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容君羨点开了宣会长发来的信息。

        宣会长人不爱说话,发的信息也很短:

        “容先生,你好。”

        容君羨看着这两个字,也是满头问号:“你好?”

        “你好”就“你好”吧……

        因此,容君羨也带着疑惑回了一句:“宣会长,你好。”

        宣会长发来一句:“你在干什么?”

        容君羨更疑惑了:“我在干什么?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宣会长回复:“我想约你吃饭。”

        容君羨笑了,心想:原来他也跟我一样想吃酸甜骨啦?

        想到酸甜骨,容君羨也觉得肚子饿了,可惜现在去了荒郊野岭,没得吃了。容君羨叹了口气,回复他:“我也想!可惜,我在柴扉县拍戏。”

        “柴扉县在哪儿?”宣会长问。

        “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

        “哦。”

        容君羨看到个“哦”字,就料想对方大概不想说话,便道:“要不先这样吧。我也要去拍戏了。”

        “哦。”

        容君羨把手机揣兜里,开启了新一天的旅程。梅旻导演是一个老成持重的大师,话不多,但都很有分量,每个提出的要求都要被满足。杜漫淮和容君羨二人都被媒体称为“毋容置疑的实力派”,是有演艺奖项在手的大牌了,但到了梅旻面前,仍然是战战兢兢,不敢怠慢。

        尤其容君羨,他未成年就出来拍戏,文化素养方面自然比较落后,要记忆大段文绉绉的台词都吃力,更别说是声情并茂的演绎了。

        容君羨翻看了剧本,发现剧本里诸葛亮的台词和戏份很少,便想:“那杜漫淮还真是轻松。”

        然而,等真正进组,容君羨才知道,杜漫淮已经不演诸葛亮了。

        原来,杜漫淮比容君羨心眼多、门路多,很早就先看了剧本初稿,便嫌诸葛亮戏份太少,便要求改演孙权。梅旻和他试了几遍戏,觉得杜漫淮的形象和演技都能胜任这个角色,便同意了更改。当然,这其中也有陈礼秉送礼托人的功夫。

        至于李臣,他原本是“四通影业”最近力捧的小生。而四通影业本也是这次的投资方。然而,李臣因为不明原因而被撤下,四通影业另外派了两个男演员来,一个叫南绿,一个叫石嘉懿。

        这两个人隐约听说,李臣是开罪了杜漫淮才被冷藏的,便更对这个最近地位颇高的影帝心存敬畏。经纪人那边也叮嘱,对杜漫淮必须极为敬重。而且,那原话是:“宁肯得罪了梅旻也别得罪杜漫淮。到底梅老人品贵重,不跟小辈计较。但杜漫淮可难说了。”

        所以,一进组,助理就捧着礼物,跟在南绿和石嘉懿后头,去找杜漫淮“拜码头”了。彼时,杜漫淮正在自家的进口a级豪华型房车里躺沙发看剧本。南绿和石嘉懿来了,他便招呼二人坐下,一边翻着剧本,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助理却先说:“我们家两个艺人,头回进组,别处都没去,就先来您这儿!”

        杜漫淮闻言挑眉,却说:“我刚刚在窗户旁看,仿佛见到你们是从容君羨那边来的。”

        助理脸色一僵,一时没接上话。石嘉懿是个心直口快的,竟立即回答:“哦,我们以为你的房车是最豪华的嘛,所以就去了双层房车那儿。没想到是君羨哥的。”

        听了这句话,助理的脸就更僵了,僵得像刚刚打了100个单位的肉毒杆菌一样。

        杜漫淮的脸也微微一僵,随后笑了,闲话似的说:“是容君羨的车子比较气派。”

        助理忙说:“我却不觉得!容君羨那个车子跟公路片的垃圾车一样。我看还是杜老师的车子比较雅致。”

        杜漫淮笑着说:“这个没什么好比的!”

        大家便又说了几句话,见杜漫淮言笑晏晏的,气氛轻松,南绿和石嘉懿两人便把刚刚的小尴尬忘了。谁知道,杜漫淮却记得牢牢的。

        南绿、石嘉懿二人都年轻,捞不上曹操、黄盖这些吃重、但设定年纪大的角色,于是,南绿演杜漫淮不要的“诸葛亮”、石嘉懿则饰演本来安排给李臣的“鲁肃”。

        开机第一场戏就是杜漫淮、容君羨与新人搭戏。梅旻还半开玩笑说:“让两个影帝给新人打个样。”

        话是这么说,但这一场戏说的是诸葛亮面见孙权,劝说孙权,促成孙刘战略联盟。因此,台词最多的那一个是新人南绿。南绿穿着厚重的古装、头套,第一场戏就面对着两个影帝,特别的紧张,但仍勉强振作,挺胸缓缓说出台词:“海内大乱,将军起兵江东,刘豫州收众汉南,与曹操共争天下——下……下……”

        下一句就忘了。

        大冷的天,南绿急出了一头汗。

        但也只得ng。

        南绿的额头都冒汗了,但容君羨则恰恰相反。他们几人站在山上,冷风肆虐的,卷得容君羨头发乱飞,脸庞上也刀刮一样的疼,只咬着牙陪着南绿对戏。

        杜漫淮自然也不好受,脸庞都发青了。

        但杜漫淮喜欢装好人,便次次都笑着说:“无事、无事,慢慢来。”心里却骂:你吗的。

        容君羨更没好气。这外头风冷的,容君羨皮肤敏感,脸皮可受不住了,找助理举着灯照着仔细看,都起疙瘩了。容君羨便对导演说:“我这脸过敏了,都发痒了。梅老,我能不能先回房车里躺一躺?”

        梅旻点头,说:“行,你……还有小杜,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我们先拍南绿的,你们到时候补镜头就好了。”

        杜漫淮也松一口气,陪着容君羨回去,又笑道:“你皮肤不碍事吧?我那儿有抗过敏药,我待会儿让我的助理给你送一管过去?”

        “不用啦,谢谢。我那儿也有药。”容君羨笑笑回答。

        容君羨回到了房车里,仔仔细细地涂了药,只觉得脸上凉浸浸的。过了一会儿,房车的门又敲响了。容君羨跑去开门,看到是一个面生的男人来了。那人只说是南绿的助理,对容君羨感到不好意思,所以来送抗过敏药。容君羨没多想便接了下来,随手放到了抽屉里。

        容君羨躺下之前,又想着给白惟明打个视频电话,诉诉苦。等他打开了视频软件,又发现这软件自带滤镜,在一层柔光滤镜之下,他脸上的泛红都看不出来了,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完全不可怜嘛!

        为此,容君羨还先在梳妆台上打了腮红,才拨通了白惟明的视讯电话。

        白惟明接了电话,只问:“什么事,容先生?”

        容君羨却道:“我无事不能找你?”

        “可以、可以。”白惟明答,“无事找我最好,最怕有事。”

        容君羨却笑了,说:“这还真的有事儿——你没看出来吗?”说着,唯恐白惟明看不清一样,容君羨还把脸往镜头上怼。

        白惟明对着镜头仔细观察,说:“你说的事儿……是新来的化妆师不会用腮红吗?”

        容君羨脸色一僵,又把脸往后退了一下,只说:“什么腮红?我这是过敏!过敏!你知道吗!”

        白惟明蹙眉问:“可要不要紧?”

        容君羨见白惟明露出关切之色,便高兴起来,只说:“没事儿、没事儿。我到天气不好的地方常这样的。抹点药就好了。”

        “可不能马虎。”

        “我哪儿会对自己的脸皮马虎?”容君羨说,“我可是靠这张脸吃饭的!”

        “是,你这张脸确实是好,靠这张脸能吃鲍参翅肚。”

        容君羨却皱眉:“总觉得你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是好话。”白惟明回答。

        容君羨笑了:“白先生说是好话,那就当是好话吧!”

        白惟明却又说:“你好好休息,明天再看看你好不好,要是不好,就得就医。”

        容君羨却道:“没那么夸张吧!明天肯定好了。”

        白惟明却说:“明天起来再跟我视频通话一下,我也要看看才放心。”

        容君羨正求之不得,只想多见见白惟明的面,便立即应承下来。等通话挂断了,容君羨休息一阵子,工作人员又找来,让他回去拍戏了。容君羨便回去拍摄,原本皮肤敏感并不太严重,补妆之后便看不出端倪了。

        南绿在一旁看着,便暗恨:刚刚容君羨说什么皮肤敏感,都是作戏,就是故意给我难看!

        容君羨倒不知道自己被人记恨上了,但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太在乎。等他拍完了一天的戏,便赶紧回房车里泡热水澡。

        不想,等容君羨洗完澡,准备睡觉,宣会长的信息又发来了。

        宣会长:“晚上好,容先生。”

        容君羨真的很疑惑,也只得回复:“晚上好,宣会长。”

        宣会长又说:“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容君羨说:“不怎么样。我今天在寒风里工作十个小时,明天还要早起吹风呢。”

        宣会长:“多喝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