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24章

第24章

        

        

        

        容君羨还想蹭住白惟明的茶居多几天,却不想经纪公司来电,说喊他回去定妆、看剧本了。

        容君羨原本在沙发上瘫着,听到这话,也是一个鲤鱼打挺的起来了:“定妆?剧本?”

        他心下雀跃:“是《天烧赤壁》?”

        “是《曾凡传》!”于知务回答,“你忘了,还有第二季要拍?”

        容君羨算是想起来了,他是和《曾凡传》签了五季的。

        “那么快就拍第二季吗?”容君羨疑惑不解。

        于知务却说:“也不知道,礼总那边通知,说是先定妆和出剧本。”

        容君羨想着自己歇了这些天,也该工作了,便应允了于知务立即回去。在回去之前,容君羨又给白惟明发了信息,称自己要回去工作了。

        等发了信息,容君羨又自嘲一笑:这信息发了也是白发。现在经纪团队都得听白惟明的号令,事事必要先问过他,他肯定已经知道了。

        容君羨坐了四十分钟的高铁回到了花阴市。于知务直接在车站外等他。这容君羨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候都很小心,戴着口罩,穿得低调。但于知务还是一眼认得了他,赶紧来接他上了保姆车。

        于知务只说:“现在想去影视公司吧?”

        “好。”容君羨一上车就把口罩摘下,笑着对于知务说,“我刚见过礼总没几天,又去试妆了。”

        “是吗?我看礼总应该对你很满意!”于知务笑了,“泗湄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吗?”

        “没什么好玩的。”容君羨却想到了梅花林子和白惟明的围巾,心思翩然,“就是白先生陪我解解闷。”

        于知务一怔:“你这几天和白先生在一起?”

        “算不上。”容君羨只说,“他有别的要紧事在忙。”

        于知务点点头:“怪道,他之前事事问得细,这几天都不那么紧盯着了。”

        容君羨听到这话,竟然有些不高兴。原来,白惟明为了连椿萱的项目而减少了对我的关注了吗?

        容君羨又问:“你知不知连椿萱和泗湄创思集团?”

        “连椿萱是谁?听着有点耳熟。”于知务摇头,“但你说泗湄的创思集团,我倒是知道。最近频频见报啊。”

        “是吗?”

        “说是要筹备上市什么的。是几十亿的大项目呢。”于知务道。

        “几十亿的项目啊……”怪不得白先生这么上心。也是白先生嘴里总说的“这世界上99%的问题都可以通过钱来解决”。这连椿萱有那么多钱,还解决不了白先生这个问题么?

        容君羨摇头叹气的。

        于知务见容君羨不高兴,便说:“怎么了?谁惹了我们容老板了?”

        “不说了。”容君羨脸上没什么表情,“快到礼总的公司了。”

        容君羨是常被说“耍大牌”的。容君羨自己也不知自己算不算大牌,但他却是挺任性的。今天他心情不好,便没什么笑容,对着工作人员也是不冷不热的,只有拍照的时候,他才职业性地露出笑颜。等镜头转开,容君羨又黑脸了。

        “你看这个容君羨,越来越大牌了……”工作人员小声嘀咕。

        小菜导演却说:“不就是给点脸色吗?算什么事儿啊!他不还挺配合么?让他换衣服就换衣服、拍照片就拍照片,还想怎么样?”

        容君羨拍完一套定妆照,见昆幸和杨树熙也来了。昆幸见了容君羨,只打招呼:“前辈,再见到您,真好!”

        容君羨见了他,脸色更冷,只说:“小菜导演,我要知道他来了,我就不来了。”

        小菜闻言赔笑说:“这话说的……以后拍戏的时候也会见着的,不是吗?”

        容君羨心里也明白,但今天正值心情不好,便拧巴起来,说:“对戏的时候有准备,今天没准备。看着他就心烦。”

        小菜便对昆幸说:“好了,今天没你的事了,过两天再通知你来吧!”

        昆幸一听,眼眶都红了,对着容君羨哽咽求饶。容君羨撇过脸对镜补妆,不肯理他。

        旁人看着,都暗道:容君羨好大的架子!真会耍大牌!还欺负新人!

        昆幸软磨硬泡的,还是被小菜让人弄走了。

        昆幸只得委委屈屈地离开了这地儿,在公司走廊里独自慢行着,却不想迎面遇见了杜漫淮。他立即冲上前,拉着杜漫淮,满脸委屈地说:“刚我去试妆,被容君羨撵走了!”

        “容君羨那么大的架子?”杜漫淮笑了。

        “可不是?”昆幸说。

        杜漫淮却说:“那你明知道容君羨架子大,还不避着些风头?还跑去他面前惹人嫌,是不是笨?”

        昆幸却上前,握着杜漫淮的手:“杜老板……”

        杜漫淮冷然甩开他的手,说:“别烦我。”说完,杜漫淮转身便去了。

        原来,杜漫淮玩了昆幸几回便腻了,再不约他了,更别提给他照应。这短暂的关系里,昆幸唯一得到的好处就是续签了《曾凡传》第二季,但如今杜漫淮腻了他,后续的事情倒是前途未卜了。

        昆幸算是无计可施了,也不知该央求谁。他正在走廊里徘徊,像个无枝可依的小鸟,低声啼泣了一会儿,却又听见脚步声,是一群工作人员簇拥着容君羨而过。容君羨撇头看到了他,但见他泪眼涟涟的,便叹气,对副导演说:“带昆幸回去试妆吧。”

        昆幸闻言,如蒙大赦,只说:“谢谢容老板。”

        副导演便领着昆幸回去了。于知务看着这人背影,又对容君羨说:“你和昆幸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以前不是挺要好的么?”

        容君羨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摇摇头,叹叹气,也没多讲了。

        容君羨拍了定妆照,也参与了宣传,这动态倒是很正常的。却不想,隔了几日容君羨和于知务到唐松源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时候,唐松源的脸黑如炭色。

        容君羨虽然不太懂得察言观色,但对于唐松源的这个表情是很熟悉的,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问:“是我又犯错了?”说完,容君羨又继续条件反射地道:“是我不好啦!给你添麻烦了!先说声对不起。”

        唐松源听了这话,倒是哭笑不得,脸色缓和几分:“这次不是你!”

        这次不是你!

        ——这句话让容君羨略微松了一口气。

        但这句话也让于知务背脊都提起来了,直直的:“不是他,那是我……?”

        容君羨总是猴儿似的上跳下窜,总能惹祸。但乃念他是旗下艺人、又是刚出道就拿影帝的“奇才”,唐松源对他总是很客气的。但对于知务就不同了,唐松源十足老板款地瞪眼,语气粗暴:“于知务,我今天叫你上来,主要就是为了当面曰你的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