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节 魔女

第二十三节 魔女

        她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女子真是没半点脑子,自己并不是想让她去收拾三个歹人啊!

        女子路经大锅旁,弯腰捡了根最粗的枯柴,就朝脸上有刀疤的男人走去。

        她想干什么!她到底要干什么!难道真以为凭借一根枯柴就能将三个恶汉干掉吗?

        谢傅心里提女子担心,却什么事也干不了,闭上眼睛实在不想看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最终还是睁大着眼睛,看着女子高高举起枯柴朝刀疤脸脑袋敲了下去。

        随着这一敲!“噢”,谢傅喉咙里也喊出声来,闷在被堵住的嘴巴里。

        熟睡中的刀疤脸捂着头惊醒过来,整个人蹦跳起来:“玛的!谁打我!”

        这一声喊,把破庙所有人都惊醒,老.二、老三立即本能拔刀,待看清楚状况,偷偷摸摸的把刀收回刀鞘中。

        完了!谢傅完全可以想象这个傻姑娘接下来的命运。

        出人意料的是,刀疤脸看到女子,瞬间把自己暴躁的情绪给压了下来,赔笑讨好道:“凤寨主,你可回来了,兄弟们都十分担心你的安危。”

        谢傅闻言睁大眼睛,心中惊讶程度尤胜前面!

        这个蒙纱女子居然是这个帮强盗团伙的老大,简直让人难以想象,他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就成了歹人,还是歹人团伙中的大佬!

        这样的夜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是善辈,亏自己刚才还不停给她挤眉弄眼,提醒她快点离开,真是可笑,也不知道她一会要怎么对付自己,想到这里谢傅再次朝美丽的倩影望去。

        “余刀疤,你睡的可真香,我进来好一会儿,你都不知道,如果是别人,你岂不是早就头颅掉地上咯。”

        女子说的轻言细语,声音也是十分悦耳好听,谢傅心中暗叹可惜,这样一个佳人,怎么就做了贼头子。

        刀疤脸表情有点紧张,低下头去一言不发,只见女子突然转身指向另外两人歹人,低眉一笑道:“还有你们两个,过来。”

        尖脸老.二闻言脸色骤变,如死灰一般,连忙解释道:“凤寨主,兄弟几个这两天也没睡个好觉,早些时候又忙着弄点野味,你回来也好填饱肚子,刚才有点乏了,也没休息多久,你就回来了,你看,那只兔子就是特意给你留下的。”说着手指着地上的野兔。

        谢傅看到野兔,咽了下口水,这野兔烤熟了能吃一口就好了。

        女子突然脸色一沉,冷声斥道:“就此一回,下不为例,若是再犯,决不轻饶。”

        尖脸老.二见她训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这凤睨罗刹喜怒无常,性格难以猜测,往往她笑容满面,说话温柔,就是准备下毒手,反之却没有什么事了。

        “我一定谨记凤寨主的教诲,以后长长记性!”尖脸老.二说着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却是真打,脸上一个鲜红的掌印,自己打的再狠,却也没有她动手打的狠。

        尖脸老.二自打之后见凤睨罗刹目光瞥向老三,知道这老三性格直,没有自己机灵,一个疾步走到老三跟前,一个巴掌就扇过去,骂道:“老三,你也是,以后长点记性。”

        尖脸老.二打完之后,又偷偷瞥了凤睨罗刹一眼,见她收回目光,心里的大石才落下,知道这事算揭过去了。

        老三被打蒙,眼神露出忿意,却强忍不发。

        尖脸老.二暗暗给老三使了下眼色,示意他不要犯傻,等干完这票大的,后半辈子就衣食无忧,“老三,我们给凤寨主弄点吃的。”

        谢傅心中暗忖,这个少女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将这三个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治的如如服服帖帖。

        女子目光淡淡朝谢傅瞥来,似在看一个卑微的生灵,问道:“这人是怎么回事?哪掳来的?”

        老大没好气道:“也不知道这个不长眼的,怎么就闯进来,幸好老三发现及时,把他给捉住,本想一刀杀了埋掉,老.二说太耽误时间,就先捉回来,等凤寨主你来处置。”

        女子瞥向尖嘴老.二,“还好你们三个当中,有个长脑子的。”说着看向谢傅,问道:“这里没有陆道,只有一条水路,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谢傅闻言心想,难怪此地没有人家,定是以前发生过自然灾害,导致此地封塞了,突然想到什么,心中一惊,此处位于丘陵地带,这雨这么个下法,泥石倾泄,却是很危险。

        刀疤脸见谢傅不答,怒道:“你这个该死的,凤寨主问你话,怎么还不回答?”

        “你把他嘴巴塞住,让他怎么说话。”女子轻轻说了一句,转而说道:“余刀疤,外面个胖子,你给扛进来。”

        刀疤脸闻言大喜:“得手了,凤寨主真是好本事。”单枪匹马就将晋陵县首富吴大贵给掳掠来,试问有多少人能够做到,他们兄弟三人联手却是绝对办不到。

        刀疤脸高高兴兴的走了出去,女子这边朝谢傅走了过去,蹲了下去,伸手拿掉他嘴巴的布条,谢傅活动一下酸胀的嘴巴,看着眼前这个女子,露出黑纱之外的肌肤晶莹雪白,分明就是个妙龄少女儿。

        谢傅似乎非要从这少女身上找到一点“恶”的味道,顺着她脸上黑纱往下看去,待落在她衣裳shi透的衣襟,瘦弱的双肩却让他心生怜意。

        凤睨罗刹最忌讳男人用带着色意的眼神看她,何况如此大胆,当着她的面这般肆无忌惮,娇媚一笑,手上扬起,便要将眼前色徒一掌劈死。

        “你衣裳都shi了,要不脱我的衣服去披一下吧。”骤然听此关心言语,凤睨罗刹倏地刹住手掌,手掌离谢傅头顶不足一分,再慢一刻,谢傅就当场毙命。

        如何会想到谢傅开口第一句,却是这样突兀的一句话,从他口中说来却又如此自然,丝毫没有半点做作,凤睨罗刹狐疑的看向谢傅,似乎要从他的表情中捕捉出破绽来,只听谢傅笑道:“没事,我身强体壮不怕寒。”

        听到这话,凤睨罗刹嗤的讥讽一笑,都被人五花大绑了,还身强体壮,怎么看都只是个文弱书生,越是如此,此刻从他身上流露出来的善意越发鲜明。

        凤睨罗刹一直以来只有喜厌,没有善恶之分,似乎眼前这个男子还不至于让她生厌,低头看向谢傅衣衫,只听谢傅潇洒道:“何须犹豫!”

        凤睨罗刹站了起来,朝尖嘴老.二喊道:“孙猴子,把这胖猪的衣服给扒下来。”

        谢傅闻言讶异,胖猪?我很很胖吗?像猪吗?这少女眼睛有问题吧。很快谢傅就明白,这少女眼睛没问题,人家指的是他身后的富商。

        被扒衣服的富商一脸恐惧,被塞住的嘴巴一直说些什么,却发不出清晰的声音来,另外一个富商瑟缩一角,身体控制不住瑟瑟发抖。

        富商一直挣扎,尖嘴老.二有点费劲,嚷道:“不要动!”

        能不动吗?这个举动把富商吓坏了,还以为要把他扒光活宰,凤睨罗刹一个上前就把富商打晕,这样就省事多了。

        尖嘴老.二三儿两下就把富商长衣外裳扒了下来,待尖嘴老.二要继续把富商的内衫,凤睨罗刹喊了一声“够了。”再扒下去就赤条条了。

        这么宽大都可以当被子盖了的衣裳,谢傅实在想不明白少女为何要舍己求他,难道是自己衣服臭吗?还是嫌弃自己衣服太陋,看上富商的绫罗绸缎。

        凤睨罗刹拿着富外袍就朝神座后面走去,看来是打算换衣服去了,谢傅完全可以想象到一会一个小孩套着大人衣服时的滑稽模样。

        凤睨罗刹刚刚走进神座后面没眨眼功夫,却又疾步走了出来,冷冷问道:“是谁在庙内撒尿?”

        尖嘴老.二和老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老三站了出来,弱弱道:“是我。”

        凤睨罗刹轻笑一声:“哦,又是你,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老三狡辩一句:“我给忘了。”

        凤睨罗刹轻轻勾手,“来,先去把后面那地给我舐干净再说。”

        这要求着实难以接受,在尖嘴老.二暗中给眼色的情况下,老三犹犹豫豫不情不愿的朝神座后面走去,经过凤睨罗刹身边时,凤睨罗刹毫无征兆一巴掌就扇到老三脸上,骂了一句:“不情不愿的,你自己撒出来的东西,嫌弃什么。”

        这蕴含很大力量,竟把老三一个大汉扇飞丈远,落地发出一声痛叫。

        谢傅惊讶这娇俏的身体居然能如此有爆发力,只见老三迅速起身,朝地上吐了一口血痰,地上两颗被扇掉的牙齿十分显眼,一边的脸已经完全肿青。

        这老三终于克制不住了,破口大骂:“罗刹女,别人怕你,我胡老山不怕你,你嚣张什么,恶鬼寨被人拔掉,你的靠山没了,你那主子山阎罗也被人干掉,你还真当你是寨主,你只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有什么资格在我们兄弟三人头上指指点点。”说着拔出佩刀,凶相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