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白惟明说:“床很大。”

        容君羨一怔:“啊?”

        看到容君羨懵懵的,白惟明只得添一句解释:“我很乐意与大明星一床睡。”

        容君羨这才明白过来,又想起那些杂七杂八的影视剧情节,不觉笑了,说:“那我就赏脸和你一床睡吧!”

        白惟明又问:“你带了行李了吗?”

        “带了,寄存在前台。”容君羨打了电话,让山庄服务员将行李送来,搁到十号茶居。在这之后,容君羨便拿了行李里的家居服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纯棉的家居服,踩着酒店提供的拖鞋,慢吞吞躺到在大床上。

        容君羨在床上滚了一圈,说:“你这是大床啊,两个人也够睡。”

        白惟明便道:“这话是对的。难道容先生原本打算与我挤单人床?”

        这话也不算逾越,却又听得容君羨心里蓦地一跳。容君羨撇过头,支开话题:“好累啊,我已洗过了,你也快洗洗睡了吧。”

        “是的,容先生。”白惟明像是很听话的样子,拎了一套酒店提供的睡袍便进了浴室。

        白惟明洗过澡出来,正喷了两下古龙水,却已见容君羨是呼呼大睡,昏昏然不知日月何方了。白惟明也是一笑,轻手轻脚躺下,尽量不碰触枕边安眠的人。

        容君羨也算是个实在人,就是连哄带骗地占了心上人半张床,但说了是睡觉,那就是睡觉,绝不干别的。

        而且,容君羨睡得非常踏实。

        翌日,容君羨睁开眼睛起来,也是近午时分了,床边已没了人。他忙爬起来,见床头柜上留了字,字迹有力,劲骨丰肌:“有事,须出门。晚上见。”

        容君羨见了字,便有些沮丧,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怎么这么贪睡?人又走了!哎呀……他莫不是又去替那个姓连的男人做公关去了吧?”

        这容君羨越想越不是滋味,又拿起手机,想给白惟明发信息,然而,手指悬在了屏幕上方,怎么也摁不下去。

        容君羨咬着下唇,正自迟疑,只因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对白惟明说的。

        白惟明是他的公关经理,却不是别的,连朋友也算不上。日常的琐碎闲话,容君羨说了,白惟明也未必会理会,说不定还暗自觉得这个客户很烦人呢!

        容君羨握住手机,长吁短叹的,又滑动了几下屏幕,还是忍下来了,先出了十号茶居,信步在梅花林里走着。昨天是晚上观景,看得不真切,现在白天看这片景色,更觉如诗如画。

        忽然又是雨落如丝,浸润芳草了,容君羨忘了带伞,匆匆站到一处茶楼的屋檐下。此时,一个侍应正站在门边,见了容君羨,欣然说:“这是容君羨么?”

        容君羨从影有些年头了,但也并未习惯陌生人用熟人口吻说“容君羨么”,只尴尬笑笑。

        茶楼里听见人声问:“什么?宣会长来了吗?”

        侍应应答:“不是宣会长,是容君羨!”

        “容君羨是谁?”那人缓缓走来。

        容君羨心里一跳,认出了那人的声音——不正是昨晚与白惟明说话的那个姓连的男人吗!

        连椿萱已行到门边,微微探出头来。容君羨仔细打量连椿萱,却见连椿萱看着三十多了,长得算不错,以连椿萱的皮相在娱乐圈只能说是周正,但要放在总裁圈那就是大帅哥了。

        连椿萱看了一眼容君羨,扬起笑脸:“嗯……容先生看着好生面善啊,你也是宣会长的朋友么?”

        “不,我是路过,来避雨的。”容君羨有些尴尬。

        侍应却雀跃说:“连总不认识容君羨啊?这是大明星呢!最近演的《曾凡传》很火的。”

        听得容君羨的身份,连椿萱的脸上那点客气便淡了,薄薄露出些鄙夷之色:“噢,我平日工作甚忙,不看电视剧,不太认得什么大明星小明星的。”

        容君羨听得这语气就不太高兴,只道:“不好意思,就借您屋檐避一下雨,不打扰您吧?”

        连椿萱却道:“颇不好意思了,我这儿正要接待客人呢,站着个人在外头也不方便。请你走吧。”

        容君羨脾气不好,立即黑了脸,只对侍应说:“那劳烦小哥给我一把伞。”

        侍应便答应着要去拿,连椿萱却拦住了:“茶楼里也没备几把伞,怎么就借人了?要是宣会长一行人没带伞呢?你有这功夫,便拿两把伞,随我去接宣会长吧。”

        容君羨总没好气,只说:“既然没伞,我便不走了,非要站到雨停了。”

        “什么?”连椿萱也没好气,“你这是干什么?”

        “我总不能淋雨回去啊。”容君羨说,“而且,这个山庄不是你家。就算你是包了茶楼,但茶楼外的空间是公共区域。我也是山庄的客人,是可以站的,侍应小哥,你说是吧?”

        侍应愣愣,点头说:“是这个道理啊,连总,容先生是可以站这儿的。”

        连椿萱很没好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种人在想什么!是从哪儿打听到宣会长要来吧?不就是想攀高枝儿吗?专门在这儿候着宣会长呢,可真够不要脸的。”

        容君羨一听自己莫名被骂,更是火冒三丈,正准备用自己深厚的言语功力来教训连椿萱,此刻却见三人走了过来。其中两人在后头给前头一个男人撑伞。那男人看着气度翩翩的,穿身黑西装,脸庞俊美,犹如画出来的一样。

        连椿萱脸上鄙夷之色尽收,露出灿烂笑容,扶着门就走出来了,迎上去道:“宣会长来了?快进来吧。怎么下雨了还来呀……仔细鞋子上沾泥了……”

        容君羨看见连椿萱那巴结的样子,总觉得要是这个“宣会长”说了“我的鞋脏了”,那连椿萱就要趴上去给舔干净呢。

        宣会长看到站在屋檐下的容君羨,问:“这是谁?”

        侍应便心想:这些大人物都不看电视剧哦?那做大人物生活也没什么意思嘛。《曾凡传》还挺好看的,我天天盼着乏妃什么时候死呢。

        容君羨摸了摸脸颊旁边的雨水,说:“我只是在屋檐下避雨的,现在雨势小了,正准备走。”

        宣会长点头,对旁边人说:“给他一把伞吧。”

        那人便把一把伞递给了容君羨。容君羨接过,又道谢:“谢谢宣会长。”

        宣会长一怔:“你认识我?”

        “不认识啊。”容君羨只说,“我只是刚刚听到这位连总口里一直念叨着,我才知道的。不过我看宣会长人很好、没有架子,不像连总说的那样。”

        连椿萱闻言脸都绿了:“我说什么了我?”

        容君羨只做慌张样子:“啊……我这张嘴啊……连总可什么都没说,我……我先走了!”说完,容君羨撑起伞便走了,留下连椿萱一脸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