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67章

第67章

        

        

        

        于知务竟无语凝噎。

        容君羨看了一眼于知务,便问:“怎么了,小于?”

        于知务凝噎半晌,才说:“你们……你们的爱情是在是太感人了。”

        容君羨和白惟明都没想到刚刚才大力反对他俩恋情的于知务忽然变得这么动容。

        白惟明便谦虚地说:“还行、还行。”

        于知务却说:“白先生为了容老板连辞职都肯,我也相信你是真心的。容老板更不必说,那肯定是百分百真心的。”

        容君羨却好奇:“为什么我‘更不必说’就是‘百分百真心’的?”

        于知务回答:“那必然啊!我了解容老板,容老板从不搞虚的。”

        容君羨便一笑,说:“那是,果然你是特别知道我的。”

        于知务叹气了,半晌却说:“可是……如果白先生辞职了,我们团队的公关怎么办?”

        白惟明一提辞职,容君羨最先想到的却是白惟明的生计问题,才提出了“我养你”,现在听于知务这么说,容君羨才想到自己的事业问题。于是,容君羨也惆怅了:“对啊,要是贸然换个别人,我也不乐意。毕竟啊,谁都不如白先生。”

        这句“谁都不如白先生”真正说到白惟明的心坎里了。白惟明立即表示同意:“不错。要说随随便便换个人,别说你们了,就是我也不放心。”

        于知务只说:“那你说怎么办?”

        白惟明便道:“其实松源娱乐这家公司半死不活的,也没什么发展前途,一直也没给君羨拉到什么好资源。与其绑死在这公司,不如自立门户,自己开一家公司,自己做老板。”

        于知务虽然也知道松源娱乐这公司前途未卜的,但也从没想过自己开公司,毕竟,有一个实际的问题摆在那儿——于知务提出:“可是我们合约没有到期,就说要自立门户?那不是违约吗?”

        白惟明答:“没事儿,没事儿。我们可以和松源那边谈谈。”

        于知务又问:“那开公司总得有钱吧?”

        “我是有钱的。”容君羨举起手来,颇为自傲,“毕竟我最近挺火的嘛。”

        于知务却道:“你有钱不如先留着买房?”

        “怎么都买房?”容君羨说,“跟我妈一样。老说有钱就留着买房。”

        白惟明却说:“这也不必。这个事情毕竟因我而起。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考虑离开公司。按道理,这份钱还应该是我出吧。”

        容君羨狐疑地盯着白惟明:“你很有钱哦?”

        “工作那么多年,多少还是有一点的。”白惟明回答。

        于知务却想了一下,说:“不错,白先生不也是个老板吗?”

        容君羨一怔:“白先生是老板?”

        于知务点头:“对啊。你没看公开信息吗?”

        容君羨茫然说:“没有啊。什么公开信息?”

        于知务拿出手机,又说:“那我们和白先生合作那么久了,你知道白先生所属的公关公司叫什么吗?”

        容君羨真是一问三不知:“呃……”

        于知务叹了口气,说:“叫‘叠影现代公关顾问有限公司’。”说着,于知务在企业公开信息网上输入“叠影现代公关顾问有限公司”,出来第一条就是了,上面明确显示着企业法人就是“白惟明”。

        容君羨大惊,说:“你是老板啊?”

        白惟明谦虚地说:“就是小公司,自己开着的一家工作室。”

        容君羨看了一眼注册资本是300万,想到松源娱乐这个“半死不活”的公司注册资本也有1000万呢,便说:“那白先生这个还真的是小公司啊。”

        于知务却说:“但其实单给容老板开一个工作室,也花不了多少钱。主要还是看这边从松源要多少‘赎身费’。”

        “这个包在我身上。”白惟明回答,“我与松源有交情。”

        于知务半信半疑的:“就算再有交情也难说。现在,容老板可是公司的台柱子!老板怎么可能轻易舍去?”

        白惟明却道:“我还是有办法的。”

        容君羨皱眉,却说:“可不是要花你很多钱吧?”

        白惟明回答:“不会的,你放心。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花钱。”

        白惟明说得信誓旦旦,只道一分钱就把容君羨从松源娱乐里“赎身”。于知务都是半信不信的。

        直到几天后,唐松源请了于知务和容君羨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于知务和容君羨都是有些不安的,但依旧去了。

        到了办公室里,唐松源各给他们泡了一杯茶,又问:“这茶怎么样?”

        容君羨喝了一口,说:“还挺好的。”

        唐松源笑了:“我的茶挺好的……但也比不上白惟明的吧!”

        容君羨一怔,想起了白惟明泡的茶,便就事论事地老实回答:“确实啊。”

        唐松源一下被噎住了。

        “咳咳……”于知务尴尬得很,忙说,“不是、不是,各有千秋。”

        唐松源轻笑一声,又叹气说:“哎呀,君羨啊,当初你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好苗子,将公司里所有的资源都放在你身上……你也一直是个气性大的,我也知道,总是顺着你。像我这样的老板,总算不错吧?”

        若说他唐松源要指责容君羨,容君羨倒也不怕,最怕就是这样打感情牌的。容君羨一想到唐松源对自己的知遇之恩,也颇有感触,便说:“当然。唐总一直对我很照顾的。”

        唐松源笑道:“那是我最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公司不适合你了?”

        容君羨愣了愣,说:“我……我违反公司守则了。”

        唐松源问:“你违反哪条守则了?守则也是可以改的啊。”

        容君羨一怔:“可以改的吗?”

        “当然啊。”唐松源一派怡然,“规矩都是人定的,自然也是因为人而改的。”

        容君羨想了想,说:“我谈恋爱了。”

        唐松源只说:“哦,这不是什么大事。”

        容君羨一怔,说:“真的吗?”

        “当然。”唐松源看着这个公司唯一的台柱子,一脸诚恳,“年轻人嘛,血气方刚。好正常的。我也年轻过,完全理解。”

        于知务却说:“可是阿妮塔恋爱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

        “我没跟你说话!”唐松源瞪了于知务一眼。

        于知务赶紧噤声。

        容君羨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凶小于?”

        唐松源忙笑道:“小于,喝茶。”说着,唐松源弯腰替于知务倒茶。

        于知务吓得要死,捧着茶杯说:“谢谢老板。”

        唐松源又对容君羨说:“既然你觉得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不解约了吧?你看如何?”

        容君羨和于知务对看了一眼。半晌,容君羨才说:“可是,我觉得公司对我的帮助确实不大。我也直说了吧,最近的资源都是白先生拉回来的。我心里有数。既然他想开经纪公司,我是一定要去支持的。”

        唐松源噎住了。

        于知务抹了抹额头的汗,又说:“唐总,我们容老板也是很感激你的。只不过,白先生的提议真的很让人心动啊。还有……他还说……违约金的事情……”

        唐松源叹了口气,说:“违约金的事情就算了。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们就‘和平分手’吧!”

        于知务和容君羨都吃了一惊,没想到唐总会那么随和,居然违约金都不要了!这是何等的慷慨豪情!

        容君羨与松源娱乐“和平分手”的消息也很快传了出去。大家都知道容君羨“自立门户”,自己开了一家经纪公司了。于知务为首的团队也跳槽到了这家公司工作,待遇提升不少。

        这明明是白惟明出钱开的公司,但公开信息上却没有他的名字。

        众人便都认为是容君羨自己开的。毕竟,容君羨最近那么火,有钱开公司也很正常。

        容君羨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说:“怎么能花你的钱呢?”

        白惟明便道:“没什么,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过了一会儿,白惟明又说:“对了,你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容老板’了,租公寓住也不好。不如挪出来,住个别墅,才衬得起你的身份。”

        容君羨想了想自己的银行存款,只说:“在花阴买个别墅吗?我哪有这个钱啊?”

        白惟明便说:“那这样吧,你先来我那儿住。”

        容君羨愕然:“你不是也是住公寓吗?”

        白惟明却答:“我在花阴也有一套别墅。”

        容君羨却说:“是在哪儿呢?说实话,我想在云顶山那儿买一套。不行的话,租一套也行。”

        白惟明一听,便说:“巧了,我的别墅就是在云顶山。”

        容君羨惊喜不已:“真的吗?那么巧啊?该不会是在湖溪旁的坐北向南的四层别墅吧?”

        “真是‘无巧不成书’。”白惟明一边点头,一边给莫丽安发信息:“去云顶山买一套湖溪旁的坐北向南的四层别墅。”说着,白惟明又加了一句:“是真的,没有被盗号。”

        容君羨倒没注意白惟明的举动,但听了这话,又有些疑窦:“你有这么好的房子?那你还住公寓?”

        白惟明回答:“正在装修。”

        容君羨想了想:“那也装修太久了吧?”

        白惟明又答:“刚买不久的。”

        容君羨摸着下巴打量了一下白惟明:“所以,你是住得上大别墅的老板,怎么会来给我做公关经理呢?”

        白惟明回答:“我这个公司规模又不大,老板出来做业务很正常的。”

        容君羨想了一下,只说:“好像也是哦。”

        听了白惟明的话,容君羨还特别按着于知务的法子,上网查了企业公开信息,发现白惟明那家“叠影公关”公司规模确实不大,和松源娱乐比那是差远了。

        “叠影”这家公司确实不大,员工也就几十号人。

        而且这些员工还老见不着自己的老板。

        莫丽安最近忙里忙外,就是为了看房子。毕竟,这个云顶山湖溪旁坐北向南的四层别墅也不是那么好买的。

        云顶山那边要自然保护,最近都没有新楼盘开发,要买只能买二手房。符合标准的别墅通共也就这么几套,大多都是住着人的,总不能像岁积云那样开着挖掘机去轰人吧?

        莫丽安也跟白惟明暗示了这个情况。

        白惟明回了三个字:“我不管。”

        莫丽安也想回三个字:“尼玛逼”。

        可莫丽安最终回了这三个字:“没问题。”

        最终,莫丽安还是带着容君羨和白惟明来到了一座云顶山上湖溪旁的坐北向南四层别墅了。

        容君羨兴致还挺高的,在别墅里转了一圈,特别喜欢。

        莫丽安连日来跑断两双高跟鞋,如今看着容君羨的笑脸,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就算白惟明再挑剔,但只要容君羨满意,那就ok了。

        “既然容老板满意,”莫丽安说,“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预订乔迁派对了?”

        “不错。”白惟明说,“我们搬家那么好的事情,应该叫上朋友们来庆祝。”

        容君羨却说:“可要叫谁呢?”

        白惟明道:“旁人也就罢了,宣不凡是一定要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