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60章

第60章

        

        

        

        “容君羨:你来房间找我,我有事和你说。”

        这条信息是五分钟前容君羨发到白惟明的手机的。

        现在,白惟明已经走到了容君羨的客房门口了。

        白惟明觉得自己还是来得挺快的。在他接到信息的时候,就不顾礼数地撇下了宣不凡了。所以,容君羨应该是没有久等才对。

        可是,容君羨听到门铃的时候,还是一脸不悦地说:“怎么才来啊?”

        “是我来晚了。”白惟明也没申辩,直接就道歉了,又从背后拿出一束红艳艳的玫瑰花,“这个当作赔礼怎么样?”

        容君羨接过玫瑰花,一时有些讶异:“哪儿来的玫瑰花啊?”

        当然是从宣不凡那儿来的。

        ——白惟明笑道:“花好看吗?喜不喜欢?”

        容君羨打量了一阵子,却说:“嗯?这花儿……”这花儿不是刚刚酒店大堂里宣会长捧着的那一束吗?

        白惟明问:“这花儿怎么了?”

        容君羨瞧着白惟明,一脸狐疑地问说:“大半夜的,你从哪儿搞来的玫瑰花呢?”

        白惟明便解释说:“是一个你的影迷送的。我呀,借花敬佛罢了。”

        容君羨愣了愣:影迷?是影迷吗?不是宣会长?

        容君羨脑子里有些乱了,也不知该不该相信白惟明,便又问道:“那你刚说有事要去大堂,是办什么事儿?”

        白惟明又解释说:“有影迷给你送东西,我替你去拿。”

        “既然是我的影迷,为什么不让我去?”容君羨追问。

        “一般都是工作人员代领的呀,很少明星亲自接吧?”白惟明说。

        “说来也说……”容君羨仔细思考,却说,“所以,按你的意思,宣会长竟然是我的影迷吗?”

        白惟明一怔:“你还知道他来了?”

        容君羨干咳两声,说:“嗯啊,对啊。他来了我为什么不能知道?倒是你,他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

        白惟明没想到容君羨居然知道是宣会长来送花,自是尴尬不已。这白惟明一生中也少有把自己搞得那么尴尬的时刻。

        所以说,感情使人弱智。

        不过,白惟明到底是说个鬼话连篇的,随即就信口胡诌起来了:“哦,他是以影迷的身份来的,酒店经理不认识他,只告诉我来了一个你的影迷。我便去了,见到是他,我也很惊讶呢。”

        “噢!原来如此!”容君羨轻易就相信了白惟明的鬼话,又自顾自点头,“我说呢,他前阵子老跟我拉近乎的,又说为了我把《曾凡传》都看完了,原来是我的影迷呀。”

        白惟明笑问:“他还为了你把《曾凡传》看完了?他告诉你的?”

        容君羨点头:“是啊。”

        “他是什么时候告诉你的?”白惟明又问。

        容君羨有些迷糊地摇摇头:“不记得了。”

        白惟明又问:“是当面跟你说的,还是发信息说的?”

        “应该不是发信息。”容君羨说,“他发的信息都没什么信息量。”

        “是吗?”白惟明微笑,“方便给我看看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容君羨倒是没什么想法,直接把手机拿出来,打开了和宣会长的信息记录,递给了白惟明。

        白惟明接过手机,便看到满屏的“在吗”“你好吗”“哦”“喝热水”。白惟明手指划拉了两下,又“哎哟”一声:“不好了。”

        “怎么了?”容君羨问。

        白惟明说:“我不小心把他给删了。”

        容君羨瞪大眼睛:“这也太不小心了吧?”

        “确实、确实。”白惟明一脸歉意,“实在对不住。”

        “算了、算了。”容君羨自然不会因此和白惟明生气,只说,“赶紧加回来就是了。”

        白惟明却说:“你现在删了他,他又不知道的。但你又去加他,贸然申请好友,就很尴尬了,电话上也解释不清。不如这样吧,如果你们平常也没什么急事要联系的话,改天我去亲自和宣会长说明情况、表达歉意,再让你们加回好友吧。”

        容君羨听了这话,便说:“好,你是做公关的,你应该比我懂。就按你说的办吧。”

        白惟明又拉着容君羨,说:“那我们别管他了,先休息吧。”

        容君羨点头,也拉着白惟明的手。

        二人拉拉手,说要休息,其实也没好好休息。

        而宣会长也下榻在这个酒店,送了花之后有些忐忑,想发条信息问容君羨,却不想信息发不过去,界面上显示自己已经被对方删除好友了。

        “为什么?”宣会长太疑惑了。

        于是,他又回想了一遍事情。

        他听从了杜漫淮的意见,带着鲜花到了酒店等他。宣会长到了酒店前台,便说是要找容君羨的。酒店前台却把电话打给了白惟明。白惟明匆匆前来,拉着宣会长笑道:“不凡,你真有心啊。可不巧,我们君羨现在很少收鲜花。”

        “是吗?”宣会长有些惊讶。

        “对,他之前不是对牡丹过敏吗?所以现在对这些花花草草的格外谨慎。”

        “可这不是牡丹,是玫瑰啊。”

        “差不多、差不多。”白惟明心口胡诌,“不都是蔷薇一类吗?”

        “不是,”宣会长正色说,“玫瑰是蔷薇属的,但牡丹是芍药属的。”

        白惟明笑道:“好,那我暂且收下。看看他们怎么说再讲。”

        说着,白惟明又收到了一条信息,转头就对宣会长解释:“工作上需要我。我先失陪了。”说完,白惟明便拿着宣会长的玫瑰匆匆离去了。

        宣会长也回了客房,给容君羨发信息询问,却不想已经不在容君羨的好友名单上了。

        宣会长一阵困惑:“难道……我这送花真的送得不妥当?”

        这让宣会长相当不安,又给杜漫淮打了电话,和他说了情况。

        杜漫淮一听,就知道:这一定是白惟明在弄鬼。

        可杜漫淮也不能这么跟宣会长说,便道:“啊呀,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了,居然忘记了容君羨之前牡丹过敏的事情呢。”

        “哦。”宣会长答。

        杜漫淮清清嗓子,又说:“这样吧,那你明天就找容君羨,跟他道歉,再说要请他吃饭赔礼。”

        宣会长问:“我现在去找他不可以吗?”

        “现在太晚了。”杜漫淮说,“深夜打扰别人也不好。”

        “哦。”宣会长点头,“谢谢。”

        “不客气。”杜漫淮微笑,心里想:如果真的能拆散白惟明和容君羨,那也不错。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横竖是看不惯吧。

        宣会长哪儿知道杜漫淮的心思,只第二天起来,就想着怎么去找容君羨道歉。然而,他发现自己不知道容君羨住哪个客房,那又从何找起呢?

        容君羨住这个酒店,还是杜漫淮告诉宣会长的。

        虽然宣会长也不知道杜漫淮怎么会知道容君羨住这儿……

        宣会长正疑惑着,却听见门铃响了。

        宣会长前去打开了客房的门,见白惟明站在门口。宣会长一怔:“学长?”

        白惟明笑道:“我是来给你赔礼的。”

        “赔礼?”宣会长更不解了。

        白惟明告诉宣会长:“昨晚我在君羨的房间里玩他的手机,不小心把你的号给删了。现在来给你赔礼。”

        白惟明这么故意地透露自己和容君羨关系亲密,可宣会长完全没关注到,只说:“哦,所以我送的玫瑰并没有冒犯他?那就好。”

        白惟明怔了怔,说:“没有、没有。”

        宣会长却说:“我想见他。你带我去吧。”

        白惟明真没想到宣会长讲话那么直接,也是一笑,说:“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恐怕他不能见你。他今天还有通告。”

        宣会长便说:“那他什么时候有空?”

        白惟明便道:“等他有空了,我再告诉你吧。”

        “这样……”宣会长有些失望。

        白惟明便说:“确实很抱歉。但他这趟出差,行程还是排得很满的。你一定要谅解。”

        “我明白了。”宣会长点头,表示自己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工作还是比较重要的。”

        白惟明点点头,便离开了此处,并带了容君羨去游湖了。

        这天容君羨并没有什么繁重的工作安排,上午完成了拍摄,下午便空了出来。白惟明租了一艘画船,和容君羨游湖赏风景。

        容君羨和白惟明在船上推杯交盏的,饮了个半醉。

        白惟明看他醉态可掬,自然喜欢。

        二人又在画船里荡漾起来了,跟湖水似的浪哩个浪打浪。

        浪了一下午,太阳都下山了。二人便在船里的床上躺着,看着窗外夕阳金光满照湖水粼粼。容君羨把头枕在白惟明的臂上,瞧着太阳,只说:“白先生,你看这风景多好。”

        “是啊。”白惟明瞧着阳光的金色洒在容君羨的睫毛上,那样漂亮,“真好看。”

        容君羨又眨眨眼,夕阳下的睫毛似掺了金丝的黑羽扇子一样:“真想出去吹吹风,在湖边站着看。”

        “今天怕是不成。游人太多。”白惟明还是顾虑到容君羨的明星身份,“怕等哪天它闭园了,才好去的。”

        容君羨却说:“又等闭园!可真麻烦。看来做明星也是有做明星的坏处的。”

        白惟明笑道:“你已是我见过最洒脱的明星了。”

        容君羨吃吃笑:“还不是因为我心态好?”

        “是,只有心态好的人才能洒脱。”白惟明说道。

        二人在画船闲话,正讨论着要去哪儿用晚饭,团队那边却打了电话来,要有危机公关的事情要忙活了。

        “是年度电视剧盛典‘最受欢迎男演员’的投票出现了问题。”于知务回答。

        “什么问题?”白惟明问。

        于知务便说:“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容老板的票数增长异常,还扒出了数据,似乎可以证明容老板刷票了。”

        “细心的网友?”白惟明冷笑,“还真是清新脱俗的称呼。”

        这种“细心的网友”,恐怕不是普通的网友吧。

        “现在话题推上去了。”于知务说,“有很多人关注!”

        “我看看。”白惟明看了看热帖,这帖子分析确实有模有样。白惟明仔细对比了一下数据,发现容君羨的票数果然很不正常。一定是有人刷票了,而且还是特别低级的那种刷法。这次投票包括了许多的当红明星,上万的粉丝每天关注着,居然搞这种低级刷票手段,不就是摆明害怕没人不知道容君羨刷榜吗?

        而“容君羨刷榜”也登上了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