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57章

第57章

        

        

        

        白惟明失笑,说:“无此必要。”

        “没有必要?”

        “你要是被告了,”白惟明摊摊手,“我不还得忙活帮你公关吗?”

        “说的也是啊。”容君羨点点头,松了一口气。

        白惟明却问:“这就是你担心的事吗?”

        “当然不止这个。”容君羨脸上忧心忡忡,“你会不会生我的气?觉得我侵犯了你?”

        “不会,不会。”大约是为免让容君羨不安,白惟明又补充了一句,“我觉得很愉快。”

        容君羨愣住了,半晌问:“很愉快?”

        白惟明却问:“你真的完全不记得了吗?……有关昨晚的事情?”

        容君羨眉头大皱,沉吟半晌,只说:“约莫记得一些,但都是模模糊糊的,只剩几个片段,就跟发了梦一样。”

        白惟明便说:“那感觉愉快吗?”

        容君羨一怔,想了想,答:“是愉快的。”

        白惟明闻言甚感欣慰,只说没枉费昨晚一番耕耘。

        “既然你也愉快,我也愉快,听着总不像是坏事,”白惟明宽解道,“你别要介怀才好。”

        容君羨定定看着白惟明,倒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上来,却仍觉得哪里不对:“你这么说,好像是有点道理……”

        白惟明又道:“我不过是看不惯你别别扭扭的样子,一时像是恼了我,一时又怕我恼了你。实在是尴尬。”

        听白惟明这么一说,容君羨也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办法像平常一样面对白惟明,的确是“别别扭扭”了。

        “我看你的意思,是不想我们的关系有变化,”白惟明问道,“是这个意思吗?”

        “对!”容君羨忙不迭点头,“这就最好了。”

        容君羨心里不踏实,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白惟明。如今听了白惟明的论断,才安心许多:“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

        听着容君羨这么说,白惟明嘴角微微牵动,只说:“你要和从前一样,那就和从前一样。我都听你的。”

        白惟明也仿佛无事人一样,谈话的口气和做事的方式与往日分毫不差。

        待容君羨用过饭后,白惟明便用和以往一样的口气跟容君羨谈论起工作的事项。容君羨看着桌子旁边的白惟明,却是恍恍惚惚的,一点收拾不起来和以往一样的心情。

        待说完了待办事项,白惟明抬起眼,问道:“有问题吗?”

        “啊?”容君羨愣了愣神,“没……没问题的,白先生。”

        白惟明轻轻一笑。

        容君羨倒是闹了个大红脸,总觉得白惟明这一笑特别动人。

        白惟明领着容君羨离开了卧室,顺手捎上了那瓶写着“喝了我吧”的酒。到了楼下,却见秦老大在客厅坐着,见了二人,秦老大笑着起身,说:“你们就要走了?不留下吃晚饭?”

        白惟明答道:“已经叨扰太久了。本来是一早就该动身的,可没想到我家君羨身体不适。才耽搁了这些时间,真叫你费心了。”

        秦老大大手一挥,说:“没事!你们喜欢待多久就待多久!”

        说着,白惟明又把手里的酒递给了秦老大,只说:“拜托你将这酒转交给秦小。”

        秦老大打量着这瓶酒,却说:“这是什么酒?很有趣的样子。”

        白惟明笑笑,答:“你把这个给了他,他就明白了。”

        “行,没有问题。”秦老大豪爽地说。

        白惟明便携着容君羨离开了屋子,到了花园里,却见花阴下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卢小姐,另一个是杜漫淮,二人嘀嘀咕咕的不知商量着什么。

        容君羨见状,只说:“怎么杜漫淮也还在啊?”

        白惟明便说:“别管他。”

        容君羨呶呶嘴,说:“我原本觉得他这人不错,但越相处却越觉得他阴阳怪气的。”

        白惟明便笑答:“那你果然是不算太笨,顶多是有点迟钝。”

        容君羨听白惟明揶揄自己,也无话可说,只不做声。

        白惟明和容君羨一道上车与团队汇合。于知务和两个助理小妹早在机场候着了,见白惟明的车子来了,忙来迎接。却见白惟明先从车子下来,又伸手搀扶了容君羨,容君羨看着脚步虚浮,姿态别扭的。

        于知务便问:“容老板这是怎么了?”

        白惟明便说:“他没睡好,从床上摔下来了。”

        于知务一听,惊讶地说:“真的吗?”说着,于知务又关心地看着容君羨:“摔哪儿了?疼不疼?”

        见于知务盯着自己问,容君羨只得回答:“摔屁股墩儿了,巨疼。”

        于知务便说:“那可得小心着。”

        容君羨只到了候机室里坐着歇息。俩助理小妹一边帮忙推行李箱,一边嘀咕着说话。于知务则跟在容君羨背后。

        要上飞机的时候,容君羨看了看机票,只说:“小于,你坐经济舱啊?”

        于知务笑笑,说:“没事,路途很短。”

        松源娱乐经费有限,老板抠门儿,这样的事也常有的,但今天容君羨有些别扭,只说:“可是……那个……就只有我和白先生俩人坐商务舱吗?”

        于知务问:“有白先生陪你不够吗?”

        “够,特别够。”容君羨尴尬点头,又对白惟明说,“走吧,白先生。”

        白惟明微笑点头。

        于知务却拉着容君羨到一边,说:“你和白先生怪怪的,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啊?”容君羨闹了个大红脸,“为什么这么说?”

        于知务道:“因为你之前不都是叫他‘惟明’吗?现在怎么又叫回‘白先生’了?”

        容君羨怔了怔,竟也不知该说什么。

        于知务想了想,问道:“你们昨晚在一起?难道睡一床?”

        容君羨的脸蛋更红了:“啊?……嗯……”

        “不是吧?所以昨晚你们睡一起了?”于知务不免大胆猜测起来了,“是他一脚把你踢下床,害你摔了屁股墩儿?”

        容君羨愣了愣,说:“嗯……可以这么说吧。”

        “哎呀,”于知务不觉叹气,“我看白先生也不是故意的,你可别为了这种小事跟人家闹别扭啊。”

        容君羨道:“我自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是我的屁股墩儿凑到他的脚丫子上头的。哪儿能怪他呢?”

        “你自己凑上去找踢呢?”于知务还真难想象这是个什么画面,但又没有不信,反正他觉得容老板什么事做不出来!

        容君羨一行人便搭乘飞机回到了花阴市。

        容君羨是当红炸子鸡,刚回去就又有各种工作邀约。白惟明为他挑选了一个年度电视剧盛典,只说:“这个邀请还是要接的。你既然演了电视剧,就该得个电视剧的奖项。”

        容君羨问道:“我演电影就要拿电影的奖项?演电视剧就要拿电视剧的奖?那好事不都被我占全了?”

        “这不好吗?”白惟明笑问,“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你还嫌呢。真是得了便宜卖乖。”

        容君羨托着腮,心里却想:到底我算不算是占了白先生的便宜呢?

        年度电视剧盛典有一个“最受观众欢迎的电视剧角色”奖项,是由投票产生的。容君羨饰演的“曾凡”自然在列表上,为此,容君羨的粉丝们也展开了有组织、无间歇的投票活动。

        看着列表上各个角色的投票数据都跟注了水一样的猛涨,于知务也咋舌,只说:“你看我们要不要也刷一刷啊?”

        “这个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白惟明说。

        容君羨也点头,说:“这个奖也没什么意义,含金量倒比不上‘最佳男演员’这个视帝奖。”

        白惟明笑问:“哦?难道你想要‘最佳男演员’这个视帝奖?”

        容君羨笑了:“这个视帝奖是组委会投的,又不是观众投票那么简单。不是我想要就能有的。”

        白惟明只说:“我看你得这个奖是应该的。”

        “又是应该的?”容君羨嘟囔,“难道影帝又是我、视帝又是我?”

        “是的,这样才好。”白惟明道,“风光无限,一时无两,最适合你。”

        容君羨看了一下视帝的候选名单,却说:“其实我骄傲点的说一句吧,这届视帝就该是我的,你看我的竞争者都是些什么啊。我可比他们强多了。”

        白惟明也瞥了一眼名单,只说:“确实,今年是‘小年’,你是大热门。你拿这个奖,也是实至名归的。”

        容君羨只道:“我看也是。所以那个‘最受欢迎’的投票奖,我也不去管了,拿到了是我锦上添花,拿不到了就当是给视帝落选者雪中送炭吧。”

        于知务听得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便说:“既然有了这个定论,就好办了。我们也准备着庆功办起来吧!”

        白惟明道:“先散会吧。”

        关于“电视剧盛典”的讨论结束,容君羨便先径自离开了会议室,白惟明跟在他背后,一同进了电梯间。

        电梯间里只有他和白惟明两个人。容君羨很少感到这样局促,却总疑心电梯里满满都是合欢花的诱人香气。然而,他又唯恐这不过是错觉。白惟明的香水气味浓腻,但用得却很克制,只有亲近的时候才能闻见,哪儿会香飘一室如此张扬?

        容君羨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忽然听得白惟明的声音:“对了,你是不是仍因我而感到不快?”

        容君羨忙抬起头,说:“啊?什么?没有啊?”

        “没有就好。”白惟明面带微笑,“只是从兰渚回来之后,你就没有上来我家喝过茶了。我想你是不是不愿意见我了。”

        “当然不是……”容君羨干咳两声,“没有这样的事。”

        白惟明道:“我正买了新茶。”

        “啊?”

        “今晚等你。”白惟明朝容君羨微微颔首,笑容可掬。

        话音刚落,便是“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室外阳光透了进来。白惟明迎着阳光走了出去,留下一道修长的背影。

        容君羨愣在原地,心里倒是波澜万千的。

        从下午两点开始,容君羨便一直在家里开始护肤美容打扮换衣服,到了六点才出门,往白惟明家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