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66章

第66章

        

        

        

        于知务认为自己和容君羨是一条战线的,在容君羨面前便毫不忌讳地指出白惟明毫无职业道德,其实也有暗示容君羨违反公司守则的意思。

        不过,容君羨是听不懂暗示的,只知道于知务口称白惟的明行为不符合职业道德。

        容君羨便立即护短,只说:“什么违反职业道德啊?我怎么不觉得?”

        于知务只以为容君羨不懂呢,便又解释:“他作为公关,是要维持你的形象的。怎么可以私下和你发展地下情?而且现在是你的事业上升期啊,随随便便恋爱可是公关大忌,他怎么会不知道?他既然知道了,还这么做,就是明知故犯!是没有职业道德的行为。”

        容君羨把嘴一撇,只说:“那他自己也常说自己是没有道德的混蛋。这也证明他果然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说了没道德,就是没道德,说要做混蛋,那就做了混蛋。我还是敬他是一条汉子的。”

        于知务听到这番言论,极其诧异:“容老板,白惟明是不是给你吃了什么迷药?把你都吃得五迷三道的?你听听你说的话,那是正常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于知务要说白惟明的坏话,容君羨倒是下意识地找话来堵回去。但于知务现在指责自己,容君羨倒是没了这个反驳的心思了,又沉默起来。

        于知务见容君羨不说话了,便觉得自己占了上风,又趁势劝说:“我这到底也是为你好啊!你是年轻的男艺人,事业刚刚走上上升期不久,此时谈恋爱,如果被外界发现了,对你的影响是很大的。”

        容君羨却道:“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为了人气就会说谎隐瞒事实的人。”

        于知务一听,倒也无法反驳,又想起当年容君羨在正当红时突然公开出柜、导致两年没戏拍的事情来。一想道这个,于知务更害怕了,连忙加紧力度劝说:“哎呀!容老板,你该不会忘记上回你突然出柜闹出的风波了吧?在那之后,你的演艺生涯就陷入低谷了——足足两年,没有工作!要不是有机缘巧合,你现在还起不来呢?你不是更应该珍惜现在的机会吗?”

        容君羨被他说得也有些懊恼,却眨了眨眼,只说:“虽然如此,但我从不后悔出柜这样的事情。”

        “啊?”

        “如果我没有出柜,那不就是要在大众面前假扮直男吗?那就等于时时刻刻都要准备着隐瞒、欺骗。”容君羨直言不讳,“我可做不到。”

        于知务也是明白容君羨的个性的,这下子倒是无话可说。

        容君羨又继续说道:“和白先生的事情也是一样的。如果媒体问我现在是不是单身,我恐怕也不会说谎、也不想说谎。”

        “可是……”

        “我知道,你说的‘人气’问题。”容君羨道,“可我真的不那么在意,我又不是什么恋爱偶像,我是个演员啊。比起为我癫狂的粉丝,我更需要愿意买电影票观影的观众。我看,一般观众倒不太在意这个男主演是不是单身。”

        于知务却说:“但说到底,一定是人气高的男艺人更容易得到机会……”

        “那可不一定。”容君羨说,“杨树熙的粉丝也挺多的,不也给我做配角。”

        于知务愣了愣。

        容君羨倒是忽然霸气起来,大手一挥只说:“拜托,老子是影帝!”

        于知务被这一句话噎得死死的。

        顿了顿,容君羨又摇头,说:“不对……”

        于知务大喜:“你也察觉不对了?”

        “确实不对。”容君羨道,“我不是影帝,我是影帝,现在又得视帝——我可是帝中帝!”

        于知务现在还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但二人也没什么兴致了,稍微收拾一下便离开了宴会。这一整天,于知务滴酒不沾,也是为了替容君羨当司机。

        所以,于知务便开车送容君羨回家。

        容君羨一直控制着没怎么喝酒,但一天下来疲惫得很,也容易醉,喝了两杯鸡尾酒,竟然也觉得头晕,便在车后座睡着了。于知务把容君羨送到家楼下,见容君羨疲态尽显,便主动扶着容君羨上楼。

        容君羨只说:“你也累了,不用陪我……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于知务却说:“走吧。也不差这一阵子。”

        “我来就可以了。”白惟明忽然从角落走了出来,微微笑着说道。

        容君羨见到了白惟明,十分高兴,上前抱着白惟明的手臂,说:“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有工作吗?”

        “工作完了,就来看看你。”白惟明答道。

        于知务却不高兴,只说:“这还在外头呢,你们俩检点一点!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容君羨皱眉,说:“什么不检点?被你说的,像我俩在当街oo一样?”

        白惟明也说:“是啊,就算是一男一女两明星搂搂抱抱,回头发声明一样能说‘只是朋友’。像我和君羨两个大男人,这样也算不得什么。”

        于知务却说:“可……可大家都知道容老板是gay。”

        “那又如何?”白惟明说,“要是这样的状况都应付不了,我这个公关还是提早退休的好。”

        于知务却也忍不住说:“我觉得你确实做得有不好的地方。”

        “哦?”白惟明挑眉,“愿闻其详。”

        也不知咋的,白惟明就是挑了一下眉,于知务的心肝就颤了两颤,有些抖了起来。

        “咳咳……”于知务干咳两声,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打气,才说,“白先生,那我们上屋里说吧。”

        “好。”

        于是,三人便搭乘电梯上楼,一路走入了容君羨所住的公寓内。容君羨虽然工作多年了,但也是最近才开始挣大钱,积蓄不多,所以也是租公寓住,还没有买房。但这租的公寓也相当高档,每月租金不菲。也不为别的,主要是身为明星,要住好一点才能比较好地保护自己的隐私。

        三人进了屋,容君羨径自瘫坐在沙发上,也没有招呼客人的意思。于知务便打算去倒几杯水,可不想白惟明已先行一步,走到了壁柜那儿取了杯子。于知务正走了过来,白惟明便扭头笑道:“没事,你是客人,你坐吧。”

        于知务竟有些吃味起来,心想:我是客人,那你是什么人?——你就是个野男人!

        于知务自认为和容君羨是一等一亲厚的,现在发现白惟明轻易而举地成了容君羨最亲密的人,他有些吃醋了——当然不是爱情意味上的吃醋——说来也是有趣,其实朋友间也是会吃醋的。

        于知务吃的便是这样的“友情醋”。

        白惟明给他们倒了水,又坐下来,说:“好了,小于,你说我的工作有什么问题来着?”

        不知怎的,白惟明语气自然轻柔,但气势上却压了于知务一头。于知务头也不敢高抬,身体微微后退,有些不自然地说:“这个问题……你也知道!容老板现在不是……不是好好的上升期,是不能谈恋爱的。”

        “哦。”白惟明含笑瞧着容君羨,“你告诉他我们谈恋爱了?”

        容君羨有些倦了,托着腮,眼皮重重的半合着,只点头:“嗯。”

        白惟明瞧容君羨这困得不行的样子颇有趣,便伸手摸了摸容君羨的头顶,呼噜了一把。容君羨大约是太困了,也没什么反应,就歪着脑袋由着白惟明呼噜。

        于知务瞧着这两人居然在自己面前光明正大的打情骂俏起来了,这不是当自己不存在吗!?

        于知务更生气了:“喂!你们注意一点啊!这……”

        “这怎么了?”白惟明说,“这是我们的私事,并不影响工作。”

        “怎么不影响?”于知务只说,“容君羨是艺人!”

        “现在的艺人也很多都是有谈恋爱的。”白惟明回答,“不需要草木皆兵。”

        于知务想了想,又说:“可是你身为团队的公关,怎么可以和老板谈恋爱?你这样是违反公司规定的,我如果我把这事儿告诉了唐总,你会被辞退!”

        听了这话,白惟明还没有怎么样,容君羨倒是一下子吓得瞌睡虫全跑光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什么?什么辞退?谁辞退谁?”

        于知务便说:“当然是唐总辞退白先生。这不是应当的吗?”

        容君羨却怒道:“放屁!谁敢辞退白先生!”

        “别生气。”白惟明柔声劝容君羨,“其实小于说得也不无道理。”

        “这还有道理吗?”容君羨气鼓鼓的,“怎么可以辞退你?”

        白惟明道:“作为公关,确实不应该和客户谈恋爱。”

        这话刚刚于知务也说过了,容君羨不客气地撅了回去。但现在白惟明也这么说,容君羨倒是无言以对,只喃喃道:“那……那……”

        白惟明却道:“这样吧,我辞职。”

        于知务愣住了:“啊??”

        容君羨吃了一惊:“这怎么可以啊?”

        白惟明却说:“没什么不可以的,一份工作不算什么。”

        容君羨感动不已:“那你辞职吧,我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