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白先生?”宣会长看起来有些疑惑,“哪个白先生……?”

        容君羨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便又问:“你之前借我的伞,我已经托人还了。”

        “是的,我已经收到了。”宣会长回答。

        白惟明并没有直接把伞当面归还,而是交给了酒店经理,说这是宣会长的雨伞。酒店经理便将雨伞送回宣会长处。

        “收到就好了。”容君羨点头,又说,“听说那把雨伞是很贵的。你怎么随手就借出去了,也不怕别人不还?”

        宣会长答:“我并不知道那把伞值多少。”说着,宣会长又想起了当时的情形,想起了那时候容君羨脸颊上缀满了雨珠,宣会长便又补充一句:“我只是不想你淋雨。”

        容君羨讶异,说:“你自己的伞也不知道多少钱吗?”

        “是别人送的。”宣会长回答。

        “别人送的?”容君羨似乎不觉得自己在窥探别人的隐私,信口问,“是什么人?”

        宣会长也不作隐瞒,坦然回答:“我那时候结束了与几个企业家的会面,从另一处出来,刚好下雨。企业家便送了我两把伞。这是其中一把。”

        言语之间,他们的车子已到了私房菜馆外。二人下了车,宣会长仍擎着伞,替容君羨挡雨。容君羨身为艺人,从来不缺人在身边帮他打伞,此刻好像也没觉得宣会长替自己打伞有什么问题。

        二人并肩走着,宣会长又说:“你可以靠我近一些,免得淋着了。”

        容君羨便靠近了宣会长。

        正一阵湿润的、带着雨点的风细细吹来,宣会长身上的古龙水味随之落到容君羨靠近的脸庞上。容君羨只觉有香风一阵,便说:“哇,你身上好香。”

        宣会长微微一怔,道:“别说这样轻浮话,叫人怪不好意思的。”

        容君羨倒是“噗”的一声笑出来,又道:“对不起,真个抱歉。”

        宣会长又不言语了。

        容君羨以为他生气,忙说道:“我不是有意的。”

        “无妨,”宣会长缓缓说,“便是有意,也无妨。”

        二人上酒楼二楼,到了凭栏轩台边的一处包厢里。连椿萱和两个助理早候着了,见二人来了,忙笑盈盈站起来,问雨大不大、路滑不滑、二人来可好走?

        一边问着、又拉开椅子,连椿萱又一边亲手递上热毛巾。

        连椿萱作为一个大公司老总,这样殷勤对待他人,也是少见的事。但这两个被殷勤接待的人都没觉得受宠若惊。皆因他俩都是怪人,一个宣会长,从小养尊处优,他习以为常;一个容君羨,也是惯了别人对他好,又是个粗线条的,没有想法。

        等容君羨和宣会长坐下了,连椿萱又和两个助理一并说些玩笑话,好让场子热起来。可惜,助理们的笑点似乎和宣会长、容君羨都不合,二人听得无趣,也不搭话。连椿萱见二人若有所思的,便半尴不尬,又笑问容君羨:“君羨哥啊,你在想什么啊?”

        容君羨说:“我在想酸甜骨什么时候上?”

        连椿萱忙笑道:“我已经叫他们起菜了,很快就上了。”说完,连椿萱又问宣会长:“您呢?宣会长在想什么?”

        宣会长从走神中回来,答:“我刚刚在想np完全问题。”

        ——居然把如此淫乱的事情直接说出口?

        “np完全问题?”连椿萱很想答:只要你喜欢,np完全没问题!

        容君羨也愣住了,又问:“np,是我想的那个np吗?”

        “我不知道你想的是哪个np。但我说的np是non-deternistiinisticpolynial问题,就是多项式复杂程度的非确定性问题。”

        容君羨虽然不知道宣会长在说什么,但容君羨知道自己应该是误会了,便顿感羞愧,又觉得自己的脑子实在太黄了,拿起可乐,自罚三杯。

        宣会长便跟容君羨解释,这个np完全问题是一个和算法、逻辑相关的问题,对计算机科学有很重大的意义。容君羨犹如听天书一样,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连椿萱也是如此。连椿萱尴尬地点头,微笑,轮番说出了捧场三大金句——“啊?”、“真的吗?”、“好厉害!”。

        宣会长似乎发现自己的讲话未被理解,便道:“你们是不是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连椿萱只说:“啊?”

        宣会长说:“连总,你是科技公司的,也不懂这个?”

        连椿萱干咳两声,说:“我主要是抓管理方面的。”看着宣会长似乎不太满意,连椿萱连忙说:“可是我很愿意学习的!这个np,我回去一定学起来!”

        “我想问——”容君羨有些迟疑地插嘴道。

        宣会长对容君羨道:“你想问什么?”

        容君羨答:“我想问酸甜骨什么时候上。”

        酸甜骨终于上了,容君羨拿着筷子扒拉起来,高高兴兴地吃了。席间,连椿萱装作一个好学之人,向宣会长请教问题。宣会长却已经不想说话了,只在缓缓用餐。连椿萱便也不好继续唾沫横飞,以免让人烦扰。他也安静吃菜。等一道道菜都吃过了,上餐后甜品了。连椿萱又问容君羨:“君羨哥吃的怎么样?”

        “挺好的。”容君羨倒是挺满意的,“这家菜馆确实很棒。”

        “那下次再来?”

        “好!”容君羨满脑子都是吃的。

        得到了容君羨的肯定答复,连椿萱又问宣会长:“那么您觉得呢?”

        “有空的话,可以再来。”宣会长回答。

        连椿萱的心定了几分,又大起胆子来打听:“哦,对了,关于创思科技的技术评估——”

        “有关的事宜正在按照相关流程进行。”宣会长说,“别的我无可奉告。”

        创思科技是科技公司,要上市的话,几个专利产品的技术评估结果至关重要。

        连椿萱干笑着说:“当然、当然。”

        连椿萱最近满脑子想的都是创思上市的事情。创思作为科技创新企业上市,比一般的企业要多一道审核门槛——就是要先经过科技审核组的批准。创思科技上市受阻,原来是科技审核组里的宣会长认为创思科技公司存在研发团队竞争力较弱、研发投入偏低、核心技术产品毛利率偏低等等的问题,所以给卡住了。

        连椿萱对技术方面一窍不通,又想着就算自己通了,但短期内想解决技术创新的问题也不可能,便想着走“捷径”解决问题。

        连椿萱请他俩吃过了这一顿饭,又觉得成算大了。

        容君羨却没想那么多,也不知道自己已被当成“人情”被送出了,还觉得这顿饭吃得挺不错的,吃完了还问能不能打包。

        连椿萱只暗道,这个明星还那么贪小便宜呢,吃了不算还打包呢?

        想是这么想的,连椿萱还是特别热情地说:“当然可以啊!你喜欢哪道菜?我让厨师再炒一份给你带回去?”

        容君羨只说:“不用再炒了!多破费!我打包剩下的菜回去就好了。”

        容君羨把剩菜打包,便要回去。连椿萱又说:“天都那么晚啦!既然是宣会长送你来的,不如也让宣会长送你回吧?”

        容君羨却说:“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得了。不好麻烦宣会长。”

        宣会长却先说:“不麻烦。”

        容君羨也不推辞了,上了宣会长的车,又跟司机说:“我先不回家,要去看一个朋友。司机大哥,你把我放到枫叶酒店公寓门口就好了。”

        原来,容君羨惦记着白惟明,想以送吃的为名去见见他。去公寓之前,容君羨又发了信息给白惟明,只说:“你在不在家?我给你送夜宵。”

        为了这条信息,白惟明立即从饭局里抽身,紧急让司机开车送他回酒店公寓去,好迎接大明星容君羨送夜宵。

        秘书一边替白惟明开车门,一边笑着揶揄白惟明:“大boss这些天有大别墅不睡,净赶着往一个小公寓跑,莫不是‘金屋藏娇’了?”

        白惟明横他一眼:“偏你多嘴。”

        秘书看白惟明的脸色、听白惟明的语气,便笃定:八成是了。

        白惟明坐上了私人专车,赶在了容君羨到来之前回到了酒店公寓。

        容君羨下车之前和宣会长及司机说:“谢谢宣会长、司机大哥送我,我先下了。”

        宣会长默默点头,也不多说话。倒是司机没忍住,只说:“哎呀,我说你俩那么投契,怎么不交换个联系方式什么的?也好交个朋友嘛!”

        容君羨一怔,却对宣会长说:“你要和我交换联系方式吗?”

        “也不是不可以。”说得淡淡的、有点儿勉强,但宣会长已飞快打开了二维码。

        容君羨和宣会长交换了联系方式,便跳下了车,拎着饭盒往公寓里跑了。容君羨急急匆匆地跑到了白惟明家里,敲了门进去。白惟明已在那儿沏好茶了,就是等着容君羨来呢。容君羨便笑道:“我刚去吃饭,给你带了点好吃的。”

        白惟明笑道:“是么?我刚刚在阳台看到你跑来了。”

        “是吗?”容君羨笑眯眯的,“你在阳台看我啊?”

        白惟明笑得淡淡的:“怎么还开上了s级轿车了?”

        容君羨笑了,说:“我哪儿能开上那样的车?是宣会长的车。”

        “哦?”白惟明晃了晃杯里的茶,盯着茶汤上漂浮着的一片茶碎叶,“怎么是他?”

        容君羨又说:“一起吃饭了。”

        白惟明不悦地说:“我是你的公关经理,你出去吃饭,理应先告诉我。”

        “啊?”容君羨感到意外,“是吗?私人行程也要报备吗?”

        “是的,多少公关危机都是出在私人行程上!”白惟明一脸正色地说,“尤其是艺人,私人行程也很容易出纰漏的。”

        “哦,也是啊。”容君羨觉得白惟明说得有道理,“很多明星被抓到黑料,都是在私人会面上。”

        “对,所以我需要知道细节。”白惟明说得很严肃,“你们是怎么约好的?”

        “我们没有约好,是巧合吧!”容君羨答。

        “是吗?”白惟明可不相信巧合,“连椿萱在吗?”

        容君羨大感惊讶:“你会算命啊?”

        白惟明便知道,这果然不是巧合,便道:“连椿萱找你了?怎么不跟我说。”

        “这也要和你说……”容君羨挠了挠后脑勺,“我也不知道要跟你说啊。”

        “以后都要跟我说。”白惟明说得很正经。

        容君羨也严肃起来了,忙点头:“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白惟明又说:“你去哪儿了,见什么人了,我都需要知道。”

        “嗯嗯。”容君羨点头如捣蒜。

        “你们吃饭?聊什么了?”

        “聊啥了……”容君羨皱起眉,想了半天,只想到一个,“聊np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