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二节 百年的婚约

第二节 百年的婚约

        扬州城成象里,是前朝隋帝以成象殿为中心的望门贵族府邸群。

        谢府便是位于成象里,与夜市千灯的十里长街只有五巷之遥。

        五更刚过,天还黑着,谢傅离开秦楼,独自一人行走在青莲巷,高门大户人家门口的灯笼为他照明道路。

        这条巷子住的都是望族人家,灯笼会亮上一夜,只有待天亮,下人才会熄灭灯笼。

        不知不觉行到自家门口,宏敞的谢府门庭,一对大灯笼却是暗着的,谢傅轻轻叹息一声,金伯都忘了起来续灯了。

        谢家下人越来越少,日渐萧条,这一点谢傅是能察觉到了。

        望了自家门口那对用汉白石雕刻鹤鹿同春的定檐抱鼓石,这高高的门第能够证明谢家曾经的辉煌一时,现已丝毫没有望族威望,只剩下一个空名。

        谢傅轻笑一声,“豪门名阀又当如何。”

        他并非狂妄,他只是更看重“家”这个字。

        谢傅转身爬上自家围墙,双脚还未在院内落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把冷声:“又去哪里鬼混了?”

        吓得谢傅直接从墙上摔了下来,一双手却朝谢傅伸了过去,架住谢傅的身体,让他避免摔倒。

        谢傅回头一看,松了口气:“兄长,原来是你,吓死我了!”

        “我听金伯说,你夜夜彻夜不归在外面鬼混,原来是真的!”

        说话的男子面若冠玉,神韵奕奕,年龄约莫二十出头,身穿一袭深色儒衣,谦谦而端庄。

        男子姓谢名礼,字格致,是这谢府长孙,亦是谢傅的堂兄。

        “我……”谢傅无言以对。

        谢礼突然闻到谢傅身上的酸臭味,眉头立即微微一皱,“你几天没洗澡了?”

        谢傅应了一句:“我也不记得了,有好几天了吧。”最近他为了解开那段神秘的上古文字,确实忙的晕头转向的。

        谢礼提着谢傅的衣领顿了顿,忍不住又训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这样在外面敢说你是谢家子弟吗?”

        谢傅当然不敢,除非他腿不想要了。

        谢礼这么一顿,又把谢傅身上的胭脂香气给顿出来,谢礼鼻子特意嗅了嗅,眉头皱的更弯了,深深叹息一声:“弟教不严,兄之过啊,你小小年纪就这般沉迷女色,竟去逛窑子勾栏。”

        谢傅连忙解释道:“兄长,我是时而失礼,却心怀正德,你大可放心。”别人怎么看待他,他可以不当回事,堂兄对他有误会,他却必须解释一二。

        “我就是……”谢礼说着却是语气一软,“算了,都怪这几年兄长在书院读书,缺少对你的管教,你跟在我的后面,可别给爷爷撞见了。”

        谢傅闻言讶道:“爷爷回来了?”

        谢礼轻道:“昨天回来了,他心情不好,你这几天悠着点,要是真惹怒爷爷,为兄怕也保不住你。”

        谢傅问道:“为什么爷爷心情不好呢?他不是去徽州顾家给你提亲吗?这可是喜事啊?”

        谢礼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谢傅,“你是不是明知故问?”

        谢傅轻轻道:“兄长,你的意思是?”

        谢礼点了点头,“其实这个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了,如今的顾家又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谢家,一直都是爷爷一厢情愿。”

        谢傅沉声道:“可我谢家与徽州顾家有百年之约啊。”

        谢家家道中落至此,与徽州顾家相比,两者差距天壤之别,谢家家主谢广德敢去高攀声名正盛的徽州顾家,这其中却是有原因。

        百年前,谢家家主谢云与徽州顾家家主顾青峰乃是至交好友,两人义结金兰,本想亲上加亲缔结姻亲,只可惜两人只有儿子没有女儿。

        谢云和顾青峰当时便约定,只要子孙后代一方生有儿子,一方生有女儿,便结成姻缘,圆他们这一代人的遗憾。

        两人好不容易熬到孙儿诞生,只可惜双方又都是男丁,两人均十分无奈,却又很不甘心。

        顾青峰再次提议,这一约定不能因他们离世而断,主动拿出一对凤凰双玉出来。

        这凤凰双玉,一块上面雕有凤的图案为凤玉,一块上面雕有凰的图案为凰玉,凤玉保存在顾青峰自己手中,凰玉交于谢云之手。

        顾青峰明言此凤凰双玉便是信物,两家子孙后代,只要一家生下儿子,一家生下女儿,生下儿子的一家便可持此信物上门提亲,缔结良缘,永修百年之好,两家再续先人情谊。

        老天爷似乎要断两家情谊,顾家一直只生男丁,不生女儿,谢家也是一样。

        本来在谢广德上一代顾家曾生下一个女儿,顾家还因此特别前往谢家报喜,只是顾家这个女儿生下后不久就夭折了,缔结良缘之事又无疾而终。

        又几十年过去,终于在谢礼这一代,谢广德终于听说顾家又生下一个小女儿,当时谢广德开心的不得了,比自己生了孙女还高兴,只觉得这两家的百年之约终于可以在谢礼这一代人有个圆满结局。

        这一次顾家人并没有前来报喜,谢广德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顾家曾有女儿夭折之忌,怕这喜一报,顾家女儿又要夭折,又或者对两家人来说,这百年之约隐隐成了一个诅咒。

        后来这一想法在顾家女儿取小名羊儿,得到证实,羊儿之名以一副极其谦卑的姿态期望女儿长大易育而不夭折。

        现在谢广德亲自前往徽州顾家,意图明显,就是为了圆这百年之约。

        当然谢广德也有自知之明,如今的谢家已不复当年的谢家,而如今的顾家比起当年的顾家声名更盛,此消彼长之下,两家人的差距已经天差地别,他知道这是高攀人家了。

        只是希望顾家能念及先人情谊,心中还抱着一丝丝希望,结果却是很现实。

        谢傅见谢礼不说话,轻轻道:“兄长,你感到遗憾?”

        “我……”谢礼顿了顿,洒脱笑道:“我又不曾见过那顾家小姐,又有什么好遗憾的。”

        其实谢礼内心不应该说是遗憾,应该说有点失落吧,任谁再阔达,被人看不起,心里还是不好受的。

        百年之约,本该是一桩美谈,如今却成了一个笑话。

        如若谢家似李、王两大豪门名阀一般鼎盛骇世,这顾家岂敢毁约拒婚,想到这里,谢礼脸上肌肉不由自主的绷了绷,他一定要让谢家重新恢复往日辉煌。

        谢礼的表情,谢傅看在眼里,大笑安慰道:“哈哈,说不定那顾家千金丑陋如猪,兄长,还是我们赚了。”

        谢礼闻言,心情好上不少,虽然知道是在自欺欺人。

        两人朝后院走去,聊天的这功夫,天际也悄悄露出一抹鱼肚白。

        突然身后一把冷冷的声音传来:“再过几日就是春祭的大日子,你竟敢在外面厮混到现在才回来!”

        谢傅吓得站定,连回头都不敢。

        谢礼立即回头,只见爷爷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道:“你分明就是个野种,我谢家怎么可能有你这种血脉!”

        听到野种两字,谢傅心头刺痛无边,爷爷啊,就算我真的不是谢家血脉,好歹我们也当了近二十年的爷孙。

        谢礼见爷爷气成这个样子,知道自己今日不护堂弟,堂弟这双腿断定了,果不其然只见爷爷不知道从哪来抄来一直臂粗的棍子,怒气冲冲的朝谢傅行去。

        谢礼连忙上前拦住,“爷爷,你消消气,谢傅年未及冠,还不懂事,都怪我这些年……”

        谢礼还没劝完,就被谢广德打断,“礼儿,你让开!今日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看他还能不能到外面鬼混!”

        谢礼这边继续拦住,对着谢傅喝道:“傅!罚你现在就去寝堂,在祖宗面前面壁思过三日。”

        谢傅却还呆若木鸡,心中有种荒唐念头,就让爷爷打上一顿,如若爷爷能消气,也是不错。

        谢礼见谢傅还傻站着,大喝一声:“还不快去!”

        谢傅回过神来,疾步朝寝堂走去。

        待谢傅走远,谢广德才慢慢平静下来,谢礼拿掉他手中的棍子,轻轻道:“爷爷,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也不能拿谢傅来出气啊。”

        谢广德怒吼道:“难道他不该打吗?我白养他这么多年了。”

        谢礼连忙劝道:“该打该打!这几天我在家,就让我先来管教管教他。”

        谢广德冷漠道:“随便你吧,反正我已经对他不报希望。”

        “爷爷,我们回房吧。”谢礼说着,搀扶谢广德回房间去。

        谢礼刚扶爷爷在床榻坐下,就看到枕头边那块传承百年的凰玉,立即收回目光。

        谢广德却注意到了谢礼的表情,伸手把凤玉拿到手中,轻轻道:“礼儿,你从小,我就对你说,你将来要娶顾家千金为妻,如今只怕我要失诺了。”

        谢礼知道,尽管爷爷回来之后,什么都没跟他说,但是他从爷爷的心情早就能了解大概,笑着说道:“没有关系。”

        谢广德抬头望了谢礼一眼,轻轻道:“顾权说先人戏言当不得真,还说依辈分这顾家女儿乃是你的长辈,侄娶姑于礼不合,最后干脆说凤玉早已经不知所踪。”

        “我知道顾权就是看不起我们,他不想将女儿嫁到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