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十八节 蒹葭先生的信

第十八节 蒹葭先生的信

        谢傅远远的就出声道:“别叫了,我来了,你这么个叫法岂不让人猜疑。”

        男子嘿嘿一笑:“还不是怕公子你听不出来。”

        谢傅应道:“怎么会听不出来,你叫个一两声,我马上就听出来了。”

        男子嘿笑:“差点忘了,谢公子你可是有一双绝耳,漫说这一声拟叫,就是十几种乐器……”

        谢傅打断道:“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信呢,我赶时间。”

        说着目光扫向男子双手,只见他左手拧着一只鸡,右手却空空如也,只听男子笑道:“恐怕你赶不了时间,我今天不是来送茶的,送信的船只不知道出了变故

        ,临时要返回苏州。”

        谢傅“哎呀”一声,问道:“船走了吗?”

        男子道:“还没呢,正在重新装卸货物,货物装完就走了,你现在赶过去还来的及。”

        谢傅只是稍微犹豫一下,就下了决定:“带路吧。”

        什么信让谢傅如此重视,竟让谢傅在守长明灯的时候不惜前往取信。

        却是他的老朋友蒹葭先生的来信,两人书信往来多年,虽素未谋面,却是缟纻之交。

        在谢傅心中,蒹葭先生有很重的分量,书信很慢,一年下来也互通不了几封信,所以每一份来信都是弥足珍贵。

        男子却不紧不慢的把右手伸出来。谢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把三文钱递到他的手上,男子这才转身前面带路。

        “李二啊,你以后可别再叫我谢公子了。”

        李二应了一句:“知道了李公子,李公子,我手上有只老母鸡,便宜卖给你,好给尊祖父炖鸡汤要不要?”

        谢傅没好气道:“你还敢提老母鸡,当年我就是被你给害了。”

        李二不以为然道:“嗳,不打不相识,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认识。”

        谢傅无奈一笑:“李二,你以后别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了。”

        这李二哪里听得进去,笑道:“我说李公子,我李二天生就是个偷鸡摸狗的,这世上没少我这种人,也少不了我这种人,你就别替我操心了,这老母鸡你到底要是不要?”

        “不要!”谢傅应的很坚决。

        走了好一段路,却还没到,谢傅有些心急,问了一句:“到了没有,到底在什么地方?”

        李二应了一句:“当然在码头了。”

        谢傅眉头一皱:“这么远,那走快点吧。”

        “我这脚走不快,要走快得……”李二嘿嘿一笑,把右手伸了出来。

        谢傅见状脸色一冷,沉声道:“李二,我平时差使你,是希望你少干些偷鸡摸狗的事,你还真当我少了你不行吗?”

        李二立即悻悻的缩回手,继续赶路,脚上的步伐也加快许多,过了一会主动道歉道:“李公子,刚才对不住啦,我就是贱骨头,就是想听你训我几句。”

        谢傅无奈摇头,却什么话都没说。

        终于到了码头,船只却装完货,刚刚起航离岸。

        谢傅见状一边奔跑,一边大喊:“刘掌柜,我的信!”

        见谢傅一副要下水游过来,船只才重新靠岸。

        从船上下来一个中年商人,对着谢傅说道:“你着什么急啊,我半个月后又回来了。”

        谢傅应道:“你这么耽搁半个月,我回信就要慢上半个月,怕那边等久。”

        中年男人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递给谢傅,“给!”

        谢傅满心欢喜接过书信,“刘掌柜,多谢了。”

        谢傅拿了书信之后,疾步返回,走到十里长街,这会街上已经开始有些人迹,有一些商铺也打开门做生意。

        不知不觉快走到秦楼,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披金戴玉的丽人,牡丹高簪,鬓云欺翠,内穿红色窄身小衫,外罩一件开襟式结彩鹅黄锦绣长裙,毫不吝啬的露出脖下大片雪白肌肤,肩披红帛缠于腰前拢合住宽松敞开的长裙,呈现出女子特有的纤纤细腰来,双腕戴一对和田白玉镯子。

        这幅装扮在宫廷仕女装的基础上做了一点改变,艳而不俗,她时而憩休养神,时而抬头张望一眼,像一只晒着太阳慵懒的猫儿,不是秦湘儿又是何人。

        看见秦湘儿,谢傅立即停下脚步,刚想绕远路,这秦湘儿就朝他这边看来,见是谢傅,像猫见了老鼠,整个人立即蹦活起来,朝他招手。

        秦湘儿这副举止让谢傅笃定就是特意在等他,不管好事坏事,先避她这一回,谢傅假装没看见,转身就走。

        秦湘儿一看急了,竟不顾形象的追了上来,嘴上喊道:“李公公。”见谢傅并没有停下脚步,亲热的又喊了一声:“好弟弟。”

        这声“好弟弟”叫的谢傅浑身一阵鸡皮疙瘩,料定绝非好事,走的更快。

        “好弟弟,姐姐有话跟你说。”这秦湘儿拖裙缠帛的,如何追的上一个年轻男子,却愣是追了上百步,气喘吁吁,香汗打湿脸上脂粉。

        秦湘儿心中暗暗骂了一句:“玛的,见了我跟见了鬼似的,老娘什么时候亏待过你。”脚下隐蔽的踢了一块石头。

        只听谢傅“啊!”的痛呼一声,捂着屁股蹲了下来。

        秦湘儿慢悠悠的走近,笑道:“李公公,大清早走这么快,是要去奔丧啊。”

        秦湘儿素来毒舌,谢傅习以为常,揉了揉屁股转过身来。

        秦湘儿见了噗嗤一笑,“到我楼内去,让宝书她们给你揉。”

        谢傅笑道:“湘儿姐,你舍得啊?”

        秦湘儿闻言立即高声道:“我舍得?这秦楼都快成了你的了。”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就狠狠戳了一下谢傅的胸膛。

        “你说你这些年在我秦楼占了多少便宜?”

        “你说你用了我多少纸?吃了我多少东西?吃了我多少酒?”

        “你说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给我的死对头作曲子,你是不是狼心狗肺。”

        “你就差没把横眉她们给睡了,你还有什么事没做?”

        秦湘儿没说一句就狠狠戳上一下。

        谢傅忍不住道:“喂,别老戳一个地方行吗?”

        秦湘儿纤纤柔指改为用揉,力道节奏轻缓适中,似喂谢傅吃人参果一般舒坦,“阉人,这样行吗?”

        谢傅哭笑不得,李公公也就罢了,把阉人都整出来了,朗声道:“我怎么就阉人了。”

        秦湘儿见谢傅气势凛凛的模样,挑衅着说道:“把你的龙鞭在大街上亮出来啊。”

        谢傅是习惯了秦湘儿的泼辣,换做另外一个女人,他要当场汗下如流,“湘儿姐,我是正经人,你这些不正经的话去跟不正经的人说。”

        “唷,不知道当初谁肆无忌惮的调戏我,还唱起小曲来,腚儿腚,圆儿圆,像那桃儿翘绵绵……”

        谢傅额头的汗又下来了,不就有一回喝了酒,调戏了她几句,甚至他都忘了自己说过什么,“湘儿姐,你别说这种话,我很腼腆的,有点受不了。”

        秦湘儿手上又动粗,凶巴巴道:“你受不了,我就受得了。”

        谢傅好声说道:“湘儿姐,大清早的你就这么冲,看来是岁月添愁,我这里有几味食材可以介绍给你,能调养身体,焕发年轻活力,让人心情更加愉悦开朗。

        秦湘儿愣了一下之后,恍悟谢傅是说她年纪大了,扬手怒道:“我真想一掌把你拍下葬,然后掘坟!”

        谢傅见她肩披红帛垂下掉地,弯腰捡起为她重新披上,轻轻说道:“湘儿姐,我有急事。”

        秦湘儿见他眉宇间温情隐隐而现,一幽而笑,“去吧,明天过来秦楼一趟。”

        谢傅应了一句:“有空就来看你。”

        秦湘儿看着谢傅捂着屁股一癫一癫远去的背影,眼里却是那个初见的偷书少年,那个捧废书视若珍宝的倦容少年……

        突然泄愤的将地上那颗击中谢傅的石子踩成粉末!

        而始作俑者明明是她本人!

        谢傅忍不住又把怀中的书信拿了出来,一边行着一边对着书函看了再看,信还未拆缄,谢傅却有点舍不得看的感觉。

        这个世上唯有蒹葭先生能够走进他的内心,让他产生共鸣。

        如果蒹葭先生知道与他通信的是个年轻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想到这里,谢傅不禁一笑,突然看到前方滚滚浓烟席卷而起。

        大概在家的位置,谢傅心中有不好预感,拔腿往自家方向奔跑,心中暗暗祈祷可不要是自家着火了。

        越是靠近敲锣打鼓的喧闹声响越发清晰,一颗心砰砰作跳十分忐忑,来到长巷口看清着火的正是自家府邸,拼了命往家里跑,赶回去救火。

        忽然看见堂兄远远的朝他奔跑过来,人被烟灰熏得的灰头灰脑,一身儒雅的礼服也被水打湿,十分的狼狈。

        谢傅人未靠近,就对着谢礼喊道:“兄长,回去救火啊!”

        谢礼人一靠近,就把着急回去救火的谢傅拉住,急道:“你不要回去!是寝堂着火了!”

        谢傅听此一言,整个人顿时呆住,万念俱灰,惊呼一句“完了!”他闯下大祸了!

        谢礼又道:“你听我说,寝堂着火,你我难辞其咎,这是五两银子,你现在就远走高飞,跑的越远越好,这事由兄长一人承担!”

        谢傅凛然道:“那怎么行!先救火再说!等火灭了之后,该怎么处置,我甘愿认罚。”

        谢礼怒了,吼道:“你还不明白吗?烧的是寝堂,毁的是我们谢氏一脉列祖列宗的灵位,这是弥天大祸,爷爷必须给同族众人一个交代,依家法处置,你铁定是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