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七节 在座的都是渣渣

第七节 在座的都是渣渣

        笔就在他的不远处,韩非凡却代为持笔奉上,陈安立即一旁研磨。

        杜川巡视了带着殷切目光的文人公子,便有了第一句,挥笔洒墨。一旁的陈安代为吟了出来:“晴空子鹤向天扬。”

        “好!”

        鹤乃卓尔不凡之物,杜川将他们喻为群鹤,如何能不高声叫好。

        第二句杜川没有立即吟出,而是扫了一眼大厅,众人知道见他目光一亮,知道又有了,果不其然,陈安代为吟出这第二句:“万里翱翔千重浪。”

        不知是谁先看到这地下地毯所绣的云锦之图,立足于地毯之上,岂不如同翱翔于云海之上,再见厅内香炉香烟袅袅,弥漫周围,好似浪花一波又一波,前路茫茫。

        仅仅两句已经让人感觉并非身处青楼,而是置身云海。

        妙啊!赞声四起。名士可不是白叫的。接下来杜川却低头思索起来,只因前两句过于巧妙,这后两句若是不好,全诗可就前功尽弃。忽地,杜川迅速洒墨写下这最后两句:“云下风骚皆过客,含翎落地状元郎。”

        本是四下无声,众人无不细细品味这字里行间,待“含翎落地状元郎”这一句从陈安口中念了出来,只感觉一下子就点中脑门,悟得此诗神韵。

        含翎落地,状元傲世英姿立显。

        “确实好诗!”赞声四起,连连叫好,绝非因为杜川名气而故意吹捧。

        韩非凡赞道:“先生堪称当世第一诗才。”

        杜川脸上露出十分得意的神情来,这确实是他为数不多的佳句之一,手上还是谦虚一番,摆手道:“第一之名可不敢当!”

        陈安自作主张的将墨宝拿起,凑近嘴巴轻轻呵气将墨水吹干,递给秦湘儿道:“秦妈妈,你可此诗能否入得宝书大家法眼,引畅游先生成为入幕之宾。”

        秦湘儿嘴上笑盈盈道:“那是当然。”心中却是冷笑,“不知道天外有人人外有人吗?”面向众人朗声道:“诸位公子,杜先生已作一诗,你们呢?这诗登科若不分个高下,可就没有意思。”

        厅内众人闻言,心中却暗暗叫苦,这畅游先生本应该是压轴,如今先吟了出来,叫其他人如何能再出来献丑,自认在短时间内无法作出胜于此诗的佳作来。

        众人冥思苦想起来,或低头沉思,或抬头咬笔,或者张望寻找灵感,并非写不出诗句来,而是想不出堪能一比的好诗来。

        郑蕴武见谢礼陷入沉思,低声问道:“格致,你想出来没?”

        谢礼抬头苦笑,倒是想出几首来,只是与杜川之诗相比,立即见绌,平日也是诗赋信手拈来,此时一腔才学却被杜川一诗压的全部发挥不出来。

        杜川本来自傲,心中轻笑,就你们一帮晚生后辈,也能与我相比,故意悠闲的品着美酒,不出声解围。

        陈安笑道:“我看不用比了。这扬州城又有何人才学能胜过畅游先生。”

        话是没错,却是过分吹捧了,同时将整个扬州城的文人学子全给贬低了,虽敬佩杜川才学,心里却隐隐不快,很想当下就吟出绝句为这扬州城争口气,却奈何才学有限啊。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谁说没有!七星才子,风流缥客李少癫。”

        秦湘儿闻言,忍不住掩嘴偷笑,七星才子倒是名副其实,风流缥客四字却屈死他了,李公公哪来的风流,哪来的缥啊,哼,让你整天跟我唱反调。

        立即有人附和,“对对对,差点把我们扬州才子的招牌给忘了。”

        “哈哈,还好有李少癫,要不然我们扬州才子的脸面就全丢尽了。”

        杜川见众人你一言我一言的说这个李少癫,心中好奇的很,对着陈安低声问道:“陈安,这李少癫是何许人物?”

        站在杜川这一边的陈安本来一脸得意,在这李少癫三个字出来之后,立即老实安分许多。

        “先生,李少癫是扬州公认的第一才子,诗词歌赋,请棋书画样样精通。”

        杜川淡到:“这有什么奇怪,青楼里随便一位名伶大家就诗词歌赋,请棋书画样样精通。”

        “先生,李少癫是精湛到扬州文人学子无人能望其项背的地步。”

        杜川讶道:“这么厉害!”

        陈安点了点头,“先生,你刚才听得那曲那词就是李少癫所作。”

        杜川闻言,期待道:“快快请来一见,我要见识这位作曲大师。”

        陈安却一言不发,杜川好奇问道:“怎么了?”

        一旁的韩非凡笑道:“先生,李少癫神龙见首不见尾,冒牌货倒是挺多的。”

        杜川更好奇了,“什么意思?”

        陈安应道:“对对对,所以才有这么一句,平生不识李少癫,自称风流也太监,在扬州城可没人敢妄称风流。”

        同桌的秦湘儿实在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

        陈安好奇问道:“秦妈妈,你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秦湘儿嗔笑道:“没有,我就是觉得好笑,你们男人啊,个个都想夜御五女。”

        杜川愣道:“夜御五女,这又是什么故事?”

        韩非凡在杜川耳边低声道:“听说李少癫在凌云楼,一人独占五位名伶,将她们折磨了个三天三夜,那五位名伶大家愣是十天半月下不了床,连走路都要扶墙。”

        杜川忍不住脱口道:“真的假的?”女人在床笫之间远远强于男人,便是一个就能让男人吃不了兜着走,这五个那还不得日天了!

        韩非凡笑道:“风月趣谈,先生不必当真。”

        杜川暗暗松了口气,他自认在床第也有威名,可别一比就成了渣渣川。

        谢礼本见陈安一脸得意,心胸有点堵塞,听这李少癫三字一起,陈安竟老实起来,并没有站起来反驳,心中很是好奇。

        “修文兄,这李少癫是什么人物?”

        郑蕴武笑道:“我也是无缘结识,李少癫虽然神龙见首不见尾,但青楼一直有他的传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大家都分不清楚了,这假冒李少癫的人太多了,甚至我怀疑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谢礼问道:“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郑蕴武笑道:“应该有这么一个人吧,李少癫作了不少曲子,这倒是真真切切的,至于其它的就难以证实了。”

        谢礼问道:“修文兄,你刚才说假冒李少癫的人太多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郑蕴武忍不住一笑,“是这样的,李少癫作了不少曲子,这秦楼和凌云楼就是凭着他所作的曲子,在众多青楼中脱颖而出,成为两处超级存在。”

        “你想一想啊,其它青楼是不是也想让李少癫作一首曲子啊,自然对李少癫敬若上宾了,于是就有人假冒李少癫。”

        “进入任何一间青楼,只要报上李少癫三个字,非但不用花一文钱,而且青楼娘子马上就见你,假冒李少癫的人多了起来,都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李少癫。”

        谢礼好笑道:“青楼这么好骗吗?”

        郑蕴武笑道:“宁信其真,不信其假,真的是李少癫,那就赚大发了,假的又没多大损失。”

        谢礼淡淡道:“倒说的有几分道理。”

        郑蕴武低声道:“畅游先生虽是名儒,在青楼面对李少癫这三个字,还是需要微微低一低头。”

        秦湘儿见大家光顾着谈论李公公,都把诗登科的事抛之脑后,朗声道:“难道扬州城只有李少癫一个才子吗?”

        这话激起了谢礼的傲气,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朗声道:“自然不是!”

        此话一出,大堂所有的目光齐刷刷落在谢礼身上,谢礼一下子成了焦点人物,倒是相貌堂堂,只是你哪来的勇气与风流缥客李少癫相比。

        秦湘儿也第一次朝谢礼投来注视目光,只可惜谢礼此时无心欢喜,见杜川也朝他望来,谢礼顺势施礼,恭敬道:“学生谢礼见过先生。”

        “谢礼?听着怎么有点耳熟?”杜川喃喃,突然恍悟道:“可是仲明的学生,谢礼谢格致?”

        谢礼不亢不卑:“正是学生。”

        杜川笑道:“谢礼,我听仲明说你才学过人,方才听你语气,可是想出什么佳句,何不吟来,让我等悦耳!”

        谢礼闻言头皮发麻,迎着杜川颇有深意的目光,心里紧张起来,“学生……学生……”

        杜川见到他的窘状,抬手笑道:“罢了。”

        陈安却不打算放过他:“谢礼,看来你这才学过人却是徒有虚名啊。”

        一句话将谢礼说的脸色发红,郑蕴武这时站出来,朗声道:“陈安,你有本事你吟上一首,让我等听听啊。”

        陈安从容不迫,笑道:“我虽有小才,可不敢在畅游先生面前献丑,不像某人,才学不佳却口出狂言,作为晚生后辈,丝毫没有谦虚之态,自比李少癫。”

        郑蕴武本想为谢礼助言,没想到却让陈安捉住把柄,倒打一耙。

        如今,谢礼只能硬着头皮上:“荣朋尽远离,但觉出身低,苦读来垂问,登科是归期?”

        郑蕴武有点讶异谢礼做出这样一首诗,毕竟谢家是著姓望族,却哪里知道谢礼被顾家拒婚,只感觉如今的谢家与寒门又有什么两样。

        众人细细品味,只觉押题却不太押景,有点黯然,与此刻风花雪月不太相称,总的来说算是中等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