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节 白费心机

第四十六节 白费心机

        谢傅饱餐一顿之后,走到洞外,对着山林大声喊道:“学字读书不仅仅为了博学,更为了知心、知理、知情、知义。”

        “你用心听着!你用心领会!”

        早就躲在暗处等候的少女闻言暗忖,他是在跟我说话吗?哼,我才不会理你呢。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少女能感觉他今日的声音比任何一回都要洪亮,似乎充满着怒气,是因为被那五个人欺负吗?

        我已经帮你把他们杀了,而且让他们感受到比死亡还要恐惧的滋味。

        少女很快就跟着他念了起来。

        谢傅激情愤慨,恨不得将自己想要传达的东西传达到方圆的心里去,还有他对这个少女美好人生的寄托。

        方圆啊,杀戮虽然痛快,但这世界还有更美丽的东西……

        一个时辰之后,谢傅的声音开始沙哑起来,但他依然扯着嗓子大声念着,这让少女看的有点于心不忍,她从来没有如此心疼一个人。

        ……

        方圆用五颗人头挂在树上,划下她的地盘,没有人敢涉足这片区域,没人敢来sao扰谢傅,没人敢来霸占他的山洞,这就是她的目的。

        每天晚上,谢傅都会在山洞外向山传教,从《三字经》到《百家姓》、《千字文》、《诗经》。

        就这样又过了七八日,这日傍晚,谢傅巡遍数个陷阱,却一无所获,这说明他今晚要饿肚子了。

        谢傅晚上还要传学,没吃东西哪有力气朗诵,只好再次挖芭蕉根来充饥!

        少女看见在芭蕉树下挖芭蕉根的谢傅,心里有点不好受,她尝过那种东西,知道那种东西有多难吃,任何人吃了第一次,都不想吃第二次。

        此时此刻,少女恨不得捉住一只山鸡,送到他的面前去,可她今天找了一整天都找不到一只动物。

        这横山上的猎物已经被数百号灾民扫荡的干干净净了。

        隔日,少女满山遍野的搜寻,临近傍晚终于捕捉到一只山鸡,凭她的本事,猎物只要入了她的眼,就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野鸡拧在手上沉甸甸的,宛如珍宝一般,少女露出笑容,喜悦如同甘泉一般注入心头。

        少女躲在暗处,看着谢傅不停的在多个陷阱巡视,每一次失落的表情都印在少女心头。

        少女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嘴上却喃喃道:“饿着了吧。”

        哼!

        少女趁机谢傅巡视另外一个陷阱的时候,将野鸡塞入陷阱里,然后再次躲回暗处。

        而她自己从身上掏出洗净的芭蕉根,这东西实在难以咽口,她曾告诉自己,不会再让给自己饿着了,不会再让自己受一点苦了。

        少女就这样盯着芭蕉根,却迟迟下不了口,此时此刻她倒怀念起那浸水的兔肉了,她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不知多久,突然传来哈哈笑声,少女望去,只见那可恨骗子拧着山鸡高兴大笑,“上天怜我!上天怜我,谢谢老天爷……”

        少女微微一笑,是我怜你,你要谢也是谢我,呸!我才不要你的感谢,若敢跟我说话,我就杀了你!

        少女狠狠的朝手上的芭蕉根咬了一口,粗糙苦涩传来,差点就吐出来了,却强行咽了下去,东西十分割咙。

        “骗子!”

        “废物!”

        “贱.人!”

        “狗东西!”

        ……

        少女每骂一句就狠狠咬上一口,咽了下去。

        不知道骂了多少句,才把拳头大的芭蕉根吃下去。

        一夜过去。

        隔日,谢傅很快意识到问题所在,这山上的猎物已经被这数百成千的灾民吃的干干净净。

        这会怕是蛇鼠虫蚁也被人捉光去食,饥饿到极点会让人做出极其疯狂的行为来,甚至是书中记载的啖食人肉……

        这个地方不能呆了!必须到繁华的大城市去,那里富饶一方,储粮无数,如此大灾,朝廷也定会开仓赈灾,躲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只有死路一条。

        谢傅编了个小竹篓,挖了数个芭蕉根储备起来,想到方圆又挖了几个,这东西那丫头现在未必肯吃,当饥饿难忍的时候却求之不得。

        做完这一切,谢傅特意返回山洞前,朗声喊道:“我要走了,这里没吃的了,呆在这里迟早要饿死!”

        怕方圆没听见,每隔一段时间就大喊一句,举动像个傻瓜一样。

        躲在暗处的少女见了,反而不耐烦了,捡了颗石头用力扔了过去。

        石头疾撞在山洞外的墙壁上,砰的一声成了碎渣。

        谢傅被吓了一跳,却是大喜,朗声喊道:“再见了,大山!”

        少女暗暗骂了一句,笨蛋。

        谢傅背着竹篓沿着下山方向行走,只是走了一会,便陆续遇到几人,这几人均饿的面黄肌瘦,在翻石掀土寻找吃的。

        果然不出谢傅所料,树上果子被摘光,地上野味被捉光,饥饿的人只好拿蛇鼠虫蚁下手,但蛇鼠虫蚁也总有吃光的一天啊。

        又走了一段路,突然看见草丛摇晃着窸窸窣窣,似乎有猎物。

        谢傅立即保持安静免得惊动猎物,小心翼翼的朝那草丛靠近,突然从草丛中窜出一道身影,却是个人。

        谢傅见了却大吃一惊,是个男子,已经分辨不出年龄了,披头散发,头发已经枯黄,脸上是皮包骨头,应该是眼睛的地方,却成了充满脓水的窟窿,满嘴是血,手里是一只被啃咬一半流着肠子的老鼠。

        男子似乎看得见谢傅,嘴巴动了动发出类似雏鸟的哀啼,却说不出话来,接着对着老鼠流出肠子的地方就是一口。

        谢傅虽然内心动容,脸上还是很镇定的,这人病了,活不成了。

        路上,谢傅又遇到一具男尸,却是被人用石头砸死的。至于原因,十之八九跟食物有关。

        走下山,已经临近中午,太阳高悬照在身上暖呼呼的,当日淹到山脚下的洪水已经退去,地面上还堆积着泥浆,泥泞泞的十分不好走。

        没走一会儿就看到一具被水浸泡发肿的尸体,几只鸟停在尸体上面啄食,肉多的部位已被啄光,露出森森白骨来。

        越来越多的尸体映入眼中,已经分辨不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走了一个时辰竟连一个活人都没有遇见。

        天地一片萧森,似回到洪荒时代,没有一点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