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72章

第72章

        

        

        

        一年一度的金宫奖准备得如火如荼。

        入围的名单也公开宣布了,其中大热门也包含了梅旻导演的新作《天烧赤壁》。这个电影提名了多项奖项,而男主角容君羨也得到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相应的,容君羨获得了提名,就意味着杜漫淮失去了这一次的机会。

        有网友质疑,说这部戏明明是双男主,容君羨和杜漫淮的戏份一样吃重,杜漫淮的表演也不输给容君羨,为什么杜漫淮榜上无名呢?

        自然,容君羨今非昔比,粉丝众多。粉丝们也一力声援,说赤壁的主角不是周郎,还能是谁?也有自媒体从各种角度分析为何容君羨是本片的第一男主角,凡此种种。

        更有甚者,有些粉丝也不讲理了,直接说,反正片方报上去就只报了容君羨,不服吊死!

        总之,电影节开幕之前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身为事件主角的两位影帝却都很低调。

        但也不奇怪,容君羨凭借《曾凡传》复出之后就维持着“低曝光”的策略,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也不太接受访谈,社交账号也一早上交给公关团队。

        至于杜漫淮,也一度销声匿迹了。

        容君羨再一次遇见杜漫淮,是在游艇会上。

        这一阵子,容君羨在泗湄拍戏,白惟明也在泗湄办游艇会。

        白惟明为了游艇会忙里忙外的,到了会展开幕的那一天,容君羨也跟剧组请假,跑去给白惟明捧场了。

        “你可不嫌我私下跑来、给你添麻烦吧?”容君羨从保时捷上跳下来,一蹦一跳地走到了白惟明面前。

        白惟明一身白西装,如常的儒雅翩翩,见了容君羨,便笑道:“大明星肯来,当然是蓬荜生辉。”

        容君羨伸手勾住白惟明的脖子,在他脸上落下一吻。

        莫丽安站在一边,装作什么都看不到。

        白惟明扶住容君羨的腰,说道:“我让莫丽安送你进去坐坐——还是说,容老板也想在开幕式上上台发言?”

        容君羨只道:“那可不行,没有我家公关经理给的公关稿,我是不会随便在公共场合发言的。”

        白惟明闻言一笑,说:“看来你家公关经理把你调教得很好。”

        容君羨仍与白惟明调笑,莫丽安在一旁也看不下去了:今天开幕典礼可是有一百万样事项要忙的,哪里容得老板在这儿风花雪月?

        莫丽安上前一步,说道:“容老板,这边请。”

        容君羨便对白惟明说:“那我跟莫丽安进去了。”

        白惟明点头:“我忙完了就来找你。”

        容君羨便随着莫丽安一同进了场内。

        这次的展会办在泗湄水边,开幕式则在一艘超级豪华游艇内举行。游艇内装潢高雅,奢华中不失格调,内饰都非凡品,气度超然。莫丽安领着容君羨进了游艇,简单地介绍了两句之后,又说:“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去做事了。”

        容君羨点头,说:“你忙去吧。”

        莫丽安便转身走了。

        容君羨在游艇里转了两圈,遇见了几个熟人,有秦家的那几个爷们。那几个爷们见了容君羨,都笑道:“啊呀,白大嫂!”

        容君羨觉得好没意思,只说:“为什么不能是白惟明做‘容大嫂’?”

        几个爷们便道:“都是开玩笑,你不喜欢,我们就不那样叫呗。”

        容君羨却和这几个爷们没有话说,聊了两句便走开了。宴会里还有一些眼熟的人,容君羨也认不上来。有几个以往得罪过容君羨的,如今见了容君羨,扭头就走了,都不敢和容君羨正面碰上。容君羨也不是那种逮着就要打的人,便对这些人不理会。

        只是这样逛下来,也有些无聊了。

        容君羨便自行去了vip休息间,打算躺着等开场。等他进了休息间,便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宣会长?”容君羨眨眨眼,“是你吗?”

        宣会长扭过头,看到了容君羨,便说:“是我。你好,容先生。”

        容君羨在宣会长身边坐下,只说:“你也在啊?”

        宣会长便答:“我是泗湄商会会长,这样的场合,也是要到的。待会儿还要发言。”说着,宣会长扬了扬手中的演讲稿。

        容君羨说道:“那我待会儿可要仔细听了。我还没听过你发表讲话呢!”

        “也没什么好听的。”宣会长说,“都是些官话。”

        “你打官腔?”容君羨笑道,“那我就更想听了。”

        宣会长说:“这也想听,那你真的很无聊吧。”

        容君羨噎住了。

        宣会长却不是故意要噎人的,也并不感到自己把人给噎着了,自顾自地看讲稿。

        容君羨见宣会长这么认真准备讲话,便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先出去。”

        宣会长又对容君羨说:“其实我稿子都背熟了。”

        “那你还看得那么认真?”容君羨好奇。

        “因为没有别的事情做。”宣会长说,“这种宴会很无聊。”

        “是啊!”容君羨也非常同意,“主要是人没趣。”

        宣会长又说:“等开场过后,我会回我自己的游艇里。你要是无聊,也可以来找我,一起解闷。”

        容君羨原想答应的,但想了想,又说:“会不会不方便?”

        “为什么?”宣会长问。

        容君羨却说:“我怕你还对我有意思呢。”

        “你真自恋。”宣会长说。

        容君羨又被噎住了。

        宣会长又道:“我还是和你做朋友吧!”

        容君羨惊讶地说:“真的吗?你想通了?”

        宣会长觉得奇怪:“难道你觉得我会为了你伤心一辈子吗?你又不是天仙下凡。”

        容君羨再次被噎住了,半晌只说:“也挺好,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宣会长道:“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宣会长那句“你又不是天仙下凡”,乍听之下很噎人,但仔细想来,倒让容君羨放下了心头大石。比起来,容君羨还宁愿宣会长不把自己当作一回事,也好过他为自己牵肠挂肚呢。

        在开幕仪式上,宣会长在众人面前用siri的语气背诵完了秘书写的演讲稿,毫无感情地跟着大家一起鼓掌。众人的目光注视着他,他习以为常。站在台上,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使他原本就洁白的肤色更添光彩,似玉流光。容君羨在台下看着宣会长,心想:宣会长长得真完美,可我偏偏看不上他,我也是有点奇怪。

        待宣会长走下台后,白惟明又上了台。灯光之下,白惟明一身白西装,全身在白光、白衣料之中封闭得严严实实——可唯有容君羨知道这底下的身体是多么矫健、性感。容君羨看着台上略显冷感的白惟明,容君羨思潮翻涌,只道:我的白先生可太完美了,我真有眼光。

        在一堆无聊的开场之后,展会正式拉开帷幕,大家又重回了散乱的热闹之中。容君羨和白惟明说了两句闲话,白惟明便又要去招呼宾客。容君羨便也不妨碍白惟明工作了,只想起了宣会长的邀约,便径自下了这艘主游艇,独自前去宣会长的游艇。

        今天是游艇会,岸边无比热闹,泊满了大大小小的游艇。宣会长不喜欢热闹、为人也低调,他的游艇在比较远的地方、远离主会场。

        容君羨一路沿着岸边往夜色深处走,越走越远离人烟,越走越觉夜里深寒。当人少的时候,容君羨渐渐察觉到有人跟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

        他回过头,便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穿着兜帽衫的人。

        “你是谁?”容君羨问。

        那人走近了,揭下了自己的兜帽。岸边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容君羨认出了他:“杜漫淮?”

        杜漫淮看起来瘦了不少,脸色也很憔悴:“是我。”

        容君羨感到不快:“你来干什么?找我麻烦?”

        杜漫淮冷笑:“我找你麻烦?我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容君羨却说:“对啊,为什么呢?”

        容君羨看起来惑然不解。

        杜漫淮冷冷看着容君羨。

        容君羨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说:“昆幸都告诉我了,就是你看我不顺眼,非要搞我。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

        杜漫淮的脸色变得更不好看:“到底是谁和谁过不去?你为什么非要抢我的东西?”

        容君羨愣了愣,说:“我抢你东西?我抢你什么了?”

        “你抢我什么了?tort是你抢我的吧!天烧赤壁的男一号是你抢我的吧!金宫奖提名是你抢我的吧?风头都是你抢我的吧?”杜漫淮变得焦躁,语气急促,“还有白惟明——”

        tort也好,天烧赤壁、金宫奖还有风头都罢了,却有一件能让容君羨大大在意的:“白惟明?”

        杜漫淮恶狠狠地说:“我哪儿比你差了?我唯一差了你的,就是没和白惟明在一起。”

        容君羨脸都气红了:“你神经病吧?”

        杜漫淮用嫌弃的眼神看容君羨:“要不是白惟明扶持你,你能有今日吗?不过,以他的资源来扶持你,你才混成这样,也真是废材。要是我——”

        容君羨反唇相讥:“你不也有陈礼秉在捧吗?我看你也不咋样啊。”

        “陈礼秉哪里能比得上白惟明!”杜漫淮的语气里厌恶更深,“你凭什么配白惟明?”

        容君羨倒是不解了:“陈礼秉比不上白惟明吗?礼总的公司不也是百亿上市企业吗?他在圈子里是大老板,白惟明那个小公关公司可比不上吧。”

        听了这句话,杜漫淮愣住了半晌。过了一阵子,杜漫淮脸上露出了极为欢喜的神色:“你……你……你根本不认识白惟明!”

        容君羨困惑不已:“我不认识白惟明?”

        杜漫淮哈哈大笑起来:“原来白惟明也没跟你讲真话嘛!哈哈哈哈!他只是来和你玩玩儿的,根本没和你透他的底儿。哈哈哈!原来他对你也不是真的——”

        杜漫淮忽然寻到了安慰,一种极大的安慰。巨大的喜悦笼罩了他,以至于他憔悴的脸庞也透露出疑似健康的红光了。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宣会长忽然出现在转角。

        容君羨见了宣会长,才想起来自己是要干什么的,忙说:“我不是来找你吗?只是中途——”

        容君羨撇过头,又看到了杜漫淮,此刻杜漫淮的神色相当正常,一点没有刚刚那股子怨愤和偏执的扭曲。杜漫淮笑笑,说:“我能一起吗?”

        对容君羨而言,他不想见到了杜漫淮,但是,刚刚杜漫淮那一句“你根本不认识白惟明”,却又扎中了容君羨的心。为此,容君羨竟也希望多和杜漫淮聊两句了。

        宣会长带着杜漫淮和容君羨上了游艇。

        这艘游艇不大,内饰也不豪华,走的是简约风格。三人坐下来后,容君羨很是不安,打量了一下杜漫淮。却见杜漫淮没事人似的,看起来很和善,主动帮大家斟茶递水,还帮二人剥栗子吃,真是友好得不得了。

        容君羨带着满腹的疑惑,喝了杜漫淮泡的茶,又吃了杜漫淮亲手剥的栗子,没聊几句,便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等容君羨醒了过来,脑袋嗡嗡的,像是里头有个和尚在撞大钟。

        “啊……头好痛……”容君羨揉着脑袋,又揉了揉眼睛,却见前面有一扇窗,窗外是月亮。

        他支起身体,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阿?”容君羨困惑地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桌子上还散乱地放着茶杯、果盘、栗子壳,“刚刚……我在这儿和宣会长、杜漫淮吃茶聊天……他们呢?”

        容君羨甩甩脑袋,扶着桌子站起来,才发现自己光着脚。

        “呃?我的鞋子呢?”容君羨看了看自己,才惊愕的发现自己不但光着脚,而且衣服还解开了一半,裤子的拉链都拉开了,皮带掉到了沙发上。

        他连忙整理衣服,往楼梯那边走,却见楼梯之下,杜漫淮横躺着,双目紧闭,双腿折弯成不可思议的角度,看着恐怖诡异,令人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