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三尸语2在线阅读 - 第338章 阴戏阳听

第338章 阴戏阳听

        或许是因为我在场,她不好明问,担心张哈子会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来,怕我接受不了。

        她说的天冷气寒,其实就是指地下河,那里常年不见阳光,所以会显得天冷气寒;她问水能不能烧开,是因为水烧开的时候,会从底下往上冒泡,也自然就是能不能把那口青铜血棺从河底弄出水面来的意思了。

        综合起来,就是问张哈子这一次能不能救回凌绛。

        张哈子听到这个问题后,反应比我快,我刚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就已经开口对吴听寒讲,他没得你想滴啷个差劲,有么子事直接讲就行,没得必要用黑话。

        他继续讲,再讲老,他这五年也不是没得长进,你这个黑话他好生想一哈也想得明白。至于答案是么子,你莫问我,我也不晓得。这五年该想滴办法都想完老,我也不晓得这次能不能把水烧开。

        张哈子永远都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并不会因为我会难受,就给我说一堆好话。这样虽然可以暂时麻痹我那敏感的神经,但等到现实冲击而来的时候,我就会承受最大的伤害。

        与其如此,倒不如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如此一来,真到那种绝望的时候,我也不至于被瞬间压垮。

        吴听寒显然没想到张哈子为什么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对着后视镜冲她笑了笑,然后把我关于她那句话的分析说给她听,表示即便张哈子不说,我也已经猜透了。

        然后我才对吴听寒讲,你放心,这几年我一直都是满怀希望然后又满心失望,都已经习惯了。我没那么矫情,不必担心我。

        吴听寒叹息一声,也就不说话了。

        过了好一阵,车里的气氛沉闷的有些让人犯困,于是我主动找话题,问吴听寒,你是怎么被逼到画地为牢的?

        张哈子闻言,也来了兴趣,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一对耳朵却是竖了起来。

        吴听寒闻言,看了一眼窗外,有气无力的靠在车后排上,这才把她这段时间的遭遇说出来。

        原来在我们第一次被困在六道轮回里,遇到断头路的时候,吴听寒就已经察觉到了异常,先是王明化找来的那些帮忙的人,说是出殡的时候发现棺材很轻,但因为受过王明化的交代,所以谁都没有开棺看看情况。

        现在听了我们的遭遇,她两两印证起来,才知道应该是粉馆老板娘的尸体消失不见了,他们当时是抬了一口空棺材出殡下葬的,所以才会觉得棺材比平日里要轻。

        只是那个时候的吴听寒只知道有可能会出问题,但不知道具体问题出在哪里,所以暂时按兵不动,一直在老司城待着,等着我们回去。

        但等了好几天,不仅没等到我们回去,还察觉到我和张哈子的气息越来越弱,她就再也坐不住,让船老板守好院子,自己就开车出来了。

        结果刚上高速没多久,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先是车载多媒体不受控制的开始唱起歌来,而且唱的还都是听不懂的戏腔。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车子坏了,结果那戏腔唱完之后,唱戏的人竟然还嘻嘻笑了一声,然后直接喊出了吴听寒的名字,问她唱的好不好听。

        用吴听寒的话来说,当时她头皮都发麻了。这个我能理解,试想一下,大晚上的一个人在高速路上快速的行驶着,结果多媒体自己打开了不说,竟然从里面还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谁遇到了不会害怕?

        所以吴听寒第一时间就把车停在路边,静观其变----高速路上车速太快,要是出了点什么操作失误,那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停好车后,吴听寒刚要着手处理那个戏腔,结果已经停下的戏腔突然起了一个高音,一声尖叫之后,那戏腔竟是陡然一转,由之前的阳戏变成了阴戏!

        按理来说,吴听寒魂魄完备,应该是听不到阴戏的,但那声音不知道经过什么处理,总之通过车载音响完整的重复在了吴听寒的耳朵,或者说是脑海里。

        不用吴听寒细说,我就知道她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因为我听过阴戏,那是一种直入脑海深处的声音,无论你怎么堵住耳朵,哪怕是个聋子,都躲不过那声音的纠缠。

        而且那声音极具蛊惑性,能让人头晕目眩,身体里的灵魂会止不住的想要钻出体外,朝着那声音的源头跑去。当初我和船工伯伯在张家村就遭遇过阴戏,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站在戏台上跟着它们一起唱戏去了。

        果然,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吴听寒在听到那阴戏后,感觉整个人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别说是施展匠术了,就连藏在衣袖里的判官笔都没气力拿出来。

        而且她还觉得整个天地都旋转起来,一种难以抗拒的恶心感觉很快从肚子里涌上来,感觉只要喉咙一张开,就能把肚子里的东西都给吐出来一样。

        但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吐,因为这一吐,吐出来的搞不好就是自己的三魂七魄了。

        所以她强忍着这股恶心,咬紧牙关,生怕会把灵魂给吐出去。但这并不是解决办法,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呼吸似乎都能把魂魄给呼出去。于是她又不得不屏住呼吸,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仅仅只是听吴听寒这么说,我就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也不知道当时的她是怎样的一种绝望----不呼吸,会活生生把自己给憋死,但如果呼吸的话,又会把自己的三魂七魄呼出去,还是难逃一死。

        吴听寒接着讲下去,说她当时也以为自己完了,结果临死之际,她硬是凭着仅存的一点意识,用手指一点一点把衣袖里的判官笔拿出来,然后在自己脖子手腕脚腕上各画了一个圈,这才敢张嘴大口大口呼吸。

        还没等她恢复过来,车窗外就传来一声接一声拍打车身的声音,可她放眼望去,却什么都看不见,但车身的敲击声切实存在,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车身在随着这些敲打而左摇右晃。

        这说明车外确实有东西,但她就是看不见,这让她罕见的出现了自我怀疑。毕竟匠人天生就是和阴人打交道的,不存在她看不见的阴人,除非她的眼睛像张哈子一样真的瞎了。

        而最可怕的是,那些敲击声响了一阵之后,就不再敲击,但整个车身却是不受控制的朝着马路中间慢悠悠的挪了过去!

        不管吴听寒怎么打方向踩刹车都没用,因为她发现自己屁股下的那辆车竟是被人给抬着往中间挪去的!

        现在暂时只在边上还好,等真的挪到了马路中央,随便来一辆车撞上去,她和撞过来那辆车的司机都是十死无生。

        还没等吴听寒反应过来,远处就有车灯射来,一辆高速行驶的车辆,朝着她的车身笔直驶了过来!