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节 我只救你

第二十八节 我只救你

        谢傅眼疾手快的捉住凤睨罗刹的手腕,凤睨罗刹根本想不到他竟敢这么做,毫无防备之下竟被他捉了个正着,只感觉身子一酥,手掌拍在谢傅肩膀上,竟连一分的力道都发挥不出来,人反而被谢傅拉扯着往破庙门口走。

        凤睨罗刹何曾遇到这种怪异的事情,心里又恼又羞,浑身的功夫都忘了施展出来,反而大恼道:“你放手!”

        余刀疤和孙猴子顿时傻眼,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残忍狠辣的凤睨罗刹吗?怎么像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谢傅脚下没有停下脚步,嘴上解释一句:“你相信我,这里马上要被泥石吞没覆盖,我只救你一个,那两个歹人我都不管他们生死。”

        听他特别关心对待,凤睨罗刹却冷笑道:“是否我对你太怜悯了,难道你看不出我比他们还要恶毒百倍。”

        谢傅回头看了凤睨罗刹一眼,脱口道:“你就算再恶毒,我也要救。”说着突然想起什么,看向神座边的三个胖子,早些时候从这些歹人的对话中知道这三个胖子也不是什么好货。

        凤睨罗刹看出他的用意,笑着讥讽道:“你想救的人还挺多,你当自己观世音菩萨么。”

        谢傅笑着说了一句:“我只救你。”

        凤睨罗刹闻言一愣,走到破庙门口,才想起自己身怀绝艺,怎么就被一个文弱书生牵着走,轻轻就挣脱开来,反倒是握住她手腕的谢傅虎口一阵火辣辣。

        谢傅有点急了,“你仔细听,远处有轰隆轰隆的声响,那就是石头滚落撞击的声音,就算能避免被泥石海覆盖淹没,此地三面是山,一旦唯一出路被山石泥流阻断,四面雨水倾泻而下,顷刻之间就是汪洋大海。”

        为了说服妙龄少女,谢傅特别解释一番。

        凤睨罗刹倒是竖起耳朵,只是并没有谢傅异于常人的耳力,应了一句:“那只不过是打雷的声音。”

        谢傅叹息一声,突然弯下要来,竟要将凤睨罗刹扛起。

        这个举动让凤睨罗刹大吃一惊,凤睨罗刹肯让他扛他就扛的到,不让扛却衣角都碰不到,退了一步,厉声喝道:“无.耻之徒,找死!”

        手中亮出一点芒光朝谢傅喉咙刺去,此举乃是情急之下本能反应,凤睨罗刹根本没有多想,当芒光刺出,方才惊觉,自己并不想杀他,去势已经无法收回,只得将芒锋一偏,谢傅只感觉耳边凉飕飕,几缕头发应声飘落地上。

        谢傅今晚不知道在鬼门关走了多少回,着实刺.激,突然灵机一动,笑道:“你如此美貌,当个贼婆娘实在可惜,不如随我去,当我的暖床小娘子,让我好好疼疼你。”

        青楼常驻客,几句风流话,谢傅也是能够信手拈来。

        凤睨罗刹闻言凤目圆瞪,一抹急怒的俏红逸出黑纱,只感觉这是世间最最伤人的话了,这世间充满欺骗,就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

        凤目一睨透着一股令人心颤的杀气,这次却真的想要将谢傅杀死!

        谢傅本来就是在拿自己性命做赌注,刚说完拔腿就跑了出去。

        凤睨罗刹见状,却是盈盈一笑:“你跑的了吗!让我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喂野狗。”个中咬牙切齿,怕是生平最恨,说完这句话,这才不慌不忙追了出去。

        不出来不知道,这雨就跟天上在倒水一般,没眨眼功夫,好不容易烘干的衣服就全shi了,虽然漆黑一片,数丈远的谢傅又岂能逃过她的眼睛,朝谢傅的方向朗声笑道:“你最好跑的更快一点,不然被我捉到,会很疼很疼。”

        谢傅不应,摸黑而跑,地上早就被大雨打的满是泥泞,每跑一步,脚就深深的陷入泥里面去,加上杂草丛生,却是举步维艰,漫说跑了,就是走都不好走。

        凤睨罗刹喜欢这种追杀猎物的感觉,也喜欢看到猎物被追杀时所流露出来的惊慌恐惧,这才是真正的她。

        故意慢慢的靠近谢傅,在他周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温柔笑道:“我马上要追到你了,细皮嫩肉的,我想野狗会很喜欢。”

        她要慢慢折磨这个可恨到极点的人,从心灵到肉体,慢慢的折腾,方消心头只恨!

        费了好些功夫,谢傅也只不过跑了二十多丈,这二十多丈几乎都是淌着泥过来的,水位也不知不觉到了膝盖处,心中暗忖,果然,那唯一的出路应该已经被泥石给封堵住,水位才会上升的这么快。

        神庙一般都是建造在高地,这边尚且已经淌水到膝,这丘陵的其它地方怕是汪洋一片,淹水还不算可怕,可怕的是在雨流冲刷,石泥松软,发生大面积山塌泥崩,这整片丘陵地将完全被淹没。

        凤睨罗刹看见谢傅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心中冷笑,知道跑不了,完全放弃了吗?轻轻一跃便到了谢傅身后,像情人般的嬉闹耳语道:“让我捉到你了。”

        了解凤睨罗刹的人都知道,她越是对你轻声软语,越是会用极其毒辣的手段来对付你。

        如果她想立即杀了谢傅,在她刚刚落地的一瞬间,谢傅已经毙命,却是想慢慢折磨。

        谢傅猛地转过身来,却脸无惧色,出声道:“傻姑娘,我这是在救你性命啊。”

        谢傅的淡定让凤睨罗刹明显感到意外,嘴上温柔笑道:“休得再用花言巧语来骗我,我会更残忍哦。”

        手上的兵器贴在谢傅的脸上,凉冰冰的,却是一把匕首,凤目微含,笑盈盈的询问道:“你是说我是先割你哪里好呢?是其它地方还是这俊俏的脸。”

        只是她的言语却似乎没有让他表现出丝毫的畏惧来,却听谢傅又是一声:“傻姑娘,我哪来的胆子调戏你啊,这不是自寻死路。”

        凤睨罗刹冷喝一声:“你胆子大着呢,就没有你不敢的,我看你这张嘴能言善辩,就从你这张嘴下手,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花言巧语来。”

        说着掐住谢傅嘴巴就要切下他的舌头,就在这时身后轰隆隆一声大响。

        轰隆轰隆持续着越来越大声,发出很可怕的奔腾咆哮声,整个天地山崩地裂,顷刻之间二十多丈远的破庙完全被奔腾泥石所吞没,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