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十一节 朱门明月

第十一节 朱门明月

        谢广德起身之后,便离开寝堂,走路轻快却不像是一个脚有顽疾的老人。

        谢傅看着爷爷走远的苍老背影,年未及冠却心生要代替堂兄担起家族重担的念头。

        谢礼见谢傅一脸黯然,忍不住出声道:“傅,你也不要记恨爷爷,他……他……”却实在编不出什么好理由来圆。

        谢傅淡然笑道:“爱之深,恨之切。”

        谢礼明显愣了一下,附和道:“对,爱之深恨之切。”这个理由实在太完美了。

        “说点有趣的事吧。”谢礼不想继续这种莫名的尴尬氛围,特意岔开话题。

        谢傅想了想,只怕自己那些有趣的事情,“烘茶之法”,“谱曲新调”等等落到兄长耳中,定成了不学无术,突然想到什么,兴奋道:“兄长,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在古鼎发现的图案?”

        谢礼表情回忆着问道:“什么图案?”显然把久远的这件小事给忘记了。

        谢傅帮助谢礼回忆:“一个一个的,然后不规则的连在一起,当时你跟我说这可能是一种文字。”

        谢礼隐约有点印象了,“哦,我想起来了,怎么啦?”

        谢傅略微有些激动道:“有一天我突然茅塞顿开,苦研之下,发现这是一种比甲骨文更艰涩难懂的文字。”

        谢礼闻言轻轻一笑,夏朝之前的历史是一片空白,世人从各地遗迹发掘出来的单字残句,加以研究猜测,只是各说纷纭,没有完整文献来证明谁对谁错,更多是凭空猜测的子虚乌有。

        像著名的良渚文化,最终靠的还不是那些遗迹和出土的古物来猜测判断,谁又能靠着文字来解读出整个完整的文化来。

        至于谢傅发现一种比甲骨文更加古老的文字,这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见堂兄不以为然的表情,谢傅继续道:“我觉得这是一种身临其境之字,立于何时何地,便知其义,化繁为简的文字。比现在文字不知道要先进多少倍。”

        这话可说的谢礼一头雾水,什么身临其境?什么化简为繁?只听谢傅兴奋道:“猎雪之季,山巅圆月之境,这一幕可覆文千字繁之,亦可吟诗一首简之,皆不如一字表之。不对,也不能说一字表之,怎么说呢,千言万语不如心临其境,岂不玄妙!”

        谢礼倒是认认真真的思索一番之后才问道:“你只见其字,未至其境,又如何做到心临其境?”

        “你一问确实难倒我了,那日我细细揣摩,忽有灵感在脑海一闪而过,约莫感觉这世间百物百态皆在我心,便是认知。只是这认知又有何意义……”谢傅说着又陷入沉思。

        谢礼打断道:“好了,别异想天开,整天摆弄些不正经的东西。”一颗心却又飘到云鹤书院上面去,这个宝贵的名额就这样被陈安抢走了吗?他实在很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见堂兄毫无触动,谢傅内心失望,古鼎上那几个文字,这十几年来他一直记在心中,一直想解开答案与堂兄分享,怎知堂兄却连多问几句的兴趣都没有。忽听堂兄出声询问:“傅,你可认识李少癫?”

        谢傅闻言暗暗吓了一跳,兄长事听说到什么不好的事,还是已经知道了,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应道:“不认识。”应完偷偷观察谢礼。

        谢礼低下头去,果不其然,平时堂弟逛了的是窑子勾栏,郑蕴武将李少癫说的如此出名,如果是青楼常客,如何能没有听说过李少癫的大名。

        而且他这个德性,又无银两,又如何逛的起那花钱如流水的青楼,自己倒是想多了。

        谢傅试探着轻轻问道:“兄长,你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人来?”

        谢礼笑了笑,“就是突然听说,随便问问。”

        谢傅暗暗松了口气。

        “傅,你平日里在扬州城里穿街走巷的,听过秦楼吗?”

        谢傅闻言暗忖,堂兄今天是怎么了?又是李少癫,又是秦楼,突然想到大前天有个郑公子来找过堂兄,堂兄该不会和这位郑公子逛青楼去了吧。

        谢傅是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要不然堂兄绝对不会无端端提起。

        谢礼见谢傅久久不答,督促一句:“没听过吗?”说着微笑补充一句:“你放心,我不是想打探你平时干的那些坏事,只是想向你打探一些消息,毕竟你平时……你消息比较灵通。”

        谢傅笑着应道:“秦楼的大名当然听过。”

        谢礼继续问道:“那秦楼最有名的名伶大家都有谁啊?”

        谢傅装作不是很熟悉的样子,“嗯……有个叫宝书的,还有一个叫横眉的,似乎……还有个叫可琴的,应该是这三个最出名了。”

        谢礼直接问道:“那这扬州城还有比她们更出名的吗?”谢礼实在不甘心,他还是想扳回一城,这一次机遇错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谢傅道:“秦楼是扬州城最高档的青楼,而我刚才说的这三位更是秦楼中的佼佼者,听说要见她们一面十分不易……”

        谢傅说着停了下来,轻轻望向堂兄,堂兄该不会去见宝书她们碰壁了吧,宝书这个级别的可不是那么好见的。

        谢礼道:“你就直说了吧,有还是没有?”

        谢傅应道:“有!”

        谢礼有点激动,脱口问道:“谁?”

        “朱门明月秋如意!”

        “朱门,明月,秋如意。”谢礼慢慢念了出来,南开朱门北望青楼,朱门尤压青楼一头。

        “明月”指的应该就是“明月大家”,他在书院时曾听过其他学子提起,说“明月”大家是一种超然存在,与青楼名伶完全不同,这一类女子某一方的才艺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

        她们的作品,类似字帖,画作,往往都受达官贵人文人雅士热捧的,争夺者多,基本都需要竞拍购得,物稀价高,以持有“明月”墨宝字帖为荣为傲。

        朱门明月时而也会接待一些外国使者,传授传播一些大观国文化,出席一些国家重要场合。

        “明月”二字乃是美喻,寓意亮若天上明月,无法遮挡其皓皓光华。

        至于秋如意应该就是艺名了。

        如果能让杜川见到这秋如意,大事必定能成!想到这里谢礼忍不住激动道:“这秋如意是何许人也?”

        谢傅应道:“出身梨园,据说曾任教坊副使,据我所知至少精晓二事,一是歌唱,二是剑舞,堪称歌舞双绝。”说到歌舞双绝,谢傅似乎想到什么,忍不住笑了一笑。

        谢礼追问:“还有呢?”

        谢傅应道:“其它的我不甚了解。”一绝已是天人,堂兄未免有点贪心了。

        “好好好。”谢礼连忙说了三个好字,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谢傅心中暗忖:“堂兄问这么多,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他不是从来不逛青楼吗?怎么今日如此反常。”

        忽见谢礼突然起身,“傅,你守着灯,我去办点事。”说完就匆匆离开祭堂。

        一惊一乍的,搞得谢傅云里雾里,跪着跪着就睡着了,直到中午时分才被人推醒,却是管家金伯,见谢傅惺忪,立即责备道:“灯熄了,知不知道!”

        谢傅抬头见柱灯不知道何时熄了,惊的连忙起身续灯,嘴里默念着:“祖宗莫怪莫怪。”

        金伯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吃饭了。”两人守灯,有过同担,不然肯定跟老爷禀报,至于谢礼不在,却当谢礼方便去了。

        金伯走后,谢傅这会却打起精神来,前段时间日夜研究上古文字,此时在睡上个三天三夜也补不回来。

        直到傍晚时分,谢礼却还没有回来。

        倒是管家金伯先送来晚饭,看见灯亮着,谢傅人在守着,谢礼却依然不在就有些意外了。

        只见地上的饭菜一份吃完,一份还好好的没动,心中立即明了,敢情大少爷是一个下午都没在寝堂,不过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大少爷做事素来极有分寸,定是去忙什么重要的事情。

        谢傅看见全伯目光所落,知道全伯知道堂兄一整午都没在寝堂,这会想替堂兄掩饰已经来不及了,却见全伯放下晚饭,收拾中午的饭菜,什么都没说,倒是临走的时候轻轻说了一句:“少爷,打起精神,守好灯。”

        言外之意似乎在说,大少爷不在,你可要长点心,别误事了。

        金伯刚走不久,谢傅正吃着晚饭,谢礼急匆匆的就走了进来,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用责问的口气对谢傅道:“很有趣吗?跟兄长开这种玩笑!”

        谢傅一脸疑惑脱口而出:“什么玩笑?”

        谢礼一手把谢傅手中筷子夺到手里用力扔到地上,恶狠狠的盯着谢傅,“你可知道我特意快马加鞭跑到城北,却白跑一趟!”

        谢傅就更好奇了:“你跑到城北干什么?”

        谢礼生气说道:“当然是找郑蕴武详细打听这秋如意!”

        谢礼特意去找郑蕴武,怎知道郑蕴武听到谢礼的来意却是啼笑皆非,说秋如意的大名他听过,可从来没听说秋如意在扬州啊,这秋如意如果在扬州那还得了,达官贵人文人雅士早就夹道欢迎,把这秋如意居所前的石板路给踏扁了。

        还问谢礼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