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绝世太子爷在线阅读 - 第123章 大伙一起办公主

第123章 大伙一起办公主

        赵小年带着手下大步来到门口,吩咐开门。

        手下打开门锁,一推……

        砰——

        “……”

        看看让开了瓢的手下,赵小年皱皱眉头。

        随即大步走进屋内。

        “你给我死!”

        这丫头直接拿着桌上的烛台照着赵小年就冲了过来!

        “跪下!”

        滋溜——

        丫头傻呆呆的划跪过来,愣愣的看着赵小年……

        然后,

        赵小年伸出右手,照着她的脸……

        啪——

        这一下并没有使用强大的威力,只是,这丫头被这一个大嘴巴子抽的也懵住了,竟是半天傻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所有人都抖了一下,不由怔住了。

        “你,你,你敢打公主殿下,你死定了!”

        看看她的侍女,赵小年冷道:“小金子,她是你的了!”

        “好嘞!来人,给我拖走,拖到我屋里去!”小金子恶狠狠的上来大吼一声,随后两名冷峻的手下冲入房内,将那公主的丫鬟抓住,拖走……

        “啊?公主,公主殿下救命啊!”

        可是这里的恶汉丝毫没有怜悯,一巴掌将她拍晕,直接带走。

        眸光一扫屋子内,已经被砸成稀巴烂了,赵小年怒道:“来人,把她丢进池子里洗洗,老子一会办了她!”

        “啊?”丫头傻了,瞪大眼睛怯怯的说:“你……不要……”

        手下粗暴的将她拖走,直接带到大水车所在的池子边,这里,阿木正在待命,看了一眼丫头,阿木怯了:“她是女人啊!我,不打女人……”

        “谁让你打女人了,把她丢进池子里洗洗。”

        “啊?”

        这还是阿木第一次犹豫……

        他摸摸脑门,看看丫头那张已经开始恐惧的脸,转头再看看赵小年……

        “干活!”

        阿木擦擦鼻子,大手一提,就把丫头直接丢进池子里了!

        啊——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又被从水池里抓了出来,被人架着进了屋,直接丢在床上。

        随后丢给她一堆衣服,下人冷喝道:“快穿!”

        “穿什么?混蛋,你们统统给我死,我要杀了……”

        啪——

        一个大嘴巴子……

        听到她那句话,赵小年有些心里没底,看看大玉儿,皱眉道:“你这招不管用啊!这样能把她吓住?”

        “她就是个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哪懂得百姓的疾苦,让她好好遭罪,以后,她就不敢胡闹了!”大玉儿很肯定的说。

        这……

        感觉有些不靠谱啊,就这还在发疯一样的咒骂,就感觉她不会这么容易妥协啊!

        “堡主,要奴家说,你就打死不承认她是公主不就行了,要是有人问,您就说她冒充公主不就好了?”

        “这能行吗?”

        捋着耳边的秀发,大玉儿抿嘴一笑,若有所示的问道:“堡主,这里是什么地方?咱们拢右边关之地,一个堂堂公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啊?”

        见赵小年还没有理解,大玉儿继续说道:“奴家为何沦落在这边关之地,不就是因为家中父亲犯事,才被发配边地,遭了这等劫难。可是她,如果是公主,来到边地是干什么的?难道也像奴家一样,犯了事,被发配的来?”

        赵小年纳闷的看着她,还是不懂。

        凑近他耳边,大玉儿小声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一个公主,能随便乱跑?从京城到了这边关来玩?奴家就算再不懂,家父也是官家人,擅自离京是多大的罪名?难道因为她是公主,就能随便玩吗?”

        “这……”这话一说,倒是让原本有些迷茫晦暗的思考有一一番新的路线,不过,转念一想,赵小年又拉住她咬耳朵说道:“你不知道,皇帝不管他们!你看咱们的太子爷不就这样?”

        小嘴微微一翘,甜笑着,大玉儿又凑近咬耳朵,小声道:“您听说过太子殿下什么时候离开过京城啊?”

        “呃……”

        要这么说,大玉儿说的还是挺对的,太子就是再厉害,确实也从来没有离开过京城!

        看看大玉儿,最近混的熟了,才发现,她倒也是一位颇有见识的女子。之前对她的身世并不算了解,后来也是在某天夜里知道,她爹曾经也是个知县,本也是生活乐无忧的,只是可惜官卑职小,夹在朝内几股势力当中,最终被人打击,流放到了边地,她才会沦落风尘。

        作为曾经的官家小姐,对于朝廷的律法,她也是颇为了解的,她爹也曾经准备把她当作秀女来培养的。

        听她这么说,倒是有了新思路。

        没错,公主这是私自出京,那也是抓住了她的把柄,你再横,我也要让你知道,我是不好惹的,只有这样,才能吓住她!像她这种养尊处优的人,很多不就是欺软怕硬的家伙吗?

        想想杨廉,就这德性!

        再看看大玉儿,赵小年满意的点头,搂住大美人在她俏脸上啵了一口,惹得她娇羞。

        “继续吧!”

        手下领命,来到门口,在门缝旁边大声报告道:“堡主,那个假冒公主侍女的已经被金爷办了,兄弟们见她腿白,也想玩玩!”

        “嗯,排队,两个两个来,不要担心,人人都有份!”赵小年大声宣布,与此同时偷偷观察屋里的动静。

        “堡主,兄弟们人太多了,怕是排到今天晚上也不够啊,再说了,那女人就只有一个,也不够分啊!怎么办?”

        “废话!不就是想要这个吗?等着,一会我玩完了,你们来,嗯……这样吧,想玩的兄弟过来先排队!等会两个两个来!”

        听到这话,里面那位终于扛不住了,呜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骂道:“赵小年,我杀了你,我叫父皇杀了你!你敢这么对我!找死!呜呜呜。”

        “臭娘们,冒充公主还敢嘴硬,看我怎么收拾你!大伙一起上!”

        “好!”

        “哎吆,堡主,她还是个孩子!要是一群人都上了,她哪受的住啊,不得一会就被糟蹋死了?”大玉儿挽着赵小年的手,嘴里也装模作样的说着。

        她美目眨眨,特意靠近门缝说道:“堡主,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而已。”

        “孩子?孩子就敢冒充公主!?”

        “呜呜呜……我,我真的是公主,我是永宁公主!”

        “公主?骗鬼啊,你们谁听说过,公主能随便出京,还跑到边关来玩的?去,奏报给凉州府,就说有人假冒公主,本当要请核查,可是她蓄意伤人,意欲逃跑,不得已,将其诛杀!”

        叮当——

        屋子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

        那是铜烛台摔在地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