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节 一人不入庙

第二十二节 一人不入庙

        黄昏时分,天际上的白云不知道什么变成了红色,火烧一般从西蔓延到东,像是一条长长的火龙,直到整个天空染红了,大地万物也映上一层红彤彤的颜色,这么壮观的火烧云却是极为难见。

        谢傅行走在一条崎岖的山路上,身上的那件儒雅礼服,早换成了轻便的胡服。

        这山路可不比官道好走,道路两旁杂草丛生,时有荆棘夹生其中,也不知道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谢傅心想,天快黑了,可要赶紧找个歇脚过夜的地方,不然在荒郊野外过夜,被野兽吃了也不一定。

        这会是又饿又渴,本寻思的遇到个樵夫,猎户问问路,只是连个人迹都没看见。

        离开扬州的这段日子虽然算不上风餐露宿,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像现在前不着村店,你身上有银子也花不出去啊。

        也怨不得别人,好好的官道不走,他偏挑一些羊肠小道走,也是因为见过了繁华的扬州城,更喜欢游山玩水看一些山清水秀的景色,书中的景色描写的再美,却也不如眼见为真,这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断然不是看看文字能够体会到的。

        外出经验不足,就用学识弥补,谢傅观察山势,细心辨认有人走过的痕迹,循迹而行,终于来到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

        瞭望过去,夹在两山之间有一小片较为平坦的丘陵地带,谢傅心中欢喜,有丘陵应该就有人家,就算遇不到人家,也好过在山上过夜,至少安全许多。

        捉住黄昏的余晖,谢傅脚下加快速度,来到山下,又走了一段路,却丝毫看不到炊烟人家。

        这就奇了,莫非此地道路不甚畅通,没有人家安居此地,一间庙宇突然映入谢傅眼中,只见庙前杂草丛生,看来荒寂已久。

        这会才四月临近梅雨时节,天气却出奇闷热,一路行来虫鸟又异常喧躁,怕是要下大雨,甚至成灾。

        看见有处遮风挡雨的地方,谢傅连忙拨草走近庙前,庙面已经残破不堪,大门上方依稀辨认出“神农”两字。

        原来是神农庙,神农氏是教民耕种,播种五谷的神,有庙的地方说明此地以前有农户人家,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迁移,神庙没有人修缮供奉导致荒废。

        谢傅刚刚踏入庙内,立即大吃一惊,只见神座旁边有二个男人被绑住手脚,双眼被蒙上黑布,嘴巴也被塞住,身上穿的是绫罗绸缎,却掩盖不住身圆腰粗的身材,一看就是富商巨贾。

        打劫,绑架等字眼立即涌入谢傅脑海。

        庙内中间支有一口大锅,锅下堆了一些柴火,这口大锅可食三四人分量,看来歹人不止一人,却又不知为何无人在庙内看守。

        不管如何,这都是个救人的好时机,谢傅连忙上前欲为两人解开束缚,没走几步,神座突然走出一个男子,正系着裤腰带,骤然看见谢傅也是大吃一惊。

        男子三十多岁模样,看不出善恶,惊讶之后双眼立即露出寒光,凶性毕露,慢慢拔出腰间佩刀。

        这人定是歹人无疑,谢傅没有学过武,自认不敌,转身拔腿就逃。

        男子却不打算放过他,持刀追了出来,嘴上大声嚷嚷:“大哥,二哥,被人发现了,快出来帮忙,别让人跑了。”

        谢傅闻言一惊,果然还有同伙,这帮人既敢绑架富商巨贾,定是穷凶极恶之辈,那两个富商还有价值,自己如果被捉住,怕是难逃一死,想到这里,却丝毫不敢放慢速度,只希望那歹人半途放弃追赶。

        “在这里,快,你们前面堵住他。”男子的声音又传入谢傅耳中,离的并不远,依然穷追不舍。

        突然一人从侧面出现一脚踹向谢傅,谢傅只感觉身体似被大石狠狠砸了一下,整个人飞摔倒地,就晕了过去。

        三个人围在晕过去的谢傅身边,一个手里拎着野鸡,一个手里拎着只兔,这两人年纪要年长一些,看来是刚才持刀追赶男子口中的大哥、二哥。

        那个老三先出声问:“怎么处理?”

        最年长脸上有块刀疤道老大冷冷道:“干脆一刀杀了,就地埋了。”说着看向脸有些尖的老.二,却是征求他的意见。

        老.二道:“这会天快黑了,一刀杀了简单,要挖个坑埋掉却要费些功夫,我看这个人被大哥一脚就踹晕过去,不会武功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此地离破庙也不远,不如拖回去再做打算。”

        老三皱眉道:“这么麻烦。”

        老.二笑道:“老三,你要杀了也可以,不过你可要埋好一点,免得被人发现报官。”

        这下老三不再犹豫,将谢傅扛起来,三人返回破庙。

        ……

        轰隆!

        不知道被雷声吵醒还是被饿醒,谢傅悠悠睁开眼睛,只感觉左肩酸痛,头也有些晕涨,确认自己还活着却是又意外又惊喜,被一脚踹中那一刻,他就觉得自己可能要命丧此地,却不知道这歹人为何要留他性命,古人有云“一人不入庙”,诚不欺我。

        歹人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并没有蒙住谢傅的眼睛,只是将他手脚捆绑。

        这会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却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外面电闪雷鸣,雨下的很大,打的破庙屋顶刷刷直响,庙内三处漏水的地方,地上一大滩水迹,果然下大雨了,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大锅下面大部分柴火成了黑炭,仅剩一点火苗映出许些光亮,周围有一些鸡骨头,看来已经饱餐一顿,谢傅肚子立即咕咕作响,比起肩痛,这饥饿感更难受,如果能饱餐一顿就好了。

        三名歹人各自在干燥地方靠坐着,闭目休息,似乎也不怕他会逃跑。谢傅扭头看向自己身后,那两个富商还在,却是睡着了,在这种处境下还睡的着,应该是身心俱疲了。

        谢傅暗地里打量着三个歹人,又等待了一会,确认三人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这才弓着身子,试图先坐起来再说,突然那个脸尖睁眼朝这边望了过来,一直小心提防的谢傅连忙闭上眼睛保持一动不动。

        还有一个没睡着!

        这一次谢傅不敢在轻举妄动,耐心等待,一般人在饱餐之后会有困意,加上这雨声刷刷很有催眠作用。

        大概等待了有一炷香的功夫,谢傅才再次睁开眼睛,只见那尖脸的,人靠在柱子上,头微微朝一边斜着,这一次应该是真的睡着了。

        谢傅又偷偷看了另外两人,确认另外两个也睡了了,身体这才有动作,弓着身体,扭着吃力坐了起来。

        手上,脚下试探性的挣扎一下,歹人并没有犯低级错误,绳子绑的很结实,除非有利刃隔断,绝无自行挣脱的可能。

        扫了整个破庙,并没有什么锋利的东西,这三个歹人身上倒是有佩刀,只是谢傅却不敢冒闹出大动静的风险去取刀,一旦把对方吵醒激怒,说不定一刀就把自己给宰了。

        也难怪三人敢熟睡过去,却是没有露出任何破绽,料定他没有逃跑的机会。

        谢傅自嘲如今只有寄希望有个侠士进来,将他解救,只是此时身处荒郊野外的破庙之中,外面又是大雨滂沱,哪里会出现什么侠士,鬼还差不多。

        破庙门口突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在刷刷雨声之下并不算清晰,主要还是谢傅耳力过人,且一直在竖着耳朵留心三个歹人的动静才听的见。

        脚步声又清晰一点,难道老天终于知道我霉运缠身,特意派下幸运之神前来搭救。

        当来人出现在破庙门口,谢傅却是愣了!

        来的却是一个女子,衣裙完全被雨水打shi,隐约露出玲珑优美的身段来,脚下沾满泥泞,头戴斗笠,瞧不清楚面容。

        怎么是个女子!谢傅惊讶之余就看见少女摘下斗笠,却是脸遮黑纱的一张脸,黑纱微微贴脸,依稀可辨是一张柔美的脸容。

        青黛细长入鬓,宛如飞龙乘云,眉下一双凤目,瞳幽而清。

        这龙眉凤目颇有一点生人勿近的气场。

        女子看见谢傅,眼神微微一讶之后,旋即目光巡视整个破庙,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身上的雨水滴滴在破庙门口。

        谢傅回过神来,朝女子露出善意的眼神,伸了伸脖子犁了犁头,示意她无论如何快点离开,此地一刻都不能停留。

        只是这个女子可能看不出谢傅的眼神,反而走了进来,在庙内留下带泥的脚印。

        这个女子是傻瓜吗?还是涉世未深,分辨不出这庙内凶险,这还看不出来吗?

        三个歹人,三个被绑者,一目了然的事!

        谢傅眼睛流露出着急的眼神,为了让女子明白自己的处境和被绑者身份,高高扬起自己被绑住的双手,让女子看清楚,进而明白此地的凶险。

        然而却没有停下脚步,在庙内留下一串鲜明的脚印,难道是要给我松绑?

        这却让谢傅更着急了,一边摇头一边摆动自己的手,示意女子不要这么做,如果她有脑子,迅速离开报官远比这么做妥当。

        女子走了一半突然停下,谢傅认为她终于看懂自己的用意,暗暗松了口气,还算有点脑子,朝三个歹人看去,三人睡的很香,这个女子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惊动到他们。

        谢傅朝三个歹人看去,这女子也朝三个歹人看去,然后就朝其中一个歹人走了过去。

        谢傅见状一惊,她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