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53章

第53章

        

        

        

        这一通电话,在晚间又响了起来。

        白惟明终于接了,又听了对面说:“好你个白惟明,老子的电话也不接了?”

        “噢,是秦老大不是?”白惟明笑说,“我还以为你没出来呢。一下子就以为是诈骗电话。”

        “我可去你的吧。最烦你这样装b装c的!”对方说,“老子假释出来了,你不嫌晦气,就记得来给老子接风洗尘!”

        “行。”白惟明回答,“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之后,白惟明又开始处理容君羨的工作。

        完成了时装展的走秀,并不代表容君羨在兰渚的工作结束了。容君羨还是得去接受杂志采访并为之拍摄封面。杂志访问的问题已经过了一遍公关团队的手,容君羨预先已知道了对方会问什么,也准备好了要回答什么。

        然而,杂志记者还是会尝试问一问划定范围以外的问题。每当杂志记者尝试这么做的时候,坐在容君羨身旁的白惟明都会不客气地打断,并要求记者将访问“拉回正轨”。

        因此,在白惟明的监控之下,容君羨回答了一系列非常无趣的问题、并给出了非常无趣的回答。

        采访进行过了大半,彼此都觉得分外无聊。记者又问道:“容先生,对于您的影迷和杜漫淮的影迷之间的骂战,您有什么看法吗?”

        容君羨只得搬出了白惟明教好的话:“我觉得可能是误会吧。”

        记者却不死心,拿起了手机,递到了容君羨面前,却见那是tort官方账号的评论区,下面全都是杜漫淮粉丝和容君羨粉丝的激情对骂。记者又说:“你会不会觉得你的粉丝言辞过激,会不会想呼吁他们更理性地发言呢?”

        原本光是谈论别罢了,可容君羨现在亲看到了评论区的污言秽语,暴脾气又上来了:“杜漫淮还没呼吁他的粉丝呢?明明就是他的粉丝先骂我的,我的粉丝不替我说话,难道谢谢他们咒我‘亲妈爆炸’?”

        白惟明原还想劝着的,没想到容君羨忽然点了炸药包似的爆发了,那可挡也挡不住。记者如获至宝,已经奋笔疾书刷刷刷地把容君羨的“金玉良言”记下来了。

        白惟明只说:“不必费神记了,刚刚君羨讲过的话不能发布。”

        记者抬起头,只说:“容先生,您……”

        容君羨却说:“你爱发就发,反正我说过的话,我是不会不承认的。”

        白惟明颇有些头痛,却说:“好了,今天的访问就到这儿吧。”

        等采访结束后,白惟明便让助理去给记者塞红包。第二天,记者发来了初稿,果然只字未提容君羨的“亲妈爆炸”不当言论。

        白惟明便将初稿拿给了容君羨过目一遍。容君羨看了看,又说:“我的话给你‘公关’掉了?”

        “这是我的工作。”白惟明回答。

        容君羨却说:“其实我觉得我那句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全是我的心里话。”

        “既然是心里话,那就放在心里。”白惟明道,“不必公之于众。”

        容君羨被白惟明说倒了,但却气闷,只说:“我怎么觉得我这个代言拿得这么手短吃亏呢?每走一步,都得活在杜漫淮的‘阴影’之下。我可咽不下这口气,非得当众澄清不可!”

        “品牌方已经澄清过了。”白惟明说,“大家都不肯听,你要澄清,那更无人信。反而又来一次双方‘亲妈爆炸’的激烈讨论。”

        容君羨瞪大眼睛:“那就这样算了?天天让人指着我骂?要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不接这个代言了。”

        “原本也不知杜漫淮这样难缠。”白惟明也觉得这方面低估了杜漫淮的“韧劲儿”。

        一开始,白惟明只说代言被截胡乃是“兵家常事”,杜漫淮入行这么多年,什么苦什么亏没吃过,应该能接受的。却不想杜漫淮根本不能接受,还施展计策让自己成了第一个被“官宣”的代言人,搞得容君羨“名不正言不顺”。这也罢了,白惟明只觉得低调处理这件新闻,自然就变作“旧闻”,慢慢大家就忘了。岂料杜漫淮不屈不挠,持续用公关营销的手段来维持这件事的热度,丝毫没有放手的打算。

        白惟明还真想不明白杜漫淮怎么会这么执着。明眼人都知道,就算杜漫淮再执着不放,tort也不会弃用容君羨而改用杜漫淮的。相反的,杜漫淮如此操作下来,tort以后见了他都得绕着走!

        白惟明也觉得有些烦厌了,便打算结束这一场闹剧。

        翌日,网上便开始流传一段视频。

        视频里是杜漫淮在几个不同场合说自己很喜欢tort这个品牌。然而,视频中杜漫淮将tort的发音念错了,他说的是tort的英文发音[t??t],而tort这个品牌实际上是法国品牌,正确读音按法语发音[t?:r]。

        传言沸沸扬扬,只说tort原本敲定了杜漫淮为代言人,但ceo发现杜漫淮连牌子名都念错了,所以才选择了另一位。

        这段视频其实在三年前,杜漫淮刚接触tort这个品牌,确实是尴尬地读错了品牌名。当场的人都没有提醒他。他读错了四次,tort的公关经理才跑来纠正他。但杜漫淮始终发不准法语里那个纠结万分的r音,以后便都只说tort的中文译名。

        因此,视频里说“杜漫淮每次说tort的时候都读错”竟然是“实情”,因为杜漫淮就只说过四次tort,这四次都是错的。却偏偏是这四次,被视频制作者揪出来了大造文章,而杜漫淮一瞬间也失去了“被抢代言的受害者”这个道德高位。视频发布不久就上了热门,杜漫淮也瞬间就被来自全网铺天盖地的嘲笑所淹没。

        真是风水轮流转,杜漫淮在网上一直不俗的“为人低调、演技扎实”口碑也受到了伤害。

        杜漫淮气得要死,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在家里砸花瓶泄愤。

        屋里弄得叮叮当当的好久才消停。保姆来打扫好了房子,杜漫淮又跑到了卧室里找陈礼秉撒气。

        陈礼秉笑问:“怎么这样生气?我以为你早知道会这样了。”

        “我怎么就早知道了?”杜漫淮问。

        陈礼秉却说:“白惟明一直在容君羨背后,你的失败不就是可以预见的?”

        杜漫淮冷笑:“白惟明一直在容君羨背后,那你呢?你在我的背后吗?”

        陈礼秉握住杜漫淮的手,说:“别气了。和这些达官贵人置气不值当,受苦的只是我们。”

        杜漫淮冷笑答:“如今你也是个达官贵人了,只是你的显贵,从不分我一杯羹。”

        “这是胡说。”陈礼秉温柔哄道,“你要资源,我给资源;你要钱,我给钱。我对你就算不上百求百应,也是百求九十九应了。若有一件不应的,那也是我力有不逮。并非无心帮忙。”

        杜漫淮眼眉挑起:“哦!真是你力有不逮吗?还是你怕惹事?如今你上头罩着秦家。难道还不能替我争一口气?”

        陈礼秉叹道:“我在秦家面前也是小心谨慎,哪敢求什么?”

        杜漫淮见陈礼秉这样,也不好撕破脸的,便又柔声说:“好了,好了……你说得对,是我一时气昏了头。怎么竟这样说你。你对我怎么会不好呢?”

        陈礼秉又说:“秦家的老大前些天从监狱里假释出来了,过两天,我得去一趟秦家庆祝。”

        杜漫淮便道:“我也去吧。”

        陈礼秉却说:“秦家那些人都不斯文,你去了倒怕……”

        “怕什么?”杜漫淮道,“我也不是斯文人。”

        陈礼秉还有些迟疑,杜漫淮却攀上陈礼秉的肩膀,竖着手指说:“刚刚还是百求九十九应的。”说着,杜漫淮又伸出一根手指:“现在就成了百求九十八应了。”

        陈礼秉笑着握住杜漫淮的手指,说:“还是九十九。”

        陈礼秉便依约带了杜漫淮到了秦家。这次家宴的主角是秦老大。这也是杜漫淮头一回见秦老大,却见这个秦老大生得是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身上穿个貂,手腕一个黄金劳力士,派头很足。秦老大见了陈礼秉与杜漫淮,笑道:“老陈,这就是你的小情儿啦?”

        陈礼秉笑道:“朋友、朋友。”

        秦老大说:“朋友之间也干屁眼吗?”

        陈礼秉笑道:“您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干屁眼了?”

        秦老大哈哈大笑:“最好是没有干过,别又玩奸夫淫妇又装冰清玉洁,老子看不上那样的!”

        陈礼秉只是笑着,杜漫淮站在他身旁,心里却闷闷的。

        陈礼秉私下对杜漫淮是好,当明面上从未承认过什么。

        秦老大却似乎觉得好玩,不依不饶地说:“到底是不是兔儿爷?”

        杜漫淮心气是有些高的,着实心内是难受了,但仍笑着。陈礼秉也笑着,不说一句话。

        却笑着尴尬着,可巧又见白惟明与容君羨来了。

        秦老大见了二人,只说:“老白哟,你也带小情儿来啦?”

        白惟明却和陈礼秉说了一样的话:“朋友、朋友。”

        “喲,有趣!又来一朋友!”秦老大笑言,“是干屁眼的朋友吗?”

        听了这话,容君羨的脸色都变了。

        看着容君羨变了脸色,杜漫淮心内只觉快意无限:看着容君羨被白惟明捧得那么高,到底还不是个玩意儿。

        白惟明却说:“秦老大,别说这些粗话,我家君羨是斯文人。”

        秦老大却又来劲儿了,少不得要再说一遍同样的话:“到底是不是兔儿爷啊?”

        “兔你妈!”容君羨习武多年的手又控制不住自己了。

        话音未落,容君羨已使出一招双龙出海,几乎是同时,秦老大立即双脚开马,手腕翻转,破了容君羨这一招进击。秦四爷已看到这一幕了,拎着个干冰喷射器,骂道:“你们谁敢打架我就他娘的就喷谁!”

        秦老大笑道:“谁打架呢?”说着,秦老大只对容君羨说:“是我错了,我看你绝不是白惟明的小情儿,你是他的保镖吧!”

        秦老大又对白惟明说:“你果然气派啊,找个保镖都找个那么好看的。这里头谁能跟你比生活情趣啊?”

        容君羨听这话奇怪,便说:“谁又说我是保镖了,我是个男艺人,演戏的。”

        秦老大语气又轻佻起来:“哦,是个戏子?”

        容君羨一听这话,又不乐意了,正要再来一招劈山掌劈他奶奶个腿,却不想白惟明先已夺过了秦四爷手里的干冰喷射器,朝着秦老大就是一顿喷。秦老大冷得直躲,一边又笑:“知道了!知道了!不敢惹你的人了!可行了么!”

        秦老大穿着貂皮被喷了几下干冰,其实也不觉得有什么。倒是旁边看着的杜漫淮浑身都在发抖。杜漫淮心里自我折磨似地问自己:为何白惟明要替容君羨出头?那为何陈礼秉又不替自己出头?

        这正想不明白的,却又听见外头说契爷与大公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