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65章

        

        

        

        这个老中医的医术不错,医德倒也还行吧。就是谁也不敢得罪岁积云。现下他当了宣不凡的私人医生,岁积云要老中医事事汇报,老中医也不敢不报告。所谓是,医德很重要,但房子更重要,辛苦大半辈子买的别墅不好一下子就被挖掘机给推了。

        老中医说了宣会长失恋的事情。

        岁积云便约了宣不凡到自己家里来,一边替他沏茶,一边问:“你最近为什么不高兴?”

        宣会长好奇:“契爷怎么知道我最近不高兴?”

        岁积云回答:“因为很明显。”

        “有这么明显吗?”宣会长没想到自己的郁郁寡欢被岁积云看出来了,便叹了口气。

        “你这样真叫‘为伊消得人憔悴’。”岁积云打量着宣会长,说,“我瞧着,你的皮带都紧了一个扣儿。”

        大约感觉到了岁积云的目光在自己的腰身处徘徊,宣会长也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腰,只说:“确实是紧了一个扣儿。契爷的眼力真准。”

        “你的腰本来就细。”岁积云把手指轻轻按在宣会长的皮带扣上,敲了敲,“现在怕是都不满二尺了。”

        宣会长没留意,只说:“或许是吧。”

        岁积云道:“你连自己腰围多少也不知道?”

        “确实不知道。”宣会长回答,“衣服都是管家买的。”

        岁积云笑了笑,把糕点移到了宣会长面前:“多吃一点吧。你最近瘦了。”

        若是别人让宣会长多吃,宣会长只会回答“没胃口”。但要是岁积云的要求,宣会长则不会拒绝。

        宣会长也不明白为什么。

        但好像从来如此。

        宣会长从前也试过拒绝岁积云,但也不知怎的,无论如何拒绝,最后还是会按照岁积云的要求做了,故而,他也渐渐养成了岁积云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的习惯。

        宣会长拿起了一块糕点,吃了一口,发现酸酸甜甜的,很是开胃,便道:“这个味道不错。”

        岁积云说:“这是山楂糕,健脾开胃。陆医生也说适合你。”

        宣会长一怔:“契爷也认得陆医生?”

        “认得的。”岁积云淡淡一笑,又道,“对了,我正好想去看电影,过两天你陪我一起吧。”

        “好。”宣会长回答。

        过几天,正是《天烧赤壁》的首映礼。首映结束后,大家便前往afterparty。

        afterparty自然也是星光熠熠的,主演们都穿着精美的时装来到。除了主演,也来了不少名人。正是名流荟萃,秦小爷和秦四爷都到了,见了对方,都热情拥抱、握手。秦四爷又说:“见了你,我真高兴,因为想起你那个卖笑的亲妈。”

        秦小爷却哭了:“我见你了,倒是伤感,因为想起你那短命的亲娘!”

        秦四爷呵呵笑了,和秦小爷用力握手。

        二人又握了半天的手,把手都要握断了。

        宴会里除了他俩,还有容君羨。白惟明并没有出席,团队里陪伴容君羨的只有于知务。容君羨和于知务在小圆桌旁的高脚凳对坐着,容君羨拿了一杯度数很低的鸡尾酒,而于知务直接拿的一杯可乐,就怕喝酒误事。

        于知务喝着可乐,瞧容君羨无情打采的,便试探着说道:“啊呀,怎么白先生都不来啊?好无聊。”

        容君羨听到这话,只觉得这话说到自己心坎里了,便道:“可不是吗?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于知务瞧容君羨这个表情、语气,便忍不住继续问:“你和白先生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容君羨一脸不解地看着于知务。

        于知务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总不能问“你俩是不是有奸情”。

        于是,于知务只得拐个弯说:“其实公司原则上不允许艺人谈恋爱。”

        容君羨闻言一怔。

        气氛僵掉了。

        于知务也不知该说什么,拿起可乐灌了一大口。

        “这是容先生吧!”

        容君羨听到一把低沉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他扭过头,便看到了岁积云。

        岁积云旁边站着宣会长。

        宣会长看着自己的眼神,还是和上次一样,有点儿像小狗看骨头。

        容君羨有些尴尬,咽了咽,说:“岁爷、宣会长,那么巧。”

        于知务好奇地说:“这两位是?”

        容君羨站起来,说:“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宣会长、这位是岁爷,这个是我的经纪人,小于。”

        其实,于知务留意到这两个人很久了。一开始,他在宴会上看到两人,只说“怎么我没见过这两个艺人”。观察之下,却见宴会里的大老板都对两人异常恭敬,便知道二人应该不是艺人。现在又听到容君羨称他们一个“爷”又一个“会长”的,便知道是大人物,于知务忙站起身点头哈腰:“您好,请多多指教!”

        岁积云笑道:“谈不上什么指教。”

        于知务看了一眼岁积云,却又不敢细细打量,只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股迫人的气势。

        与于知务的小心翼翼、不敢直视形成了对比,是岁积云却很放肆地打量着容君羨。

        容君羨被看得不舒服,便说:“怎么了?岁爷,我脸上是不是有东西?”

        岁积云说:“是有点东西。”

        容君羨忙摸着脸颊:“什么东西?”

        岁积云转头对宣会长道:“你看容先生是不是有点好看。”

        容君羨心想:妈呀,岁爷是在对我说土味情话吗?

        宣会长一愣,又说:“是。是好看。”

        岁积云笑笑,说:“难怪的,白惟明就说容君羨生得好,比一切人都好。”

        容君羨听到这话,心里竟有些甜蜜:“白先生这么说?”

        岁积云却道:“他是这么说的,但我不同意。”

        “是吗?”容君羨却说,“可有谁生得比我好?”

        岁积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容君羨狐疑起来:“是谁啊?”容君羨又环视会场一周,完全没看到谁比自己好看。

        于知务瞧着岁积云的神色,忙说:“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容君羨问。

        于知务便说:“岁爷长得最好。”

        容君羨竟觉得好笑:“真的吗?”

        岁积云也觉得好笑,却含笑说:“不凡,你做人最公正。依你看,我和容君羨谁长得好?”

        宣会长答:“是容先生好。”

        于知务只觉得头痛,悄悄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岁积云,却看不出岁积云什么表情。饶是如此,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于知务感到了飕飕冷意。

        岁积云又问:“不凡,你和白惟明一样觉得世界上没有比容君羨更好看的人了吗?”

        宣会长道:“不是。”

        岁积云道:“哦?”

        “我又未见过世界上所有的人,无法做出这样的论断,再说,一个人好看不好看,也是很主观的事情,很难用客观的标准进行定义和排名。”宣会长一边回答,又一边看了一看容君羨的脸,只说,“但我实在也确实说不出比他更好看的人还有谁。”

        岁积云轻轻一笑。

        于知务却觉得好凉快:是空调吗?

        容君羨知道自己被白惟明视作世界第一美人,那是十分高兴的,但现在被宣会长这么称赞,却只觉得尴尬别扭。

        “就算……就算各花入各眼吧,宣会长觉得我好看,也不能说我比岁爷还好啊。”容君羨尴尬地说,“这……这不是……”

        “这不是……?”宣会长看着容君羨,“不是什么?”

        容君羨的脑子也卡壳,半天只说:“这不是……不孝么……”

        宣会长却道:“还有这个说法?”

        容君羨倒觉得自己逻辑自洽了,又侃侃而谈起来:“可不是么?就比如,你妈就算八十岁,你也得说自己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呢。”

        宣会长被说服了,便对岁积云说:“契爷,就算你八十岁,我也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男人。”

        岁积云脸上看不出表情,只道:“你这份心意真难得。”

        于知务倒觉得气氛十分奇怪,越发坐不住了,便堆起笑说:“今天能够认识岁爷和宣会长,真是我的荣幸啊!不过我看我们家容老板也需要去补妆了,就先失陪了。”

        说着,于知务就拉着容君羨走了。

        容君羨被于知务扯着走,一路走到化妆间,对着镜子看,自己的妆容很正常,容君羨也是一头雾水的,问于知务:“怎么忽然要补妆?”

        于知务见化妆间无人,便放胆说:“你没注意到气氛很奇怪吗?”

        “没有啊。”容君羨一手搭在椅背上,一边翘着二郎腿,全无明星范儿,“不过也罢,我和宣会长见面也尴尬。”

        “怎么了?”于知务好奇地问。

        容君羨却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得叹气:“没什么!”

        于知务越发觉得自己搞不懂自家老板的状况了,忍不住关心起来:“这个就算了。但你和白先生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是不是背着公司在偷偷摸摸搞地下情?”

        容君羨大惊失色,心神震荡起来,半晌才说:“怪不得我觉得和他之前老是有一种不太敞亮的感觉呢!敢情我们在搞地下情啊!”

        闻言,于知务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看着于知务这么大惊失色的,容君羨便说:“你也不用这么惊讶啊!”

        于知务脸都白了:“怎么不惊讶?你谈恋爱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

        容君羨却说:“你又没问!”

        “我……”

        “我确实没有瞒着你呀。”容君羨一派自然地说,“你是没问,我才没说的。你看,你现在问了,我不就说了吗?”

        于知务竟也是无言以对,半晌又说:“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是接了tort不久之后的事情。”容君羨淡淡答。

        “是那个时候啊……”于知务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难道我是个瞎子?”

        想了想,于知务又说:“白先生身为公关,和你恋爱,岂不是违反职业道德?”

        容君羨一怔。

        于知务暗骂:好你个白惟明,公司高薪请你回来,是重金聘你来肛容老板的吗?你有没有良知!你有没有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