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于知务自告奋勇,要掌握合约的洽谈事项。只不过,于知务并未告诉白惟明,自己在和片方纠结“男一号”这件事。白惟明也只说:“我听梅旻导演那边对容先生还是很满意的。合约的问题不会很大。于先生也是办事办老了的,想必很可靠。只要按着经纪公司的惯例做便可。”

        于知务见白惟明不再揽着,便也高兴,更暗自发誓要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赢得满堂喝彩。让大家知道自己的办事能力也不输给白惟明这个后来者。

        容君羨最近也忙着研究角色。剧本还没有出来,容君羨便去看三国相关的资料,好好揣摩角色。

        揣摩够了角色,容君羨便会惦记起白惟明来。

        说起来,容君羨有些天没有去白惟明那儿讨茶吃了。

        倒不是因为容君羨忙着看资料,所以良久不去白惟明那儿拜访。实际上,是容君羨好几次去找白惟明都吃了闭门羹。容君羨按了门铃,发现没人,又觉得自己贸然拜访,确实挺不客气的,人家没在也是合理的。但吃了两三次闭门羹后,容君羨依旧忍不住给白惟明发信息问:“你在不在家啊?我想找你喝茶。”

        白惟明便回复:“不在。”

        容君羨又问:“那你什么时候在呀?”

        白惟明便回答:“最近在忙别的案子,所以不常在家。”

        容君羨一怔,才想起来,白惟明并非自己的专属助理。他既然是做公关经理,大概还有别的客户要维护的。

        想到白惟明那么晚了还在为别人鞍前马后,容君羨就有些不快。

        容君羨蹲在白惟明家门口半天,又发了信息:“那你公司在哪儿啊?我去找你吧!”

        过了一会儿,白惟明回复:“我出差了,在泗湄市。”

        容君羨一下子变得极为沮丧:原来他出差了啊!怪不得都找不着人了。他怎么出差了都不告诉我一声啊?也太不把我当朋友了吧?

        但容君羨仔细一想,估计白惟明也确实没拿自己当朋友。看白惟明老是一副收钱办事的样子,说不定就是把自己当普通客户而已。

        容君羨越想越觉得不自在,鬼使神差的就给自己买了一张去泗湄市的车票。

        等买好了票,容君羨才觉得有问题。自己贸然跑去泗湄市,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呢?

        容君羨一边想着,一边给于知务发了信息:“我们最近有没有去泗湄的工作?”

        于知务觉得奇怪,但还是回复:“你最近基本上没有工作啊。你想工作吗?我帮你接洽?”

        容君羨想道:如果要接工作的话,那岂不是会让白惟明知道?

        “呃……不是啦……”容君羨说,“我只是听说泗湄的梅花开了,想去看看。但又想公费去罢了。”

        于知务觉得好玩,便说:“你那么有钱的大明星还想着公费……”

        过了一会儿,于知务又说:“不过你想去就去吧,趁着电影开机前好好玩。我听说,礼总为了下一季的《曾凡传》也去那儿做外景考察了。你可以借这个机会和他聊聊。”

        容君羨看到这句话,心里就踏实了:终于有借口去泗湄了。

        于是,容君羨便以考察外景为名、理直气壮地去了泗湄。为了显得自己不是追着白惟明去的,容君羨还是先约见了陈礼秉。陈礼秉果然在泗湄的一个梅花庄园里考察,只说《曾凡传》第二季要在这儿取景,又问了容君羨的意见。

        容君羨在庄园里望去,见这儿是杜鹃竹里鸣,梅花落满道,好有诗意。于是,容君羨便点头称赞,说:“这儿景致真好,拍戏的话画面一定很好看!”

        陈礼秉又和容君羨聊了几句,只说:“听说你准备参演梅旻导演的《天烧赤壁》了?”

        容君羨怔了怔,不知道陈礼秉忽然提这个做什么,便说:“哈哈!只是在洽谈,一天没签合约,一天都不一定呢!”

        “确实啊。能拍到他的电影是很好的机会,不要为了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而耽误签合约才好。”陈礼秉饱含深意地说,“只要是能演上他的电影,对你而言都是一个良机。更何况听梅老的口风,你可是担纲周郎了啊。这‘里子’是有了,‘面子’倒没那么打紧了。”

        这话说得太透明了,竟是炙手可热的杜漫淮也不争戏份,不要这个“里子”,只要挂名男一号的“面子”。这算是给容君羨摆明车马地亮了底线。

        然而,并不知道自家经纪人和对方经纪人正在上演“撕男一大戏”的容君羨根本没听懂陈礼秉话里的意思,只是一味点头,说:“啊……是啊……是啊……这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陈礼秉这话倒是接不下去了,一时也不知道容君羨真傻还是装傻。

        于是,陈礼秉又请容君羨到梅花庄园的茶室喝茶。穿着旗袍的服务员为二人点茶。容君羨接过茶杯,喝了一杯,又问:“这儿是不是还能吃饭?”

        陈礼秉说:“这儿本来就是集休闲、餐饮和酒店于一身的庄园,是能吃饭的。”

        容君羨点点头,说:“那是会员制吗?要会员才能订桌吗?”

        “是的。”陈礼秉点头,微笑,“怎么?你想在这儿订桌?”

        “嗯……我想约朋友来吃饭。”容君羨有些忸怩,事实上,他看这儿对着月光看梅花特别浪漫,想约白惟明来吃饭。只是,容君羨又叹了口气:“不过我又不是会员。”

        “没事。”陈礼秉慷慨地说,“我帮你订吧。”

        “真的吗!太谢谢了!”容君羨感激不已。

        陈礼秉心想:真的谢我,便不要和小淮争男一号吧。

        但这话也没有说出口,陈礼秉只是保持微笑。

        在陈礼秉看来,杜漫淮争这个男一号的名头是一件很幼稚的事情。但又因为这是杜漫淮的愿望,那无论是多么幼稚,陈礼秉还是会帮他达成。只不过,这点小事还不足以让陈礼秉对容君羨产生敌意。

        陈礼秉请容君羨喝了一杯茶,又问:“对了,你和杨树熙、昆幸相处得还愉快吧?下一季你们还要继续合作的。”

        容君羨怔了怔,看表情像是都想不起这两个人了,脑子转了半圈,才笑着说:“哦,你说他们啊!没有问题啊。”

        梅花月影下,容君羨这么粲然一笑的,倒是明亮得很,让陈礼秉脑子里忽然想起一句“梅花覆树白,桃杏发荣光”。容君羨便是这样的,天然带一股桃杏梅花般的容光。

        这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

        当初,陈礼秉看了他的视频一眼相中了他,却与容君羨的演技无关。陈礼秉开狗血剧,从来不在乎演员的实力。打动了陈礼秉的不是容君羨的演技,而是容君羨的脸。

        就是这张脸。

        陈礼秉觉得,曾凡这个角色就该这样子。在那个时代,曾凡宠冠六宫,气度、内涵什么都是靠后的,首先就得有这张脸。没有这张脸,女皇帝不能迷恋他。没有这张脸,陈礼秉也不能对容君羨那么优待。

        陈礼秉和容君羨第一次见面,容君羨就出言冒犯,之后也是屡屡失言,陈礼秉只说这是容君羨的性格如此,敢讲话,真性情。

        但也得是美人这样才是“真性情”,丑人这样就是“无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