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47章

        

        

        

        容君羨说:“你别叫我老板,还是叫我君羨吧。”

        白惟明怔了怔,说:“好的,君羨。”

        白惟明说得有些郑重,这让容君羨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于知务也说:“那您也叫我‘知务’吧!”

        白惟明说:“嗯,小于——关于代言的事情,我觉得可以定下来了。”

        于知务只说:“所以我们是决定要和杜漫淮抢饭碗吗?”

        白惟明摇头,说:“何必说得这样?在候选人未定的时候争取是很常见的事情,不必说成是‘抢饭碗’。再说,难道杜漫淮这么炙手可热的大明星缺这一碗饭吃?让君羨吃了,他就要饿死?”

        于知务“嗐”了一声,摆手说:“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啦!只是,怕得罪了杜漫淮嘛!”

        白惟明却说:“咱们君羨还怕得罪人吗?”

        容君羨却不悦嘟囔:“怎么把我说得这么霸道?”

        “你不是霸道。”白惟明柔然道,“只是骄横。”

        容君羨半天没理解,只说:“少跟我咬文嚼字了,横竖不是什么好词儿。”

        白惟明便道:“胡说。不是好词哪能用在君羨身上?”

        容君羨也自默然不语。二人相顾,倒没话说的,气氛陡然有些暧昧。待会议结束了,三三两两的与会的人员离开会议室。见容君羨和白惟明二人不在,一人便大起胆子来议论:“我看咱们容老板和白先生是不是有一点儿那个什么啊……”

        另一个人则点头:“你也觉得啊?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他俩有一点那个什么……”

        “你们说什么‘一点那个什么’?真是一点那个什么规矩都没有!”于知务忽然从他俩背后冒出来,“是不是xx论坛混多了?腐眼看人基?”

        那俩工作人员便住了嘴,不言不语地溜了。

        tort那边确实是杜漫淮瞄准已久的资源。定位顶级奢侈品的男装品牌全球里屈指可数,又要肯来国内请明星做品牌代言人的,更加是没几个。tort有意开拓国内市场,放出风声要和国内明星合作,引来了不少明星的“投怀送抱”,而杜漫淮这边也是“暗送秋波”多时了。

        对tort的代言,杜漫淮是煞费苦心,也是志在必得。

        再说了,杜漫淮穿了三年的tort,又抛出那么多“媚眼”,如果最后花落旁人,他这个大明星的面子也挂不住。

        tort的公关总监也早早告诉杜漫淮,这事八成是准了,开春就官宣,来个迎春花开,给新一年来一个吉祥如意的“开门红”。

        谁知道,到了开春的时候,公关总监又变得支支吾吾的,只说要耐心些、耐心些。

        杜漫淮浸淫演艺界多年,早就培养出了敏锐的触觉,很快发现不对劲。他便多番试探,想问问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最后,杜漫淮还得请来了陈礼秉卖面子做人情,终于得到了准确的消息:“我们真的非常欣赏杜先生的时尚触觉,也很满意之前合作推广的效果。然而——”

        一听到“然而”,杜漫淮的心就往下沉了。

        看着杜漫淮的脸色,公关总监也变得有些心虚:“然而——经过多个部门的综合考虑,还是认为有其他人更适合代言人的位置。”

        杜漫淮心内如遭火焚,只觉得脸上无光。

        这也太丢人了。

        他示好了那么久,品牌甩也不甩他,直接要官宣另一个人了?

        “是谁?”杜漫淮心里翻过了好几个竞争者的名字,“我能问吗?”

        陈礼秉也说:“请你务必告诉我们一个明白。”

        迫于陈礼秉方面的压力,公关总监无奈叹气:“唉,先告诉你们也无妨,反正没多久就要官宣了。这个人就是最近很当红的容君羨。”

        “容君羨?!”杜漫淮吃惊不已,“怎么会是他??”

        容君羨很少出席时尚活动,也几乎没有在公开场合穿过tort的衣服,这不符合逻辑啊!怎么会选他?

        公关总监也耸耸肩,讪笑着说:“这是我们亚太区总裁直接钦点的人。”

        要不是有外人在场,杜漫淮恐怕当场就掀桌子了。

        陈礼秉看杜漫淮脸色不好,便先道声“失礼”,然后拉着杜漫淮告辞了。

        回到了陈礼秉家中,杜漫淮闷声不吭的,便开始砸东西。陈礼秉便将一套刚从比利时收来的手工彩色玻璃摆件拿出来,供杜漫淮乱摔解压。

        玻璃摆件摔在地上哐当叮铃的,倒是好听得很。

        杜漫淮砸了半晌,便停了手,又要焦灼踱步。

        陈礼秉便拉住他:“地上都是玻璃,仔细扎着脚。你要散步,便去花园吧。”

        杜漫淮怒气暂缓解了,便点头,独自去了花园散步。陈礼秉又叫帮佣去收拾玻璃,又吩咐说:“收拾得仔细些。淮淮在家里不喜欢穿鞋,扎着他就不好了。”

        在花园里吹了好一阵子冷风,杜漫淮的气看起来已是全消了,脸上是冷冷的,没什么表情。过了一会儿,他又拿起了手机,打给了tort公关部的一个员工。这个员工是他相熟的人士,职位却没有公关总监那么高。

        但是,职位不高有职位不高的好处。

        这个人职位不高,只作打杂的事情,工资便也不高。

        工资不高,地位不高,这种人对公司忠诚度便也不高,随便用点子钱就能收买。

        杜漫淮的语气听着很柔善:“嗯,小香啊,是这样的……拜托你一件事……嗯……是这样的,你不是有在打理tort的社交账号吗?……对……我希望你在社交平台上官宣我成为了品牌代言人……哈哈,我当然知道这很为难,要不是信得过你,我也不会找你做呀……给你十万,立即转……可以办到吗?”

        社交平台的账号是品牌和大众沟通的最直接的渠道之一。但说来奇怪,这么重要的渠道,往往是交给公司里不太重要的人打理,有时候,甚至是外包出去的。

        好比tort的社交账号,全程交给这一个名叫小香的实习生打理。小香在花阴这个生活成本极高的城市里,每个月拿三千块钱工资。突然有个人给她十万块钱叫她发一条po文,她为什么不干呢?

        正好,原本公司就已经准备好了杜漫淮官宣代言人的文案,只是因为后来的变动而弃用了。小香便从垃圾箱里把杜漫淮版本的官宣文案拿出来,用tort官方号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这一消息。

        这个消息一经发布,便立即被推送上热门话题:“杜漫淮成为tort代言人”。

        十分钟之后,热门话题又变成:“tort秒删”。

        小香发布了杜漫淮官宣文案后,便随即把文案删除了。她又装模作样地跑到公关总监那儿“自首”,只泪汪汪地说:“我把存稿箱里的旧版文案发出去了!”

        公关总监脸色大变:“什么旧版文案?”

        小香便说:“就是杜漫淮做代言人的文案。”

        公关总监立即打开社交平台,发现话题已经上热门了,脸色大变,随手抓起桌子上的文件,重重扔到小香脸上:“你被解雇了!”

        小香被解雇了,但她带走了十万块钱,并不觉得有什么损失,反而觉得自己赚了。

        而杜漫淮给出了这十万块,也不觉得有什么损失,亦觉得赚了。

        白惟明知道了这件事后,只说:“看来还是不能小看杜漫淮。”

        杜漫淮这一步棋走得极有趣。

        本来容君羨截胡杜漫淮获得代言,是时尚圈内部的人才知道的事情,现在这么炒作,很容易搞成热点事件。

        他让tort官宣了自己,又炒起了这个话题。这时候,tort便处于左右为难了。容君羨也是如此。容君羨如果仍接这个代言,则等着被大众说他有后台、横刀夺“代言”、吃相难看吧!

        于知务那边也紧急开会,和品牌方商量对策了。

        tort那边只说:“我们已经发公告解释了,这是实习生操作失误。”

        “实习生操作失误?”于知务满头大汗,“普通人听到这个都不会信吧?”

        确实,tort底下已聚集了不少杜漫淮的粉丝在骂品牌了,热评都在要求品牌解释、要求品牌诚信、要求品牌给杜漫淮一个公道!

        tort那边又说:“总之我们已和白先生谈好,容先生是我们的代言人这一点仍不会变。但现在主要是看你们的态度。到底要不要接?要不要在这个节骨眼官宣?”

        于知务与几个时尚方面的同事都头痛得很,却说:“不如先别官宣,暂避风头!”

        “对啊,过两个月,等这件事情的热度下去了再官宣也不迟啊……”另一个同事也这么说。

        白惟明始终沉默,等听着众人说完了意见,才问容君羨:“君羨,你觉得呢?”

        容君羨却道:“我为什么要避风头?难道我怕了他?我就是要出风头才好呢。”

        白惟明笑道:“好!那我们就出一出这个风头!”

        于知务等人倒是劝也劝不住了,只说:“容老板倔强胡闹也就罢了!怎么白先生也跟着他一起闹?”

        tort这边毫无国际顶级奢侈品的骄傲,容君羨说啥就是啥,直接把官宣的事情安排起来了。

        这更加让本来就发热的话题沸腾起来。

        杜漫淮的粉丝更加是炸开了锅,跑到容君羨的社交账号下激情辱骂,言语之肮脏,实在令人卒不忍听。

        容君羨早八百年不看社交账号了,而白惟明则安之若素,只说选一两个言辞过激的发律师函就好。

        tort那边为表对容君羨的支持,则立即安排了容君羨到风景优美的兰渚市参与时尚发布会,压轴走秀。

        白惟明陪着容君羨到了兰渚。刚下飞机,白惟明就收到了岁积云的信息。岁积云只说自己也在兰渚,请白惟明做客。

        白惟明却之不恭,便说:“好。”

        岁积云又说:“顺道把那个敲破我契仔脑袋的明星也请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