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48章

第48章

        

        

        

        白惟明顿感意外,竟不知道岁积云是怎么听说这件事的。

        徐二少和崔九军二人都是阔少,徐二少是岁积云的契仔,崔九军却不是。说起来,崔九军最近正努力通过巴结逢迎徐二少、和徐二少称兄道弟,打算钻营着加入岁积云的“契仔群”。那么说来,崔九军要见岁积云一脸都难,自然不能是他告诉岁积云的。

        那是徐二少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徐二少并不十分受宠,加的是“契仔2群”,并不在核心的“契仔群”里。平日想见岁积云也不容易,单独见岁积云的机会更是寥寥无几。如此说来,要真的见上面了,徐二少也该多花心思在有限的时间里争取岁积云喜爱上,而不是莫名告状啊?这若告状了,岂不是把“核心契仔群”里的秦小爷也告进去了?

        既然不是徐二少,也不是崔九军,莫非是秦小爷?

        这么一想,可能性也不高。毕竟,秦小爷没必要在这边卖人情给白惟明回护了容君羨,转过脸又帮徐二少对岁积云告状。

        难道……又是品茶会上其他好事者告诉的?

        这倒是有可能了。只是到来的人那么多,一个个的,也不能抓出来到底是谁。

        也最好别让白惟明知道是谁,否则要把这长舌鬼塞进岁积云挖掘机的铲子里。

        容君羨却不知道自己已因为打人被告到了岁积云跟前,心里都是想着工作的事情。见白惟明一脸认真地看着手机,容君羨便问道:“怎么了,白先生?”

        白惟明放下手机,笑道:“你央我叫你‘君羨’,你倒见外,唤我做‘白先生’。”

        容君羨脸上一热,只说:“啊……是啊……那我该叫你什么?”

        白惟明轻轻一笑,答:“家里人都唤我‘惟明’。”

        “惟明……惟明……”容君羨口里念着,口吻竟像是吟诵一首情诗,很是缱绻。

        白惟明看着容君羨,也是满目的柔情缱绻。

        坐在他俩斜对面的俩工作人员一边观察着,一边忍不住跟对方低声念叨:“他俩真的有事儿吧——”

        坐在他俩后面的于知务探头过来,恶狠狠地说:“你们嗑cp嗑坏脑子啦?工作场合还嗑?”

        “对不起,我错了,务哥……”俩工作人员赶紧跟上司道歉,“我俩腐眼看人基,我俩检讨自己的毛病。”

        于知务见这两个年轻妹子平时工作勤恳,现在态度也诚恳,便软下了声调,只说:“行啦,我知道了。但我作为前辈,圈内的事情见多了,没有你们那么幼稚,来个笑脸就当爱情!别嗑cp了,听哥一句劝,嗑这个跟嗑药一样的,会上脑的,脑里会长洞的。脑洞太大,脑子就不好使了。”

        “是、是、是,务哥说得极是。”俩妹子点头不迭,表达了对领导的服从。

        此时,白惟明却走了过来,笑问:“聊什么这么热闹?”

        于知务和俩妹子都有些尴尬,忙说:“聊工作的事情。”

        “好,那就看看材料备齐全了没有吧?”白惟明问,“造型那边谈好了吗?”

        “已经沟通过几款了,但最终还是要在见面试妆的时候确定。”于知务回答,“待会儿就要去见设计师了。”

        “行,那你们先去。”白惟明看了看腕表,“我临时有点事要先走,随后和你们联系。”

        白惟明便是要去料理“接见”岁积云的事宜,先放下这边,下车而去了。剩下团队的人继续在车上检查材料。

        这次工作要带的材料也不多,因为是参加品牌活动,大部分的事宜都由tort搞好了。他们主要是负责交接的事情。

        到了tort的办公地点,一行人直接到了设计师工作室。设计师及其助理接待,并拿出了新款的时装,供容君羨试穿。设计师跟他们解释了一遍理念:“我们这次的走秀,走的是军旅哥特风,希望给大家一种神秘又富有魅力的感觉。系列的核心元素是非常传统的——红与黑。你们看看——还有一些皮质的饰物……”

        顺着设计师手指的方向,容君羨看到桌子上摆放着黑色调的皮质饰物,常见的有皮带、腰封,但也有意味不明的吊带、系带还有锁链。

        容君羨指着锁链,说:“这个……的作用是?”

        “这里所有东西的作用都是装饰,亲爱的。”设计师的话音结尾柔柔上升,逢人便称“亲爱的”,让人觉得好生肉麻。

        设计师又说:“其实我看你本人的气质和身材都很好,之前看你的照片并没有这么感觉。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这一套——”设计师从衣架上拿出了一套之前没有和团队协商的衣服。

        于知务看着,皱眉说:“我们之前好像不是定的这一套吧?”

        “oh,relax,babe!”设计师摆摆手,“艺术这种东西嘛,要随性一点。你先试试嘛,不合适再换下来也完全是ok的啦,对不啦,亲爱的?”说着,设计师朝容君羨抛了个媚眼。

        容君羨拎起设计师递来的衣服,看了看,说:“大哥……”

        “叫什么大哥?叫我小美就好。”设计师更正道。

        容君羨看着设计师是个大男人,却要叫小美,但也不好拒绝,只得硬着头皮说:“小美大哥……”

        “……”小美大哥也是无言以对。

        容君羨又说:“这个衣服,我瞅着,会露点啊。”

        “那、那不行。”于知务也忙上前查看,“不行不行,这会被媒体批评低俗的。”

        “这是fashion,而且怎么就低俗了啊?”小美大哥为自己的设计辩护,“这叫sexy!”

        于知务忙赔笑说:“我不是说您的设计低俗,是说媒体淫者见淫嘛,一定会大做文章的。穿露点男装,放在普通男性超模身上,不算个事儿。我知道。但您也要知道,这放在男性明星身上,那就是个大新闻了。”

        “什么露点?!”小美大哥极不服气,扬着衣服放在容君羨身上比,“不是刚好遮住点的了吗?就这么一个小不点,还遮不住?”

        “这不是‘刚好’遮住吗?”于知务也据理力争,“要是动一动,不很容易曝光?”

        “你是不是第一次做时尚活动?”小美大哥作为业内大佬,骄傲惯了,脾气上来了,讲话也不客气了,“这种你怕走光,就粘个胶带贴着,绝对不会露!除非你穿着手工高奢成衣打武功!那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容君羨愣了愣,说:“那倒不至于……”

        “你试试吧。不行再说。”小美大哥白他一眼,“就你的点那么金贵,还怕露。男明星谁没在镜头前露过胸部啊?”说着,小美大哥给助理一个眼神:“你去给容老板试衣服,把胶带也带进去,给他粘上试试看。”

        助理便陪着容君羨去试衣了。大概是怕容君羨不放心,助理给粘上了好几条防走光的双面胶,把衣服和皮肤粘的严严实实的,确实是如小美大哥说的——除非容君羨在runway上来一个白鹤亮翅加鲤鱼打挺最后以金鸡独立结束这一表演,否则不太可能会出现走光的状况。

        待衣服换好后,容君羨便穿着出来了。这是一件侧露肩的黑色衬衫,要说男装也是、女装也是,中性风格浓烈,衣服不规则不对称,右边衣服是包得严严实实的,左边肩膀上吊着细细的银色锁链,锁链的尽头是一块精巧的十字架银饰,挂在衣服边缘,领口堪堪挡住了那个“点”,衬得肌肤尤其雪白,尤其是搭配了手臂上的黑色皮质长手套。

        这打扮确实是相当先锋前卫,想必在街上这么穿必然被当成疯子。但所谓highfashion的秀场上哪一件衣服是适合穿上街的呢?

        这样诡异的风格偏偏让容君羨驾驭住了,勾勒出一种他身上很少显现的近乎神经质的性感气息。

        团队的人见了,都非常惊讶。设计师看着众人的表情,便耸耸肩,说:“我说什么来着?是不是很fashion?很sexy?”

        要说不好看,那绝对不对。但要让容君羨穿成这样上台,于知务又不太有把握,毕竟太前卫了。于是,他便说:“这个还是得等白先生来了才能决定。”

        “白先生?who?为什么要他决定?”设计师一脸不解地看着容君羨,“他是你husband吗?”

        大概没想到设计师会有此猜测,容君羨一下就僵住了,竟说不出话来。

        设计师却拉着容君羨到镜子欣赏自己美色,只说:“你看看,这套衣服比你们团队建议的什么鬼西装要有趣多了。穿西装有什么意思?那么喜欢穿西装,为什么要来t台?去卖保险得了!lookatyourself,这样穿多好看啊。”

        于知务走到角落给白惟明打了电话:“白先生,你到了嘛?……嗯,是这样的……设计师提供了另一套和我们约定风格不符合的服装……对,我知道,但其实效果也是不错的,所以想请您拍板一下……哦,您已到门口啦?那就好。”

        设计师听着便说:“oh?那个白先生来了呀?”

        果然,过了一会儿,白惟明便从门外走进来了,目光却是先落在镜子里的容君羨上。容君羨的目光也对着镜子,与白惟明对上。四目在冰冷的镜子里交汇,心头却忽然发热起来。容君羨竟觉得胸前那冰凉的十字架也发烫起来了。

        设计师只说:“oh,所以白先生你觉得这个造型怎么样?适合让容老板穿着上runway吗?”

        “不适合。”白惟明回答得很干脆,目光似收剑入鞘一样从镜中的美人身上抽回,“这个风格和我们团队对容老板的形象定位不符合。”

        容君羨便问:“那换件怎样的呢?”

        “就换件稍微保……”白惟明想说“保守”,但又觉得不好,“保暖一点吧……”

        小美大哥闻言,心想:ohgod,看来还真是husb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