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36章

第36章

        

        

        

        宣会长披星戴月、在一日之间穿越了上千公里的山川、湖泊和河流,来到了喜欢的人面前。

        他张了张嘴,只能说一句——你好吗。

        如此的词穷,如此的笨嘴,如此的拙舌。

        着实是令人懊恼。

        容君羨很快从惊愕中抽离,笑道:“我很好啊!你怎么来了?”

        宣会长便道:“我来看看你好不好。”

        容君羨脸露惊讶之色:“该不会专程来看我吧?”

        宣会长便说:“这儿也有个企业需要考察。”

        “来这边工作还记着我啊?”容君羨笑道,“真是有心了!”

        宣会长便说:“听说你被烫伤了。我想问问你的好。”

        容君羨顿感讶异:“这你都听说了啊?”

        “嗯。很奇怪吗?”

        “当然啊,”容君羨笑了,“宣会长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关注明星八卦的人!”

        宣会长却是无言以对。

        他却是不太关注明星八卦。

        他只是关注容君羨而已。

        容君羨却说:“那你来看我?什么时候回去?”

        “回去?”宣会长有些意外:他刚来呢,怎么容君羨就叫他回去?

        容君羨只说:“你不是要考察企业吗?”

        宣会长愣了愣,又说:“过两天再去看也不迟。”

        “那你在现场先坐坐。”容君羨连带抱歉,“我还有一场戏要拍,拍完一起吃饭?”

        “嗯。”宣会长点头,表示同意。

        容君羨便带着宣会长进了片场。容君羨也没和旁人介绍宣会长是什么来头,只说是朋友。毕竟,宣会长为人也十分低调,不喜欢拿自己的身份四处招摇。他甚至对容君羨说:“我最喜欢在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呆着,谁也不必理我,也不必来讨好我。”

        容君羨颇有同感,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往日,容君羨看到的宣会长都穿得很正式,西装革履的。但这次,宣会长是私人行程,并没有作正式打扮,只着了格子衫、休闲裤,刚下火车,头发没梳,整个人看起来也没之前的那股子“精英范儿”了,但看起来却又比“精英范儿”的时候年轻不少,像个刚毕业的小年轻。

        片场里的人都忍不住暗中观察这个“容君羨的朋友”。

        “说起来,君羨哥高兴了一整天,说有朋友要来,难道就是这一个?”化妆师小声议论。

        “看来也像是,”另一个化妆师低声说,“要是有这么一个大帅哥跑来荒郊野岭探望我,我能高兴大半年!”

        “你要得有君羨哥这个外形条件再说吧。”

        “我要有君羨哥的外形条件,我还用得着给人化妆吗?”

        “……”

        在大家伙的悄声议论中,容君羨已经拍完戏了。他便和宣会长一起去吃饭。这附近也没有什么馆子,容君羨只能招待宣会长到自己的房车里吃外卖。

        宣会长也没什么的,低头便吃。容君羨又问:“会不会吃不惯这边的口味?”

        “不会。”宣会长回答。

        容君羨又问:“你平常都吃山珍海味吧?”

        宣会长答:“不能。这样的话,嘌呤会过高的。”

        “哦……”容君羨干咳两声,又夹了一口菜。

        二人沉默着吃完了一顿饭。容君羨让助理清理了饭桌之后,转头看宣会长,见宣会长还是山一样的坐着。容君羨满觉得摸不着头脑:宣会长吃饭的时候不怎么说话,吃完了也不说话,看起来没什么意思,但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容君羨尴尬地坐在了宣会长的对面:“咳咳……”

        宣会长似乎也觉得这样的安静有些奇怪,便开口说话了:“我看了你的《度流年》。”

        “啊?”容君羨有些意外,“你居然看了吗?”

        “不是你让我看的吗?”宣会长也觉得意外。

        “我也就随口说说……”容君羨想了想,又问,“那你觉得怎么样?”

        “我没看懂。”

        “……”容君羨干咳两声,说,“文艺片嘛,不好懂也是正常的。”

        宣会长又说:“嗯,网上也是这么说的,因此我又看了《曾凡传》。”

        “你看了《曾凡传》?”容君羨十分惊讶,完全无法想象宣会长一本正经地看低智商撕逼剧的画面,“看完了?看懂了?”

        “看完了,看懂了。”

        容君羨问:“感觉怎么样?”

        宣会长答:“感觉是烂片。”

        “……”

        说的倒也是实话。

        容君羨尴尬地呵呵笑了。

        宣会长也有些尴尬,倒了一杯水,递给容君羨:“喝点热水吧。”

        容君羨接过了杯子,说:“谢谢……”容君羨抿了一口热水,抬起头看了看时钟,问:“时候也不早了。你要不要先回去酒店?”

        宣会长说:“那我让我秘书接我。”说完,宣会长便走到房车外,拿起了手机与秘书通话:“我准备从容先生那儿回来了。你来接我吧。”

        秘书说:“会长,其实你可以跟容先生说我没空来,山路崎岖,这儿离酒店太远,问容先生能不能在他那儿暂住一晚?”

        宣会长一怔,说:“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嗯啊……”秘书的声音显得有些迟疑,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解释。

        宣会长却回过神来了,便答:“我明白了,就是制造更多独处的机会,是吗?”

        “对啊!”秘书松一口气,“会长可真机智!”

        宣会长也觉得自己很机智,并表示同意:“嗯,是。”

        于是,宣会长转过头回了房车,以他极佳的记忆力重复了一遍秘书的话:“秘书说他没空来,山路崎岖,这儿离酒店太远,叫我在你这儿住一晚。”

        容君羨愕然:“你秘书可真牛啊。”

        宣会长也觉得自家秘书很牛,并表示同意:“嗯,是。”

        容君羨对宣会长表示同情,挠了挠头,说:“可以啊,我这儿地方挺大的。其实平常一个人睡也瘆得慌,有个人陪着我也挺不错的。”

        宣会长轻轻撩起窗帘,见外头月明星稀,远看月光有寒鸦飞过,景色确实寂静幽怨,在寒夜里有凄凉之感。

        容君羨便打开了电视,上面正在播《曾凡传》。

        曾凡在电视机上哭着说:“求求您——皇上——”

        女皇帝气愤说:“你这个不守妇道的男人!”然后,女皇帝一个耳光打在曾凡脸上。

        曾凡泣不成声。

        宣会长看着画面,眉心微蹙。

        容君羨笑问:“是不是想问这个剧情怎么那么奇怪?”

        “不,”宣会长摇摇头,看着容君羨,“我想问你的脸会不会疼。”

        “嗯?”

        宣会长摸了摸脸颊:“拍戏被扇耳光的话,会疼么?”

        容君羨摇头,说:“和女皇帝的话不会。她很懂得怎么对戏。别人就难说了。”说着,容君羨又想起了和杨树熙、石嘉懿在片场的龃龉,便呶呶嘴,说:“我招惹的人挺多的,有的人看我不爽,就专门借拍戏的机会报仇。有人扇我耳光,也有人泼我热水,都是常见的。”

        宣会长很惊讶:“这么可怕?”

        “不,不可怕。”容君羨摇头,笑道,“我一点儿都不怕。”

        宣会长说:“哦。”

        容君羨自感话题也算走到尽头了,干咳两声,手机也响了,是白惟明发的信息,问他工作的事情。虽然只是公事,但容君羨一看到“白惟明”三个字,便兴高采烈,嘴角都翘起来了。

        宣会长便问:“是什么好消息呢?”

        容君羨笑了笑,说:“没,是白先生……”

        “白先生是谁?”宣会长问,“上回你就提了他,说他还伞。”

        “哦,他叫白惟明,和连椿萱也是认识的。”容君羨道,“你认得他吗?”

        “白惟明。”宣会长沉吟,“是做公关的么?”

        “是,是,就是他。”容君羨点头。

        宣会长点头:“认得的。”

        容君羨反而好奇起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宣会长便回答:“曾是同校,他是我学长。后来,他没有继续深造,转当了公关,我感到十分惋惜。”

        容君羨讶异:“那你们还是老相识呢?”

        “嗯。”宣会长点头,“算是。”

        “是有交情的吗?”

        “有的。”宣会长点头。

        宣会长也是看在曾经的同校之谊,答应白惟明去见了连椿萱几次。但连椿萱为人谈吐都让宣会长提不起兴趣结交。

        宣会长又说:“从前白惟明是个很好的学长,对后辈很友善。我曾受过他的帮助和指导。因此很敬重他。”

        “原来你们的关系这么好啊!”容君羨特别意外。

        容君羨便照例打开视频通话,和白惟明连线。白惟明笑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

        容君羨显得很高兴:“你一定想不到,谁来探我的班了!”

        白惟明只说:“哦?有人探班?是谁?”

        容君羨把宣会长拉入了镜头:“你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