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63章

第63章

        

        

        

        宣会长还问起了杜漫淮的安来了:“你身体不适吗?”

        杜漫淮不免将“肛肠科”的挂号单紧紧攒在口袋里,缓缓答:“最近天气变了,肠胃有些失调,来看看医生怎么说。”说着,杜漫淮又将话锋一转,问道:“那么您呢?也是哪儿不舒服吗?”

        宣会长只说:“我最近也是脾胃不适,我妈让我来看中医的。”

        这医院有个老中医号称是国家级名医。宣会长的妈妈和他相熟,不时就让宣会长去把脉调理身体。其实,宣会长觉得没有什么必要,但也是听妈妈的话而已。

        不过,这几天宣会长确实觉得身上不太痛快,便也顺道来看看。老中医给宣会长望闻问切一番后,便说:“我看宣会长最近是心情不愉快吧?”

        “这个靠把脉也能看出来吗?”宣会长感到惊讶。

        老中医只说:“这个抑郁焦虑的情绪还是稍微能观察出来的。”

        宣会长闻言默默半晌,又问:“难道是因为我不开心,所以才胃口不佳吗?”

        “很有可能。”老中医回答,“我给您开个调和脾胃的方子吧!但最主要还是该保持心情愉快。”

        宣会长却又问:“那你能不能开一些让人开心的方子呢?”

        老中医失笑:“哪儿有这样的方子?”说着,老中医又关怀地问道:“不过,宣会长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

        “不是。”宣会长摇摇头,“我失恋了。”

        老中医感到相当吃惊。

        宣会长还会恋啊?

        宣会长自然是会恋的,而且还会失恋。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容君羨。

        可惜,容君羨并无感觉,依旧如常。他出席了电视剧盛典,毫无悬念地获得了年度最佳男主角的奖项。

        大家齐齐起立鼓掌,庆祝容君羨的这一项成就。

        容君羨本想发表感言,说:“我的曾凡演得一般,主要是其他候选者比较弱,我才捡漏的。”

        但这段感言被团队否决了。

        于知务也觉得头痛,规劝道:“千万不能讲这么狂妄的话!”

        容君羨却道:“我都说自己演得一般了,还狂妄?我还以为这很谦虚了。”

        白惟明只得笑着说:“不狂妄,很可爱。”

        容君羨便道:“既然可爱,是不是就能说了?”

        白惟明便道:“可爱的一面还是留给我吧。给大众看的,还是别的样子更好。”

        “啊……”容君羨被说服了,“好吧。”

        于是,容君羨便按着白惟明给的稿子去念了一番得奖感言,谢谢这个、谢谢那个,很高兴,很荣幸。

        容君羨获得了大奖之后,众人无不欣喜。陈礼秉那边也来道贺了,容君羨接受了陈礼秉的礼物。陈礼秉又说:“趁着这股势头,很快就能拍《曾凡传》第二部了。”

        容君羨极觉得快乐,便点头,说:“好。”

        陈礼秉又说:“新一季的选景,我选了梅花山庄之外,也有选合欢苑。不知你对这些花花草草有没有过敏?”

        “合欢苑?”容君羨惊讶地问,“是什么地方?”

        “在兰渚的,是一个种满合欢花的地方。开机的季节正是花时。”

        容君羨一听见是充满合欢花的地方,竟然充满了向往。

        因为,合欢正是白惟明的气味啊。

        陈礼秉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既然说要趁着获奖的势头开机,那不日就开机了。场景定在了合欢苑。

        剧情是说,宫里来了新人,新人喜欢合欢花,因此,女皇帝在宫苑里种满了合欢,讨新人欢心。

        而合欢苑本来就是一个种满了合欢的园林,自然很符合剧情,被选为取景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合欢苑和梅花山庄一样,有酒店设施。演员们也方便,直接就能住在合欢苑里。容君羨现在炙手可热,自然得到最好的待遇,住风景最好的套间。他在房间里,一推窗就看见夜色里一排排的合欢树,香味悠然,散入室内。

        这自然花香当然是沁人心脾的,但容君羨竟然想念起来那人工合成的合欢花香水味来。

        容君羨叹了口气,把窗户关上,又给白惟明发信息:“你在哪儿?我给你打个电话吧?”

        白惟明过会儿回复:“在飞机上,不方便接电话。”

        容君羨却说:“你在飞机上?那你怎么会……有信号?”

        “飞机上有wifi。”白惟明回复。

        容君羨只说:“飞机上的wifi很贵吧?”

        白惟明答:“为了回复你的信息,没办法。”

        容君羨却只说:“我听着怎么这么不相信?你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给你发信息,怎么就开着wifi了?我看你本来就在飞机上开着wifi办公,刚好我信息发过来了,你才这么说吧?”

        白惟明回复:“你真聪明。”

        容君羨便有点儿高兴:“那是,我本来就不笨。”

        事实上,白惟明知道这个点儿容君羨刚刚下戏,才开了wifi等容君羨找自己的。但这也不好说出口——毕竟,白惟明在乎对方,但又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太在乎对方——这绕口令一样的句子正正描述了白惟明弯弯绕绕的心情。

        容君羨又说:“这儿有许多合欢花。”

        白惟明回复:“那很好,我要来看看。”

        容君羨顿感欣喜:“那你什么时候来呀?”

        白惟明便说:“你希望我什么时候来?”

        容君羨倒没有白惟明那些弯弯绕绕的想法,径自回复:“我希望你现在就来。”

        白惟明便道:“那我现在就来。”

        看到了这条信息,容君羨都愣住了:“什么?你不是在飞机上吗?”

        “是的,”白惟明答,“飞往兰渚的飞机。”

        容君羨的心扑通扑通跳:“那……那你什么时候能到?”

        白惟明道:“最快今晚就能到。但你别等我了,先休息吧。”

        容君羨哪里休息得住?

        他一下子心里就充满了快乐的情绪,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只说要等白惟明来。为了迎接白惟明,刚刚卸妆不久的容君羨又洗脸打扮起来。

        瞅着时间差不多了,容君羨又坐不住地从酒店电梯下去院子里,想着在外头等白惟明,这样就能早一点见到他了。

        外头月色清朗,院子里又立着路灯,因此尽管在夜晚,合欢树的婀娜身姿也是清晰可见。容君羨便站在合欢树下,身披一件风衣,抬头看着月亮下绯红的花色。

        “君羨么?”

        容君羨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却见到了是陈礼秉。

        “哦,礼总。”容君羨笑笑,问,“是你啊?”

        陈礼秉点头,说道:“这么晚了,还在这儿赏花呢?”

        容君羨却也说:“这么晚了,你也在赏花?”

        陈礼秉却道:“我只是想要吸取一点编剧的灵感。”

        《曾凡传》第一季,陈礼秉是挂名编剧。现在《曾凡传》成了公司盈利最佳的项目,陈礼秉便亲自执笔第二季了。不仅如此,陈礼秉还亲自跟组编导,足见他对这个项目的重视。

        容君羨好奇地看着陈礼秉:“大家都说礼总是个才子,果然不假,就是看个花儿还能得到编剧的灵感啊?可不像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就知道好看。”

        陈礼秉也是一笑,只说:“你看了这么久,有没有发现这花白天和晚上有什么不同?”

        容君羨愣了愣:“有什么不同?”

        陈礼秉便道:“这合欢花叶在晚上是合拢的。”

        容君羨一怔,眯起眼睛,用力瞧去,却见花树间翠绿的叶子果然是如含羞草一样拢起来的。而在白天,这些花叶都是招展开放的。

        “是真的……”容君羨好奇,“这也太神奇了。”

        “对,这也是我这一季选这个花的原因。”陈礼秉道,“有时候,有些人的爱情就是这样的。”

        “嗯?”容君羨没明白。

        陈礼秉倒是吟起诗来了:“夜合枝头别有春,坐含风露入清晨。任他明月能想照,敛尽芳心不向人。”

        “……”容君羨一句没听明白,只得干巴巴地说,“好有文采。”

        陈礼秉却说:“不是我有文采,这首《合欢》是嵇康的作品。”

        “鸡什么?”容君羨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居然还有人姓‘鸡’?”

        陈礼秉笑了,也不多解释,只说:“反正这个你要全文背诵啊。”

        “啊?”容君羨吃了一惊,“为什么啊?你是语文老师啊?”

        陈礼秉却说:“这个是我要写进你的台词的,你当然要背。”

        容君羨只得听话地点头:“那我肯定会背的。”

        二人谈着话,却听见有汽车驶来的声音。

        二人瞧着,却见这辆黑色的suv停在了二人面前,白惟明和于知务从车子里走了出来。陈礼秉见了二人,也一笑:“这么巧?”

        白惟明见了陈礼秉,便笑了:“礼总也在?”

        陈礼秉便道:“是啊。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失陪了。”说完,陈礼秉转身就走了。

        于知务倒跑到容君羨身边,说:“我们来看你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容君羨见了于知务,一时心情复杂,但容君羨也是个直肠子,便直接说了:“白先生说他要来,可没说带上你?”

        于知务听了这话,脸都绿了:“怎、怎么?容老板不想见到我吗?”

        “那……那也不是……”容君羨也有些复杂,便说,“好了,上去吧。”

        白惟明拉着容君羨,握住他的手,问:“手冷不冷?怎么穿得这么单薄站在风口里?”

        容君羨感觉到指尖传来的暖意,便也高兴起来了,说:“下来等你呗。”

        白惟明笑道:“下来做什么?风那么大。”说着,白惟明将身上的外套接下来搭在容君羨肩上,又说:“就算要下来,也该多穿些。”

        容君羨闻着衣领上传来的熟悉香气,不觉扬起嘴角。

        于知务瞧着这两个人的神态,忽然皱起眉头:“我怎么也觉得他俩好像……不,一定是我误会了……”

        白惟明又把手搭在容君羨肩上,一边和他往里头走,又问:“刚刚和礼总说什么呢?看起来那样高兴。”

        容君羨便说:“说个什么叫鸡什么的诗人……写了个合欢花的诗。”

        于知务听得一头雾水:“叫鸡的诗人?”

        白惟明也听不太明白,想了半天,才说:“难道是嵇康?”

        容君羨拍着大腿说:“对!对!对!就是他。”

        白惟明便吟诵起来:“夜合枝头别有春,坐含风露入清晨。任他明月能想照,敛尽芳心不向人。”

        容君羨抱着白惟明的手臂,只说:“白先生读得书多,太厉害了。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啊?”

        白惟明便笑着说:“这首诗说的是,夜晚的合欢非常美丽迷人,可惜明月多么的想去照耀他,但他都只收敛着自己的芳心,不肯向人打开心扉。”

        容君羨听着,一知半解,若有所思的,半晌又说:“我一直觉得,你怎么会喜欢合欢这么甜腻娇艳的花朵呢?现在说来,莫非你喜欢合欢,是因为他‘敛尽芳心不向人’吗?”

        “谁说的?”白惟明道,“我喜欢直率的美人。”

        容君羨一怔,说:“是吗?那我算是直率的美人吗?”

        于知务在旁看着,下巴几乎掉在地板上,却一直劝说自己:容老板那是有口无心的,绝对不是在和白先生调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