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22章

        

        

        

        容君羨见天上下雨,便也没有什么心情出外了。他又想到,现在姓连的正陪着那个什么宣会长呢,也不见白惟明。那么白惟明又去哪儿了呢?

        容君羨思来想去的,没有正形。等到了快晚饭的时候,容君羨又给白惟明发了信息:“我还没吃饭。”

        白惟明回复:“我也没。”

        容君羨便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一起吃饭?”

        白惟明答:“我约了客户晚饭。”

        于是,容君羨便自己跑出去找餐厅吃。毕竟,梅花山庄里找个餐厅还是很容易的,就是价格贵。但近来容君羨也是钱包鼓胀的小富人了,偶尔吃一顿也不折损什么。

        容君羨便走到山庄里的一家日本料理店,打算随便吃点什么对付。他脱了鞋子,进了店内,见店内阔落,一张张榻榻米,用布帘子隔开,保持私密性。容君羨旁边一个侍应生经过,走到了左手边角落的位置送酒,撩起了布帘子。容君羨顺眼一看,便见布帘内坐着一对男人,一个是连椿萱,一个是白惟明。

        容君羨见了就不高兴:原来白先生拒绝我的晚饭邀约,是陪这个姓连的来了!

        在看到二人的这一秒,容君羨打算冲过去“理论”,但到了第二秒,容君羨又自己无法“理论”,因为他是无“理”可“论”。

        白惟明又不是他的什么人,与谁吃饭不必问准了他。再说了,要是白惟明真的如在短信中所言是在和“客户”吃饭,此刻容君羨冲过去搅局,那不是妨碍白惟明的工作了吗?

        这么一想,容君羨就冷静了下来,待布帘落下,便悄悄儿在二人后边的位置里坐下来了。隔着帘子是看不见隔壁桌的,但要静下心、竖起耳来,还是能听得清对面说话的。

        容君羨便听见了连椿萱在絮絮的抱怨:“今天也不知倒了什么霉运了,好不容易借你的东风,约到了宣会长。却是……又是打风又是下雨,车子还抛锚,最坏就是那个什么容君羨,破坏了宣会长对我的第一印象,这后面才接连不顺的。”

        容君羨一听就恼:这个姓连的,当面给我甩脸色,背后还说我坏话!

        又听见白惟明的声音缓缓的,是他一贯平和的腔调:“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那可怎么办呢?”连椿萱的声音里尽是沮丧,“宣会长要是不点这个头,我可要破产!我们公司的员工都要睡大街了!”

        白惟明又缓缓说:“你也别急,总有办法的。如今吃好了,回去睡好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我现在心急如焚,哪里能吃好睡好?”

        “莫非你信不过我?”

        “嗯……不是。”

        “上市的事情,不能急。事急则缓,事缓则圆。”白惟明慢慢说,“一步步来,有我在,总能办妥的。”

        “啊,惟明——”连椿萱的声音微微发抖,“你真好……”

        “好是应该的……”

        容君羨听到这对话,也心急如焚起来了,正要继续聆听,侍应生却撩了帘子来送菜了。容君羨忙坐直了,干咳两声,只与侍应生点头,却没听到旁边桌的话,也更没听到白惟明说的句——“好是应该的,我拿了你那么原始股,当然尽心帮你上市”。

        待侍应生走后,容君羨发现隔壁桌白惟明和连椿萱也离开了,只剩自己一个闷头吃饭。

        然而,容君羨一顿没吃到多少饭,光吃了醋了。

        这容君羨胡乱吃了点料理,才回了十号茶居,却见茶居里开着灯的,推门而入,见白惟明在茶室里坐着,神态怡然。

        容君羨满脸不高兴,盘腿在白惟明对面坐着,盯着白惟明的脸,却又不言语。

        白惟明抬眼见容君羨这样,便说:“谁招惹容老板了?”

        容君羨盘膝而坐,眼珠一转,问道:“住在西边茶居的那个姓连的老总,你认得吗?”

        白惟明说:“不认得。”

        容君羨脸色一变,气恼道:“你骗人!”

        “我怎么骗人了?”

        容君羨恼道:“我都看见你今天和他吃饭了!”

        白惟明嘴角微微牵动:“哦?”

        容君羨拍着桌子,说:“那是谁?”

        白惟明但笑道:“你说他,我怎么知道他住西边茶居。自然不是骗你的。”

        “那他是谁?”容君羨气势汹汹地问道。

        白惟明答:“他叫连椿萱,是泗湄市创思集团的总裁。”

        容君羨趁势又问:“那宣会长又是谁啊?”

        “他是泗湄国际商会的会长。”白惟明答。

        容君羨也不太懂的国际商会是什么回事,但隐约觉得这个人应该来头不小,便好奇起来了:“我看那个宣会长很是年轻啊!怎么就当了一个会长了?”

        白惟明但笑道:“他学历很高。”

        “这不稀奇呀。”

        “青年才俊。”

        “学历高的才俊遍地都是吧?”

        “他仅仅是个副会长。”

        “副会长也不简单吧?”

        “常委会会长是他的亲妈。”

        “你早说,我就懂了呗。”

        白惟明微笑摇头:“你要相信,年轻的成功人士也不都是靠父母的。”

        “是吗?很难吧!”容君羨不以为然,“你那么神气,不也还是给我这个不成器的艺人打工么?”

        白惟明的嘴角又扯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

        容君羨也是随口一说,并不觉得自己得罪人,倒是想到了连椿萱怎么得罪自己了,又想起连椿萱今天那句颤悠悠的“啊,惟明,你真好”,容君羨简直犯恶心了。

        白惟明见容君羨不太痛快的样子,又问:“怎么了?”

        容君羨却说:“我看你对连总挺好的啊。”

        “我对客户一向很好。”

        “我看你对我就没有很好。”

        白惟明闻言一怔,又叹着气笑:“唉,真是要命——原来我对你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