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29章

第29章

        

        

        

        李臣和杜漫淮之间的来往是非常低调的。

        杜漫淮和谁的关系都是如此,他自认戏里戏外都当饰演“大众情人”,一万年都是“单身”,要做所有影迷的“共同财产”。

        杜漫淮和李臣之间只是一时的露水情缘,李臣自己心里也明白得很。但如果杜漫淮要让这段“露水”蒸发得不那么快,那李臣是也是很愿意的。杜漫淮年轻英俊,技术又好,而且还能提供很好的工作机会,李臣没道理会拒绝。

        杜漫淮在外形象是一个温和谦逊的影帝,在人前总是如此。和容君羨那样“飞扬跋扈”的人相反,杜漫淮看起来总是最容易相处的。只是,私下里接触,李臣才能知道杜漫淮才是骨子里最跋扈的一个。

        杜漫淮约了李臣来,李臣不敢不来,也不敢迟来,也不敢早来。

        说了是晚上十一点,那就是晚上十一点。

        今晚,李臣提前到达,是十点四十五分到的,不敢敲门,在别墅外徘徊到了整点,才如正点闹钟一样准时地按响了门铃。

        李臣在门外,舔了舔嘴唇,又握住自己有点发冷的手。在外面等着真的很折人的尊严。但凡是做演员的,多半是自恋的人,受这样的磨磋,是很不高兴的。但是,李臣还是得忍着。他在等待的过程中,一直在畅想:他既然已拿下了“周瑜”一角,说不定从此就平步青云了,要是再拿个金宫奖影帝,借此多认识几个资本家,日后就能和杜漫淮平起平坐,岂不快哉?况且,李臣自认为比杜漫淮年轻、会来事儿,以后能更上一层楼,把杜漫淮踩在脚下,让杜漫淮反过来舔自己的脚丫子,也是可以的。

        一想到能折辱高高在上的杜漫淮,李臣又脸露欢喜的样子。

        “咔哒”——门打开了。

        李臣立即摆上那副勾引人的样子,露出了狐狸一样的笑容:“杜哥——”

        别墅门廊的灯照着开门的人,那张脸——不是杜漫淮的脸。

        李臣看到了对方,一怔:“是……是礼总吗?”

        陈礼秉脸上没有表情。

        李臣不是第一次见陈礼秉,在工作场合、在电视上,都见过陈礼秉。但他是第一次看到陈礼秉没有表情的样子。

        原来,陈礼秉没有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很可怕。

        李臣不自觉退后了一步。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惧怕什么。

        杜漫淮和每一个情人的保密关系都做得很好,力求他们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李臣也自然不知道陈礼秉和杜漫淮有这一层关系。

        陈礼秉大约也知道自己的表情可怕,便微微扬起笑容:“找杜漫淮?”

        “是,是的。”李臣说,“礼总怎么也在?”

        陈礼秉转过头,对里屋说:“杜哥,找你的。”

        杜漫淮慢悠悠地从里屋走出来,倚在门边,对李臣说:“你先回去吧。我刚好和礼总有急事要谈。”

        李臣没有疑惑,杜漫淮是陈礼秉合作的艺人,他们有正事要谈是正常的,不方便李臣来听也很正常。李臣便先告辞了。

        那一夜之后,李臣就再没有演艺工作了。

        《天烧赤壁》的剧组拒绝了他。

        不止这个,后来也再没有摄制组找他。

        没有了任何一个工作机会。

        李臣彻底被冷藏了。

        他想破脑袋都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也已经太晚了。他已不太好看了,看起来也没有一点偶像明星的样子,因为他为了维持生计,当了上班族,天天忙碌,没空保持形象,身材走样,发线后移,压力过大脸上长痘。但胜在他仍然很会逢迎人,在公司里也谋得了不错的职位。虽然和当大明星没得比,但也是步入中产了。看着电视里的杜漫淮、容君羨演戏,作为观众,他也能理直气壮地骂一句“还特么影帝,演的什么傻逼狗屁破玩意儿,老子上去演都比他们好”。

        这话,要他还是在演艺圈混着,是肯定不敢讲的。

        李臣莫名离开了《天烧赤壁》剧组,谁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这对于容君羨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起码,梅旻又想起了容君羨来了。杜漫淮那边松了口,愿意和容君羨做“双男主”,容君羨本就不在意这些虚名,自然应承下来。

        陈礼秉那儿也变得通情达理,只说,《曾凡传》第二季不急,可以跟着容君羨的档期来调节拍摄时间。

        总之,容君羨遇到的这个麻烦、于知务曾当是天塌下来一样的大祸,结果却真的像白惟明所说的:“小事而已。”

        容君羨只感好奇,问白惟明:“那什么是大事?”

        白惟明的回答也很玄乎:“比小事大很多的就是大事。”

        容君羨还被他绕进去了,想了好一会儿呢。在旁的于知务却说:“那白先生在忙的泗湄创思上市项目是不是就大事?”

        白惟明似有些好奇,问道:“谁告诉你我在忙这个的?”

        于知务立即毫不犹豫地出卖老板:“容老板告诉我的。”

        容君羨只呶呶嘴:“我看你前些日子一颗心都挂在创思上市上面了,也没空管我,不然,也不会生出这样的麻烦来了!”

        白惟明却微笑说道:“是,我同意。”

        “你同意?”容君羨一下怔住了。

        白惟明点头,答:“我已经退出了创思的项目了,现在专心经营你一个艺人,你可还满意吗?”

        容君羨大惊不已,只摇头,说:“不对啊!创思不是几十亿的大项目吗?我大概一辈子都不能挣那么多钱吧?”

        白惟明却说:“慢慢来,不必急。”

        容君羨却笑了:“这也能慢慢来?我就是大红大紫常青树,一年挣几千万,也得挣个一百年呢!”

        白惟明答道:“那我便陪你一百年。”

        容君羨一时愣住了,接不上话。

        于知务却在旁边说:“一百年也太多了吧。我觉得白先生能替我们工作几年,就算我们好运了。”

        容君羨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个可能性。

        白惟明不会在容君羨身边太久。

        一百年,就是嘴上说那么一说。

        容君羨自己的演艺生涯也说不上会有多少年呢?

        在周末的街头,人影憧憧。高楼上悬挂起了新海报,是创思科技的广告,请了新代言人,杜漫淮。

        杜漫淮在海报上看起来极为优雅。有些人一看下去挺好的,但放大几百倍,那脸庞种种细节高清显示,便立即不堪入目。杜漫淮则相反,无论怎么放大,都是一张好脸蛋。

        于知务和容君羨车子里,隔着玻璃抬头了一眼。于知务顺口说了一句:“原本创思是找你代言,白先生没同意。”

        “找我代言?”容君羨一怔,不以为然,“怎么会?连椿萱可看不上我了!”

        “其实说来也奇怪啊……”于知务像是想到了什么,只和容君羨说,“白先生如果真的联系上了创思科技那么好的项目,怎么会轻易退出?这个规模可是咱们做艺人的不能比的呀!”

        容君羨想了想,说:“也是啊……”也别说是佣金这一条了,容君羨记得白惟明说过,是拿了连椿萱别的好处的。既然钱都到位了,白惟明有什么可能会拒绝?

        容君羨这是个肚子里藏不住事儿的人,下回见了白惟明的面,就直接问说:“白先生,我要说你是个贪财的人,你同意吗?”

        “同意。”白惟明答,又笑了笑,仿佛觉得这个问题很有趣,“你讨厌贪财的人吗?”

        容君羨要摇了头,说:“不讨厌啊。”

        白惟明便微笑颔首:“那就好。”

        容君羨只说:“谁不喜欢钱呀,是吧?我也喜欢钱呀。”

        白惟明笑笑,点头。

        容君羨又道:“那你怎么不做创思的项目了?不是很值钱吗?”

        白惟明没想到事情隔了一个多月了,容君羨又问了起来,便说:“我又不是创思的股东、总裁、董事,我做这个也挣不了多少。”

        容君羨却算了算,只说:“可你也不是我们影视公司的股东、总裁、董事,你只给我一个人干活,更挣不了多少啊。”

        ——还到赔进去许多呢。

        白惟明含糊回答:“我与连椿萱工作理念不合。”

        听到这句话,容君羨便乐不可支,只说:“我也讨厌死他了。”

        容君羨讨厌连椿萱,但听说白惟明和连椿萱不合之后,容君羨对连椿萱的讨厌反而薄了几分。

        却不曾想,容君羨在几天后便遇到了连椿萱。那是在容君羨常去的一家餐厅里。容君羨本想去吃个饭,却见着了连椿萱。

        看见了连椿萱,容君羨便想起了连椿萱当时是怎么排揎自己的,立即板起脸来,转头就走。连椿萱倒是连忙追了上去,拉着容君羨说:“小容啊!”

        容君羨皱眉,冷道:“谁是小容?大家都叫我君羨哥。”

        “哎呀,哥!君羨哥!”连椿萱热情地说。

        容君羨反而被这份热情给吓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