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连椿萱笑眯眯地说:“你说我们怎么这么有缘啦?先在泗湄的梅花山庄里遇着,现在又在花阴市的餐厅见到面。”

        连椿萱这样赔笑,一般人也就罢了。但这一套在容君羨面前可不好使。容君羨鼻子里哼一声,便说:“是吗?我可不记得了。上回在梅花山庄,我要借你贵宝地站一站,你都嫌我碍事儿呢。”

        连椿萱却也是不怕听这话的,笑着说:“上回是我有急事——我那时候等人都等了两个小时了,可不起了火气?我这人就是这个暴脾气,经不得折腾,要是火气上来了,逮谁骂谁,就是我亲妈来了,我也要给她脸色看的。这是我不好,我事后回想,就觉得不对。一直想给您道歉,没寻着机会。”

        容君羨倒是“感同身受”起来了,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没耐心,脾气炸,火气上来了天皇老子都骂。他见连椿萱作为一个大公司老板这样给自己道歉,面子也是足了,便略略干咳一声,缓了脸色,说:“宣会长让你等两个小时?”

        “唉,他贵人多事忙。也怨不得他。”连椿萱回答。

        容君羨便说:“我看他架子似乎挺大的。”

        “不、不、不,”连椿萱连说三个“不”,表达自己绝对不敢说宣会长一句不好的意思,“他那是忙呢。能抽出空来见我一遭就很不容易了。”

        容君羨见连椿萱言语谨慎,便也觉得没有意思了,只转头要走。连椿萱却又拉着他,说:“今天好容易见着你了,那么巧,一起吃顿饭吧?也算我赔礼。”

        容君羨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用特地赔礼。”

        连椿萱听容君羨的语气,便知道之前的得罪算是揭过了,心便安了几分,又笑道:“那就不当赔礼,当一起凑个饭搭子吧。反正你也是来吃饭的,我也是来吃饭的,便坐一桌子去,有个人陪着聊聊天也是好的。”

        容君羨也不好拒绝了,就和连椿萱一起去了包厢吃饭。容君羨哪儿知道,连椿萱是打听到容君羨常来这家餐厅吃饭,故意来“偶遇”他的。连椿萱顺带着连容君羨爱吃什么都打听清楚了,专门点了容君羨爱吃的菜。

        容君羨一看连椿萱的点菜,便惊讶说:“你也喜欢这个啊?”

        “对啊。”连椿萱违心笑道,“我可喜欢吃这些酸酸甜甜的东西了。”

        容君羨便道:“我也是。”

        连椿萱便笑道:“那我俩算是‘趣味相投’了。”

        容君羨便对连椿萱多了几分好感。

        连椿萱又趁势说:“我知道有一家菜馆,做这个酸甜骨特别好吃的。比这家还好吃。”

        容君羨讶异说:“真的吗?比这家还好吃?该不会是在泗湄吧?”

        “不,就在花阴市。”连椿萱信誓旦旦说。

        “花阴市有比这家做酸甜骨更好的餐厅?”容君羨满脸不信的,“我怎么会不知道?”

        连椿萱便道:“那是做私房的,一般人都不知道。”

        容君羨“哦”了一声,便信了,只说:“那没办法,听说本市有许多好的私房馆子,但我也没这个门路知道。”

        “我带你去啊。”连椿萱满脸堆笑地说,“你什么时候有空?”

        容君羨听着有好吃的,没多想就答应了。

        连椿萱便与容君羨约好了。容君羨想了想,却记起自己为什么讨厌连椿萱了,倒不是因为连椿萱的态度,更多是因为白惟明。容君羨便打听起来:“听说白先生没有再跟你合作了?”

        连椿萱一怔,没想到容君羨忽然问这个。

        之前,连椿萱看出了宣会长惦记上了容君羨,又打听到了容君羨在松源娱乐工作,再加上他知道白惟明和唐松源是老朋友,便立即劝白惟明帮忙牵线。白惟明却一口回绝了。

        是那时候,连椿萱才知道白惟明现在居然是容君羨的公关经理。

        连椿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和陈礼秉的反应是一样的,感到震惊又困惑。而白惟明给连椿萱的答案,和给陈礼秉的也是一样的:这是白惟明随机接的案子,抓阄抓的。但即使是抓阄抓的,但到底是接了,既然接了,那就得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这是做公关的宗旨。

        因此,白惟明表示,他决定全心全意为容君羨服务,并让想拉皮条的连椿萱滚犊子。

        连椿萱此刻是“曲线救国”,绕过白惟明来直接找容君羨。

        这次连椿萱也有好好做功课了,打听知道,容君羨这个人脾气很大,而且特别清高,去饭局都不肯饮酒的,叫他去陪富商上床,那更加是想都不用想。

        “我劝你别开这个口呢!”娱乐圈里的熟人劝,“你一句话未说完,就被容君羨刮三个嘴巴子啦!”

        连椿萱便也心里有数了:一个小明星,摆那么大的架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连椿萱面对容君羨的时候还是笑容可掬的,就跟见着亲朋好友似的。容君羨又继续问:“白先生怎么忽然不做你们企业的公关了?”

        连椿萱呵呵两声笑了,说:“理念不合。”

        “你们为什么不和?”

        “我们没有不和。”连椿萱面对这样的尖锐问题,下意识地打起了官腔,“只是在这个方案上存在着不同的意见。这次没有合作成功我们也感觉到很惋惜,但我们还是朋友,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是会继续合作的。”

        容君羨听着这些耍太极的话,便也知道问不出什么内情了,便虚应着:“这样啊……”

        连椿萱只把话题绕回到吃饭上面去,又和容君羨交换了联系方式。

        这连椿萱就像是个对相亲对象一见钟情的恨嫁女一样,天天给容君羨发信息,嘘寒问暖,企图把容君羨勾出来。而容君羨对他的兴趣还不如对一盘酸甜骨大。

        而连椿萱也很发现了这个事实,于是发了一份打包好的酸甜骨到容君羨家里。这一份酸甜骨,送到容君羨这儿已经冷了。容君羨吃了一口,却仍感酸香可口,忍不住想象:冷掉的还那么好味,要是在餐馆里趁热吃该是什么人间美味!

        连椿萱趁胜追击,只说:“这家私房菜要提早预订的。我周六晚订了一桌,你来不来?”

        容君羨说:“来!”

        连椿萱没想到容君羨回复那么干脆,又说:“我看天气预报可能有雨?”

        “别说下雨,”容君羨捧着那份外卖酸甜骨答,“下狗屎我都来。”

        连椿萱没想到原来一份“酸甜骨”就能把容君羨勾得六神无主,早知道就不搞那么多假客气的铺垫了。

        连椿萱又说:“地方不好找,又恐怕下雨,我让司机开车来接你吧!”

        容君羨便欣然应诺了。

        连椿萱那边厢又去约宣会长。要说连椿萱约容君羨就像一个恨嫁女一样,那连椿萱给宣会长发信息就似一个被厌弃的前女友,精心雕琢地发了一套套的好话,但对方从来不回复。然而,又不敢多发,唯恐被拉入黑名单,永不见天日。

        连椿萱这回又发了一句:“xx私房菜馆订好位子,容君羨也来呢。”

        这回,宣会长终于回复了:“什么时候?”

        连椿萱心里暗骂一句“操”,原来这容君羨就是宣会长的“酸甜骨”啊?

        天气预报说了那天会有雨。

        然后就真的下雨了。

        容君羨看着窗外淅沥沥的雨,也没觉得困扰,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便出门了。他穿衣服不太讲究,因为身材好,随便穿都好看。

        身为明星,容君羨出门的时候自觉地戴上了口罩,这样可以降低被认出的几率。

        他想着连椿萱会来门口接他,也不知该不该摘了口罩,免得对方认不出自己。可他转念一想:他认不出我,我还认不出他吗?而且连椿萱这人嘛,应该是开很显眼的车子的,我大概一出门就能看见了。

        容君羨想得不错,他果然在小区门口见到了一辆非常显眼的车。

        s级轿车,双色漆面,花瓣式轮毂,在夜色中显得尊贵稳重。

        容君羨咋舌:连椿萱也太有钱了吧!

        车子的门缓缓开了,打着伞的人仪状瓌丽,雨中月光照他半边脸,白皙似玉。

        容君羨怔住了,半晌说:“是你吗,宣会长?”

        “是我,”宣会长微微侧身,引他上车,“快上车吧,别叫雨淋着了。”

        容君羨便随宣会长上了车,又说:“连椿萱没告诉我是你来接我啊?”

        “我也是顺路经过。”宣会长答。

        司机心想:绕了20公里,真顺路。

        容君羨和宣会长一起坐在后座,又想:这个宣会长来头应该很大,我还是不能失礼。

        如此想着,容君羨伸手说:“宣会长,你好,我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容君羨,是个演员。”

        宣会长和容君羨握了握手,说:“是我眼拙,一开始没认得你。旁人说了,我才知道你是演员。”

        容君羨笑道:“其实我也挺出名的!你不看电视吧!”

        一般人都会自谦说“我不出名,你不认得也很正常”之类的话,却不想容君羨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也是有趣。宣会长便道:“我确实很少看电视。你有什么代表作?我回去必定细看。”

        容君羨便道:“我演了一出《度流年》,拿了当年的金梅奖。”

        “金梅奖?”宣会长仿佛也没听说过。

        容君羨便道:“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金梅奖你不知道?”

        宣会长只得说:“确实不知道。是演艺圈的图灵奖吗?”

        容君羨哭笑不得:“啊,差不多吧。”

        宣会长便点头,认真地说:“那确实厉害。”

        容君羨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只得笑笑,看向车窗外,说:“这雨好像越下越大了。”

        宣会长道:“上回见你,也是下雨。”

        容君羨听宣会长提到这个,便问道:“对了,上次的伞,白先生还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