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节 讲理

第二十五节 讲理

        谢傅干脆看向别处,将她视若透明的。

        “你……”凤睨罗刹顿时愠怒,扬手将她一掌将谢傅劈死,终究还是没劈下去,皱眉说道:“我真想把你给打死。”

        谢傅应了一句:“反正落入你们这帮歹人手中,我怕是也活不成了。”

        凤睨罗刹冷笑道:“死还不简单,死有时候是种解脱,就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谢傅没好气道:“你问吧,我知无不言。”

        凤睨罗刹忽地盈盈一笑:“不知道有多少不知好歹的,在我的手段下哀惨求饶,你要试一下吗?我倒是很有兴趣听一听,看你还傲气不傲气。”

        又是这种说话的语气,大概也是习惯了,谢傅嘴上耐心说道:“你要我说话,也是在你胁迫下,恐吓下,我说的每句话都是为了讨好你屈服于你的谎言,这样的谈话又有什么意义。”

        凤睨罗刹闻言明显一愣,从来没人跟她讲过这样的道理,脱口问道:“那怎么样才算有意义?”

        谢傅应道:“此刻,你我怕是不能做到完全平等,但至少你要做到不对我动手,不要用武力逼迫我屈服。”

        凤睨罗刹想了一想之后,爽快应道:“好。”她这个人不论善恶,做事仅凭喜恶。

        谢傅见她应下,这才主动说道:“我是从那边山头过来的,走着走着就到这里来了,天快黑了,原本打算在这破庙过夜,没想到遇到这种事。”

        凤睨罗刹又问了一句:“你是要去哪里?”

        谢傅笑道:“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凤睨罗刹闻言疑惑,谢傅见她眼神,潇洒笑道:“无家可归,四处漂泊咯。”

        凤睨罗刹龙眉微微一动,不知在想着什么,倏地却狐疑的看向谢傅,她习惯了尔虞我诈,这让她不信任任何人。

        谢傅看穿了她的疑心,笑道:“我本无意讨好你,也不惧怕你,又何须用谎言欺骗你,罢了,我不说就是。”

        凤睨罗刹轻蔑一笑,手上有一个动作,只见似乎有芒光闪过,捆绑谢傅手脚的绳子就断了。

        谢傅有些吃惊,只听凤睨罗刹冷淡道:“做个交易吧,你帮我把衣服烤干,我就放了你。”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谢傅毫不犹豫道:“好,一言为定!”

        两人的谈话,三个富商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感觉怎么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一下子变得好说话了,紧绷的神经也得到缓解,要不然肯定先害怕死了。

        孙猴子和余刀疤满身泥泞走了进来,与晋陵县首富吴大贵刚被拖进来时一般狼狈,这样的大雨在外面无需呆上多久就全身shi透,他们两个挖了个坑,给胡老山埋了个全尸,避免被野狗啃咬,也算兄弟一场。

        两人刚进来,就看见谢傅手脚被松绑,恢复了自由,稍微意外之后,却均没当回事,心想肯定是凤睨罗刹给松绑了,这个文弱书生被老大一脚就踹晕过去,根本没有半点威胁。

        这荒山野岭的,又下着大暴雨能跑到哪里去,对比之下同是一伙的凤睨罗刹反而让他们感觉紧张,得时时刻刻揣摩她的心思,顺着她的意思,稍微不留神,老三就是最好的教训,只求早点干完这一票,和这个女魔头分道扬镳。

        余刀疤给野兔拔毛开肠破肚,孙猴子把柴火再次点燃,当柴火熊熊燃起,将破庙照的更加明亮清晰,也似乎暖和许多。

        谢傅拿着凤睨罗刹换下来的一堆衣服就走了过来,余刀疤和孙猴子淡淡扫了他一眼就收回目光,因为他们两个瞥见这一堆衣服里面包括了女子的贴身衣物。

        虽说食色性也,但这色惦记不得,就算明知道此刻凤睨罗刹长衣外袍内面是空荡荡的,也不敢有任何的联想,这个魔女眼睛毒辣,一旦让她看出自己心怀色念,那就大祸临头。

        谢傅用枯枝将衣裙支起来,稍微靠近篝火堆,凭借篝火飘散出来的热气来慢慢烘干衣服,这也是一项需要讲究细心的工作,靠的近了容易烧到衣服,衣服也容易熏到烟灰,靠的远了又没有任何的效果。

        孙猴子也拔毛去除内脏的野兔横插起来,放在篝火上面上,不时转动野兔翻面,三人各干各的,虽没有任何交谈,倒也十分和谐。

        时间在无声中流逝,野兔身上飘散出肉香味来,野兔表面也烤的金黄金黄的,没有任何烧焦,显然孙猴子精于此道。

        饥肠辘辘的谢傅看向那即将要烤熟的野兔,暗暗咽口水,现在他只想有只兔腿吃就满足了。

        大概感受到谢傅长时间的注视,孙猴子目光凌厉朝谢傅这边射了过来,旋即却有些惊慌的收回目光,头压的低低的,只敢盯着篝火上的野兔看,却是看见谢傅已经将魔女的贴身衣物支起平垂下来,在慢慢烘干。

        烘衣服自然要最大程度平摊开来,难不成揉成一团,这样要烤到何年何月,至于女子贴身衣物谢傅是见惯不怪,也没多少异想。

        余刀疤这时也瞥见了,和这孙猴子是一样的反应,那抹黑色却绣着艳丽图案的柔软绸缎让他忌惮不已,如同毒蛇一般透着美丽的危险。

        谢傅眼里只有马上要烤熟的野兔,只见孙猴子转的更频繁了,他也是烤野味的好手,知道野兔快要熟了。

        只见那孙猴子端详一番,又嗅了一口肉的香气,将烤熟的野兔从篝火上拿了下来,喊了一声:“凤寨主,兔肉烤熟了,可以吃了,快来尝尝。”讨好之意显露无疑。

        谢傅目光一直随着野兔而移动,眼里无他,此刻这只野兔他一人吃下去都没问题,只见伸出来一只雪白的手,一把将谢傅眼中的“宝贝”拿了过去,“嘶”的一声,就在最肥的兔腿部位嘶咬出一大口来。

        谢傅看见女子掀起黑纱一角,那下颏如弧,肌肤白腻,那吃着东西的樱唇贝齿,透着妖娆的野性。

        谢傅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这抹樱桃小嘴吃起东西怎么如此厉害,能给我留点吗?

        凤睨罗刹何等敏锐,如何觉察不到谢傅投射过来的目光,朝谢傅看了过去,见他支着自己的贴身衣服,双手拎着两边似拿着一面旗帜在招摇,女儿家隐秘衣物的花边让她很是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