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32章

第32章

        

        

        

        np?

        白惟明仿佛没听清,又问:“什么?”

        “什么……就什么np的问题……”容君羨也皱起眉,苦苦思索,“np完全的问题什么的……”

        白惟明的脸色仿佛稍稍回暖:“喔,是noernisti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容君羨坦白说,“所以我觉得你是对的。”

        因为宣会长说的np=一段容君羨听不懂的话,

        再白惟明说的np=一段容君羨听不懂的话,

        所以,宣会长说的np=白惟明说的np。

        容君羨觉得自己这个逻辑还是可以的。

        只是,容君羨又觉得宣会长和白惟明的思维也太复杂了,什么np搞那么多话,为什么不能单纯地把np看成是群p呢?

        白惟明只说:“他和你们说这个做什么?你们也不会感兴趣。”

        容君羨却说:“我看宣会长这个人头一眼看下去挺霸气的,聊两句发现却有点傻气。”

        白惟明笑了,说:“你也能说旁人傻气?”

        容君羨不说什么了,就伸手拆开打包盒,只笑着说:“今天去的那家菜馆可好吃了!我特地打包了些菜来给你做夜宵。”

        白惟明看了一眼里头的菜色,说:“该不是你们吃剩下的给我吃吧?”

        这话问得容君羨一阵尴尬,容君羨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

        “咳咳,”容君羨干咳两声,答,“也没怎么动过。”

        白惟明挑眉:“哦?那就是吃剩下的了。”

        容君羨忙解释:“可是这家菜馆真的很好吃!”

        “嗯。谢谢。”白惟明微微笑,“难得你吃着好吃的时候,还能记着我。”

        容君羨笑答:“是啊,我有什么好的,都会想着你。”

        白惟明点头,神色变得愉快起来。

        容君羨又拿一次性筷子夹了一块肉给白惟明,说:“张嘴!”

        白惟明原本还不乐意吃剩菜的,但看着容君羨给自己夹肉,那就变得很乐意了,便张开嘴来,乖乖吃下了已经冷掉了的肉。

        容君羨笑问:“怎样?好吃么?”

        白惟明答:“还可以。”

        容君羨又说:“连椿萱说下次还要约我去。”

        白惟明便说:“我记得你不太喜欢连椿萱。怎么还和他吃饭?”

        “我也没太讨厌他啊!”容君羨回答,“况且,我挺喜欢这家菜馆的。”

        白惟明道:“那我下次带你去,你别跟他去了。”

        容君羨却眨眨眼,说:“那是私房菜馆,轻易预约不上的!”

        白惟明便道:“花阴市还没有一家菜馆是我预约不上的。”

        容君羨原还笑说:白惟明口气那么大!

        但仔细一想,白惟明是做公关的,能预约上难订的菜馆也不足为奇。毕竟,做公关的,请客吃饭都是常事。

        容君羨便说:“那下回一起去。”

        白惟明点头,又说一句:“你别见连椿萱了。”

        “为什么啊?”容君羨不解地问。

        白惟明答:“他不是好人。”

        容君羨噗的笑了。

        白惟明却说:“怎么好笑?”

        “当然好笑。”容君羨指着白惟明道,“你自己也不是好人啊。还说人家呢!”

        白惟明却自我辩护起来:“我何时不好了?”

        容君羨便笑着学舌起来:“不知道是谁说的‘和任何人比起来,我都是更坏的那一个’……”

        白惟明确实不太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了,但这一听确实也像是自己会说的话,竟无言以对。

        谁能知道能言善辩的白惟明有一天被自己说过的话给噎着了。

        容君羨拿着筷子挑起酥肉自顾自地吃了几块,打量白惟明脸色不善,便也笑了,说:“我跟你开玩笑呢。你既让我不见他,我就不见他便是了。”

        白惟明却觉得自己太过失算,居然被容君羨牵着鼻子走了。

        就是白惟明素来自认为是个聪明人,又总看容君羨是个头脑简单的,没想到自己这个“聪明人”反而被“头脑简单”的容君羨给拿住了。

        容君羨答应了不见连椿萱,那就是说到做到的。连椿萱再找容君羨,容君羨都推却了。

        连椿萱却是不气馁的。

        他想打容君羨的主意,这件事是被白惟明反对过的。白惟明表明身份,说是容君羨的公关经理,为了容君羨的事业和形象,决不允许连椿萱做这等事来。

        然而,连椿萱的企业要不尽早上市,就得拖死。他为了不让公司倒闭,也只能冒着得罪白惟明的风险做这件事了。

        而且,连椿萱还心存侥幸:这个容君羨不过是白惟明的“练手作品”而已。我虽然做坏了他一单生意,想必他也不会太生气。

        白惟明的秘也认为,白惟明是一时兴起做明星公关,以作消遣。只是现在看来,秘书又有另一番想法。

        这个秘书跟了白惟明一些日子了,对白惟明的行事作风很有认识,也熟识白惟明的为人。这就如白惟明很熟识他这位叫做莫丽安的秘书一样。

        “莫丽安,这件事你看怎么样?”白惟明坐在办公室里,将连椿萱试图拉容君羨的皮条的事情告诉了她。

        莫丽安回答:“我看连椿萱恐怕对情况的认识不是很清醒。但他到底与您是老交情,您去跟他说说道理,相信他能明白的。”

        “我看没有这个必要了。”白惟明淡淡答。

        白惟明认为自己退出项目的姿态已经做得很足够,连椿萱为此仍不肯放手,那就是执迷不悟,要把自己得罪到底了。

        莫丽安打量白惟明的脸色,却又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不过,她也习惯了读不懂自己老板的脸色了,只又谨慎问道:“可是你和连总也是老交情了,真的不商量一下?”

        “没商量。”

        白惟明的回答很简短,也很清晰。莫丽安明白过来了。如果此刻创思科技已经上市了的话,那莫丽安一定会买空创思。

        因为连椿萱得罪了白惟明。

        创思科技应该很快就会爆丑闻吧。

        ——莫丽安揣测。

        白惟明托着腮,似百无聊赖地摆弄着鼠标。

        莫丽安又问:“大boss在看什么?”

        “看订制房车的设计图。”白惟明答。

        莫丽安笑了:“怎么突然看这个?”

        白惟明看了莫丽安一眼,说:“你认为呢?”

        莫丽安怔了怔,试探着说:“大boss对这次的客户很用心呀?”

        白惟明仿佛听到了一些弦外之音,却不动声色,瞥她一眼:“依你所见,我对哪个客户不用心?”

        莫丽安忙把头一低,不言语了。

        《天烧赤壁》的前期准备比较顺利,不日就开机了。这次要拍古装片,却不选在竖店影视城,而是取景了湖光山色、人迹罕至的一个风景区。

        既然是人迹罕至的地方,那么通讯一定不那么发达,居住条件也不会很好。一辆舒适的房车就显得尤为重要。

        像容君羨拍戏也用房车,规格也还可以,但因为两年没戏拍,他那辆老房车已经不用了。他之前拍《曾凡传》的时候,是租的房车。现在,容君羨也考虑购入一台新的房车用,便叫于知务去看。于知务选了几款,先给了白惟明过目。白惟明连连摇头,只说:“这很一般。”

        于知务咋舌:“这还一般啊?很不错了吧!”

        白惟明知道于知务这边经费有限,便说:“让我来选吧。”

        于知务便把选择权交给了白惟明。回头容君羨还问于知务:“让你选房车,你选好了吗?别一直拖着,等到《天烧赤壁》开机了还没用得上!”

        于知务却说:“不会出问题的。这事交给白先生办了。”

        “交给白先生了?”容君羨愣了愣,“为什么啊?这点小事还麻烦他?”

        “是他自己要做的。”于知务回答,“他说他认识一些设计房车的专家。”

        容君羨挠了挠头:“可咱们预算就五十万,能用得上设计专家吗?”

        到了晚间,容君羨仍敲了白惟明公寓的门,一边喝茶一边问白惟明这件事。白惟明也正好筛选过了几份设计方案,递给了容君羨选择。容君羨选了一番,只对着最后两份犹豫不决,又说:“这个挺好的,我喜欢新中式——不过我看这个极简风也很好。能不能综合一下?”

        白惟明笑问:“怎么综合?极简、中式?”

        “对哦,有些难。”容君羨摸了摸下巴。

        看着客户如此为难,白惟明自然还是想办法成全了容君羨的选择困难。

        解决选择困难的最好办法就是全都要。

        最终,容君羨得到了一辆双层房车,一层新中式,一层北欧极简风。

        容君羨看着两层高的房车,嘴巴微张,有些惊愕。

        白惟明只说:“你还满意吗?”

        容君羨眨了眨眼,看着白惟明:“你知道——我其实没多少钱啊……”

        白惟明却道:“钱的问题不用担心。已经全款买了。”

        “全款买了!”容君羨惊得不已,“我不是才给了五十万吗?”

        白惟明答:“是的。”

        “这辆车五十万?!”容君羨瞅了一眼日期,“是双十一买的吗?”

        白惟明便含糊说:“我自己补贴了一点。就当是送你的礼物了。”

        “一点?”容君羨皱眉,“就一点?”

        “就一点。”白惟明答得很诚恳。

        容君羨看着白惟明这神色,便相信了,却又说:“怎么这么便宜啊?是什么设计师做的?”

        “这个设计师与我有交情,所以打折了。”

        “那得是过命的交情吧?”容君羨说。

        白惟明只是微笑,说:“我做这行,朋友自然多。”

        容君羨倒是放了心,在房车里逛了一圈,一边赞叹:“这太美、太舒适了。我看我就住这个房车好了,比酒店还舒服。”

        “应该会比酒店好。”白惟明平静地阐述,“你们拍摄地比较偏僻,附近没有好酒店。所以,我才觉得房车要挑个好的。估计你大部分时间都在房车里耗着了。”

        “所以还给我安排了游戏厅呀!”容君羨看着游戏室里的xbox、playstation还有vr设备,特别兴奋。

        白惟明看着容君羨这么高兴,便也笑了。容君羨回头瞧着白惟明,脸上的笑意却略略减退了一点儿,只眨巴着眼问:“你会来探班吗?”

        白惟明答:“当然。”

        容君羨却又问:“可是那地方很偏远,离花阴很远,交通也不方便。”

        白惟明便道:“你放心,你就是上火星拍戏,我也造飞船去探你。”

        容君羨却“哧”的一声笑了:“你讲话也太夸张了些。”

        但白惟明的回答让容君羨非常开心。

        容君羨放心地进组去了,在进组的路上,随手打开手机,便看到一篇新闻推送:创思科技爆内部丑闻,上市计划陷入僵局……

        “这不是连椿萱的公司吗?”容君羨有些惊讶,正想细看,却发现手机屏幕一闪,宣会长发来了一条信息——准确来说,是一条意味不明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