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节 少女的天性

第三十三节 少女的天性

        这么难听的名字当然不喜欢,有哪个姑娘家会喜欢别人这么叫她,虽然她是个女魔头,但年龄的确是个姑娘家。

        在破庙的时候谢傅说过要重新帮她取个名字,当时觉得自尊骄傲受到打击,冷言拒绝,此刻却是有几分愿意。

        谢傅笑了笑,没出声,凤睨罗刹忍不住问道:“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谢傅莞尔笑道:“我倒是想帮你重新取个名字,你都说我没有资格了。”

        凤睨罗刹立即道:“当时你只是一条可怜狗,当然没资格了,现在勉强算是个人,倒是有点资格。”

        谢傅闻言苦笑一声,却也不跟这骄傲的少女争口舌之快,倒是认真思索起来,脑子里想了好几个名字,均感觉太俗气了,凤睨罗刹颇为期待,见他久久没有出声,竟主动追问道:“想到没有?”

        谢傅安抚道:“取名字哪有这么随便的,你稍安勿躁。”

        凤睨罗刹不耐烦道:“你随便取就是,别叫凤睨罗刹就好。”

        谢傅笑道:“你早说啊,这可就简单了,你这么凶悍叫雌虎得了。”

        凤睨罗刹脸色立即一变,谢傅笑道:“跟你开玩笑的。”

        凤睨罗刹冷容道:“你还是少跟我开玩笑,我的匕首可是不长眼睛,免得我戳穿你的喉咙,你还来不及解释,快取名字,取不出来我先割了你的舌头。”说着寒森森的匕首已经亮了出来。

        先前还说他没资格,现在却说取不出来就要割他舌头,谢傅面对这把匕首,微笑着说着念了出来:“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你看就叫方圆如何?”

        凤睨罗刹根本听不懂谢傅在说什么,这个名字听起来也不反感,问了出来:“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方圆这个名字又有什么意义?”

        谢傅笑道:“意义可大了,这句话是一个叫做孟子的圣人讲的,他的意思是有一个人眼力很好,画图技术又很高,但是不借助规矩和尺子,他也画不出方和圆来。”

        谢傅尽量将这句话的涵义压缩,凤睨罗刹还是一头雾水,于是换个说法道:“也可以理解为一个人没有准则和道德,就不能表现出一个方圆的自己,是畸形的,另类的,不为人所接受。”

        凤睨罗刹这次倒是挺明白一些,问道:“你是在说我,对吗?”

        谢傅直接道:“是,我就是在说你。”

        凤睨罗刹低下头,她在谢傅面前有时候总会不自觉流露出脆弱的一面来。

        谢傅何等敏锐,柔声道:“姑娘,你别多心,我的意思是你脱离了正常生活太久了,如果有一天你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看别人不顺眼就动手把人给杀了,岂不是被迫又回到现在的处境,这个名字也许能够时时刻刻提醒你,毕竟改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谢傅说完又打趣一句:“再者说了,方圆也很好听啊,无论是叫方方,圆圆,小圆都给人小家碧玉,温柔可爱的感觉。”

        凤睨罗刹轻轻一笑:“算了,不为难你了,就叫方圆。”她也不是很理解,就是喜欢这个名字,突然又问道:“对了,这两个字怎么写啊?”

        哦,她不识字也不稀奇,谢傅就一笔一划慢慢的在她面前写下这两个字,尽管她看得很认真,却感觉谢傅在画神符一般,脑袋一团浆糊,“你能再写一遍吗?”

        谢傅很有耐心,这一次写得更慢,把笔划也念了出来,谢傅这一念,方圆反而感觉笔划就像深奥的武学口诀,突然拿出匕首来,却把谢傅给吓了一大跳,“你想干嘛!”你学不会拿刀子逼我也没办法啊,又不是我学不好。

        方圆见状忍不住嗤的一笑,“胆小鬼,放心好了,这刀扎我身上也不会扎你身上。”

        把匕首朝谢傅递了过去,淡淡道:“你割在我的手臂上吧,我怕给忘了怎么写,以后我随时可以看着,慢慢练。”

        ……

        谢傅无言以对,缓冲一下之后,忍不住出声道:“你这姑娘,好好的皮肉割什么割,以后可不要有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你要学会写自己的名字,我教到你会为止就是。”

        说着捉住方圆的手腕,方圆也是被他吓了一跳,却是你吓我,我吓你,只见谢傅摊开她的手心,在她的手心上缓慢的写下“方圆”这两个字,嘴上娓娓道:“别着急,慢慢来,读书写字也跟你们武学一样,需要按部就班,无法一蹴而就。”

        因为下着雨,两人的手是shi的,谢傅的手指似沾了墨水一样,方圆的手心也变得滑溜溜的,谢傅每一笔写在方圆手心,却似印在她的心里一般。

        惊奇的是,方圆这一次竟是记住了所有的笔划,好像在写字方面突然有了似武学一样的优异天赋,嘴上却道:“你再写一遍。”她还想再次体会这种温柔,这种被细心呵护着的温柔,来抚平她弱小时被人虐待的伤痕。

        “好。”谢傅应下,嘴上还是循循善诱的缓慢语气:“慢慢来,一笔一划,每一个字都是完整而美丽的图案……”

        谢傅不厌其烦的写了十几次,而方圆也感觉似在心头刻画了千百划,她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两个字怎么写,谢傅让方圆再写一次试试。

        方圆一本正经的在自己手心写着,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写了多少遍,突然抬头看向谢傅,问道:“你的名字怎么写?”

        谢傅笑道:“我的名字比划更多,可是更难写。”

        “你教我嘛。”语气竟是带点小姑娘的撒娇味道。

        谢傅愣了一下,这样的方圆让他反应不过来,方圆也大概意识到自己举止异常,立即用威胁的语气冷声道:“肯是不肯?”

        谢傅忍不住一笑,说话语气一定要这样吗?其实她刚才挺好的,才像个娇俏的小姑娘,点了下头道:“我们那边有句俗语,叫还未学会走,就想学飞。”

        谢傅说着还是准备教方圆写下自己的名字,方圆手立马伸了过来。

        谢傅这一次只教了一遍,方圆就迫不急的在自己手心练习,如同写方圆两个字那样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