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节 独为你温柔

第四十八节 独为你温柔

        一曲毕,浩浩荡荡的琴声冲刷心灵,让人喜悦明心。

        安魂曲,安死人之冤魂,安活人之离魂,是谢傅这几年为破读上古文字,无意中从经书译文看到,今日却是第一次弹奏,世间知之甚少。

        阴风有感无形,琴音有声无形。

        诡异的是,曲停风止,阴森之感随之消散,谢傅放下残琴,立身踏了一步,朗声喝道:“心有正气驱邪妄!”

        神鬼之事虽说虚无缥缈,但是人常居死寂之地,所见皆是死物,所闻皆是死气,却是可以无声无息夺人心志,断人生机。

        这些日子他接触太多的死人,眼下又是入夜至阴之时,阴气侵体。

        谢傅突然想到这会已经是深夜了,拿起火把返回大堂。

        大堂一片漆黑,篝火已经完全熄灭,谢傅重新堆了些桌椅点燃,火焰熊熊,大厅又恢复了亮堂堂。

        再见那芭蕉根还在,水囊的水也是一滴未动。

        谢傅苦笑一声,她是嫌弃这东西不好吃,还是根本不缺吃的。

        不管了,爱吃不吃。

        谢傅在火堆边席地而眠,度过一夜。

        吃了点芭蕉根之后,收拾好东西,准备启程。

        谢傅走出大堂,对着空荡荡的院子大声喊道:“要走了!”

        连喊三声之后,等待了一会儿给方圆一点准备的时间,这才大步走出这处宅子。

        刚行出大门,谢傅却突然停了下来,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谢傅重新返回宅院,鬼使神差的对这每间房间搜寻起来。

        在一间厢房发现方圆蜷缩在角落里,闭着眼睛睡的很沉。

        乍一看到方圆,谢傅有种陌生的感觉,说来自己有近半个月没见到她了。

        一身衣裙已经污黄不堪,秀发和额头也沾满泥污点点,凤目紧紧闭上,看上去也不是那么骇人了。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凄楚的少女,竟是那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这样的方圆让谢傅恨不得搂在怀中好好呵护,最终还是忍住了。

        谢傅就这样静候着,也不出声叫醒她,过了一会却忍不住走近蹲了下来,伸出手拨开她凌乱垂在额头的发丝。

        少女惊醒,睁开眼睛,骤然看见谢傅,表情很是惊讶,凝视着这张挂着微笑的温暖面容,却舍不得伤害分毫,已经揣住手中的匕首偷偷收了回去。

        如果不是谢傅,换了别人已经死了。

        那双凤眼看上去有点柔弱,目光中却透着恨意,无声中骄傲的扭过头去。

        谢傅心中暗忖,丫头啊,不要怪我狠心,就你这想杀就杀,仇视一切的心性,不好好磨炼,如何了解。

        我不想你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凤睨罗刹,我想你成为方圆。

        一个坚韧不屈又明白是非曲直的人,一个可以享受少女光彩明媚的人。

        这一些都需要你自己领悟感触,才能根植内心。

        我是个无用的书生,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少女突然转过身去来,目光冰冷,冷笑道:“让我见到你,我就杀了你。”

        少女不奢望谢傅能向她求饶,她只是希望对方离开,不要看见她现在这个狼狈软弱的样子,她更害怕从对方口中说出任何奚落的话。

        谢傅淡淡道:“我要走了。”

        少女冷笑道:“那还不快滚!”

        谢傅看了一眼少女那双因为缺水而无神的凤眼,取出水囊放在她的身边,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准备离开。

        谢傅还未走出厢房,只听砰的一声,水囊被砸裂,水溅了一地。

        谢傅猛然转身,映入眼幕是少女十分不屑的眼神。

        谢傅冷冷道:“像你这样的人,你以为你死了,别人会可怜你吗?只怕所有人都会拍手称快,敲锣打鼓庆祝。”

        谁说这句话都没关系,她早已经习惯了,她不在乎,但从眼前之人说出口,却狠狠刺痛她的心。

        少女冷笑道:“是你自找死路!”说着掏出匕首来。

        谢傅不退反进走到少女跟前,少女猛然站起,怒吼道:“你以为我不敢,这天底下就没有我不敢杀的人!”

        匕首抵在谢傅的身上,谢傅能够感受到匕尖的冰凉,却道:“来!痛快一点,杀了我!”谢傅是在死亡边缘刺.激少女。

        少女那双凤目燃烧着熊熊的杀意,想要毁灭世间所有的欺骗,所有对她的欺凌,可她眉毛扭曲着,却又十分矛盾。

        谢傅怒吼一句:“你这个嗜杀的恶鬼!动手吧!”说着身体主动抵上那把锋利的匕首。

        锋利的匕首轻轻就刺破他的衣服,鲜血透衣而出。

        少女吓得扔掉匕首,大叫一声“不要!我不要杀你!”

        谢傅平静问道:“杀人还让你感到畅快吗?”

        少女一下子崩溃了,大哭着,“我好难受!我心好痛!我好害怕!”

        “不要欺负我了!求求你,不要再欺负我了,我好难受!我想死!”

        谢傅见她瘫坐在地,表情一呆,忽然却见她直接晕厥过去。

        三天来她只吃了一个芭蕉根,在谢傅的刺.激下,身体再也承受不住。

        谢傅蹲下查看,解开遮脸的布,她的脸色很差,原本红润如花瓣的嘴唇也已经苍白干裂。

        谢傅柔声笑道:“饿着了吧,渴着了吧,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你武艺再高也没有,某一天只怕你连人肉都吃。”话刚说完又连忙打了自己嘴巴一下,“真是狗嘴里吐不出人话来。”

        谢傅将方圆直接横抱起来,走向大堂,喂了方圆喝了点水之后,没过多久,方圆就悠悠醒来。

        少女在醒来的一瞬间,立即警惕的摸向自己的匕首,却摸了个空。

        谢傅拿着她的匕首正削芭蕉根,也不看她,将芭蕉根一片片扔进烧开的锅水里,嘴上淡淡道:“是不是在找刀,在我这里。”

        少女早就看见了,冷笑道:“你以为我没刀就杀不了你吗?”

        谢傅呵呵一笑,“至少死的不是那么痛。”

        “不!会死的更痛苦。”

        少女说着扫了一眼锅内沸腾的烧水,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看见谢傅拿着筷子从锅水中夹了一片东西出来。

        却是一片被削成片的芭蕉根,少女眉头立即一皱,这东西的难吃程度让她记忆深刻,就像伤痛一样。

        然后这片被筷子夹住的芭蕉根就移动到她的面前,少女骄傲的别过头去,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