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节 较量

第二十六节 较量

        虽然她是绿林中人不拘小节,但是贴身衣服被人这般展示在大庭广众之下,心里难免怪异,亦很不舒服,很想找人晦气,看了下谢傅,希望他露出轻佻的表情来,然后一刀把他斩了。

        谢傅一心盯着兔肉,却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思若有半分在黑色的小衣诃子上面,立即人头落地。

        凤睨罗刹的冷酷在于她想杀就杀,说动手就动手,毫无征兆,很多人在死之前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成为她的刀下亡魂!

        凤睨罗刹看了谢傅一眼之后,把目光移动到余刀疤和孙猴子身上去。

        余刀疤和孙猴子何等机灵,看见凤睨罗刹目光如刀飘来,就知道她又要找茬了,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走开。

        凤睨罗刹只好对着谢傅说了一句:“专心烘衣服,把我的衣服给烧了,我就把你架在这火上烤。”

        谢傅却笑着问道:“这么大一只野兔,你吃的完吗?”

        凤睨罗刹轻笑道:“与你何干?吃不完我就扔出去喂野狗。”她如何听不出谢傅想要讨吃,偏偏要说的拐弯抹角。

        谢傅笑道:“吃不完喂野狗多可惜啊,我也饿了,留给我多好。”

        凤睨罗刹问道:“你是野狗吗?你是野狗,我就留给你。”说着又豪气的撕咬一大口,明明是个妙龄少女,那抹红唇吃起东西来狼吞虎咽像头野狼。

        谢傅不再说话,虽然饥饿的很,要他承认自己是只野狗,断然不可能。

        凤睨罗刹见他不在说话,戏弄道:“要不你扮声狗叫我听听,就给你只兔腿。”

        “岂有此理!”谢傅猛地站了起来,沉声道:“士可杀不可辱!”

        这个举动却惹得凤睨罗刹花枝乱颤笑了起来,这银铃般的笑声与雨声合奏,倒像一曲悦耳的乐章。

        凤睨罗刹笑道:“很好,很有骨气。那你就继续挨饿吧。”

        谢傅也不再看她,转移注意力,专心烘着衣服。

        没一会儿,凤睨罗刹就吃了半只野兔,难以想象她娇俏的身体居然有如此大的胃口,朝谢傅看去,见他不再朝这边望来,亦不肯向自己恳求半句,如果他好声好气开口,想必她会可怜一番。

        谢傅抖了抖已经烘干的衣服,细心的叠整齐来,就是那抹黑色的小衣诃子也折叠成手掌大小。

        那双男人的手却透着如同女子一般透着温柔体贴,凤睨罗刹收回目光,微微低了下头,感觉这个男人爱护她的衣物如同在爱护她的人一样,她却从来没有被人关心过。

        在恶鬼寨,何曾有人这般给她叠过衣服,任何事情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甚至在她只有八九岁的时候,那些强盗把所有的脏衣服都扔给她,让她在寒冬腊月将所有衣服洗干净。

        凤睨罗刹本来打算在他烘干衣服之后,找个理由斩下他的双手,这会倒是感觉这双手若是斩了可惜。

        主动朝谢傅走了过去,谢傅听到她靠近的脚步声,却不打算搭理,也不知道她又要说些什么来刁难自己。

        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喂,你叫什么名字?”

        谢傅没好气应了一句:“与你何干!”

        这一次凤睨罗刹倒也没有生气,撕了只兔腿递过去,勾引着笑道:“你告诉我名字,给你只兔腿,公平交易。”

        谢傅看见兔腿,眼睛发亮,伸手拿过兔腿,嘴上说道:“李少……”说着突然改口:“谢傅。”

        凤睨罗刹闻言却是大怒,如何察觉不出谢傅是突然改口,她好不容易真心真意却换来这般对待,冷笑道:“你竟用假名来欺骗我!”

        谢傅道:“你别误会,我真的叫谢傅。”

        凤睨罗刹面布寒霜,神露出杀意,嘴上却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

        谢傅狼吞虎咽的咬了好几块,咬嚼着说道:“你别着急动手,以前我是化名李少癫,真名却叫谢傅,刚才我告诉你的是真名。”

        凤睨罗刹好奇道:“为什么?”

        谢傅抹了下油腻腻的嘴巴,应道:“我是游手好闲的浪荡子弟,生怕影响了兄长的好名声,也生怕玷污了整个家族的名声,所以一直都用化名。”

        凤睨罗刹冷声道:“你不是说你无家可归,四处漂泊吗?”

        谢傅又咬了一口兔腿,淡淡道:“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行,被逐出家门,被宗族除名,如今我再用上自己的姓名,也不怕影响到家族的名声了。”

        凤睨罗刹讥讽一声:“那你也够倒霉的。”

        谢傅闻言,一边啃着兔腿一边若有所思,祠堂着火的确是他的过失,他的运气一直都很差,嘴上应了一句:“我这个人运气都不是很好。”说着自嘲一笑:“像今天,本来是打算在破庙过夜的,没想到遇到这档事。你说倒霉不倒霉?”

        听谢傅这么说,凤睨罗刹倒没再出言讥讽,嘴上轻轻道:“你放心好了,有我在,这里没人敢动你。”

        谢傅莞尔一笑,心中暗忖:“难道你不知道你才是这破庙里性情最喜怒无常,脾气最难以猜测,最是危险的那个人吗?”

        凤睨罗刹见谢傅表情,冷声道:“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有错吗?”

        谢傅不答,一旦说出来,不知道她又要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专心啃着兔腿。

        凤睨罗刹见谢傅狼吞虎咽的样子,想起自己的那些凄惨经历,见兔腿被谢傅啃的差不多了,又主动撕了最后一只兔腿递了过去。

        谢傅有点讶异她突然变得慷慨,只听凤睨罗刹问道:“你告诉我你刚才笑什么,兔腿就给你,公平交易。”

        这一次谢傅倒是权衡起来,没有立即接过兔腿,最终还是忍不了食物的诱惑,接过兔腿,先吃几口再说,免得话出口了,就吃不成了。

        凤睨罗刹这一次却是很耐心,没有出声督促,她很喜欢看这个男子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样子,像是在看曾经的自己,而今天能够不受人欺负却是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

        谢傅将兔腿啃的差不多,这才说道:“我是在想你才是这破庙里性情最喜怒无常,脾气最难以猜测,随时可能动手杀人的那个人,你说没人敢动我,岂不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