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19章

        

        

        

        倒是连椿萱听了白惟明的话,显得相当满意,点头带笑说:“好,很好。余总他们还等着我呢。我也不知该怎么应付。你陪我去,替我讲两句话、挡两杯酒,我也安心许多。”

        “好。”白惟明点头。

        于是,连椿萱便指了指不远处一所灯火璀璨的茶楼,白惟明便随着连椿萱走,二人并肩往那茶楼行去。

        容君羨听见这两人的话,心里就更加在意了:说起来,白先生当了我的公关经理许久,还没陪我去过酒席,更没帮我挡过一杯酒呢!现在,他却帮别人去陪酒了。所以我是低人一等吗?

        容君羨越想越不快,便搜索枯肠地找理由给白惟明发信息,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借口,便忙发送信息给白惟明:“我刚刚和礼总谈过事情,现在有些迷惑。想要和你聊聊。”

        过了一会儿,白惟明回复:“晚些回电。”

        容君羨忙发送:“不,不,不,我现在来找你。”

        白惟明说:“我在泗湄。”

        “我也在泗湄。”

        白惟明似感意外。

        容君羨来泗湄的事情只有于知务知道,并且,容君羨让于知务别告诉白惟明。于知务一听见容君羨说“别告诉白惟明,只有我们俩知道”,于知务整个人就乐开花了,只道:“果然容老板还是最信任我的!”

        因此,于知务并未告诉任何人容君羨到了泗湄的事情,甚至连白惟明都瞒过了。

        白惟明自有些不快,问了一句:“容先生什么时候来的泗湄,为什么竟然无人告诉我?”

        容君羨现在是有些情绪的,便回他一句:“难道我放个屁也要先告诉白先生一声么?”

        白惟明便说:“那倒不必。”

        容君羨无话可答,想了半天,再问一遍:“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找你。”

        “你在哪儿?我来找你。”

        容君羨倒是老实,直接发了定位。只是刚发出去,容君羨又觉得不对:“我怎么那么傻?我该发个远远的地方!让他好找我一找!”

        白惟明却回复:“是梅花庄园?那真巧,我也在。”

        于是,白惟明又说附近有个“十号茶居”,让容君羨在里面等着。容君羨走在梅花小路上时,发现这梅花山庄确实很大,林里着不少独立的茶室。一个茶室大概就是一两层楼高,有的亮着灯,看得出来正在宴客,有的则关着门,里头大约没有人。而白惟明指示容君羨去的那个茶室,就是关着门的。

        那茶室在梅花小路旁侧,挂着个路牌,写着“十”,一看便知道是白惟明说的“十号茶居”了。容君羨走到了茶室门外,按了按门铃,不一会儿,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穿着旗袍的女性笑道:“您好,我是茶艺师阿玲。”

        容君羨便道:“是白先生让我来的。”

        “噢,我知道了,白先生刚刚交代过了。容先生,请进。”阿玲领着容君羨进了茶室里。却见里头空间宽敞,左边是茶室,右边是实木楼梯,直通二楼。

        容君羨在茶室里坐下,女侍应便为他沏茶。容君羨看着木楼梯,又问道:“这楼梯上去是哪儿啊?”

        阿玲答道:“是寝室和盥洗间。”

        容君羨接过杯子的手抖了抖:“啊?你们这儿不是喝茶的吗?这、这喝茶也要洗澡睡觉?”

        阿玲淡然笑道:“我们这儿不但有喝茶、还有吃饭,有球场,有娱乐,自然也有酒店。这边的二层茶居都是茶室加寝室的‘酒店型茶居’。白先生是这儿的住客。”

        “哦,所以这儿等于是白先生下榻的酒店?”

        “可以这么说吧。”阿玲回答,“但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是第一次来这个茶居服务。”

        通常,白惟明都是独自在这儿泡茶,并不会叫来茶艺师。这个茶艺师是刚刚白惟明打电话到服务台叫来的,主要是为了有个人陪陪容君羨,不至于让容君羨一个人闷着了。

        阿玲工作也本就是做这个的,一边沏茶,一边跟容君羨说话解闷。阿玲是个能说会道的,说的话非常中听,也让容君羨心情轻松不少。

        二人说了一会儿顽话,便见门被打开了。一阵清风吹来,携着几点雅致梅香。白先生缓缓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件水绿的风衣,肩上围着素色的围巾,脸庞带着精致的秀气。

        容君羨有些日子没见着白先生的面了,现在见了,越看越觉得白先生好看,心里满是喜欢。

        白惟明带笑走进来,一边解下风衣与围巾,阿玲已上前伸手接过了,嘴上又说:“白先生,晚上好。我们都在说着您呢。”

        “可不是坏话吧?”白惟明笑着在容君羨旁边坐下。

        刚刚从外头来,白惟明身上犹带几丝冷冽梅香。容君羨坐在他的侧边,竟想靠在这散发着梅香的肩膀上——这念头又让容君羨心里吓了一跳。

        阿玲把白惟明的衣裳挂起来,又跑来倒了热茶给白惟明。白惟明接过茶,便说:“辛苦你了——”白惟明眼珠微微下瞥,看了一眼女茶艺师胸前的名牌,看到上面写着“阿玲”两个字,方笑道:“阿玲,谢谢你的招待。你可以回去了。”

        阿玲便离开了。

        见阿玲走了,容君羨便说:“她也没来多久,茶都没沏几杯呢,就让她走了?不是亏钱嘛!她才来二十分钟,就让她走,这还是算一个小时的钱不是?”

        “你可是大明星,也钻钱眼里了?”白惟明笑道。

        “明星也要钱的呀!”容君羨拿起一块茶点,咬了一口,又道,“而且,我也穷了好多年了,更加敬惜这些‘身外物’了。”

        白惟明笑笑,捧起茶盏,说:“你急匆匆的来泗湄找我,有什么要事?”

        “我……”容君羨似被糕点噎着了似的,半晌无话答,忙执起茶盏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才又说,“我到泗湄来,不是为了找你的。”

        “哦?”白惟明啜了一口茶,“那是为了什么?”

        “为了——”容君羨拖着尾音,倒不是为了制造悬念,而是他也想不出来为了谁。他自然是为了白惟明而来的,但又自然不肯承认。故他脑子一转,答:“为了礼总啊。”

        “为了他?”

        “是啊,我一下午都在和他逛梅花园。”

        “逛到现在?”

        “不是,逛了一下就累了,还请我去了他的茶室。”容君羨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还仔细说道,“就是在东边那一块,有红梅的地方。”

        “是看得见红梅白月那一间吗?”

        容君羨想起那儿喝茶时从窗棂看到的美景,愣了愣神,说:“是的。”

        “噢。”白惟明不轻不重地说。

        容君羨环视四周,又说:“比你这家好多了。”

        容君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错,他觉得自己好像看到白惟明的嘴角扯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