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这几天天时不好,风如冰做的刀锋一样尖锐、割得人疼。

        这天拍完了戏份后,梅旻导演带着大家一起去吃夜宵。刚坐下来,梅旻就举着酒杯也与诸位说:“辛苦了,辛苦了。”

        众人便连忙回敬了酒杯,口里说“不辛苦、不辛苦”、“导演才是最辛苦的”,只是场面话。

        可容君羨倒没说这些,他确实不觉得梅旻比自己辛苦了。因为天气不好、风大的时候,梅旻都呆在监控室内指导,并不出现在户外。他们这些演员演个武将,风里来火里去的,那才叫辛苦呢。

        因此,容君羨又说:“荒郊野岭拍戏哪有不辛苦的?但也都是应该的。就希望能少些ng就好了。”

        这是一句玩笑话,容君羨ng不多。倒是南绿记着自己第一场戏便连连ng的事情,总疑心容君羨在讽刺自己。

        南绿便主动认领,只说:“我们这些新人还是需要前辈们多多提点。”说着,南绿就捧着酒杯,对容君羨说:“君羨哥,这杯我敬你。我干杯,您随意。”

        容君羨说:“可……可是我素不喝酒。”

        南绿只觉自己落了个没脸,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杜漫淮忙笑道:“那你敬我呗。我也是个前辈呀。”

        南绿忙转过脸来敬了杜漫淮。杜漫淮笑着接了,算是给南绿缓解了尴尬。南绿心里很是感激,只觉得杜漫淮为人温和,值得信赖。

        石嘉懿这边又跟容君羨说要请教演戏,容君羨说:“演了一天了,还不容易歇一会儿吃口烤串,还说工作呢!不怕消化不良?”

        石嘉懿也是吃了一口闷气。

        容君羨又惦记着晚上要和白惟明视频电话,吃到中途就走了。众人见他走了,也有几个开始放胆议论起来,就说:“听说君羨哥是最清高的,从不参加饭局,就算参加了也不久待。看来是真的呀!”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

        容君羨向来不爱参加饭局,就算去了也不喝酒,平日和人相处也没什么情商,因此在圈内人缘也不好。难怪两年没戏拍。

        南绿和石嘉懿却不一样,逮着这些场合就是要表现,满场飞的敬酒、打趣、逢迎。待酒席散了,他俩满头大汗的,胃里发热,喉咙发干,浑身都很是难受,但仍强忍着露出笑容。杜漫淮也处过他俩那个位置,自然知道辛苦,又笑着招呼他俩到自己的房车来,递上热茶、解酒药,只说:“你先坐着歇一会儿,再回去吧,不然你路上肯定要吐出来。”

        南绿和石嘉懿作为新人被这样对待,十分感激,又说:“到底是杜老师最可亲可敬——不像某些人,仗着一点可有可无的资历就开始不可一世的谱儿。”

        杜漫淮却笑了,说:“你这话在我这儿说说就得了。你也知道,君羨哥是个炮仗,一烧就爆。你何苦去点?”

        南绿忍不过气来,又说:“杜老师真是好脾气。我可受不了……”然而,南绿终归有些忌惮,又试探着问:“我看,君羨哥能这么嚣张,也是背后有人吧?”

        杜漫淮听这话有意思,便笑答:“如果他背后有人,怎么会两年没戏拍?怎么会险些被李臣抢了角色?”

        石嘉懿听了杜漫淮的回答,有些意外,又问:“啊?真的?那……那君羨哥没有后台,怎么还敢那么大脾气!”

        “他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这也是他的短处。”杜漫淮答道,“不然,以他的条件,也不至于这样半红不黑的熬着。”

        南绿和石嘉懿听这话,就放了心了,只说:原来这个容君羨是没有后台的呀!那他还敢这么给我脸色看?看我不整死他。

        杜漫淮猴儿一样的精,瞧着南绿和石嘉懿的言语神态,就知道这两人在打什么主意,便高高兴兴,泡好了茶、摆起瓜子儿,就等着看戏了。

        这边厢,杜漫淮和南绿、石嘉懿吃茶聊天。另一边,容君羨则在自己的车子里呆着,也懒得回酒店,只给白惟明打了视频电话。

        白惟明又问容君羨:“皮肤怎样?过敏好了?”

        “时好时坏吧。”容君羨说,“只要不太吹风,便没什么。”

        白惟明有些担心:“我看还是要多注意。不能为了戏坏了身体。”

        容君羨却说:“当代成功人士哪有不为工作牺牲健康的?”

        白惟明只道:“你还自认成功人士?”

        “我作为演艺人士,有影帝头衔,还不成功?”容君羨反问。

        容君羨总是对自己有种笃定的自信,这种自信有时候使他看起来嚣张跋扈,有时候又使他光芒万丈。

        白惟明笑了,说:“是,你很成功了,不必拼命。”

        “我还不够成功。”容君羨道,“我还没拿下金宫奖。”

        白惟明有些意外:“没想到你也注重这些虚名。”

        “不注重虚名的人不会来这个行当。”容君羨稍显武断地说,“做这个职业的人,虚荣心都很强。”

        这个论断听起来有些偏见,但白惟明却觉得容君羨是对的。

        容君羨是一个骄傲、自恋的人,这也是身为明星常见的特质。只是,有些明星会更内敛他的锋芒。而容君羨,从不是一个内敛的人。

        他的讨厌、他的喜欢,都太过直白,没有拐弯的地方,像一根箭一样射过来。

        “既然做明星,”容君羨说,“就是要发光的啊。”

        白惟明瞧着手机屏幕上的容君羨,仿佛是一个隔着屏幕看偶像的粉丝,只说:“我也愿意看你发光的样子。”

        屏幕里,容君羨笑了。

        容君羨过得挺好的,总觉得自己是上天的宠儿。虽然说他不是出生大富大贵之家,但也衣食无忧,有父母疼爱。从小到大,多谢他的一副好皮囊,无论他脾气多坏,都会有人喜欢他。渐渐的,他便知道自己是可以任性的。

        这也是白惟明说的,喜欢容君羨任性的原因。

        因为只有时常被优待的人,才能养成任性的习惯。

        白惟明希望容君羨一直得到优待。

        容君羨在剧组里,却没有得到太大的优待。在片场,梅旻对于每个演员都一视同仁,不会优待,也不会亏待,该怎样、就怎样。容君羨戏份吃重,又有战争戏,比较劳累,但也尽量没上替身,基本上能自己上的镜头都自己上,每天累得跟搬了砖一样。

        南绿和石嘉懿戏份比较少,便有了余裕,更多的时间讲八卦、以及商量怎么样整死容君羨。

        然后,他们便想到了一个机会。

        接下来一场戏,容君羨饰演的周瑜、杜漫淮饰演的孙权以及石嘉懿饰演的鲁肃在聊天。石嘉懿饰演的鲁肃要拿着酒囊,一边喝酒一边说话。

        石嘉懿只对道具组说:“天气那么冷,酒囊里给我装点热水吧。”工作人员便帮他装了一个热水袋。石嘉懿摸了摸,还嫌不够热,只说:“回去重做,我要烫的!”

        工作人员说:“您喝着不烫嘴呢?”

        石嘉懿却说:“我就摸着,怎么会吃道具呢?”

        工作人员知道石嘉懿是有后台的,只得照做,弄了个烫烫的热水袋。

        等拍戏的时候,石嘉懿揣着酒囊,等凑近了容君羨,便解开盖子,只作手滑的样子,手一松,热水便洒到了容君羨身上。

        容君羨“啊”的一声痛叫,忙跳起来骂:“卧槽!烫死我!”

        梅旻也立即喊卡,工作人员一窝蜂的上去照料容君羨。

        容君羨急匆匆脱掉了湿了的衣裳,尚幸天气冷,容君羨穿了厚厚的秋衣,不然热水隔着戏服浸下来,可要受罪了。只是,袖子挽起来看,容君羨的胳膊还是红了一大片。

        工作人员忙扶着容君羨坐好,给他冰敷患处。容君羨瓷牙咧嘴的,一点风度都没有了,只满口骂娘的。石嘉懿和南绿看着,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然而,石嘉懿还是跑到容君羨面前,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但我不是故意的。”

        容君羨瞧着石嘉懿,只说:“我可去你奶奶的吧!我看你他娘就是故意的!”

        南绿忙在一旁说:“怎么会?我看就不是故意的。”

        其他几个工作人员也都劝和,只说石嘉懿不是故意的。

        梅旻也从监控室匆忙过来了,只问道:“怎么了?”

        容君羨却说:“梅老,您在屏幕上看得真真的,您说,石嘉懿是不是故意的?”

        梅旻张了张嘴,说:“这……怕不会是故意的吧?”

        容君羨切齿冷笑:“四个机位在那儿搁着呢,看回放不就知道了?”

        石嘉懿听到“看回放”三个字,脸都绿了。

        杜漫淮在旁说:“就是看回放,也不能笃定吧。是否故意这种事情,是没有实质证据的。”

        容君羨却道:“你我都是做演员的,这还看不出吗?而且石嘉懿演技那么差,一看就知道了。”

        石嘉懿的脸色更坏了,心里却更恼怒,赌气说:“不用看回放了,杜老师说得对,这种事情哪儿能证明的过来?既然君羨哥觉得我是故意的,那我也无法辩驳。就当我是故意的吧!”

        这句话说出来,翻译过来大约就是“我就是故意的,你也不能拿我怎么办”。

        这话确实也是,难道不成容君羨还能当堂把热水泼回去吗?

        无论是谁,到了容君羨这个位置上面,也只能接受石嘉懿的道歉,就算要报复,也得等来日。

        可这不是别人,这就是容君羨。

        容君羨是不会等来日的。

        “你认了!那就好!”容君羨嚯的站起来,“咚”的一拳砸在石嘉懿脸上。石嘉懿一阵天旋地转,脑子都是嗡嗡的声音,等回过神来,身体是趴在地上的,身边都是旁人的惊叫声。

        梅旻也吓了一跳,只劝:“算了!算了!”

        容君羨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石嘉懿,便坐回椅子上,瞧身边愣住了的助理一眼,道:“杵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冰敷?”

        看着容君羨这个架势,大家都不敢吱声。

        刚刚大家还劝着容君羨要大度、算了算了,现在又换做大家劝石嘉懿要大度、算了算了。

        总之,一般出了事,大家都是要劝吃亏的那个“算了”的。

        石嘉懿脸都肿老高了,摸着脸颊,哭着对导演说:“导演,我脸都破了?怎么拍戏?”

        梅旻也是那句:“算了算了……”

        杜漫淮在旁边看着,脸上一片焦灼之色,心里却想:真好玩!

        石嘉懿回去冰敷脸颊,又给公司打电话诉苦,只说自己遭到了容君羨的袭击,都毁容了。毁容啊,这对演员来说是多么大的伤害!

        这场戏,三个主演,一个烫伤一个打伤,只能先放假了。

        容君羨一脸骄横的,冷看旁人,大摇大摆的回去,横着走回了房车里,低头给白惟明发信息:“我在片场受人欺负了!”

        结果手一抖,发错了,发给了宣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