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54章

第54章

        

        

        

        岁积云一进门,秦老大便上前去了,朗声说:“契爷!福如东海!长命百岁!”这话喊得震天响,跟开大炮似的轰隆。

        岁积云笑道:“别,今天又不是我摆大寿。”

        秦老大却道:“虽然不是,但我也只会这两句吉祥话。”

        秦老大又朝宣会长说:“老宣,你也来啦?”

        宣会长答:“契爷叫我来的。”

        秦老大又问:“那是不是契爷不叫你,你就不来啦?”

        宣会长答:“是。”

        秦老大哈哈大笑,搭着宣会长的肩膀说:“几年没见,老宣讲话还是这么得意。”

        “岁爷来了啊?”一把沙哑的女声响起。

        这女声听着相当沙哑,却一听就知不是天生如此,只是年纪老迈,声音老化所致。

        却见秦小爷搀扶着一个身形瘦小的老太太来了。老太太身穿香云纱的盘扣长衫,头发用老银簪挽起发髻,一双竹竿似的手戴着一双各一百克重的龙凤黄金镯,似要将她那细手腕折断似的厚重。

        岁积云忙上前一手扶着秦老太,笑道:“老人家怎么还出来迎接我,真个不好意思。”

        秦老太笑道:“贵客来了,我已经是有失远迎了!只是年纪大,腿脚不灵便,只迎到这儿。”

        宣会长便也上前,招呼道:“秦老太,晚上好。”

        秦老太笑道:“哎呀,这不是不凡吗?越长越高了。”

        宣会长道:“亲老太,我是成年人,不会越长越高的。”

        秦老太答:“呵呵。”

        岁积云又说:“我家这傻孩子,不会说话,您多担待。”

        秦老太却牵着秦老大,对岁积云说:“这老大也是您的契仔呢。您也要多担待他,别嫌弃他性格莽撞、老爱闯祸。”

        岁积云笑道:“这是什么话?不凡和秦大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看待的。”

        秦老太答:“呵呵。”

        近年来,秦老太已很少露脸,如今出现在宴会上,也不过是为了帮秦老大撑场面。

        这秦府设宴庆祝秦老大离开晦气地方,自然热闹。秦家为表示对秦老大的支持和厚爱,宴请了不少名人前来。席间自是灯火熠熠,衣香鬓影。

        水晶灯下,秦小爷搂着个妞跳舞,耳鬓斯磨。

        秦四爷在一旁只看着,暗骂:“死深柜,假直男。呕。”

        正自恼怒,秦四爷便拎着个干冰喷射器满场喷射,只不慎喷到了容君羨那边。白惟明眼明手快,搂着容君羨躲开了。秦四爷见有误伤,忙道歉说:“对不起,这喷口坏了,在那儿他娘的乱喷。”

        白惟明仍抱着容君羨,笑道:“无妨,喷口既然坏了,你就先拿去修吧。”

        秦四爷便拎着根本没坏的喷射器走了。

        容君羨挨着白惟明的胸膛,闻得他身上传来一阵温暖的香气,竟然有些神迷,良久才回过神来,方觉自己和白惟明的姿态过于亲密。容君羨退开一步,又没话找话地低头道:“你身上什么味道?怪好闻的。”

        白惟明方认为不负自己天天喷香水喷个没完儿,跟农民喷农作物似的,天道酬勤,一分耕耘便有一分收获。

        白惟明便说:“你喜欢这个味道,我送你一瓶。”

        容君羨却笑了:“原来你也喷香水?”

        白惟明说:“是的,淡淡的香味,倒不至于惹人烦厌。”

        容君羨又说:“但要是气味太淡,也没什么意义了。”

        “自然有意义的。”白惟明道,“香水是很私人的东西,只需要需要的人闻见便是了。”

        这连续两个“需要”叠在一起,容君羨一时也未听明白,只懵懵的看着白惟明。白惟明却拉着容君羨到舞池中央,说:“我们一起跳舞吧。”

        容君羨说道:“我们两个男人也能一起跳吗?”

        白惟明指着另一边,说:“岁积云不也和宣不凡在跳吗?”

        容君羨顺着白惟明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岁积云舞步翩翩,倒是宣不凡动作僵硬,跟着岁积云邯郸学步,颇有些好笑。但旁边的人都说:“好!跳得太好了!”

        宣不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这不是慢了半拍吗?”

        旁人便说:“每一步都慢半拍,这就叫做layback!这可是十分高超的跟拍方式啊!”

        宣会长都信了,盯着那人问说:“当真吗?”

        宣会长正盯着那个人,要看他表情是否认真,却不想下巴被岁积云拧了回来。宣会长的视线再次被迫落到了岁积云身上,只听见岁积云说:“专心点。”

        容君羨看着那边热闹,便笑着对白惟明说:“看来岁爷和宣会长的关系很好啊。”

        白惟明看了一阵子,似有所悟,笑笑说:“是啊。他俩可真好啊。”

        说着,白惟明又携着容君羨在舞池翩翩起舞。容君羨到底是个明星,跳舞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只是一时走女步不习惯,踩了白惟明两脚。白惟明倒笑了,把另一只脚递到容君羨鞋底,说:“别只踩一边。这边也踩一踩。鞋面只脏一边,可不好看了。”

        容君羨松开了白惟明,退后一步,却说:“我看你是在笑话我吧?”

        白惟明道:“并无。”

        容君羨却没了兴致,说:“我不跳了,有些累了。”

        白惟明便道:“那我们去休息间吧,这儿吵杂。”

        于是,白惟明便带着容君羨到二楼的休息间。容君羨见白惟明走得很熟路,便问:“你常来秦家吗?怎么这么熟路?”

        白惟明道:“才来过几次而已。只是记得。”

        容君羨随白惟明到了休息间门外,却听见里头有人说话。白惟明便拉着容君羨的手,先顿了足,示意容君羨不要贸然闯入去。

        二人却听得里头一把年轻女人的声音:“其实啊,秦老大先进了监狱,等于说是继承无望了,只得你和秦四爷相争……”

        这话题真敏感,白惟明更不愿意进去了,拉着容君羨往另一边走。他心里却知道里面肯定还坐着秦小爷。说话的那个必然就是秦小爷今晚带来的女舞伴了。

        那女舞伴只继续说:“但现在看来,老太太很偏袒老大啊!要不做点什么,可会晚了……”

        秦小爷只说:“那你知道为什么老太太那么喜欢老大吗?老大又为什么坐牢吗?”

        “为什么?”女舞伴不解问道。

        秦小爷便说:“当年有人堵我,要我的命,老大开车撞了他。本来到此为止是可以免刑的。可他这人就是那么莽撞,把人来回碾压了两遍,碾死了他。不得不坐牢。但他说了不后悔,‘谁恁我弟,我就恁死谁’。在我这儿,也是一样的,‘谁恁我哥,我也恁死谁’。”

        女舞伴张嘴愣住了。

        秦小爷说:“我不打女人的,你走吧。”

        女舞伴忙涕泪横流,抱着秦小爷的大腿,哀求道:“我错了,小爷,我不该乱说话的……但我真的不知道实情……”

        “我真的坚持男人不能打女人。”秦小爷皱眉,说,“所以你再痴缠,我会叫我家阿姨来打你。她一个人能搬十斤水泥,你干不过她的,滚吧。”

        说完,秦小爷冷着脸转身离去。

        秦小爷转身到了另一个休息间,便见白惟明与容君羨在那儿坐着,吃着零食闲聊。秦小爷便笑道:“你俩可真会躲,跑到这儿来了。”

        白惟明笑道:“会场上,四爷拿着干冰到处喷,我们可不得躲着么?”

        秦小爷便说:“他那就是撒疯。”

        白惟明只笑道:“确实,你们几兄弟都多少有点儿疯劲儿。”

        秦小爷呵呵一笑,说:“我们的疯是看得出来的,你的疯倒是很隐秘。”

        容君羨好奇地说:“惟明哪儿疯了?我看再没有比他更理智的人了。”

        秦小爷笑了,说:“就你说这话最合适。”

        在秦小爷看来,白惟明也素来是最理智的人,确实如容君羨说的,在没有比他更理智的人了。却是自从和容君羨扯上关系之后,白惟明天天都发疯——在秦小爷看来是这样。没事跑去当明星公关,天天为这个小明星鞍前马后、殚精竭虑的,还满天下得罪人,真不知道图什么。

        要说这小明星,容貌虽然是一等一的,但美人看久都是会腻的,还是内在最重要。秦小爷觉得这个漂亮蠢货没什么内在可言,怎么还能勾得白惟明这个老狐狸失了魂了?只能说是发了疯了。

        没别的解释。

        白惟明笑问:“对了,我看这天也晚了,回去路途遥远,我和君羨在你府上叨扰一晚还行吗?”

        “行,没问题。”秦小爷比了个ok,“哪能不给你们住呢?只是今天大家都忙着搞宴会的事情,现在临时说要收拾一间屋子给你们也难。正巧我还要出外,你们到我睡房住吧。”

        白惟明却道:“那怎么好?这恐怕多有不便吧?”

        秦小爷笑了,说:“没什么不便的。这府里的卧室我也很少回来住。基本上没我的东西。倒是他们留心着,就算我不回来,也给我收拾着。”

        “哦,原来如此。”白惟明点头,“没有不便就好。”

        “真的,那儿基本上我不住。你们就当作住酒店一样,爱使唤人就使唤,爱干啥干啥,射到到处都是也没关系的。”

        容君羨眼睛瞪得铜铃大:“射……射什么?”

        “啊?”秦小爷说,“干……干冰啊……”

        容君羨倒觉得好笑:“怎么?你们秦家是干冰批发户吗?卧室里也有干冰喷射器啊?”

        秦小爷哈哈一笑,说:“不说了,我先走了。我去交待一声,待会儿让佣人带你们上去就行了。”

        这会儿,一个佣人正在外头走廊上走着,却被一个女人拦着。佣人睁大眼一看,只笑道:“哦,是卢小姐吗?”

        这卢小姐正正就是今天秦小爷的女伴,因为是秦小爷最近的新欢,所以佣人也认得。卢小姐已没干眼泪、补完妆了,看起来仍是那样明艳,只握着一瓶酒,递到了佣人手里,说:“这个……是刚刚小爷给我的,劳驾您把这瓶酒放到他的卧室里。”

        佣人不疑有他,将酒放到了秦小爷的卧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