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十五节 喜欢围杀的女人

第十五节 喜欢围杀的女人

        谢礼一揖之后,转而对杜川说道:“累及先生了,学生万分歉意。”

        好不容易见秋如意一面,也就吃碗茶,聊几句话的功夫,杜川可不舍得走,朝秋如意看去,似乎在问能不能他走我不走,只是秋如意丝毫没有挽留他的意思,不走也得走了,叹息一句:“实在遗憾啊,听闻秋大家歌舞双绝,难得一见,本还想一睹秋大家剑舞一曲。”

        杜川语气隐隐带着恳求,淡君却不留情面道:“两位请吧。”

        “唉”杜川叹息一声,再死皮赖脸,可真更让人家小瞧了。

        秋如意突然开口:“慢着,谢公子,令堂弟年方几何?”

        谢礼应道:“家堂弟年未及冠,正值舞象之尾。”

        那就是十八、九岁了,淡君“啊”惊呼出声之后,连忙捂嘴。

        谢礼见秋如意露出微笑,认为秋如意大度,是啊,跟一个还未及冠之人计较什么,连忙说道:“还望秋大家能念及堂弟年轻尚浅,不予计较。”

        “好说。”秋如意笑着应了一句,不动声色问道:“谢公子是否擅长茶道?”

        淡君扑哧笑出声来,在秋如意耳边低语一番,秋如意脸上微微一讶,看向谢礼,眼里的疑惑之色一闪而过。

        谢礼露出尬色,秋如意也没有再追问了,问了另外一个问题:“谢公子可懂烹调之道?”

        谢礼一愣之后,应道:“在下自幼勤读诗书,并没有多余时间研学其它。”

        秋如意“哦”的一声,“这么说,谢公子擅长这琴棋书画,不知这四者之中,哪一样最为精湛?”

        谢礼作为一个优秀学子,琴棋书画如何能不晓,只是在这位秋大家面前定是相形见绌,若论较为精通的,应该是这棋,谦虚应道:“在书院时,常与仲明先生对弈,虽输多赢少,棋艺勉强算上的了台面吧。”

        秋如意笑道:“谢公子,可否与我手谈一局?”

        杜川代为应话:“求之不得啊!”

        谢礼本欲应下,看杜川一副让给老夫的表情,开口道:“我棋力尚弱,怕让秋大家失望,不如由杜先生出战,学生在旁观战学习。”

        杜川一脸赞许表情,你小子懂事,秋如意却笑道:“不急,谢公子若能胜我,我非但不追究令堂弟过失,谢公子日后也是我绿野斋的贵客了。”

        此言一出,连杜川都满脸羡慕,这等天大好事,巴不得把机会抢过来。

        这大厅并非手谈之处,淡君前面引路,秋如意伴行,谢礼这会离秋如意较近,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兰麝幽香,心中顿生爱慕亲近,却又感慨,虽然与她只有一步距离,却是天地之遥。

        来到内院,引入房间,此前在外面还有黄昏尾的一丝光亮,进入屋子立显昏暗,淡君轻车熟路的点亮两盏灯。

        房间的景物才映入眼中,正中一张书案,案上有笔墨纸砚,书案背后挂着几张字画,左是琴床画桌,古锦斑斓,右边一张长榻,榻中间摆的正是一张棋桌,左右两面墙壁是两排书架,上面摆满秘书法帖,纵横层叠,书香袭人,雅致高尚。

        秋如意摆了个请的手势,世人皆知她歌舞双绝,殊不知她棋艺也是一绝。

        棋艺一门一要有名师教导,二靠天赋,教她下棋的乃是宫中的棋待诏,而她下棋也确实很有天赋,二者皆有自然棋力非凡,而这下棋又需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才有乐趣,没有对手,自然也就很少下棋了。

        杜川当主角当习惯了,笑着走到长榻右边客位坐下,待看见谢礼愣站着,这才恍悟秋如意是在邀请谢礼落席。

        杜川找了个说辞笑道:“这个位置确实是眼观六路的好方位。”说着站了起来,走向别处,“看来秋大家平时就是在这里读书写字,抚琴作画了。”

        两人坐下,淡君又在旁边点了两灯,将棋盘照的清明,谢礼信心十足,仲明先生的棋艺在扬州书院是首屈一指,而实际上他与仲明先生之间是胜负对半,可以说在棋这一样,他要远远强于琴书画。

        谢礼挑了黑子,意是让秋如意执白先行,秋如意却将白子推到谢礼面前,笑道:“客随主便。”

        谢礼也就不再推辞,毕竟获胜的诱惑太大了,他的内心很想获得胜利,而对于旗鼓相当的对手来说,先行就是先机,往往是最终胜负的关键,他与仲明先生就是如此,先行者有七成胜率。

        谢礼的想法很简单,既占了先机,就稳打稳扎,凭自己较强棋力取胜,白子在角星位落子。

        秋如意露出微笑,占先机落星位,这种套路她太熟悉了,当然只落一子,还看不出谢礼棋力如何,却是不在星位,不紧不慢随意下了一子。

        不知不觉下了二十余子,初盘多是布局为主,谢礼占据两角优势,而秋如意占据另外两角优势,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这时小婢端来香茗和一盘糕点,谢礼下完一子之后,端起茶碗吹了几口气,轻轻抿了一口提神,也学会了这品茶方法,放下茶碗,却见秋如意纤指拈了块糕点放入嘴中轻咬慢嚼,那模样迷人极了,实在让人移不开目光,秋如意美眸突然飘来:“谢公子,轮到你了。”

        谢礼回神,低头看向棋盘,这才发现秋如意在吃糕点之前已经落子,这女子下棋好快,似乎根本不用考虑。不行,我可不能再分神了,纵观局势,稳稳当当的又了一子。

        杜川巡了书房一圈之后,来到棋盘边,扫了一眼棋盘,只见双方都是稳打稳扎的套路,并没有什么剑指偏锋的举动,初看似乎谢礼布局要更稳一点,扫了一眼之后就走开,毕竟一直在棋盘边站着也不太好。

        谢礼看见秋如意在自己地盘附近落了一子,这一手让他有所警惕,你两角地盘未稳,怎么在这个时候子落别处,就算两角地盘已稳,接下也是开始占据围边率较低的四边地带。

        初次交手,他还不清楚秋如意棋力如何,一时也猜不出对方意图,略作思索之后做出判断,她应该是看出我有较强的布局能力,继续下去,优势恐被我维持到终局,此举应是为了打乱我的部署,进而改变整个局势,我就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发挥自己的长处,落下一子,稳稳当当的巩固自己的地盘。

        谢礼见秋如意不紧不慢往下“关”一子,这样就在地盘附近落了二子,这二子目前威胁不大,且是在他地盘之外。

        谢礼目前有两个选择,一是挂角占边,继续扩大自己的地盘,二是在两颗黑子之间“冲”一手,将形成“关”形的两颗黑子分开,此举难免就要陷入纠缠,秋如意自然不会白白赠送两子。

        这样一来就完全打乱自己布局扩大地盘的部署,主要还是要看破秋如意意图,依势落子。

        谢礼最终判断,此二子并未能对自己角处地盘造成威胁,秋如意目的就是为了打乱自己部署,挽回劣势,落子挂角占边。

        谢礼这一手却让秋如意对他微微一笑,不知是不是在赞许他意图坚定,不为所动,不过当秋如意小“飞”一手,却出乎谢礼意料,三子了,秋如意似完全放弃边线争夺,反而来占据这围空率最低的中腹。

        黑子三子之间留有空隙,白子可“冲”可“跨”,似乎在邀请白子来战,如果让黑子再落一子,一线小飞,无疑将这块地盘拱手相让,也就是黑子将地盘扩张到己方地盘附近,甚至将整个中腹地带也拱手想让。

        围棋真是千变万化,仅仅三子,就让谢礼陷入两难之境,初盘布局他并不打算与对方纠缠,然而对方以势逼人,又让他不得不与对方去纠缠。

        衡量利弊之后,谢礼持白“冲”了一手,这一手也预示着双方短兵相接,拉开战幕。

        秋如意露出笑容,一副下的很好的表情,似乎她等这一刻等了很久。

        两人你一子我一子,开始在这片地带纠缠厮杀,不到十手已经蔓延到中腹地带。

        谢礼也见识到秋如意棋风凌厉,占不到丝毫好处,此刻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她的下棋风格,还不如坚持一开始的布局策略。

        几手之后,中腹地带已经占满,现在谢傅又有两个选择,“挡”让与他厮杀的黑子成为孤龙,虽无把握吃下孤龙,却能阻断与黑子角边地盘连接。

        另一个选择,就是往己方另一角地盘并靠。一个是攻一个是守,大概畏惧秋如意凌厉棋风,谢礼最终还是选择往自己另外一角地盘“并”了一手,如果秋如意也“并”一手,那也预示纠缠厮杀告一段落。

        秋如意不紧不慢在谢礼并的方向“点”了一手,谢礼露出苦笑,看来她还是想继续缠斗,阻断自己回防,既然那么喜欢厮杀,那就来吧,刚要下子却是大吃一惊!

        秋如意这一手却是破眼杀招啊,与先前一颗孤子形成“关”势,而这颗孤子却是秋如意第一手,直到这个时候才露出埋伏尖兵的面目。

        谁又能够想到,她看似随意的第一手,却是设下一个埋伏啊。

        谢礼额冒冷汗,围棋千变万化,应该是偶然,要不然一开始她就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中。依他棋力看出关势阻断必然,连忙接上一手,力保孤龙不失。

        又是几子,黑子围势已成,谢礼为了力保孤龙不失,不得不左突右冲,孤龙也慢慢成了大龙,如若大龙被吃,那可就是惨败啊,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啊。

        谢礼突然瞥见秋如意轻佻玩味的表情,心中暗惊:“她是不是在享受这种围杀的乐趣?这个女人难道比男人还要狠辣?应该不是这样的,我也不要胡思乱想了。”低头将注意力放在棋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