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41章

第41章

        

        

        

        白惟明这句“宣会长也在”,显得有些没头没尾。容君羨听了这句话之后,还是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便说:“哦!那你替我跟他问好吧。”

        白惟明点头:“好,我会的。”

        容君羨便坐在房车门边,静静看着白惟明离开的背影。

        白惟明的腰那么漂亮,肩膀也是,浑身都好看,却在容君羨的视线里消失了。容君羨不免感到怅惘。

        不过,容君羨很快就需要工作了。工作对于他而言,是一种有意思的事情。所以,他很容易就能把情绪投进去,而忘记了那一刻的怅然若失。

        容君羨演完了一条,便坐在片场稍微歇息。众人都坐着,杜漫淮的助理在沏茶,杜漫淮便问容君羨:“昨天,徐凝花送的茶你收到了吗?我看着真不错,这样好的牡丹也难得的。”

        “嗯。”容君羨点头回答,“是很好。我也收到了。”

        杜漫淮又拿着一杯递给了容君羨:“来,你也尝尝,味道是真的很好。”

        容君羨也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接过来。容君羨的助理倒是先发话了,笑着说:“不好意思啊,杜老师,我们家容老板对牡丹过敏。”

        “真的吗?”杜漫淮看起来十分惊讶,“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对牡丹过敏的。要不要紧呀?那昨天徐凝花送的牡丹没事儿吧?”

        “没事。”容君羨笑着说,“没事。有劳关心。”

        杜漫淮点头,让人把牡丹花瓣收了起来。二人闲谈几句,容君羨便又要上场就位演戏了。

        南绿与石嘉懿正来了,在化妆间上妆。杜漫淮便也踱步到化妆间去。二人见了杜漫淮,忙站起身,只说:“杜老师,早啊。”

        “你们正化着妆呢,站起来做什么。”杜漫淮慢慢说,“我也坐着,聊聊天。”

        南绿和石嘉懿便坐下来,又闲聊似的说:“杜老师在等戏呢?”

        “对啊,演员嘛,其实大半时间都在等的。”杜漫淮翘着脚,看着镜子里的石嘉懿,只说,“真好,你的脸也大好了,可以上镜了。”

        石嘉懿日前被容君羨揍伤了脸,现在才算大好了。石嘉懿听杜漫淮提起这一节,心里就不舒坦,但他再看不惯容君羨也没办法。

        南绿见石嘉懿不吭声,又觉得杜漫淮的话掉地上没人接也不好,便主动接话:“是啊,最近涂了很多护肤膏。经纪人那边还请了个大夫来看呢,给开了药方敷药,可灵了。”

        “这么神奇?自己调的配方吗?”杜漫淮问道。

        石嘉懿说:“是啊,您也要调一个吗?”

        “都用什么药材呢?”杜漫淮问,“该不会要什么珍贵药材吧?”

        “那我也用不起。”石嘉懿笑了,“就是寻常的药粉,什么珍珠粉之类的,其实我也不知道。”

        “珍珠粉就算了。”杜漫淮想了想,又笑道,“但可别有牡丹花之类的。”

        “哦?”石嘉懿有些好奇,“牡丹花?”

        “对。”杜漫淮不紧不慢地说,“容君羨对牡丹花过敏,你们要是在片场使用这个,被他沾了一点,他不舒服起来了,可又要麻烦了。”

        南绿和石嘉懿对看一眼,石嘉懿只说:“原来容君羨对牡丹花过敏呀?”

        南绿却想了想,说:“我和他对第一次戏的时候,他在山上被风吹了吹,皮肤就过敏了。我看他过敏得也太容易了,就算真的沾上了牡丹花,说不定也看不出来呢。”

        杜漫淮点头,说:“也许吧。”

        这边他们说话,只谈论起容君羨三天两头就过敏的。第二天,容君羨上戏的时候,果然就过敏起来了。平日吹多了冷风,皮肤就会泛红,但缓缓就好了。这天却不一样,容君羨身上起了红疹,不仅如此,还喷嚏流泪,根本拍不了戏。

        这不寻常的症状也让容君羨想起了过往的悲惨经历来,忙抓着人问:“我看我这像是对牡丹过敏的样子,你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搞来牡丹?”

        工作人员大惊,忙摇头,说:“怎么可能啊?君羨哥,你别开玩笑了。我们所有剧务都知道不能用牡丹,怎么会有牡丹呢?”

        容君羨浑身瘙痒,颇为难耐,提起气来又要问人,却感鼻腔干痒,忍不住又打了几个喷嚏。梅旻导演走到容君羨身边,仔细端详,只说:“啊呀,君羨,你怎么样?不如去休息一下吧!”

        容君羨自觉也撑不住演戏,便先在助理的陪伴下回了房车休息。

        助理在旁边替容君羨端茶倒水,又替他冷敷。容君羨只觉得大为不适,仰躺在那儿,好一阵子才停止了喷嚏,只说:“你先回去,我自己歇着就好。”

        助理便先离去了。

        容君羨撑起身来,打开了抽屉,取了抗过敏药,涂了患处,又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下午就转好了,便告诉导演可以拍戏。

        等容君羨到了片场,妆刚化好,身上又发起疹子来了。容君羨只觉得十分难受,又流泪不止,妆都被冲掉了。梅旻导演看着,殊为不忍,只说:“你既然病了,就别强撑着了,还是回去歇息一天吧!”

        容君羨却说:“我刚刚睡了一会儿觉得好了,不知怎的,现在又不好了。”

        梅旻导演便说:“休息了就好了,看来是你休息不够。”

        “没事、没事。”容君羨摆摆手,“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

        说完,容君羨便又回了房车里,助理在旁照料,见容君羨脸都肿了,身上也发疹子,十分心焦。容君羨躺下后,助理又去拿抗过敏药,拉开抽屉发现今天用的抗过敏药都已经被折腾完了。助理忙再翻找一番,果然见有一管新的,便拿了那管药涂到了容君羨身上。

        容君羨闻到那味道不一样,便说:“这药哪儿来的?我以前好像没用过?”

        “是您抽屉里的。”助理一边回答,一边把药膏递到了容君羨面前。

        容君羨皱眉,只说:“这个好像是以前南绿送我的。”

        “南绿送的啊?”助理大惊,“会不会有毒啊!”

        “你是《曾凡传》看多了吧!”容君羨笑了,“哪有这样下毒的!难道不怕被抓啊?”

        助理打量药膏,只说:“这是特效舒敏膏。这个牌子我也在电视上见过,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说话间,正好又有人来敲门,助理便去开门,只见来的是个工作人员。剧务只说:“君羨哥还好吧?”

        “正歇着呢,刚上了药。”助理回答。

        工作人员又说:“我们这儿有抗敏药,看你们用不用得着。”

        助理又谢了,拿着药给容君羨吃了。容君羨服下了药,躺了半天,忽地撑起身来,哇的一声呕吐起来。

        助理也顾不得弄脏衣裳什么的,只扶着容君羨去洗手间。容君羨呕吐不止,喉咙似灼烧一样疼痛,脑袋里都是嗡嗡的耳鸣声,异常辛苦。

        助理也是刚来的新人,没什么经验,便慌了手脚,一个劲儿地给容君羨拍背,又跑去拿药,只说:“要不要再吃点药?”

        容君羨瞥他一眼,仿佛要回答,却是双眼一闭,立时昏死了过去。

        助理吓得六神无主,立即打电话叫救护车。但救护中心那边却说:“上山需要费很多时间,有条件的话还是应该先替病人做急救!”

        这话在助理脑里翻译一遍,那不就等于:等急救车到了,容老板都凉了!

        助理更是吓腿软了,赶紧喊剧组的医生来做急救。

        还好石嘉懿带了个老医生在身边,老医生虽然是石嘉懿带来的,但人命关天,自然是尽心尽力救护病人。旁人也都急得在房车外乱转。

        石嘉懿吓得脸如土色,盯着南绿,低声说:“怎么会这么严重?”

        南绿也是吓得六神无主:“谁知道?难道不就是出个红疹、难受一会儿的事儿吗?”

        助理在旁搭把手帮忙,又说:“怎么会这样?我们老板只对牡丹皮过敏啊……”

        “牡丹皮?”老中医瞪大眼睛,“他对牡丹皮过敏你怎么让他用这些药?”

        “啊?”助理愣住了,“这、这不是抗过敏药吗?”

        “这些抗敏药里面就含有丹皮酚!”老中医无奈解释,“丹皮酚就是牡丹皮提取物,也是常见的抗过敏成分。一般来说抗过敏用这个没问题,但问题是你们老板对丹皮酚过敏——光涂了还不够,居然还吃了……”

        “啊?”助理吓的脸如纸白,“所以那个涂的膏药也有丹皮酚?”

        “没错。”老中医只说,“救护车到底什么时候能来?”

        梅旻也是急了:“怕要一段时间。上山不容易啊!”

        助理也是急得,赶紧给于知务打了电话。

        于知务在那边也急了:“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打给白先生呀!”

        助理便立即打给了白先生,但其实脑子昏昏的:白先生又不是医生,有什么用?

        在他思考打给白先生有什么用的时候,天上就轰轰的来了一架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