸣得意:“你看吧!我财大气粗,你们赢不了我的!”

        白惟明却又笑了,拿出了一份档案,放到桌面上:“2015年4月5日,你在黎星酒店1102房猥亵了男模陈幼其。2015年5月8日,你在东悦酒店2004房猥亵了男艺人宋子山。2015年7月11日,你在黎星酒店1106房猥亵了演员陈玉玺……”

        “够了!”齐总气得发抖,“嚯”的站起来,“你在说什么!”

        “这就够了么?”白惟明晃了晃身边的档案袋,“这还是2015年的,还有好几年的名单呢。”

        “你……”齐总的脸白得跟刷了漆一样。

        白惟明却是四平八稳的:“齐总财大气粗,最好可以一个个都用钱堵上嘴巴。但是,但凡有一个……只要有一个起诉你,你都会很困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