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节 冒险的决定

第四十二节 冒险的决定

        谢傅停下转过身来,平静问道:“你平时都是这么随便杀人吗?”

        方圆应道:“惹怒我的都得死!”

        谢傅问道:“如果我惹怒你,你会不会杀我?”

        方圆闻言一讶,想不到谢大哥会问这样的问题,这却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过了一会才轻轻应道:“谢大哥,我应该……应该不会生你的气。”

        谢傅冷冷一笑:“真的吗?”

        方圆报予青涩的笑容,轻轻的点了下头。

        谢傅淡淡道:“我们就此别过,你也不要跟着我了。”

        方圆表情一呆,低下头久久无语,忽地凤目一睨看向谢傅,问道:“为什么?”

        谢傅笑道:“没有人会跟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鬼呆在一起,不是吗?”

        谢傅的话让方圆心头感到一阵刺痛,谢大哥不愿意跟他呆在一起,轻轻道:“谢大哥,我不会伤害你的。”

        谢傅冷笑道:“谁又说的准,说不定你一个不痛快就一刀把我宰了。”

        方圆摇头否认,一直摇头,见谢傅没有反应,开口道:“谢大哥,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那夜,方圆不肯承认,此刻却亲口说了出来。

        谢傅道:“我不是你的朋友。”

        方圆带着倔强道:“你是!那夜你亲口说的。”

        谢傅冷笑道:“我之所以那么说只不过是为了讨好你,免得被你一刀宰了。”

        方圆闻言脸色剧变,厉声道:“你竟敢骗我!”当眼里满是谢傅的脸,却凄笑道:“你骗我。”

        谢大哥关心她,照顾她,呵护她,她把谢大哥当做这世上唯一信任的人,这一切都是假的。

        她的心好痛,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过,就算万剑穿心都没有如此难受,这世上的人都是骗子,连谢大哥也一样,都有人都该死!都该死!

        谢傅看见方圆凤目冰冷透出杀气,心中暗暗道:“方圆,忍住!万事开头难,过了这第一关,以后会容易许多。”

        方圆凤目睨向谢傅,那个残忍嗜杀的凤睨罗刹瞬间又回来了,冷笑道:“你是我见过最可恨的人,我要杀了你。”

        冰冷的匕首抵在谢傅脖子上,方圆笑盈盈道:“我要割下你的头颅,挂在树上暴晒三日让飞禽啄食,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每每这个时候,别人就会对她百般求饶,谢傅却面无惧色,甚至是轻蔑。

        无声中,方圆手上微微颤动,谢傅脖子上立即多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只需再用力分毫,谢傅就命丧黄泉。

        她看向谢傅的目光恳求着……

        恳求着谢傅向她求饶。

        恳求着谢傅说句话,只要不太难听就可以了。

        方圆嘴唇微微颤了颤,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谢傅冷声道:“要杀就赶紧动手,我宁死也不向你这恶鬼屈服!”

        “你……”

        方圆只吐一字,想起那晚他那张温暖的面容,凤目一红,泪水忍不住就从眼眶涌了出来。

        这流过脸颊的温暖是如此久违,她已经忘记自己多久没掉泪。

        方圆收回匕首,冷道:“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否则我一定杀了你!”

        谢傅哈哈大笑,“你放心,像你这样的恶鬼,我会躲的远远的。”

        方圆凄笑一声,望着谢傅决然离去的背影,凤目慢慢黯然下来,扭头看向自己手臂,那伤口是谢傅帮她包扎的。

        安静中,方圆突然扯掉布,怒嚎一声,“还给你!名字也还给你!”

        走远的谢傅心里也不好受,特别是看见方圆落泪的时候,他差点忍不住想要安慰她。

        子非她,焉知她之苦。

        对于方圆的残忍嗜杀,谢傅内心不敢妄加指责。

        但这个少女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喜欢这个少女,所以当这世上的人都视她为恶鬼,对她躲之不及的时候,他却要和她站在一起。

        用他的方式和方圆站在一起。

        谢傅哈哈一声大笑,“世人异见与我何干,我只做我想做的事。”

        谢傅饥肠辘辘,已经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他花了半个时辰做了一个简陋的陷阱。

        人躲在暗处,守了一个多时辰,别说野味了,连野味毛都没瞧见。

        谢傅实在饥饿难忍,总不能这样一直守着吧,沿山搜寻起来,过了一会便看到一样可食的——野芭蕉树。

        这野芭蕉树,不会结果子,根却十分硕大,可以用来炖汤,还有滋补功效。

        谢傅将芭蕉树折断,找了块尖锐的石头,开始挖土里面的根,花了很长时间才挖出芭蕉根。

        这芭蕉根大小拳头大一点,宛如猪心,表面上沾满泥土和根须。

        谢傅开心一笑,“可以饱腹一顿了。”捧着满是泥污的芭蕉根找了有水的地方洗净。

        芭蕉根这种东西口感比较粗糙而且有苦涩味,难以咽口,谢傅如不是饥肠饥肠辘辘,未必吃得下。

        过了一会,芭蕉树下出现一个少女,她学着谢傅挖了个芭蕉根出来,洗净之后,咬了一口,却“呸呸呸”的吐了出来。

        谢傅填饱肚子之后,继续蹲守在陷阱周围,直到下午未时时分,这简陋的陷阱才捉住一只野鸡。

        运气也算很好,一般像这样的陷阱都要数日都能捕捉到猎物。

        谢傅很是开心,有了这野鸡,就不用再吃那难吃的芭蕉根。

        谢傅四处搜集枯枝,期间又幸运的寻找到一个山洞。

        将枯枝搬进山洞,枯枝被雨水打shi,要烧起却是不易。

        谢傅又出去找了些干竹叶,这些干竹叶含有油质是最容易燃烧的东西了,往往山火就是这些干竹叶引燃的。

        谢傅用自己的衣服将这些干竹叶子抹干,费了些功夫弄出火苗来,点燃干竹叶,枯枝架起塔形的枝架来,慢慢烘烧之下,这些原本shi润的枯枝叶被慢慢点燃了。

        篝火已经燃起,枯枝是shi的却是浓烟滚滚,山洞里一下子都是浓烟,谢傅被熏的眼睛发红流泪。

        他的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用shi泥把野鸡给包住就好,将野鸡放在火上烘烤。

        人暂时走出山洞,躲避浓烟,顺便多捡些枯枝回来晾干。

        傍晚时分,谢傅剥掉泥块,香味立即扑鼻而来,顾不得烫手烫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幸福有时就是如此简单。

        吃了半只鸡,谢傅突然却停了下来,望着洞外慢慢暗下来的天色。

        这丫头本事这么好,应该不会饿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