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星公关在线阅读 - 第76章

第76章

        

        

        

        说完“老婆”两个字,容君羨先脸红耳热起来:“什么……你……你这是求婚的意思吗?”

        “要这么说的话,”白惟明手指勾在文件夹的边缘,随意的拨弄,“也该是你向我求婚啊。”

        “我为什么要……”容君羨总觉得哪里不对,“我看你才是该展现诚意的那一方吧!”

        “我的诚意是很足够的。”白惟明将手放到容君羨的一只手上,又将文件夹放到容君羨的另一只手上,“你看我,房子都买好了,早早准备着财产明细。证明我一早就计划好了我们的以后。而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我们的将来的?”

        “什么时候……”容君羨噎住了。

        别说是什么时候考虑将来了,容君羨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嘛!

        容君羨满脸发热的,竟然被绕进去了,还觉得有所愧疚:“我没有考虑过……”

        白惟明装出惋惜的样子,微微一叹:“我就知道,你对我不过是玩玩儿而已……”

        “不是!”容君羨赶紧摇头,“不是这样的!我对你是认真的!”

        白惟明便说:“那你为什么不肯跟我求婚?”

        容君羨愣了愣,攒着手里的文件袋,有些紧张:“可……可求婚的事情怎么可以这么仓促呢?”

        白惟明便说:“结婚都是靠冲动的。”

        容君羨噎住了。

        这边容君羨总觉得哪里不对,伸出手来攒住文件袋。

        那边于知务却派助理来催了,说容君羨得去机场来了。

        容君羨站在原地,似乎想走、又不想走的,助理都有些急了:“容老板,飞机不等人!”

        白惟明看容君羨的表情,知道容君羨还是有所疑虑。他也不想逼迫容君羨,便拍了拍容君羨的肩膀,笑着说:“也是与你玩笑的,你不必急着考虑这些。先去把工作做好吧。”

        助理那边也拉着容君羨走了。

        容君羨手里还拿着文件袋呢,回头又问白惟明:“那你这个文件……”

        白惟明笑道:“你拿去吧。但记得别弄丢了。被其他人看了也不好。”

        容君羨便被助理推着走下楼,他手里拎着沉甸甸的文件袋,心里也怕弄丢呢。毕竟,一笔笔记着白惟明的财产啊!

        待容君羨被助理塞进了汽车后座,容君羨思来想去,还是给白惟明打了个电话:“不然我还是把文件袋换给你吧!这东西我拿着也不方便。”

        白惟明那边沉默了几秒,脸上有容君羨看不见的失落。

        过了几秒,白惟明的清澈和煦的声音又从电波传来:“没问题的。你可以看。但看了就是我的老婆了呗。”

        容君羨听到白惟明的声音说出“我的老婆”四个字时候,脸上就热起来,半晌粗声粗气地说:“那还不一定呢!”说完,容君羨把电话挂了。

        容君羨的心脏怦怦狂跳,原是为了这一场忽然起来的“被求婚”而心思缠绵。

        可等汽车开到机场的时候,容君羨又渐渐品出些不妥来:我怎么仍觉得白惟明对我有所隐瞒?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他这人那么的不老实呢?

        这些“不妥”,仅仅是一种奇异的直觉,而非逻辑的推断。

        容君羨用脑子思考了一阵,只想着白惟明的说辞没什么问题,但容君羨用心去感受,却还是觉得白惟明满嘴鬼话连篇。

        思来想去,容君羨只说:“我可不敢信赖我自己的脑子。”

        容君羨回到了梅花山庄的贵宾房,将那文件袋慎重地放入了客房的保险柜。他不想旁人来打开这份文件,但他自己也不想打开它——起码暂时是不想的。

        陈礼秉和容君羨请假了几天,剧组的进度拖慢了不少,因此现在进度要赶上。容君羨刚到梅花山庄就接到了新剧本,立即要开始准备排戏。

        翌日,也不管演员什么状态,戏就要拍了。

        容君羨一宿没有睡好,看起来有些憔悴,但上了妆之后,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曾凡”。

        按照宫斗剧的思路,曾凡每次斗赢一个对手,都得在对手临死前跑去和他说说话。对手要说出一堆悲惨的心事,然后悔恨交加地死去。

        这次曾凡遇到的对手是那个钟爱合欢的美男。女皇帝曾经为了他种植了一院子的合欢花,但有了新宠后,又改种了梅花。这也是剧组又取景合欢苑、又取景梅花山庄的原因。

        曾凡坐在了合欢美人面前,说:“你输就输在喜欢合欢花。”

        “什么?”对方愣住了。

        “合欢花虽然美丽无比,但到底是无情的花。”曾凡悠悠说道,“夜合枝头别有春,坐含风露入清晨。任他明月能相照,敛尽芳心不向人。”

        “敛尽芳心不向人……”

        “帝皇的心就是夜。她是多情,但也是个心思重的。这样的人,付出的情意看起来很美,但终究还是任他明月能相照,也是敛尽芳心不向人。你想做她的明月,但她可不想让你见她的心。”

        容君羨悠悠说完了这一句台词,眼眶忽然发红。

        他隐隐带着泪光的眼睛含情看着对手,把对手演员顺利带哭了。

        待导演喊了卡之后,容君羨还有些愣神。

        见他愣着了,剧组另一个导演笑着说:“容老板真是努力!不是自己的重头戏也那么入戏呢!”

        容君羨这才回过神来,笑笑说:“没什么。”

        拍完一天的戏,容君羨回到了酒店,脑里还是想着那句台词“你想做他的明月,但他不想让你看见他的心”。

        容君羨蹲在了保险箱面前,保险箱里头稳妥地放着那份文件。

        而容君羨不觉想到,白惟明的心是不是也稳妥地缩在了类似保险箱的东西里头。

        叮铃铃——

        容君羨的手机响了。

        容君羨拿起来一看,屏幕上是白惟明的名字。

        容君羨抬头看了看时钟:是了,如果是分隔两地,每天晚上这个时候,若非有其他要事,白惟明都会跟自己通话。

        原本容君羨还觉得白惟明挺黏自己的,现在想来老觉得没什么滋味。

        “喂?”容君羨问,语气里有些迟疑,仿佛是怕白惟明会问求婚的事情。

        但白惟明作为公关,光听容君羨一个“喂”字,就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白惟明并没有提起关于求婚的事,连带着那份被束之高阁的文件,白惟明也没有提一个字。白惟明的话语犹如窗外的风,尽在吹不到容君羨的角落打转。

        他很温和地问容君羨今天工作怎么样、路途上有没有辛苦——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但也能体现几分蜜意和柔情。

        容君羨却有些厌烦了白惟明这样精致的世故。

        他宁愿白惟明鲁莽地提起“你打算和我结婚吗”、“愿意吗?”、“不愿意?那是为什么”……

        他想见见一个莽撞的白惟明。

        可大约白惟明并没有这样的一面。

        又或许白惟明的这一面不想让他看见。

        “嗯。”容君羨的回答变得越来越简短。

        白惟明听得出容君羨语气中的不耐,便温柔问道:“你是不是累了?”

        容君羨到底是个藏不住事儿的,直接问道:“我不叫累,你才累吧?”

        白惟明愣了愣,说:“为什么这么说?”

        容君羨自然而然地想起白惟明那形迹可疑的“父母,”便说:“你到底还有没有事情瞒着我?”

        白惟明道:“为什么这样说?”

        容君羨正要说出来,却想起了之前的经验:他问白惟明“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白惟明问“是什么事情”,他一股脑地说出来了,然后白惟明不慌不忙地说出一个没有太大破绽的解释。

        容君羨可不想这样的剧情重演。

        他冷哼一声,说:“你自己心里有数!”

        白惟明答:“我有什么数?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容君羨愣了愣,又说:“我不清楚!我总觉得我们不清楚!”

        白惟明答:“那一定是有误会。你要说给我听,我才能解释。不然,这样糊里糊涂的,我也很无辜。”

        容君羨听到这话,只能说白惟明说得有道理。但容君羨的心却不这么以为,心里还是一团疑虑的。这次,容君羨决计不听自己的脑子,不可以讲逻辑,非要凭着直觉走。容君羨便单凭直觉说:“我觉得你不糊涂,你还挺清醒的。糊涂的人是我。”

        白惟明没想到容君羨居然变得这样锋利,顿感不妙,又问:“你怎么忽然这样钻牛角尖?”

        “你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容君羨不想卷入这种“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的话题里,“我从头到尾问的就是你还有没有事情瞒着我!你别给我说什么别的,就回答我有、还是没有!”

        “那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白惟明说,“难道从出生到现在,你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如数家珍地逐一告诉我了吗?若说你曾在马路上摔了一跤,没有告诉我、若说你刚刚吃了冰淇淋,没有告诉我,那算不算是瞒着我?一个人每天都发生那么多事情,怎么可能每一件都告诉了伴侣呢?要是没告诉,就叫隐瞒?那是不是很冤枉?所以,你不说清楚是什么事,我根本没有办法回答你!”

        白惟明这一顿长篇大论的,把容君羨都绕晕了:白先生说得好像有点道理啊!

        容君羨却站定了不讲逻辑这路线:“我……我……我去你丫的。”说完,容君羨就把电话挂了。

        电话挂了之后,容君羨的心情并没有变得轻松,反而更复杂了。白惟明被挂了电话之后,又陆续打了几个电话来。容君羨都不想接,他总觉得,再聊下去都是白惟明那些头头是道的长篇大论。他可不想听。

        要是晾着白惟明不理,容君羨又相当不忍心,便发了一条信息:“我不想听你讲那些了。我总觉得,你不但闻起来像合欢花,为人也是这样。像晚上的合欢花,叶子就是不打开。”

        这条信息发出去之后,容君羨的手机消停了。

        白惟明没有再打来了。

        偶尔,助理会跟容君羨说,白惟明来问过容君羨的近况,天气变化了,白惟明还会托人来给容君羨送衣服、食材。但白惟明本人则没有给容君羨打过电话了。

        容君羨在剧组里忙里往外的,但闲下来的时候,又不免得想白惟明。

        助理在旁也总说白惟明的好话:“别的不说,这件订做的保暖大衣就是白先生送来的呢。”

        容君羨瞥他一眼:“你收了白先生好处费?”

        助理懵了,半晌还点头:“嗯啊。”

        还真实诚。

        容君羨倒说不出话来了:这个白惟明,最懂得用钱收买人心!

        助理却又说:“我们公司一草一木都是白先生掏钱置办的啊,说起来,前阵子还听于知务说,我们公司亏着钱呢。还是白先生一直顶着。他赔本都要请你做老板,可见是好真心。”

        “给钱就好真心了?”容君羨反问。

        助理说:“给钱不一定真心,不给钱一定不真心。”

        容君羨也是无言以对了。

        《曾凡传》这样赶紧赶慢的,总算是在限期内拍完了。但容君羨却无暇参加杀青的宴会。

        因为,金宫奖颁奖典礼要开始了。

        容君羨作为影帝提名,当然是要去的。团队那边都给容君羨订好了衣服了。容君羨以为在颁奖礼当天会遇到白惟明的,但却仍没有。团队里的人也没有一个人提起白惟明,就像是大家都知道了容君羨和白惟明出问题了一样。

        “不过也不会是什么大问题,”于知务念叨,“白先生还是一直关注着容老板的,每个月的钱也打得很准时。”

        容君羨听了一耳朵,忍不住说:“又讲钱!看来钱真的可以解决这个世界上99%的问题。”

        “这不对吧,”于知务说,“我看是100%。”

        容君羨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丝绒西装,出现在金宫奖的颁奖典礼上。

        所有目光、灯光都不约而同地打在他身上,一双双的眼睛带着不同的感情看他,而他却只觉得寂寞。

        没有白惟明在他身边,他感到很寂寞。

        他缓缓走上了领奖台,看着底下涌动的人群。

        当他的手握住了金宫奖奖杯的时候,手心最先感觉到黄铜的冰冷。

        “请发表得奖感言。”

        容君羨清清嗓子,心里有些欢喜——到底是奖项到手了,却又不那么欢喜——说不上为什么。他对着麦克风,轻轻说:“首先,我要感谢……”这一段话,他背得烂熟。

        团队告诉他,这段话是白惟明亲自写的。

        容君羨的眼角有些温热:“谢谢我的团队……”

        “谢谢大家……”容君羨背完了最后一句话,朝大众鞠躬。

        掌声如雷动。

        容君羨却觉得好安静。

        得奖之后,媒体自然更加要涌上来访问。容君羨却不想理会媒体,随便应付了两句就跟着于知务往停车场走。于知务说:“为防媒体跟踪,白先生一早给你准备了另一台车了。和来时坐的那辆不是同一辆。”

        于知务便上了那辆做“烟雾弹”用的汽车,而容君羨则独自上了另一辆汽车。

        容君羨看着行车路线有些不对,忙问:“你载我去哪儿?”

        “回云顶山的别墅啊。”司机说,“那不是您的家吗?”

        容君羨愣住了。

        那是白惟明和容君羨的家没错。

        但是,这些天,容君羨都没有回去。

        容君羨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别墅的花园。

        刚进了花园,合欢花特有的香气,就如同浪潮一样涌来,几乎把容君羨淹没。容君羨抬头环视四周,却见月色之下,花朵朵开放,不仅如此,那花翠绿的叶子也如花一样绽放,并没有和一般夜合欢那样闭拢。

        “这——”容君羨感到很奇怪。

        “花也不一定都是‘敛尽芳心不向人’的。”白惟明从树影下走出来。

        容君羨惊讶无比:“你……”

        白惟明轻轻握住了容君羨的手,给了容君羨一个温柔的拥抱。容君羨把头搁在白惟明的肩膀上,闻到了合欢花的气味——却不知道到底是来自花园里的合欢花,还是白惟明身上的香水。

        可都不要紧了。

        容君羨太想念了白惟明了。

        白惟明抱着容君羨,拉着他的手,说:“我不是敛尽芳心不向人,我是喜欢你的。真心如此。但有时候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你,不过是觉得没必要。但感情从来都很真。”

        “别的事情不告诉我,也就罢了。”容君羨忍不住说,“可你为什么要雇个假的爸妈来骗我?”

        “什么假的爸妈?”白惟明忍不住惊讶。

        容君羨跺脚,说:“就是我要见你的家长!那对家长和你一点都不熟,不知道你的口味、不知道你的生日……甚至、甚至他们都不是一对夫妇!是你花钱请来的!”

        白惟明一愣,脸色变得有些怪异:“你怎么知道这些?”

        容君羨的脸色也不好了,将白惟明的手甩开:“我就是知道了。”

        白惟明微微一叹,说:“他们真的是我的父母。”

        “啊?”容君羨一脸不信,“这你还嘴硬啊?”

        白惟明苦笑:“我还宁愿是嘴硬。要真雇人来做我父母,我还宁愿雇专业一些的。不似他们没有心肝。”

        容君羨见状,将信将疑的。白惟明便握着容君羨的手,和他一同回了别墅的书房。白惟明把书房里的柜子打开,拿出了户口本和别的登记材料,给了容君羨看:“你看吧,真没有骗你。这是我的出生证明原本,这是他们的离婚证明、离婚协议复印本……”

        “离婚?”容君羨惊愕无比。

        白惟明淡淡说:“是的,他们离婚很多年了,所以关系不好,彼此也各自组织了新的家庭,心思都在新的孩子上,所以对我也不是特别关心。”

        容君羨脸色微变,竟难过起来,又说:“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误会你的……”

        “不,这也是我的问题。我如果一早和你说明我的家庭情况,就不会这样了。”白惟明淡淡笑,“我看你家庭那样美满,也很高兴,也很羡慕。有时候却又觉得自己不够好。”

        “怎么会不够好?”容君羨惊讶,“你是最好的。我是个小明星,配你大老板,还会被别人闲话呢。”

        “是的。”白惟明笑笑,“可我知道你不是小明星,你是最好的一颗星。我总想使自己看起来完美一些,便免不得闹笑话了。”

        容君羨惊讶:“你还觉得自己不够完美吗?”

        白惟明道:“从前不会,认识了你,便总觉得自己很坏。忍不住想在你面前装模作样。”

        “噗嗤。”容君羨笑了,“这是开玩笑?”

        “不开玩笑。”白惟明有些认真地说,“好比我告诉你,我晚上皮肤上也有合欢花香气,是自然的。但其实是我临睡前上厕所悄悄喷的……”说着,白惟明的脸颊竟有些发红。

        容君羨惊讶地看着白惟明的模样,此刻的白惟明确实和平日不同,有些脆弱的、害羞的样子。

        “你……”

        白惟明顿感不好意思,干咳了两声:“这样的小事情还有许多,要跟你都坦白,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容君羨愣了愣神,不觉失笑:“好吧,这些小事情,我就允许你瞒着我!可大事却不成。”

        “那是自然。”白惟明点头。

        容君羨却指着窗外的园林,道:“对了,那个合欢花叶是怎么弄得晚上也开放的?”

        白惟明便答道:“合欢花叶晚上合拢,是受了光线和泥土水分的影响。花昼开夜合是由于其叶柄基部的细胞因光线强弱、温度高低的变化而吸水或放水,影响细胞胀缩。这些天我让专家团队在院子里实验,晚上开灯,并通过科技手段改变泥土里的水分含量以及温度,‘欺骗’了合欢花,让它们以为还在白天,便不合拢了。”

        容君羨惊讶得很:“那……那很花钱吧?”

        白惟明说:“没关系。你高兴就好。”

        容君羨却忍不住道:“那还真是如你所说的,世界上99%的问题都能通过钱来解决。”

        “而你,是剩下那1%。”白惟明温柔地注视着容君羨,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