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节 为杀戮而生

第四十五节 为杀戮而生

        谢傅笑着说了一句:“你们吃的狍子肉是我打来的,这山洞也是我先住进来了,你们要是暂时没地方呆,就先呆在这里吧。”

        五人闻言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

        “这小子把这山洞当成他的了,哈哈。”

        “哥几个呆在这里,不需要谁的允许,倒是你,谁准你进来了!。”

        ……

        几人对谢傅一番讥讽,有一个看见谢傅文弱可欺的样子,表现的更加过分,讥笑道:“这样吧,你给爷把脚tian干净,爷就可怜可怜你,让你留下来。”

        看来这几人是屠三豹之流,谢傅笑道:“都这么决定了吗?我劝你们还是离开的好。”

        谢傅这话听起来有几分威胁的味道,其中一人怒道:“小子,跟你直说了吧,爷的拳头硬、我说是我就是我的,马上给我滚,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谢傅笑道:“你厉害,住的舒服一点。”

        几人闻言一愣,见谢傅转身离开山洞,哈哈嘲笑起来:“这个懦夫,连跟我争的勇气都没有。”

        谢傅正好拿这几个人试试方圆的心性。

        ……

        夜幕降临,少女似如约而至,远远看去,从山洞里透出的柔和火光似洒在她的心头,让她感到暖洋洋的。

        少女渴望这种感觉,可她又望而生畏,那张冷漠无情的脸让她心痛,真的很心疼,她很讨厌这种感觉。

        若说这世界有哪个人她最想杀之而后快,非那个可恨的骗子莫属。

        若说这世界有哪个人她舍不得伤害分毫,非那张温暖的脸莫属。

        少女等了很久,那个骗子却没有似往常一样走出山洞朗诵,是因为昨夜在暴风雨中受伤了吗?

        她明明检查的很仔细,都是皮外伤。

        或许他的身体太羸弱了?

        或许他病了?

        少女小心翼翼的靠近,心头怦怦直跳,每靠近一分,就跳的越厉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紧张。

        还没有靠近山洞,就听见山洞里传出几个男子的嬉笑交谈声。

        “哈哈,你说那个男人还敢不敢回来啊?”

        “他那敢回来啊,你没看见他吓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还你们吃的狍子肉是我打来的,笑死我了。”

        “我觉得对他太便宜了,就应该把他的头按下来给爷把脚tian干净。”

        ……

        少女大概明白怎么回事,这几个人非但占了谢傅的山洞,还对他进行了一番羞辱。

        少女当场恨得牙痒痒的,只感觉这比羞辱她还要让她感到气愤,这山洞连她都不敢占,你们几个贱.人敢占为己有!

        少女走进山洞,她的出现让山洞内瞬间安静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氛围。

        遮脸,龙眉凤目,还有她身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血的气息,让几个男人立即明白来的是谁。

        罗刹女!

        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她代表着恐怖与死亡!

        五人无一不感到头皮发麻,汗毛倒竖,身体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起来,害怕到忘记了逃跑或求饶。

        少女逐一凝视每一张面孔。

        有人说恶鬼在深夜凝视着你,那是最为恐怖的事,但是罗刹女的凝视却让他们感觉比恶鬼还要恐怖。

        因为她是真实存在的,就在你的身边。

        在她的凝视下,有三人已经尿了裤子。

        少女轻轻一笑,笑声优美的好像从幽暗的深处传来一般。

        笑声让吓傻的五人回过神来,对着少女磕头求饶起来:“女侠,饶命,饶命……”

        这举动似乎天生就应该对罗刹女卑躬屈膝。

        “你们应该后悔走进这个山洞!”

        少女话刚说完,伸手揪住一人扔向篝火,那人炙伤受痛想要翻身,修长而有力的腿却踩在他的背上让他动弹不得,男人只得硬生生承受这痛入骨髓的炙烧。

        篝火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上,山洞里一下子暗下来许多,隐约只能看到男人双脚双手拼命挥扑挣扎的动作,山洞里回荡着凄厉的嚎叫声。

        凄厉的嚎叫声越来越弱,直到完全安静下来。

        男人被活活烫死,空气中散发着一股烧焦的味道。

        山洞里完全暗了下来,微弱的炭芒也被死去的尸体掩盖住。

        完全的黑暗让人本能的感到恐惧,更何况死亡使者就是身边,死亡靠近的恐惧,压迫的人无法呼吸。

        笑声传来:“轮到谁了?”

        四人所能做的就是一边尿裤子一边痛哭流涕的哀求着。

        “tian脚!你没有脚,我看谁给你tian!”

        一声惨叫刺破黑暗,“我的腿!我的腿没了……”

        “这么贪吃!我看你没有嘴怎么吃!”

        “噢……”这一声惨叫似被硬生生塞住一般。

        各种惨叫声交缠在一起,还没轮到的早吓破胆,巴不得自己早死早解脱。

        这世上真的有比死更可怕的,山洞里慢慢安静下来,直到完全无声……

        ……

        谢傅随便找了个地方度过一夜。

        在哪里过夜都没有关系,关键是饿肚子,巡到第三个陷阱的时候,捕捉到一只山鸡,很是欢喜,今天又有着落了。

        返回的路上,谢傅突然被前方的景象狠狠吓了一跳。

        只见大约三丈远的一颗树上挂着一个人头,在风沉沉吹动下轻轻晃着。

        幸好这会是大白天,要是晚上,谢傅准被吓尿了。

        这……

        这种残忍行径,只有一个人干得出来!

        谢傅脸色立即阴沉下来,恶鬼骨子里终究是恶鬼,永远都改不了!

        谢傅疾步朝山洞方向走去,心情很糟糕,他并不在意那五个人的死活,但他在意方圆的所作所为。

        方圆太让他失望了!

        这失望也包括他深深的无力感!

        动不动就杀人,放纵自己的杀戮,如何在这世上光明的生存,她永远都只能活在肮脏、丑陋、黑暗之中,她永远都无法享受一个少女该享受的青春明媚。

        凤睨罗刹与他何干,他在意关心的是方圆。

        谢傅刚走进山洞,立即嗅到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那血迹已经将原本灰黄的地面染红。

        谢傅泄气的在地上坐了下来,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吗?

        谢傅就这样一动不动坐着,直到夜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