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42章

第42章

        

        

        

        容君羨缓缓睁开双眼。

        他转了转眼珠子,看到床边有一个加湿器,孜孜不倦地蒸腾着洋溢着薰衣草精油香气的水雾。目光穿过云烟似的香雾,落在墙壁上的时钟,指针缓缓转动,犹如时光的流淌。

        “啊——”容君羨尝试直起身来,感到一阵晕眩。

        “容老板,你醒啦!”欣喜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容君羨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小于,你怎么在这儿?”容君羨转过脸看到于知务。于知务倾身扶住容君羨,只说:“你生病那么严重,我当然要来看你呀!”

        “小助理呢?”容君羨问,“他在不就行了?”

        “还说他呢!”于知务道,“他照顾得这么不周全,白先生已经把他解雇了。”

        容君羨迷迷糊糊,脑子里懵懵懂懂的:“什么?”

        “白先生不知哪里找来了一个专业团队,排查过了一遍现场。”于知务絮絮地说,“在剧组化妆间里的加湿器里检查出来了牡丹精油的残留。”

        “什么?”容君羨吃了一惊,清醒了大半,仔细一想,却摇头,“牡丹精油?可我不是只对牡丹皮过敏吗?我对牡丹花是没事的。”

        “你主要是对牡丹皮里的丹皮酚过敏。提纯萃取的精油里也含有丹皮酚,这就是为什么你只在片场过敏、回了房车休息就好了的原因。”

        原来,南绿和石嘉懿在加湿器里放了牡丹精油,为了怕露馅,还加了气味比较霸道的薄荷和柠檬精油进去,让人闻不出来有牡丹精油。事后,他俩也没来得及处理这个加湿器。二来,他们又觉得,经过一整天,这些精油早就随着加湿器蒸干净了,就算不处理也不会被发现的,谁会想到这里去?没想到,白惟明竟不知带来了什么人,还把这个成分给检验出来了。

        容君羨却不太明白:“丹皮酚是什么?”

        “是牡丹皮里的一种物质。也是让你过敏的东西。”于知务回答,“丹皮酚本来是很好的药物,能够抗过敏的,因此在好几款抗敏药里都有添加。无奈你对丹皮酚过敏,所以,你涂抹和服用了含有丹皮酚的抗敏药之后,才闹得这么严重。”

        容君羨却皱眉:“那是巧合了?”

        “我也不知道。但白先生似乎不认为是巧合。”于知务脸色凝重,“白先生已经报警了,说会查清楚的。”

        容君羨想了想,一惊:“白先生来了吗?”

        “来了啊。”于知务点头。

        容君羨忙说:“镜子呢?”

        “啊?”于知务不解。

        容君羨摸了摸自己的脸,失措地说:“我的脸是不是发满了疹子、丑陋不堪?”

        于知务递了一块镜子给容君羨,又说:“放心,你现在疹子都退了,已经恢复好看的样子了。”

        容君羨听了不太不信,等镜子递到面前,看着镜中人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说气色欠佳,但终归算不得丑陋。

        于知务又说:“而且,白先生一直在床边照顾你,你最丑的样子他已经见过了。”

        容君羨的脸色又僵了:“那他现在怎么不在?是被我的丑样给吓退了吗?”

        于知务哈哈大笑:“怎么会啊?他还亲手给你上药呢!怎么会嫌你?”

        容君羨愣愣的,又说:“那他现在在哪儿?”

        “刚刚警察来了,他就出去了。”于知务说,“他要出去才叫我来的。本来只是他守着你的。他可太不放心了,总觉得有人要害你,因此格外小心。”

        容君羨却狐疑地说:“谁要害我?虽然我人缘不好,但总不至于有人想要我的命吧!”

        于知务也是眉头大皱:“对啊,这得多大仇啊?您的得罪人功力是不是又升级了?”

        容君羨想了想去,只说:“难道是石嘉懿吗?”

        “就是给你泼热水的那个艺人?”于知务想到这人,连连摇头,“我看他年纪轻轻的,没想到这么坏!”

        石嘉懿与容君羨有过节,因此,事情败露了也容易引到他的身上。

        南绿见直升机和警察都来了,心里也十分害怕,拉着石嘉懿商量,只说:“咱们现在对好说辞,都说自己不知道。但要是真的过不去了,这件事你可别拉扯上我!”

        石嘉懿一惊:“什么……你……那个药可是你让人送的!”

        南绿也不想商量了,发狠说道:“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不想自找没趣就闭嘴!”

        石嘉懿讪讪闭嘴了。

        南绿见石嘉懿忿忿不平的,便又软下声来:“只要你帮我过得了这一节,四通影业不会亏待你的。以后一定捧你。我做一哥,你做二哥。”

        石嘉懿也是又悔又恨,却已是无计可施了:我还真就是个“二”了!

        南绿是四通影业老总的私生子。一出事了,他也立即打电话告诉了爸爸。爸爸立即教了南绿一套推脱的说辞,另一方面又叫了律师去,再敲打石嘉懿,叫他要“识大体”、“顾全大局”。

        他又亲自前来,陪着南绿和石嘉懿一起到了医院里,装模作样地说要探望容君羨。护士只说:“容先生正在休息,恐怕还不能见客。”

        南绿和石嘉懿一脸忧心:“可没大碍吧?”

        ——他们的关切可不是骗人的。他们如今是比谁都更怕容君羨出事。原本,他们只想恶作剧,让容君羨吃吃苦头,却不曾想要害容君羨有性命之虞的。

        刚好,警察从外头过来,指着二人,说:“你们就是南绿和石嘉懿了,是吧?”

        二人看到警察,皮立即就绷紧了:“呃……”

        警察说:“那你们来做个笔录吧。”

        南绿那儿一口咬定了,只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警察又问:“那你为什么要托工作人员给容君羨送药?”

        南绿便回答:“我听说他过敏了,便给他送抗敏药。这个药我自己也在用的。”

        警察说:“那你知道容君羨对丹皮酚过敏吗?”

        南绿忙说:“我当然不知道。”

        “那个口服的抗敏药物是你送的,对不对?”

        “是的。”南绿回答。

        警察又说:“那么,那个涂抹的呢?”

        南绿愣了愣,说:“涂抹的?我不知道。”

        另一方面,石嘉懿也只说:“我是在里面添加了精油,但这是因为我喜欢用精油。我不知道容君羨对这个精油过敏。”

        警察又说:“你和容君羨有过节是吗?你还曾经泼他热水?”

        “我不是故意的。”石嘉懿解释,“我只是不小心,但我也真诚地跟他道歉,并获得他的谅解了。我和容君羨不但冰释前嫌了,还发了po文公开言和的。”

        警察一番盘查,也觉得石嘉懿和南绿的说辞没什么太大问题。他也与白惟明解释了:“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警察办案是要讲证据的。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故意的。而且,容君羨也没有受重伤。所以,我们大概无法立案。”

        白惟明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了,却笑笑,问:“如果能证明他们是故意的,你有把握送他们去坐牢吗?”

        对方愣住了。

        莫丽安在旁边却说:“大boss,其实何必这么麻烦……石嘉懿和南绿不是普通人。他们是公众人物,他们是明星。容君羨更不是普通人,更是大明星。这件事只要放风到媒体到那儿去,接着舆论炒一炒,保管石嘉懿和南绿以后都不敢见人,绝对被人喷到出门倒垃圾都要戴口罩。”

        “网络暴力不可取啊。”白惟明拍了拍莫丽安的肩膀。

        莫丽安一怔:“啊?大boss的意思是,不能煽动舆论,我们应该走正义的程序?”

        “不,我的意思是,舆论都是一阵阵的,网友今天喷完他们,明天换个热搜,网友又喷别人去了。没有人会被网友喷超过一周。”白惟明语重心长地说,“还是直接送他们去坐几年牢最实际。”

        大家都说容君羨不好惹,因为他脾气火爆。

        但其实最不好惹的都是看起来脾气好的人。

        比如白惟明。

        白惟明捧着新鲜的百合花进了病房。容君羨正坐在床上,床边则是石嘉懿、南绿还有四通影业的谷总裁。

        见到这些人,白惟明皱眉,心想:于知务呢?叫他好好盯着也不会,怎叫苍蝇飞进来了。

        谷总站起来,笑道:“白先生,您就是君羨哥的公关经理吧?”

        白惟明点点头,将百合放到床边,问容君羨:“小于呢?”

        容君羨回答:“刚刚去拿检查报告了。”

        “他拿什么报告?叫护士送进来便罢了。”白惟明一听就觉得是“调虎离山”的借口,肯定是这个满肚子坏水的谷总想的办法,将于知务调离,好跑进来和容君羨说话。

        南绿和石嘉懿在病床边哭成泪人,知道的说他们来探病,不知道的以为他们来哭丧,泪流不止地哭嚎,一边嘴里念着:“我们真不知道你对丹皮过敏啊!我们该死啊!你要原谅我们啊!”

        白惟明是知道容君羨的,看着脾气硬,其实心肠软。

        容君羨便说:“罢了、罢了。怎么哭得那么大声!不知道以为我死了!”

        白惟明在床边坐下,只说:“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当然就算了。”

        南绿和石嘉懿连忙说:“我们确实不是故意的!”

        白惟明便道:“可惜,我似乎找到了证据,证明你们是故意的。”

        南绿和石嘉懿脸色一僵:“不会吧……怎么可能?”

        谷总便说:“对啊,是不是有误会?”

        容君羨听了白惟明的话,顿时变得怒不可遏,只说:“白先生说的还能有假吗?你们两个混蛋!快给我滚!”

        南绿和石嘉懿都愣住了。

        这真是俗语有云:若要人不知,不要太弱智。

        石嘉懿和南绿漏的马脚,相当低级。

        听闻了容君羨患病,白惟明匆匆离开了奇秀赛马场,前来看护。宣会长也紧急赶来了。可惜他没有直升机,现在才赶到。他拎着果篮到了病房门外,忽听得里头人声,只听得白惟明说:“你们曾用自己的手机在网上搜索了‘容君羨牡丹皮过敏’,并浏览了《容君羨因过敏放弃代言国产之光牡丹花膏》《容君羨笑谈牡丹花过敏经历》等文章。岂能说不是故意?”

        宣会长听到这话,便倒吸一口凉气:竟有这么恶毒的事情?

        谷总也听到这话,倒吸一口气:竟然有这么弱智的操作?

        确实,杜漫淮说了容君羨过敏之后,二人就上网搜索了相关资料,知道了容君羨是对牡丹皮过敏。南绿惊讶地说:“他对牡丹皮过敏?我记得我之前送了他一个药膏,就是丹皮酚的。”

        石嘉懿道:“真的吗?怪不得他的皮肤时好时坏,说不定就是……”

        南绿转了转眼珠,说:“我这儿还有一瓶牡丹精油呢……”

        二人便合计,说要用这个来整容君羨。

        现在却败露了。

        宣会长站在门外,只听着里头的话音

        ——“我……我不是啊……我不知道的……”

        “还有,你们还查询了‘含有丹皮酚的过敏药有哪些’。”白惟明的语气不缓不急的,“是吧?”

        石嘉懿的声音发抖:“这不关我的事。我可没有送过敏药。”

        “石嘉懿!你还撇得真干净!”南绿的声音变得尖锐。

        石嘉懿发着抖说:“南绿,别的就算了。这是犯罪啊!我可不能为了你爸是老总就揽下来!”

        白惟明的声音越发明晰:“对,我差点忘了,南绿是谷总的私生子。”

        谷总不觉高声回答:“是,这是我儿子!今天我是非要保住他不可的!你要动他,是不可能的!除非四通影业倒闭!”

        站在门外的宣会长心想:四通影业倒闭?这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吗?听起来似乎也不难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